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陳思敏:千億礦權案調查報告的漏洞與博弈

疑似最高法院法官王林清為自保,三次錄製視頻講述事情。(視頻截圖)

中共最高法院法官王林清為自保,三次錄製視頻講述「陝北千億礦權案」卷宗丟失過程。(視頻截圖)

人氣: 1688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9年02月24日訊】2月22日,陝西千億礦權案卷宗丟失的調查報告出爐,官方結論是「原告」即最高法院法官王林清本人故意所為。

與此同時,央視配合播出了王林清對卷宗丟失全過程的「口供」。在央視5分半鐘概分三節的視頻中,王林清的說法雖然大多不脫調查報告內容,但也有脫稿的部份,舉例如下。

關於王林清的作案動機,據調查報告,最高法院民一庭庭長程某某要求王林清加班起草「凱奇萊案」(即陝西千億礦權案)二審法律文書,遭王林清拒絕,程某某告知王林清如不願意加班就讓別人承辦。王林清認為在案件收尾期將其調整出合議庭,對此十分不滿,加上前期積怨,遂產生藏匿案卷材料、給單位製造麻煩的想法。

參考王林清在央視視頻第二節談話中提到:「因為這個案子從2011年立案到2016年年底,已經經歷了五年,在此期間,我為這個案件的審理做了大量的工作,寫了許多的報告,也彙報過很多次,……」可見王林清對這個案子不但用心,也不吝超時工作,這就讓他被指拒絕加班很沒有說服力、為阻別人辦案而偷卷宗也很牽強。

關於程姓庭長等人獲悉案卷丟失後「並不著急」的問題,據調查報告,程姓庭長說,當時認為案卷不是丟了,只是沒找到。王林清也同樣表示,很可能是庭長當時認為卷宗不是丟了,而是沒找到。只是卷案丟失茲事體大,何以主管反應如此稀鬆平常?

參考王林清在央視第三節談話中補充說到,因為找不到卷宗的事情經常發生。這讓人不難推測,千億礦權案只是最高法院丟失卷宗問題的冰山一角。

關於監控黑屏問題,據調查報告,最高法院監控錄影按規定保存3個月後自行覆蓋。聯合調查組調取了2016年12月15日程某某在最高法院保衛處人員陪同下調看監控錄影的登記表及相關登記資料,顯示在程某某調看錄影及「卷宗丟失」事件前後,監控系統運行正常,沒有「黑屏」和報修的記錄。

調查報告這段陳述證明了事發當時的監控視頻完全正常。首先,這結實打臉了最高法院先前的闢謠稱「從未丟失」。其次,程姓庭長當時原本可以用沒有「黑屏」的監控看出沒有其他人進入過王林清的辦公室,同時最高法院能夠一查到底的話,那時候或許就能查出是王林清監守自盜,也不需要王林清時隔三年透過崔永元昭告大眾卷案丟失,更不需要今日跨部門聯合調查。

其實這份調查報告出來後,國內各大論壇的反應顯示,不相信的是大多數,網民認為一份只有王林清「口供」而沒有其他證據的調查報告,還是權力大於真相。

整個調查避重就輕圍繞王林清,實則應該圍繞最高法院檔案管理的重大缺失「經常找不到是常態」。而且根據舉報重點,此案最大的黑洞還不是丟卷,是最高法院存在干預審判、超過法定審理期限、先有判決書後有開庭審理等違法問題。

王林清拒絕上級指示判案,不是拒絕加班,這個原因竟成為他作案動機。聯想2017年5月在吳小暉出事前,財新網刊文揭安邦黑幕,安邦宣佈控告財新傳媒及其總編輯胡舒立,理由是「財新多次要求贊助不果遂以不實報導抹黑」。如同吳小暉案一樣,案情系列演變的看點在於背後的交手。

千億礦權案歷時10多年後於2017年12月終審逆轉,被指最高層釋放「糾正重大財產冤案」的信號。而包括財新網在內的媒體意有所指,此案能夠翻案是在周永康、奚曉明落馬後。此外,原告趙發琦實名舉報的官員也相繼落馬,位高者至少7人,包括原陝西省榆林市書記胡志強(原山西省書記胡富國長子),以及時任陝西省長,後來擔任陝西省書記的趙正永。

在調查報告出爐前,蹊蹺出現周永康兒媳「喊冤」。調查報告早不出晚不出,偏偏選在中美貿易部長級談判關鍵時刻,還搭配讓世界看笑話的央視認罪,中央政法委牽頭的調查結論維護了最高法院的面子,卻讓北京在世界丟大醜。這次調查報告仍是一次博弈的結果,也預示還有博弈要上演。

責任編輯:高義

評論
2019-02-24 2:0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