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北新橋鎖龍井裡真有龍嗎?

文/林鳳鳴
北京紫禁城裡的九龍壁局部(Jakub Hałun/Wikimedia
  人氣: 5931
【字號】    
   標籤: tags: , ,

我現年65歲。距北京北新橋鎖龍井300米左右,就是我出生的地方,即老北京東城區的交道口大頭條胡同33號。

小時常聽我媽說:「過去北新橋不是現在這樣,那時,是真的有一座橋,就在船板胡同,離北新橋的鎖龍井有600米。

據說劉伯溫奉命重建北京城,老龍王作亂,劉伯溫就將老龍王鎖在了古橋的一口海眼裡,龍王問劉伯溫自己何時能出來,劉伯溫說:等這座橋變舊了就可以出來了。老龍王想,這座橋舊了,也不會有多長的時間,就鑽進了古井。沒想到劉伯溫一轉身就給這橋起了名字叫「北新橋」,這個地方世世代代叫北新橋。永遠也舊不了了。

北京城池平面圖。(公有領域)

那時候有個說法,日本人侵占北平時,就曾叫人到鎖龍井旁拉動井裡的鐵鏈。結果數十個士兵拉了半天,鐵鏈越捯越多,卻還是沒有到頭。還聽到裡面有類似牛吼的聲音,拉得越緊,井裡的聲音越急促,還帶上了腥臭的黃水。日本人害怕了,認為鐵鏈直通大海,那頭肯定鎖著巨龍,慌忙把鐵鏈子投進井裡就跑了。

1958年左右,北新橋擴寬馬路,路口的東北角有一小廟,廟邊有一口井,就是傳說中鎖龍的那口井。傳說井下還有個泉眼,如果動了泉眼,整個北京城就要被大水淹了。

當時工人們就打開井蓋,發現井深不見底,裡邊還有一條很粗的鐵鏈,有好事又膽大的,非要看看鐵鏈下到底有什麼,於是開始向上捯鐵鏈,鐵鏈越捯越多,沒有到頭的意思,同時聽見井中發出隆隆的沉悶響聲和水聲,工人們害怕了,將鐵鏈又放了回去。最後只將井用大石條蓋上,在上面修了路。井就在當年十字路口中心處。當時圍觀的人有數十人之多。

古井
古井示意圖。(Shizhao/Wikimedia Commons)

我哥哥今年72歲, 11歲之前,我們都住在大頭條胡同,他告訴我說,他小時候常去這個鎖龍井玩,「最早那個地方是一家小飯館,後來飯館擴建,在擴建中發現原來的牆是一個夾壁牆,在牆的後面還有空間,黑黑的看不見裡面是什麼,後來發現牆裡面有一個岳飛塑像,那岳飛像是彩塑的,金盔金甲,寶劍是白色的。手握寶劍的岳飛像鎮坐在泉眼上,鎮著這條龍。」

再之後,茶館拆掉了,上面蓋起了一間百貨商場,古井也被埋在了底下,但沒人敢動那鐵鏈。

這些都是兒時的記憶與傳說,我也沒有當真。後來因為修煉法輪功,我被迫害關押在北京女子監獄,監獄裡,我遇到一個人,她長我幾歲,年輕時參加過文革的「破四舊、立四新」,她給我講了她的親身經歷:「那時我們紅衛兵都不相信鬼神,哪有什麼龍哇!我們幾十個紅衛兵來到了北新橋鎖龍井,分成幾撥排著隊拉那個井裡的鐵鏈子,拉呀、拉呀,那鐵鏈子拉出了一大堆,也沒見到頭,後來井水越來越渾濁啦,腥臭腥臭的,井裡也發出陣陣的吼聲。嚇得我們把鐵鏈子一丟,趕緊跑了!唉,那時天不怕地不怕的,碰上了這事!」

神龍沛雨圖
圖為宋 陳容《神龍沛雨圖》(公有領域)

在2004年時,北京建地鐵5號線,報紙上報導說,為了避開一口古井,地鐵改了線,表面上說保護文物,實際上也是忌憚吧。因為5號線途經鎖龍井,最後施工方選擇繞幾公里避開了這口古井。聽說修地鐵的時候,無意中觸動到了那個海眼,結果北新橋一帶莫名其妙地下了三天大暴雨。

那個時候,我已經出了監獄,有時候我也會坐地鐵5號線。每當車快到北新橋的時候,我就能感覺到那條龍在我面前玩耍,我也會和它打招呼。開始這條龍還比較大,後來隨著我修煉,就漸漸感覺到這條龍的身上濕滑滑的,體形也在變小,最小的時候,它可以在我的手掌裡翻騰。@*#

責任編輯:李婧鋮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結婚後,沒等到准生證就懷孕了,當時也不敢聲張。因為本村有一年輕夫妻,在沒有准生證的情況下懷孕後,被管「計劃生育」的幹部知道了,硬是按「政策」辦事,把已懷孕幾個月的小媳婦拖走做了引產。村裡還有一家媳婦懷了二胎,不得不成天東躲西藏,後來在玉米地裡被人發現了,也被強行拖走做了引產,當時那嬰兒都快足月了。
  • 我出生在一個藝術家庭裡,從小就喜愛畫畫兒,父親常帶我去寺廟臨摹佛菩薩的壁畫。上世紀70年代很少有旅遊的人,我經常一個人在寺院裡跑著玩。有一次跑進一個大殿,看到把門的那些泥塑金剛都瞪著眼睛看我,就跟活了一樣,嚇得我拔腿就往外跑。
  • 我父親是山西大學油畫專業的,後來在山西大同當美術教師,經常去雲岡石窟、九龍壁等古蹟臨摹寫生。作為一個無神論者,父親有很多事解釋不了。比如他曾去修復永樂宮壁畫,黃昏收工後,又進大殿臨摹,突然感到身後站著一個人,在他後面吹氣,嚇得他跑出了大殿;父親還喜歡畫佛像,有一次畫好一個佛像,竟看到佛像發出了層層金光。
  • 在房山看守所時,進來一個哭哭啼啼的女子。因為離婚的財產糾葛,她用刀把前夫弄傷了,其前夫告她故意傷害,她就被抓進來了,她覺得特別不公平。
  • 在房山看守所時,有個當地的中年婦女,大家叫她陳大姨兒,我記得好像是上訪進來的。一天大家閒聊,有個女人抱怨她婆婆如何不好。
  • 1999年8月,我在北京房山看守所,認識了一個房山的大姐,玩牌賭錢進來的。她講了一個自己家的故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