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限古令」朝令夕改 橫店影視業再遭重創

位於浙江東陽的橫店城影視基地的某內景。(大紀元資料室)

人氣: 6016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9年04月01日訊】(大紀元記者佟亦加綜合報導)一則來自中共廣電總局禁播古裝劇的「限古令」,3月23日曾突襲大陸影視圈,在業內引起不小騷動。在輿論強烈反彈之際,雖然官方閃電解除了「限古令」,但早前本已進入影視「寒冬」的橫店,古裝劇的拍攝並沒有恢復熱度。有分析指,「限古令」朝令夕改,除了讓橫店的影視業遭受重創,也令中共陷入了「塔西佗陷阱」。

限古令」如何反覆?

眾所周知,大陸最大影視拍攝基地的橫店,近年來正是靠古裝景「發家致富」。但是,古裝影視作品近期成為中共廣電總局重點管控的對象。

今年1月25日,中共北京市委機關報《北京日報》發文,列舉宮斗劇的「五大罪狀」,被業界視為「限古令」升級的開端。而到了三月份,「限古令」全面升級,當局對古裝影視劇實行「一刀切」。

3月28日,大陸自媒體「一起拍電影」以「劇組銳減、群演遠走、酒店閒置——『限古令』來去之中的橫店真相」為題,揭示了去年范冰冰事件引發娛樂圈大地震後橫店影視雪上加霜的原因,也用橫店影視進入影視「寒冬」的真相,佐證了反反覆覆的「限古令」令中共陷入「塔西佗陷阱」。

「塔西佗陷阱」,來源於古羅馬時期的歷史學家塔西佗所著的《塔西佗歷史》一書。該書作者塔西佗在評價一位羅馬皇帝時說:「一旦皇帝成了人們憎恨的對象,他做的好事和壞事同樣會引起人們對他的厭惡。」後來被大陸學者引申為一種社會現象的這一詞彙,其意涵是,當政府失去了公信力,無論說什麼和做什麼,人們都表示質疑。

話說3月22日,大陸網傳中共廣電總局出台「調控新規」,從即日起至6月,包括武俠、玄幻、歷史、神話、穿越、傳記、宮斗等在內的所有古裝題材網劇、電視劇、網絡電影都不允許播出。已播出的撤掉所有版面,未播出的全部擇日再排。

此一被稱為「史上最嚴的限古令」頒布後,大陸多個視頻網站開始陸續撤下了相關的劇集。據香港《蘋果日報》報導,該禁令震動了去年已陷入「寒冬」的大陸影視行業,投資者損失慘重。與此同時,也觸怒一眾網民,紛紛炮轟中共「好管閒事」、「吃飽了撐的」。

由於網上一片罵聲,致「限古令」升級三天後,26日閃電解禁。當時,中共廣電總局網絡司分別召集優酷、愛奇藝、騰訊三家視頻平台,通知古裝劇4月份可以逐步上線。

不過,官方提出的解禁條件是:一、每月15日前網絡平台要通過地方局報廣電總局閱讀播出上線計劃;二、控制古裝劇比例,現實題材占年度60%的播出規劃;三、未拿到上線許可的,包括發行許可證、上星許可、備案、龍標等,不能提前排播和宣發。

據陸媒多方報導稱,對以上三個條款,各平台都寫了保證書,為今後進行自我審查和接受官方審查留案底。

「限古令」反覆之後的橫店

「我一個做美術的朋友,前幾天他們劇組在籌備一個古裝戲,『限古令』升級版一下來,他們就撤了,現在也不知道這個項目復活了沒有。」某橫漂群演哭笑不得地向記者訴說著無奈。

據記者描述,在橫店的「秦王宮」景點,也就是在過去拍攝《荊軻刺秦王》、《英雄》、《羋月傳》、《軍師聯盟》等影視作品的地方,雖然現在樹立著一個大大的《皓鑭大秦年》的標誌牌,但在「限古令」頒布的第二天,就再也沒有一個劇組在這裡拍攝。一直到今天,雖然官方已經解除「限古令」五天了,但這裡依然沒有看到演員在拍戲。

「前幾天還有一個劇組在長廊那裡拍戲呢,今天一個都沒有,最近劇組都挺少的,你們要是想看明星可以到門口買探班券,30元一張,到旁邊的『漢街』碰一下運氣。」在與清潔工阿姨進行了一番頗有障礙的語言溝通後,記者終於獲得她這樣真誠的建議。

文章描述說,在橫店的「漢街」,園區中有很多空閒的房屋在閒置著,並沒有劇組使用。

據一仍守在此地的某劇組置景工人表示:「現在是淡季,遊客淡季,拍戲也是淡季,都在籌備,還沒開機,等我們都置完景,大概4月份往後應該會稍微好一些,過幾天也會有馬拉松比賽,遊客也會多的。」

在「清明上河圖」這個影視城體量較大的景區,也是人煙稀少。「雖說是淡季,但相比於往年,今年劇組也的確是少了一些,好多景都閒著沒人用呢。」一劇組工作人員透露。

進入「明清宮苑」,走近一問,原來是即將上映的「獻禮片」《我和我的祖國》正在拍攝。這吻合了此前傳聞,2019年是一個「高度敏感」的年份,「逢九必亂」的話題甚囂塵上,讓有影射中南海之嫌的「宮鬥劇」下架,安排一系列肉麻的「紅色題材」的「獻禮劇」上映。

而廣州街、香港街內都沒有劇組拍戲。一化名小明的群演感嘆:「前幾年,橫店一百多個劇組都有,一條街就有三個,外面賓館都住不下,民宿都讓出來,現在大部分賓館都是閒著的,以前吃飯到哪兒也都能聽到劇組在吆喝殺青了,現在沒有了,目前橫店大概只有二十個劇組左右了,政策監管下,都沒有人敢拍了。」

劇組少了,「看天吃飯」的群演當然是最慘的。1994年出生的小白(化名),他上一次接戲還是半個月之前的事了。如今,六百塊一個月的房租對他來說,都難以負擔。

見此現狀,房東給小白介紹了一個幫朋友收廢鐵的工作,一次100元。記者約小白見面的當天,他還打趣地說自己剛「搬鐵」回來,來之前還特意回家換了身乾淨的衣服,他手上還貼著一個創可貼。

據小白透露,目前橫店「改革」後的工會制度,被不少橫店群演吐槽,譬如,以微信群分等級:群演共分特約群演、前景群演(能露臉的)、群眾演員三個等級。其中,特約演員男女各1個群;前景群演,男演員3個群,外加一個備用群,女演員2個群;群眾演員,男演員10個群,女演員2個群。同類的微信群,誰在1群,誰在2群,都是通過外形等條件分等級排好的。

當有活兒來時,招哪類群演,就在哪類群演的微信群裡發信息,而且是先從1群開始發,如果沒有人認領,才輪到2群,依次類推。因此,等級越低,微信群越靠後,接戲機會也就越小。

小白正是處於前景群演的那個備用群中。「都說過了3月份就會好,但來了最多劇組我們的日子也不好過,因為輪不到我們啊。」小白很無奈地說。

據《新京報》披露,以前在橫店直接從事影視和旅遊服務的員工有5,500多人,僅遊客就帶來極為可觀的收益。昔日車水馬龍的橫店,現在風光不再。無論「限古令」是否解禁,似乎再沒有人相信:中共不會在哪一天再變臉?

責任編輯:葉紫微

評論
2019-04-01 10:3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