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四二五」十九周年系列报導

「萬人心相連」19年前當紅明星追憶四二五

人氣 1967

【大紀元2018年04月19日訊】(大紀元記者蕭律生採訪報導)走在異國他鄉的街上,看起來依舊年輕的姜光宇想起19年前的那段日子,一切依然歷歷在目。

「這些人來了,誰都不認識誰,因為修煉的紐帶,感覺咱們是一起的,蠻親切的,四目一對,知道為什麼來。」當年僅25歲的姜光宇第一次見到有如此多的法輪功學員,「不是震撼⋯⋯這麼多人,有比較大的觸動,這麼多人心相連啊。」

姜光宇,中國知名青年演員,1990年考入中央戲劇學院表演系,1995年開始拍戲,曾因1997年在《雍正王朝》中飾演三阿哥而出名。

雖然當時作為明星的他走入法輪功修煉才四五個月,但聽到輔導員告知天津法輪功學員被打、被抓,毫不猶豫地說「我願意去」上訪。

與其他法輪功學員一樣,姜光宇心懷對法輪功和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的感激,認為需要站出來表達心聲——修煉改變了自己。他說:「不可能忘記當時的感受。原本自己像在黑房子裡沒有出口,看完《轉法輪》(法輪功的主要著作),就像打開了一扇天窗。喜悅、久尋不見與看明白後的豁達……」

那是1999年4月25日,一萬餘名法輪功學員從全國各地來到中南海國務院信訪辦和平上訪:要求釋放被抓的45名天津法輪功學員,給予合法的自由煉功環境,允許法輪功書籍出版。史稱「四二五萬人大上訪」。

1999年4月25日,一萬多名法輪功學員自發來到國務院信訪辦,為了被抓捕的天津法輪功學員集體上訪。(明慧網)

「沒想到共產黨還會再來這麼搞鎮壓,壓根沒想到(鎮壓會)跟修煉有關係。當時大家很平和,警察也挺客氣的。不讓在馬路牙子上站。有的警察還跟學員樂呵呵地聊天。」姜光宇覺得當時大家都沒有壓力,也沒有敵對,只有平和。

想起當時的場景,他還表示,之後見到的所有遊行等都無法替代當年的那種平靜與祥和。「沒有感到激動,人很多,沒有心潮澎湃,沒有激盪。這麼多學員,站出來維護一個事情。就是如此單純。」

1999年4月11日,何祚庥在天津教育學院《青少年科技博覽》發表文章《我不贊成青少年練氣功》,以捏造事實的卑劣手段誣蔑法輪功。

因此,4月18日至24日,一些法輪功學員前往天津教育學院及其它相關機構請願,反映實情。但在4月23、24兩日,天津市公安局動用防暴警察毆打學員,導致學員流血受傷,並抓捕了45人。

當時法輪功學員請求放人,天津市政府表示,公安部已經介入此事,需要有北京的授權,才能釋放法輪功學員。

於是,才出現「四二五萬人大上訪」。

法輪功學員展現出來的平和理性,也令姜光宇印象深刻。

他曾沿著街走了一圈,看到法輪功學員站在那裡或者不講話,或者在閱讀、背誦法輪功書籍,沒有喧譁,沒有吃東西的,沒有靠在樹上,沒有不雅觀的表現,反而都面帶微笑,一動不動。

「有學員不小心丟掉東西,馬上就有人撿起來,甚至把路過的人丟掉的垃圾也撿起來,感覺素質高。」他記得當時在長安街大草地周圍,有不少人騎自行車路過他們上訪的地方,「好多人往這兒看。怎麼突然聚集這麼多人,很多人在看,朝我們看。但也沒人走進來問。」

據姜光宇回憶,「四‧二五萬人大上訪」中,整體看起來,40歲以下的學員挺多,老年人也不少,基本是各個年齡階層的都有。

2017年4月23日紐約部分法輪功學員在法拉盛舉行紀念四二五和平上訪18周年大遊行。(戴兵/大紀元)

早上9點多到國務院信訪辦的他,發現西長安街上已經站滿了人,綿延到很遠。儘管中途有當局的車隊開到隊伍中,給學員們拍照,「當時還覺得跟共產黨可以講理的。我們的想法也很樸素,態度也很平和,就跟吃飯、刷牙一樣平常,沒有不祥的感覺」。

站在長安街的姜光宇,心裡很踏實,因為不斷有法輪功學員傳遞消息,告知事態的發展進度:派代表進去了,正在談解決天津的事;朱鎔基總理做批示了,天津法輪功學員被釋放了⋯⋯

直到晚上9點多,大家都確認事情解決了,「就回去了,很有秩序地就散了」。

姜光宇說:「那時候,沒有鎮壓,沒有生離死別的衝擊,有的是平和與信任。」#

責任編輯:李沐恩

相關新聞
底特律紀念「四二五」 民眾聲援法輪功學員反迫害
闞神州:四·二五讓世界看清江澤民的真實面目
「四‧二五」中南海萬人上訪真相
紀念四二五18周年 紐約法輪功學員盛大遊行
最熱視頻
【思想領袖】加賽德:中共最懼怕中國人民
【未解之謎】捕捉靈魂的攝影師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