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不怕失敗 林冠廷:專注在自己的世界

文/林冠廷

林冠廷。(圓神出版社提供)

人氣: 2061
【字號】    
   標籤: tags: , ,

「請問你對台灣教育有什麼看法?」

「你是怎麼知道自己要當YouTuber?」

這是我這幾年在演講或接受採訪時最常被問到的兩個問題。起初,面對第一個問題時,我都會很誠實地告訴對方:「我沒辦法評論,也不了解台灣教育問題,因為我不曾在這個環境中接受教育。」

我兩歲去美國,中間一度回到台灣,但也是在台北美國學校受教育,接著再回美國念書,直到完成大學學業後回台灣。我一直都不太在意別人怎麼看我,比較專注在自己的世界裡,因此,當有這樣的問題冒出來時,我完全不知道這會是一個問題。

當被問多了,從別人口中聽到我怎樣開放,或者我怎樣不同,慢慢地我才知道原來我的思考方式跟很多人不太一樣,我也開始觀察並試圖了解,才明白這問題背後應該是跟我個人受教育的歷程與台灣多數人不一樣而觸發。

大家看到我有比較開放的態度,會自動判斷是否跟我接受的「美式教育」有關,然而我覺得應該跟父母親的教養與價值觀最有關連,然後才是跟美式教育組合後產生的變化。

活到老,學到老的「初學者心態」

為什麼這樣說?台灣的朋友們真的不要以為美式教育有多開放,因為美國校園裡的「上學模式」跟台灣沒什麼兩樣,同樣都是一位老師在講台上面對數十位學生,老師單向授課是主要的形式。只不過,美國環境本來就允許更多的個人意識展現,自由觀念也從小就深植在生活中,因此孩子能夠展現自我,而非像東方社會「群體先於個人」是主流價值觀。

雖然我們現在看起來好像每個人都有自由,也能夠暢所欲言,可是我們彼此也都知道現實生活中做很多決定時,都要考慮到父母親的感受,包括選念系所、選擇工作、選擇配偶等。

回想在美國求學的生活,比較多的記憶不是課堂,而是同學、玩滑板、去朋友家玩,腦海裡的老師早就成了一張張像印象派的臉,模模糊糊。

教育是什麼?真的已經想不起來我在學校都在幹嘛,所以你若真的問我「怎樣的教育比較好?」我滿贊成自學或者是蒙特梭利的教育方式,目前我就是把孩子送到蒙特梭利的幼兒園上學,希望培養他的自主性並開發潛能。

我的教育歷程,可沒這種自發性的學習環境,跟在台灣的你一樣,也是老師在上、同學在下,但是,我在中學遇到了一位老師,他啟蒙了我非常多的思考關鍵,甚至影響我許多價值觀。記得有一次,他一上課,就把課本扔在地上,問我們:

「歷史是什麼?」

我們都嚇傻了,答不上話。

「歷史都是謊言!」老師很認真地思考這件事。

歷史怎麼會是謊言?這問題,我相信對現在的台灣讀者來說,都不會太驚嚇,因為我們經過政黨輪替,民主政治發展也有很長的時間,大家對於歷史的看法,也越來越多元,但是在我那個年代加上中學老師這樣講,可是讓學生耳目一新又有一點刺耳的感覺。

另一位影響我的人是教藝術的老師。

藝術老師不斷強調「Personal is universal and be stupid.」,這句話的意思不是要我們真的去當笨蛋,而是要把自己放在一種謙虛不知的狀態裡,如果我們把自己當成專家,以為什麼都懂,那才是真的 stupid,老師談的就是「初學者心態」這種概念,換句話說,人無論多厲害,都要抱著活到老、學到老的精神,這樣才能學得更多、學得更快。真正的專家,始終會保有初學者心態,才能不斷更新自己的節奏與步伐。

不要害怕失敗,持續嘗試就對了!

至於常被問到的第二個問題:「你是如何知道自己要當YouTuber?」

答案是:如果不是原本的計畫失敗,我從來也沒想到自己會成為YouTuber!

剛回台灣找工作時,我進入廣告圈。我很喜歡創意方面的工作,一心希望成為廣告公司的創意總監,但是最終我被炒魷魚了,因為貢獻度不夠,廣告生涯從此宣告「謝謝再聯絡」。你們看,我是不是也滿慘的?被老闆炒,而且是被認為表現不佳,要說很丟臉,的確沒面子,但如果我陷入挫敗的情緒中而爬不起來,那就意味著我真的承認自己是個很失敗的人,因此,失業後,我很積極地抱著自己的作品去找工作、投履歷。

這大概是十年前的事,那時工作已經很難找了,尤其我們這一行,我比不上剛入社會的年輕人便宜,也不是功成名就,值得老闆花大錢請的創意人,我等於走進高不成、低不就的「曖昧階段」,我想應該有不少讀者朋友都經歷過這狀態或正在經歷這階段。

整整失業一年,後來透過朋友引薦,我認識了「攝影時尚教父」林炳存,他是很多大咖藝人的御用攝影師,非常厲害,但即使他有今天的地位,對工作仍然抱著熱情與專業的精神,這也呼應了我前面提到的「初學者心態」。

我跟著大哥工作七、八年,每天都充滿挑戰,但也很有成就感,因此奠定了影像美學與技術的基礎,後來大哥告訴我:「你自己可以獨立了!」

於是,我的人生第二次宣告離開舒適圈。

要出來靠自己,真的不是件容易的事。自由工作者,聽起來很自由,很多年輕人都很嚮往,但如果案源不穩呢?加上我有小孩要養,這可是讓人很緊張的事。

起初,因為我才剛離開廣告圈,自然把接案目標鎖定在拍廣告。我拍過四星彩、啤酒廣告,提案給廣告公司時,都以「不夠專業」被打槍。

哎!即使心中明白主會引領我,但是遇到這些不順遂,我還是免不了深感挫敗。幸好,正值我人生低潮時,網路跟微電影開始蓬勃發展,沒有預算、拍不了專業廣告的困境,在網路影片都可以獲得解決,讓我擺脫沒案可接的困境。

怎麼說?

我打造自己的頻道與平台,建立自己的品牌,一步一步走過來,現在要和我合作的業主,前提是知道我的風格,於是就會有「品牌合作」的概念,不再是我「服務」客戶的關係,這樣一來,我的創意就能夠獲得發揮,不會受限於業主的單方面考量。

這過程當然也是一路摸索、跌跌撞撞,才會有今天的模樣,但是我可以很確定的是:失敗真的不可怕也不可恥,哪怕你被別人否定,但是只要你願意繼續嘗試,一定會走出自己的路。

信心不是天生的,靈感也非憑空而來

失敗,絕對不是你的專利,也不是我的,這邊要跟大家分享另一個曾經面臨人生重大挫敗的人的故事—世界排名第七的羽球好手周天成。

別以為排名第七是理所當然的事,或是認為周天成有天賦,輕而易舉就可以登上世界體壇舞台,都錯了!

我曾跟著他度過一整天,深入了解一名運動員的日常作息後,打從心底讚嘆運動選手的意志力真的超強,如果不是這份堅定,成功不容易到手。

周天成的父母親很喜歡打羽球,在他幼稚園時也帶他一塊兒打,意外發現這小子很有天分,決定好好開發他的潛力,於是周天成加入小學的羽球隊,就這麼一路打到國小高年級,比賽成績都很優異,有一回,周媽媽問他:「要不要換跑道,改打網球?」周天成回答:「不要啊!我都已經打到全國冠軍,幹嘛換?」從此以後,周媽媽再也沒第二句話,周天成的羽球路就這麼走下去。

「為什麼當時媽媽會希望你改打網球?」我問。

「因為網球獎金比較多啊!」周天成笑著說母親這務實的考量。

但是,小小的周天成的內心完全不因為媽媽或者獎金所動,他似乎很早就知道自己要走的路,這對很多人來說,並不是容易的事,為何周天成可以?

「我從很小的時候就立志要當選手、打奧運,這是我自己的目標,爸媽看到我從小就有目標,也很高興,他們對我沒有過多的干涉,老師也對我很包容,不會要求我的成績,而我自己也很自然地不會去和別人比較國語、數學,只專心打我的球。」

這是周天成一直以來的專注,他甚至沒有「Plan B」。

Plan B的意思是在原定計畫之外的第二個選擇、第二條路,我相信絕大多數的人都會有備案的習慣,就工作上來說,這也是縝密的表現。可是在周天成的人生裡,根本沒有這個詞,即使他在一年之後遭逢十連敗,可以說是一打就輸。這樣還能繼續嗎?不退下嗎?

周天成不是不能轉換跑道,而是他根本沒想過「Plan B」這件事,因此輸了,就繼續努力,就是這麼簡單。

每次他去演講時,聽眾問他:「為什麼可以這麼有自信不用Plan B?」周天成說,三天不練球、五天不練球,然後出去比賽,你會有信心嗎?當然沒有信心,因此「信心是持續練習累積出來的,而且要發展出自己的特色。

這一點我很同意他說的,就像我也曾經每天練習拋出十個點子,往往就在發想第八個、第九個、第十個點子時,腦子會有一種擠不出來的爆炸感,這很像在運動或者做重訓時,身體快抵達終點時面臨崩潰臨界點的那種感覺,創意需要練習,也是一種腦力的訓練,久而久之,時間點到了,靈感就會「掉」下來,這絕非憑空而來的。

用行動證明自己的選擇

周天成的故事這兩集影片上線後,引起很多學生族群的共鳴。有一回,我去桃園家扶中心演講時,就有同學跟我分享他的經驗。

這位同學也讀體育系,大學以前也是被壓著讀書,父母親與環境就是不斷用一般的標準來要求他,但是他自己明白運動才是他的最愛,上了大學以後,他對於教練與救護員的角色有更多認識,也更加喜愛,因而慢慢將人生往這方向調整,希望把所學的知識跟更多人分享。

我聽了這位同學的歷程後,很有感觸。

其實我也是被媽媽一路帶著走並接受傳統教育的模式,即使人在美國,父母親對小孩還是會有所期待,這一點,我跟周天成一樣比較幸運,我們的父母親都不太會限制我們發展自己喜歡的事。

舉例來說,我阿公、我爸是醫生,當然他們第一個期待就是我當醫生,繼承衣缽,但我很早就表明對行醫沒有興趣,我爸就不再多說。

此外,我爸基於愛台灣的熱情,收藏很多戲偶,數量多到足以讓他打造一座頗具規模的博物館,他也曾經希望我傳承他的熱情,但我對戲偶沒興趣,他也不再勉強我。

周天成的父母親對他當然也有所期待,但是他也會主動溝通,表達自己的想法,並且用行動證明自己的選擇與決定。

自己的路,要自己走出來

不管是周天成還是我,我想跟大家分享的是,父母親對子女有期待是很自然的事,為人子女其實不用太抗拒,但是我們可以為自己做的事,就是不放棄溝通與踏實付出,久而久之,我相信父母親都會慢慢看到你的堅持是值得被肯定的。

從另一方面來說,父母親也不用太擔心小孩的未來與前途,如果沒有長遠且通盤思考孩子的人生該怎麼走,一味地聚焦升學,擔心小孩上不了好學校,這樣只會把人生過得很狹隘,而且可能原本有的天賦才華也會因此被埋沒。

就像原本我們的世界充滿了各種水果與花草樹木,但是卻因為目光短淺且太強調競爭比較,把世界變得全都是蘋果、全都是櫻花,多元繽紛只剩下一元樣貌,這樣一來,原本好吃的蘋果、美麗的櫻花,都會讓人心生厭膩。

我很贊成小孩的功課不要太多,多出來的時間就是去玩,去探索自己真正的喜好,越早開始嘗試了解自己,對人生的茫然就會越少。

畢竟,這是自己的人生,得要自己面對,縱使此刻看起來好像擺脫不了來自父母親的壓力,那麼只要想想五十歲的自己,還是要這麼害怕父母嗎?抑或只是拿父母當自己逃避人生抉擇的藉口?這樣答案就很明確了。

請你先相信自己,別怕向父母親表達自己的志趣,也不要害怕路上遭遇的失敗。人生該往哪走,你才是自己的領航者,唯有你願意為自己承擔時,才能走出一片屬於自己的天空!@

摘自《台客劇場的人生實驗室》:圓神出版社提供

責任編輯:茉莉

評論
2018-09-23 3:5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