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新聞看點】美中隔空喊話簽協議?北京代價大

10月11日,美中貿易談判落下帷幕,美國總統川普(特朗普)在白宮接見中共副總理劉鶴時表示,雙方達成了相當實質性的第一階段協議。(Win McNamee/Getty Images)

人氣: 10381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10月19日訊】大家好,歡迎大家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

第13輪(高級別)貿易談判過後,美中雙方紛紛吹起了「暖風」。中方首席談判代表、中共副總理劉鶴今天(10月19日)在一個會議上說,中國將與美國合作。他表示,雙方在平等和相互尊重的基礎上解決彼此所關切的核心議題,停止貿易戰對雙方、對世界都有好處。他還特別提到,中國政府對實現本年度經濟目標「充滿信心」。

昨天,川普在白宮對媒體表示,他和習近平有可能在11月中旬簽署第一階段貿易協議,簽署地點就在智利首都聖地亞哥。

看美中都唱好的情形,第一階段協議有可能會在下月的APEC會議期間簽署。停止貿易戰升級對雙方來說,都達到了短期目標,可以算是一個「小勝」。不過對中方來說,「小勝」的代價是相當重的,而且「小勝」的背後,仍然隱藏著危機。

美中吹暖風 貿易協議有望?

在世界VR產業大會上,劉鶴表示美中新一輪磋商,在諸多領域取得了實質性進展,為簽署階段性協議奠定了重要基礎。「中方願與美方相向而行」,實現共同目標。

這樣的說法,在中共官員口中並不多見。以前人們聽到的很多是「不願打、不怕打、必要時不得不打」,或者是「以牙還牙」、「奉陪到底」等等這種狠話。

劉鶴的這番話,算是中方官員吹來的一股「暖風」。

川普更樂觀,路透社引述他的話表示,美中合作很好,「出現了很多好的情況」,在智利峰會期間簽署協議「很容易」。前天他還說第一階段的協議規模「遠超想像」,白宮顧問還表示,這個協議是認真的,充滿善意的。不過美國官員都沒有提供更多的細節。

財政部長姆欽(Steven Mnuchin)表示,雙方的談判人員正在努力敲定第一階段協議細節。下週,他將和貿易代表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一起,與劉鶴通電話,並將在11月APEC會議前,在聖地亞哥先行會面。

下月16日、17日,亞太經合組織峰會將在聖地亞哥召開,川普和習近平都將參加這次會議。這也將是兩人第二次在APEC會議期間進行會晤。

貿易顧問納瓦羅(Peter Navarro)對福克斯新聞表示,美中最高領導人計劃簽署一項協議,第一階段協議將涉及保護知識產權和保證機制等問題。

他表示,中國經濟放緩的最新動態,將有利於雙方談判並簽署協議。

北京重大讓步 換美國暫緩關稅

納瓦羅的說法,與香港北林國際精密企業集團策略執行長葉家譽的觀點是吻合的。葉家譽認為,美中貿易協議是「習近平的皮洛士勝利」。

什麼是皮洛士勝利呢?這是公元前3世紀的一場慘烈的戰鬥。當時羅馬兩度侵略意大利半島的希臘聯邦國家,皮洛士國王帶領希臘守軍,運用兵法戰術優勢與羅馬軍團進行對抗。皮洛士最終獲得了守城勝利,但是希臘守軍的傷亡相當嚴重,其中包括損失了皮洛士的重要將領和他的知己好友。後來人們就把這場代價高昂的勝戰典故稱為「皮洛士勝利」。

雖然中方始終沒有透露這次談判的細節,但根據美方公布的情況來看,中方是做了很大讓步的,也可以說是代價。在川習將要簽署的第一階段協議中,包括多項內容,其中包括中方每年購買400億到500億美元的美國農產品、中方開放金融市場、中共停止盜竊美方知識產權和網絡黑客行為、停止操縱人民幣匯率等等。

就是說,中方做了很多讓步之後,才換來美國暫時不對2500億美元中國商品提高稅率。相比美中雙方的讓步,美方只是暫停了腳步,而中方卻後退很多。

北京挑戰猶存 中國經濟增速創最慢紀錄

其實中方所付出的代價,遠不止這一次。一年多來,每次中共變卦或者拖延,美方都會升高關稅稅率。而美方的措施,對中方的影響正在逐步顯現,最直觀的就是經濟增速下滑。

昨天,中共國家統計局公布,第三季度經濟增速按年增長6%,低於預期的6.1%,是27年來的最低水平。

眾所周知,北京當局在年初訂下的經濟增長目標是6%~6.5%。但是第一季度增長是6.4%,第二季度是6.2%,第三季度是6%。

也就是說,前三個季度依次遞減0.2%,呈現著一種直線慣性下滑的狀態。分析師表示,中國經濟今年全年的增速,將放緩到有記錄以來的最低點。中共官媒也承認,中國經濟確實面臨著近30年來最嚴重的經濟增速放緩。

墨卡托中國經濟學家曾林(Max Zenglein)表示,即使北京與華盛頓之間曠日持久的貿易戰緊張局勢有所緩解,但前景也不可能很快好轉。「增長放緩是北京特別關注的主要問題。」

貿易戰威脅持續

中國經濟下滑,自然有貿易戰的影響,也是一個不可忽視的因素。

資本經濟研究諮詢公司分析師普里查德(Evans-Pritchard)認為,貿易戰升級是中國經濟加劇萎靡的主要誘因。而且這種影響是間接的,難以量化。

經濟低迷,在工人就業方面有著明顯的表現,尤其是科技行業。

大家知道,科技行業相對比較好賺錢,也比較好找工作,很多人都往那個方向去了。但是這種情況從去年開始已經有了變化。

10天前彭博社報導,曾經推動中國就業增長主力的科技、金融和零售等行業,就業機會從去年開始出現了大幅減少。僅從互聯網、電商等在招聘網上發布的招聘廣告來看,這種趨勢是比較明顯的。今年第二季度,這種招聘廣告同比下降了13%。

今年5月,美國把華為列入了出口管制名單,限制美國企業向它出售產品和服務。隨後又把海康威視、浙江大華等科技公司也列入了黑名單。彭博社分析認為,美國對中國科技公司的制裁,對這個行業的增長造成了巨大壓力。

眾所周知,中國的科技行業在重度依賴著美國的技術,自己並沒有花多少力氣去研發。這就造成了中國跟在美國的屁股後面跑,或者用不正當的手段去獲取美國的技術。當美國堵住自身的漏洞,對中國科技公司施行技術禁運之後,中國的發展就遇到了問題。

另外,中國(中共)一直在效仿日本和台灣的經濟發展模式,把中國變成了出口導向型的世界製造工廠。但是美國施加高關稅,大批在華外企為避禍,紛紛轉移生產線。而沒有實力的本土中小企業,不得不縮小規模、甚至關門倒閉。

全球最大的消費品供應商利豐前不久發出警告,貿易戰打亂了全球供應鏈,企業正在加速撤離,中國將有更多的工廠關閉。

大量企業出走或倒閉,毫無疑問將帶來橫掃全國的洶湧失業潮。

經濟發展轉型困難

貿易戰促使供應鏈發生了改變,對依賴出口加工的中國企業來說,打擊是很大的。《香港經濟日報》認為,這種衝擊已經「牽動了國運去向」。所以外界都在關注本月將要召開的四中全會,想看看北京當局拿出什麼樣的應對措施。

前不久,中共總理李克強承認,中國經濟下行壓力加大。他表示要「培育新的有效投資和消費需求,頂住經濟下行壓力」。

「培育新的有效投資」,在外界看來,似有「經濟轉型」之意。但經濟轉型談何容易?

大家知道,東三省是中國的老工業基地,曾經被看作是中國工業和投資型增長模式的標竿。2013年,工業產值占去了43%。

但是隨著工業產品需求放緩,東三省的經濟活動在連年下滑,大幅受挫。連續幾年,三省的GDP增速都低於全國平均水平,可以說是一蹶不振。

事實證明,舊的經濟模式崩潰了,但是東三省一直找不到新的增長驅動力。這裡面有教育程度問題,也有人口年齡的因素。而且人口老齡化,是中國經濟一個實實在在的壓力。

人口老齡化

根據官方公布的數據顯示,中國人口結構從1999年開始,已經進入了老齡化社會。到去年為止,老年人口凈增1.18億,目前是世界上唯一一個老年人超過2億的國家。預計2035年前後,老年人口將超過總人口的1/4,2050年前後將超過1/3。

中共官方表示,到去年底,全國各類養老機構和設施有16.8萬個。據預測,到2020年,養老產業規模將達到7.7萬億人民幣,到2030年將超過20萬億。

老年人口增加,意味著社會安全保障等方面也都要提高。而目前中國的養老服務狀況,是一種畸形的發展。針對中高階層人群的養老服務比較完善,但是針對普通大眾的養老服務相當欠缺。

人口學者易富賢曾表示,中國現在有6~7個20歲到64歲的勞動力,對應一個65歲以上的老年人。而目前只有城市的5~6千萬老人可以享受社保。

30年前中共高喊「只生一個好,政府來養老」。但現在變了,變成了「養老不能靠政府」、「自己父母自己養」。官方的口號改變上,也在反映著中國養老的狀況。

眾所周知,養老需要大量的資金。但中共官方在今年2月的報告中指出,養老基金帳戶已經被透支,處於隱性負債狀況。估計到2022年,半數省份的養老基金將收不抵支。

經濟學家何清漣表示,眼下正是中國養老金體系最有錢的時候,現在領錢的老人也不多。如果現在都不夠花,以後怎麼辦呢?

負債赤字激增

養老金負債,只是中國經濟一個方面的反映,現在整個國家的經濟狀況都處在負債狀態,而且還在激增。

大家知道,中國是政府主導型經濟,所以一直缺乏活力。為了拉動經濟發展,中共的做法就是搞基礎建設。目前中國的基建投資大約占全國經濟產能的45%,這比美國、日本、德國、澳洲、新西蘭等先進國家高出20%以上。

大家知道,在全球金融海嘯之前,中國大陸的綜合負債還不到全國經濟產能的13%。但是最近10年,綜合負債率已經達到了267%,出現了嚴重負債赤字。寅吃卯糧,造成了2倍多的負債。

整個國家的經濟狀況都不好,居民收入自然隨之下降。國際金融協會(IIF)數據顯示,中國家庭債務占GDP的比率,已經從2008年的30%,飆增到去年年底的92%。

這個數字雖然與美國的97%、日本的100%相接近,但需要注意的是,美日兩國的家庭收入都是很高的,而中國的家庭收入太低,根本不能相提並論。

國際金融協會中國經濟學家菲比·馮(Phoebe Feng)表示,「中國家庭債務比居高不下,意味著抵押貸款和消費信貸不再能被用作對抗貿易逆風的經濟刺激措施」。

曾任舊金山美國銀行投資組合分析事業群副總裁的葉家譽認為,「經濟發展軟著陸」,已經成了習近平政府無法忽視的衝擊挑戰。

北京願意溶入國際經濟秩序嗎?

貿易戰的影響,誘發了中國經濟的固有問題,使自身痼疾暴露無遺。

在外界看來,一直畸形發展的中國經濟,在中共的主導下,已經走入了死胡同。要想擺脫困境,必須擺脫出口貿易的增長模式,實現產業升級,提升競爭力。

換句話說,中國必須要融入到國際經濟秩序。改變經貿政策中存在的結構性問題,遵守國際規則,公平貿易,而這正是美國一直要求的。

唯有如此,中國經濟發展才可能進入新的發展階段。

但如果改變結構性問題,意味中共的體制也要隨之改變。北京真的準備好與華盛頓簽署協議了嗎?我們拭目以待。

好的,感謝您關注新聞看點,再會。

大紀元《新聞看點》製作組  #

責任編輯:李昊

評論
2019-10-20 4:5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