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你不知道這些房子是否安全」

房子被租客私自短租超70次 多倫多房主贏了官司

人氣: 86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8年08月08日訊】(大紀元記者王蘭多倫多編譯報導)多倫多居民約瓦瑟維克女士(Sanda Jovasevic)通過地產經紀,將市中心CN塔附近的一套高層共管公寓出租,租客卻未經房東同意,私自將房子掛在短租Airbnb等網站上做民宿和短租,瓦瑟維克女士向房東和租戶委員會(LTB)投訴後,經過5個月的時間終於獲得了賠償。

CBC多倫多新聞3月份對此進行了調查,調查揭露了多個公寓是如何被一名叫索菲亞(Sofia)的女子在Airbnb網站上短租。這名女子聲稱她曾在當地一家物業管理公司工作,這個案例也促使人們要求市府對短租制定更多的法規。


「正義來的緩慢但還是來了,」約瓦瑟維克女士說。

約瓦瑟維克女士花了數千元打官司,爭取賠償她認為至少由70名Airbnb客人對公寓造成的損失 – 以及驅逐她認為從未真正入住公寓的租戶。

房東和租戶委員會已下令這名租戶向約瓦瑟維克女士支付大約4,400元。

該決定還表明,代理出租房屋地產經紀的證詞並不「可信」,並在5月的聽證會上提供了「明顯不真實」的證詞。

整個事件始於2016年。

2016年5月,約瓦瑟維克女士(Sanda Jovasevic)通過地產經紀,將共管公寓出租,租客是一名叫班克(Shripal Banker)的男子,月租2,100元。由於租約是地產經紀代辦,約瓦瑟維克夫婦從未見過班克,只知道班克提供了推薦信,自稱在多倫多Zahra Properties物業管理公司做會計。

此後的1年多裡,班克每月按時繳租,一切正常。2017年2月,大樓門房突然來電話說,他們的公寓大門大開,而且還有人投訴租客太吵,該公寓還在管理處登記掛在Airbnb網上長期短租。約瓦瑟維克到Airbnb網上一查,果真如此,且記錄顯示從2016年以來已經有70人瀏覽。

約瓦瑟維克女士的公寓被放在短租網站上。(Sanda Jovasevic))

震驚之下,約瓦瑟維克告訴班克要查看房子。去年11月7日查看房子當天,班克未現身,只有一名女子現身,女子自稱是Zahra Properties物業管理公司經理。約瓦瑟維克提供給CBC記者郵件顯示,這名女子稱班克是其「客戶」。

約瓦瑟維克查房發現,壁櫥和冰箱都是空的,而且牆上還有一份清潔檢查表,很明顯房子被人用於長期做短租,但女子不承認。當月底,約瓦瑟維克再次查房,發現班克又不在,只有1名女子,女子自稱從美國來,通過Airbnb短租這套公寓,住2晚共266.17美元。憤怒之下,約瓦瑟維克通知班克終止租約。

名為索非亞的女子出租多個公寓

CBC記者調查發現,約瓦瑟維克的公寓被一名叫索菲亞(Sofia)的女子在Airbnb網站上短租。在約瓦瑟維克的公寓從網站上撤下之前,記者聯繫索菲亞,稱要短租約瓦瑟維克的公寓。到了約見地點,一名女子應約而來,自稱叫索菲亞,是Zahra Properties物業公司經理,還說約瓦瑟維克的公寓租不了,將記者帶到附近約克街上的另一處公寓。

記者進一步調查發現,這套公寓主人也說不知房子被人掛在網上短租,房子也是租給一名叫班克、自稱是Zahra Properties物業公司會計的長期租客。

約瓦瑟維克得知,自己的公寓只是索菲亞這個同一名字下的超過10個公寓之一,截至到2018年3月,有700人瀏覽了這些公寓。

約瓦瑟維克將班克告到房東與租客委員會,5月份她終於在委員會見到了她的房客的法律團隊。她申請驅逐她的房客並獲得對自己公寓「過度損壞」的賠償。租客則反駁說,約瓦瑟維克騷擾他並非法進入該單位。

委員會駁回了租客的申訴,並要求他向約瓦瑟維克4,200元的賠償金,並支付她的175元投訴申請費。

地產經紀「沒有說實話」

在裁決中,房東和租戶委員會副主席凱瑞(Ruth Carey)指出,租客的地產經紀說她是Zahra Properties的物業經理,地產經紀告訴委員會,她知道在Airbnb上招租的「索菲亞」,但表示她不為該公司工作,而且僅僅是為他們工作的承包商。

該地產經紀還表示,她「無意中聽到辦公室裡的人」討論了約瓦瑟維克在得知租戶在Airbnb上出租後對租戶的行為,並表示租戶當時在印度,所以她「決定幫助他。」

儘管在電子郵件中稱他是她的「客戶」,但是地產經紀說這是一個「錯誤」,而且他從來不是Zahra Properties的客戶,而是她「在她自己的時間」幫助他。

但是凱瑞在裁決中指出,租戶向委員會提出的申請是通過屬於Zahra Properties所有者的信用卡支付的。

而且租戶的地產經紀還表示,在2月份搬家公司完成了清空工作後,約瓦瑟維克稱其中一項損害 – 爐子上的旋鈕 – 實際上處於「完美的工作狀態」。然而,地產經紀自己提供的公寓照片顯示旋鈕已經壞掉了。

通過這些事實,凱瑞得出結論,地產經紀「當她說她為租戶做了所有這些事情時,並沒有說實話」。

Zahra Properties的老闆Afzal Nathoo通過電話接受CBC採訪時說:「這與我的公司無關。」

「員工可以做任何事情。我的員工可以去犯罪;而和我的公司無關,是嗎?從我公司的角度來看,沒

有任何事情發生。」他說。

「你不知道這些房子是否安全」

約瓦瑟維克和其他房東經歷過的這些事情,說明短租即住宅共享服務需要更多地監管,「以保護鄰居和從未打算把自己的房子用作旅遊住宿的房產的實際所有者,」魏迪茲(Thorben Wieditz)說。

魏迪茲是公平短租(Fairbnb)的研究員,Fairbnb是一個全國性的組織聯盟,專注於建立短期租賃的公平規則。

多倫多的短期租賃章程的實施可能會因安省市政委員會(OMB)上訴而延遲數月。去年12月,多倫多市議會投票一致通過,規定短租業主,無論是房東或租客,都必須申請短租牌照,從今年6月1日起正式實施。此外,短租限主要住宅,租期在28天以內。但OMB多次提出上訴,導致於8月底舉行聽證會 ,並且預計在委員會作出最終決定之後,章程在數周或數月之後也不會實施。

根據魏迪茲的說法,這是不幸的,因為出租房的主人不是合法所有者的情況對於包括遊客在內的客人來說也是危險的。

「你沒有任何責任或透明度。你不知道你是從誰那裡租來的。你不知道這些地方是否安全,」他說。

至於約瓦瑟維克,她認為這個長達數月的過程和將她的租戶驅逐出公寓是一個學習的經歷 ,並說當她選擇新租戶時,她將自己做出選擇,而不是依靠房地產經紀人來審查候選人。

「我從這個過程中學到了很多東西。這很耗時,也很耗神, 「我希望我不會再次經歷這些,我希望沒有人會再經歷這些。」

責任編輯:嚴楓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