吳惠林:馬克思的《資本論》在21世紀還魂

人氣 989

【大紀元2018年10月01日訊】法國經濟學者皮凱提(Thomas Piketty)在二0一四年出版了一本近七百頁的磚頭書《二十一世紀資本論》(Capital in Twenty-First Century),在二00八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克魯曼(P.Krugman)熱捧下,成為全球暢銷書。該書不只傳達馬克思《資本論》的相同訊息,且以三百年來的具體數據,標示兩大訊息:一是除非有大規模戰爭和政府的介入,資本的年報酬率約為百分之四到百分之五,而經濟年成長率僅百分之一.五左右;二是如果一直維持「資本的年報酬率大於經濟成長率」,貧富差距將持續擴大,致富者愈富、貧者愈貧。

皮凱提和他的合作者公布全球貧富差距擴大的研究成果,被認為讓中產階級認清:放任式市場經濟下的受惠者侷限於富有的百分之十(尤其是最富的百分之一),其他百分之九十的人全是受害者。而二00八年金融海嘯,也被認為證實了金融市場有其內在的缺陷而無法自行調節,也被認為違背了主流經濟學的根本假設、進一步摧毀市場萬能的神話,歐美的中產階級因而徹底覺悟,二0一二年「占領華爾街」運動乃出現。

論者又指出,過去堅決擁護市場機制的國際組織也大幅調整態度。國際貨幣基金(IMF)建議中國和印度,要加稅與提升基本工資,以便創造貧富均霑的發展模式,遏阻貧富差距的擴大。世界銀行資深總監也呼籲各國政府,要創造工作機會並改善勞工待遇,否則「已開發國家的貧富差距將會持續增長,而阻礙消費與經濟的成長。」皮凱提在其書中也提議,對富人課百分之八十重稅和高額遺產稅,來消除所得分配惡化以達「經濟平等」。

這些二十一世紀排山倒海的批判「資本」和「資本主義」,並對自由市場和市場機能嚴厲抨擊的輿論,終究是要讓政府當救世主,要政府負起責任對市場機制作管理與規範,並以稅制來落實財富重分配。平心而論,這些都是老調,也都嚴重扭曲資本、資本主義、市場的本質,並對政府的角色和職能過度幻想,而且對貧富懸殊問題的觀察失焦。

所謂「資本」一般指機器、設備、廠房,意指增加生產、使生產倍增的因素,如今連人受教育,接受訓練後生產力提升也稱為「人力資本」,而「社會資本」、「關係資本」等都是資本範圍的擴大,擁有資本者往往對生產的貢獻較大,其報酬也理當較多。不過,資本的獲得及累積是要支付成本的,而且生產出的產品不一定有市場,所以需擔負高風險,因而「資本家」或「企業家」也不是那麼容易當。有必要強調的是,資本的形成大都來自民間的「儲蓄」。問題在於:這些民間「自願性」儲蓄如何流至資本家或投資者手中?

在自由經濟的自由市場中,是經由金融機構由資金市場來決定,資本家是資金需求者,民間儲蓄者(表面上是金融機構)是資金供給者,經由市場價格(利率)的運作,各個資本家就以「合宜」的利率獲得資金,民間儲蓄者也得到合宜的利息作為報償。當今的問題是:政府為了降低資本家的成本和所謂的「提高總體經濟成長」,而將利率儘量壓低,如今更低到幾近於零。這也就是資本報酬率高於經濟成長率,而人民所得靜止的關鍵。問題的出現正是政府干預政策扭曲市場的結果,怎可怪自由市場?

金融風暴和經濟蕭條所呈現的市場低迷、甚至市場消失,只是顯示「交易清淡」、甚至「無交易」。這種被稱為「市場反撲」的現象,正是要敲醒世人反省檢討做錯了什麼事,怎可反過來指責「市場失靈」呢?

自由市場帶引世人向天堂趨近

說到底,「市場」只是「交易場所」,為了方便交易自然形成的,由於「物物交易」不方便,於是「交易媒介」乃出現,演變到現在,「貨幣」或「金錢」就是最通用的交易媒介。在各個市場中,「價格」是資訊的總和,經由價格的運作,供需雙方的交易行為乃平順進行。不過,由於世人將貨幣擴大為金融資產,以及各式各樣衍生性金融商品紛紛出籠,投機炒作、貪婪、欺騙等行徑猖獗,金融泡沫乃與世人常相左右,經由「五鬼搬運」、「金蟬脫殼」等法術,金錢、財富就集中到少數有權勢者手中,背後正是政府這個最強大「獨占者」,以印鈔票、減免稅、補貼等政策,甚至官商勾結、貪汙舞弊所導致。所以,檢討政府該扮演什麼角色,讓它「做對的事,把對的事做好」才是正道,不要再抹黑市場,更不要胡亂指控自由市場,也不要胡說「自由經濟學者是無政府主義者」,更不要胡亂將「市場萬能」的帽子亂壓在這些學者頭上。

畢竟「人間不是天堂」,人間處處存在「交易成本」,而市場正是降低交易成本的機制,它也不是誰發明創造的,而是人際間「自由演化」來的。讓市場愈自由、愈競爭,交易成本才愈低,但因「完全競爭市場」在人間是不存在的,所以教科書中所謂的「市場失靈」其實是人間常態,但讓市場愈自由、愈競爭,失靈的程度愈降低,也愈向「神界」趨近,可惜的是,除非人人能修煉成仙,否則永遠達不到神界!

海耶克在一九八四年於蒙貝勒蘭學會(MPS)之閉幕講詞是太樂觀了,凱因斯主義並未失敗,社會主義也依然在二十一世紀屹立不搖,這與海耶克於一九九二年就離開人世應有相當關係。畢竟當今人世間已不復見海耶克這樣的人物,而MPS也早已渙散,會員已全然不純正,各路人馬充斥,逐漸淪為一般性組織。

說到底,當今擁有正道的「真正經濟學家」難尋,而不為五斗米折腰的古典自主義分子幾已死絕。這不禁讓我們更懷念海耶克,也咀嚼他發起、創建的MPS所標榜的精神及理念!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鮮為人知的馬克思之三:虛榮的馬克思
荊楚:馬克思主義六大邏輯錯誤(上)
夏小強:為何學習馬克思是顛覆國家政權?
吳惠林:理念永恆的《資本主義與自由》
最熱視頻
【新聞大家談】揭開中共「依法帶娃」魔盒
【拍案驚奇】人行鬼事 中共「紙人防疫」?
【微視頻 】哈薩克政變未遂 普京撤軍
【未解之謎】宇宙是意識的產物?!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