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聊齋故事

父親臨終執意問她要1000塊錢

文/秦雷
父母能給子女多少錢、自己能孝養父母多少,居然都有定數。(fotolia)
font print 人氣: 16776
【字號】    
   標籤: tags: ,

1999年以後,我因修煉法輪功,幾次被抓進北京的看守所,耳聞目睹了很多現實版的「聊齋故事」,現如實記錄。

1999年8月,我在北京房山看守所,認識了一個房山的大姐,玩牌賭錢進來的。她講了一個自己家的故事:

我老爹在韓村河,家裡子女五個都在外面單過。結婚時,娘家沒給什麼嫁妝,而我弟弟妹妹結婚,家裡都給出了錢。兄弟姐妹中,我家條件最差,雖然開個小賣店,日子緊巴巴的,所以我心裡老不平衡。

老爹70多歲,腦子已經有些糊塗了。平時我看店,逢年過節,我才回去看他。一次,我老爹對我說:「姑娘啊,你給我1000塊錢吧。」

我說:「您要錢幹什麼呀,您又不會花。想吃啥我給你買。」老爹說:「我要出個遠門,你得給我1000元。」

我問:「您要去哪兒啊?」我老爹不說話了。當時我以為老爹又犯糊塗了。

我走的時候,老爹說:「過十天再來看我啊。」當時我想,十天後也不是什麼年節啊。

整過了十天,我兄弟打電話給我:「回來吧,老爹突然不行了,就想見你,他就等你了。」

我趕緊趕回去,奄奄一息的老爹見了我,眼睛亮了一下,然後就閉眼咽氣了。

我們五個子女給老爹辦喪事,再算上一些雜費,輪到我,攤上了1000元。要是過去,我心裡就不平衡了,兄弟姐妹誰家條件都比我好!但這次,我毫不猶豫拿了1000元出來。

我老爹和我要的就是這個數,我還計較什麽呀,就是上輩子欠老爹的呢。父母能給子女多少錢、自己能孝養父母多少,居然都有定數,而且,老人死前能見誰最後一面,也都是定好的呀。

從此我再也不和兄弟姐妹攀比了。(待續)

點閱【現代聊齋故事】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李婧鋮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一部《聊齋誌異》讓蒲松齡名滿天下。狐妖鬼怪、神仙方士,演繹離奇曲折的因果報應、輪迴往復。讀者或許不知,「聊齋先生」本人的經歷,比起他的作品來,更富有傳奇色彩呢。
  • 王生從小就羨慕道術,聽說青島嶗山上有很多仙人,就前去尋仙訪道。在嶗山,道長怕他嬌氣懶惰慣了,不能吃苦,本不想收他為徒。但王生堅持說自己能吃苦,道長就把他就留在道觀中。開始,道長叫他砍柴,可是一個月下來他就受不了了,想回家。但他看到道長施展了很多神奇的法術後,心裡既驚喜又羨慕,就打消了回家的念頭。
  • 講一件我自己親身經歷的事。我25歲,大學剛剛畢業,留在北京工作。我老家在北方一個山巒包圍的狹長盆地中,這裡平均海拔超過1100米,水草豐美,牛羊眾多,從戰國起就是有名的「皮都」,家家也多供奉著各類「地仙精靈」的造像。
  • 1999年以後,我因修煉法輪功,幾次被抓進北京的拘留所,耳聞目睹了很多現實版的「聊齋故事」,現如實記錄,文中人物用了化名。
  • 2008年末,我被關押在北京通州看守所,結識了一個19歲女孩,她叫小玉,在裡面待了快一年了,案子也沒有結果。通州看守所條件非常差,幾十個人睡一個大鋪,但她看起來並不焦慮。她問我信不信輪迴轉生,我說信啊,於是她就和我說了她的故事。
  • 2008年,我在北京崇文看守所碰到一個小偷。 她是內蒙人,不到40歲,看起來非常精幹,她講,自己做生意很多年了,來往於呼和浩特與北京之間,倒賣內蒙的防護林。她做得很成功,家裡家外都靠她。
  • 梅辛擁有特異功能,他可以比尋常人更容易達到自己的目的,滿足自身的願望。但如果不是生命陷入危險,他很少用功能為自己謀求私利。
  • 綿羊
    英國東薩塞克斯郡(East Sussex)的一群綿羊安靜地站立,而且排成幾個同心圓的圖案,猶如神祕的「麥田圈」。此一罕見景象令目擊者費解,也讓網民議論紛紛。
  • 讀者們對上述的故事會不會覺得毛骨悚然,認為它是長久以來科學界無法解釋的「靈魂出竅」? 或是「心電感應」? 如同我前面所說,支持細胞有原先主人殘留記憶的人,一定認為這是最好的證據。
  • 1917年,第一次世界大戰(1914年—1918年)即將結束時,梅辛開啟了環球之旅。從1917年至1920年,他訪問了日本、巴西、阿根廷等國家。他們四年的旅行路線,幾乎覆蓋了整個地球。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