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林:間諜國(十)

人氣 607
標籤:

【大紀元2019年01月20日訊】每每想起無所不在的中共特務,我就會對中共的無底線邪惡,以及國人的處處迎合感到絕望。由於幾十年來受到特務太多的傷害,我早已經成為驚弓之鳥,已經很難再信任任何一個中國人。

我識別過民運圈的許多中共特務。但是這在中國大陸,有時候是危險的。畢竟特務有恃無恐,因為被揭露,而惱羞成怒、瘋狂反撲。

而且我們識別中共特務,又沒有任何反間諜機構或資源,只能依靠長期的觀察、分析和判斷,就像福爾摩斯判案,主要依靠推理。

但是中國人相互之間,很難有真正的信任關係,所以我有時候花了十年時間才從我們民運內部揪出一個重要的特務,大家卻憑著非常淺薄的感覺,拒絕接受我的判斷,或者不以為然。

這也是為什麼中國社會騙子始終橫行無忌的根本原因。有些人實在太愚昧了,極其簡單的騙術都能使用幾十年、幾百年甚至幾千年!

所以當我遇到一些要我拿出證據的人,就會哭笑不得。簡直無法回答。以至於我現在都懶得再與人交談這些問題,從而避免陷入尷尬境地。

大約在1974年,我11歲時,就曾經稀裡糊塗地被捲入過特務活動。記得那時候城市居民委員會有一個特別的名稱,叫向陽院。

向陽院有個阿姨,叫什麼我現在已經忘記,她有一天找我談話,說向陽院信任你,現在要求你執行特別任務,監控你家住的東大院的幾個人的情況,每個星期給我提供一份報告。

我記得當時十分興奮。因為那時候的孩子,都看過電影《雞毛信》,都想當情報員,都想為某個黨政組織效勞,根本沒有能力辨別是非對錯。

我按照她的要求,寫過幾分報告。她要求我注意的幾個人,都是比我年齡大幾歲的孩子,實際上不跟我在一塊玩兒,所以我不太清楚他們的情況,只能在玩的時候,找別的孩子打聽。

雖然我只寫過幾張小紙條。但是我始終不會忘記,中共有利用兒童做情報員的習慣。

還有我的女兒二歲的時候,我曾經離家逃亡一段時間,後來又悄悄返回家中。國保那期間有一次見到我女兒,就誇獎她是個聰明伶俐的孩子,然後突然問「你爸爸在幹什麼?」女兒高興之餘,信口就說「在家睡覺」。

儘管她媽媽帶她去見國保之前,還特意叮嚀:「如果有人問你爸爸在不在家,就說不在家。」

受過特務訓練的國保不僅欺騙兩歲孩子綽綽有餘,即便欺騙成年人也多半能夠獲得成功。

甚至許多民運、異議人士或基督教信仰者,在國保嚴肅地要求對方「你可以反對共產黨,甚至批評共產黨,但是你必須愛國!」時,如果再有利益鼓勵,常常也會不由自主地滑向中共陣營。

然後國保就會告訴受騙者:「現在某某某為某個國際反華組織效勞,是某國間諜,所以你現在必須站在愛國的高度,與我們合作,監視他的一舉一動。」#

責任編輯:朱穎

相關新聞
周曉輝:川普定性大選違憲 為重磅行動做鋪墊
美國情報界兩巨頭警告:中共是最危險敵人
【名家專欄】喬‧拜登對國家安全構成風險
沈舟:中共的「實戰演習」如何造假(二)
最熱視頻
【重播】內華達法院「選舉欺詐」聽證會
【遠見快評】奪回美國避提中共?川普想做什麼
【大陸新聞解毒】混球時報:譏李毅胡編挖暗坑
【薇羽看世間】愛國者在行動 華盛頓三個預言
【拍案驚奇】川普重磅講話預警 周庭獄中談遭遇
【新聞看點】政變4大顯像 拜登背後中共黑影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