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澳工黨民調一路領先 大選卻為何一敗塗地

5月18日澳洲聯邦大選,在媒體和民調一邊倒看好工黨的情況下,由莫里森率領的聯盟黨(自由黨和國家黨聯盟)出人意表地打敗工黨,贏得大選,讓權威民調「一敗塗地」。圖為贏得連任的總理莫里森。 (AAP Image/Joel Carrett)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05月20日訊】(大紀元記者梁宇澳洲綜合報導)澳洲聯邦大選在媒體和民調一邊倒看好工黨的情況下,由莫里森率領的聯盟黨(自由黨和國家黨聯盟)出人意表地打敗工黨,贏得大選,讓選前的民調失靈。澳媒不少評論認為是莫里森拯救了聯盟黨,而權威民調則「一敗塗地」 。

民調領先 大選卻「一敗塗地」

在5月18日澳洲大選前,主流媒體和權威民調幾乎一邊倒地預測工黨將勝選。在過去三年中,聯盟黨已經連續輸了30次民調,而工黨在各方權威民調中一路領先,這種領先甚至一直持續到投票前夜。這幾乎重演了2016年美國大選時民調的情形,而民調又一次輸得「一敗塗地」。

有政界人士認為,這意味著沒有一個權威民調能真實體現民意。民調的時代已經終結。

澳洲《金融評論報》的政治記者蒂利特(Andrew Tillett)在其評論中說,今年的大選產生了許多大輸家,但最大的輸家之一就是民意調查。

蒂利特認為,民調失敗的一個因素是越來越多人取消固定電話,只用移動電話,這導致民調機構更加難以獲得準確的數據。而他認為另一個因素是「害羞的保守黨效應」。意思是說,選民在接受民調時,「往往會隱瞞自己投票給保守黨或保守派事業的意圖」。

這點從莫里森感謝「安靜的澳洲人」中或可看出端倪,在媒體和民調的壓力下,人們選擇只用「投票」來表達自己的觀點。

聯邦財政部長弗萊登伯格(Josh Frydenberg)對澳洲廣播公司表示,民調失敗已經是一種全球趨勢。「民調搞錯了脫歐,弄錯了川普,現在把澳洲這裡的聯邦大選也弄錯了。」

有意思的是,一隻澳洲北領地號稱能「通靈」的鱷魚,據說在過去三次大選中,都成功選中了獲勝者。但這次,這隻鱷魚和民調一樣大失水準,因為牠選了工黨的肖頓。

莫里森獲勝並非意外

不少人認為莫里森是意外獲勝,分析認為這是由於媒體和民調的一邊倒掩蓋了真實的聲音。澳洲格里菲斯大學大數據與智能分析實驗室的斯坦迪克(Bela Stantic)教授通過分析200萬社交媒體數據,在投票前5天已經準確預測出聯盟黨將獲勝。而大量權威民調的預測卻與選舉結果背道而馳。

斯坦迪克說:「特別是上週,我評估了200萬推文,結果很明顯,除了維州和南澳工黨領先,工黨沒可能贏。」

墨爾本大學政治公關專家賴特(Scott Wright)副教授表示,莫里森臉書帳戶上收穫的評論都很積極。「當莫里森談起安靜的澳洲人時,我想他說得很有道理。在網上,沉默的澳洲人要麼只是瀏覽不做評論,要麼可能只在一些『安全』的第三方平台評論,例如家長群、運動論壇等。」

而莫里森將勝選稱為「奇蹟」,並表示感謝上帝的賜予,他認為這是能夠獲勝的重要原因之一。

澳洲大選的結果也受到了美國保守派的喝采,他們將這次大選比擬為2016年川普出人意料地勝出、成為美國總統的大選,因為當時的民調顯示川普會輸。

中共官媒唱衰雙邊關係前景

中共的《環球時報》在澳洲大選結果出來之後發表社論稱,聯盟黨贏得大選將給中澳關係繼續帶來「不明前景」,文章還說:「從選舉前澳大利亞媒體以及一些工黨政客的表態來看,如果工黨能贏得這次大選,似乎是能給中澳關係帶來一些積極的變化。」

有網友對此回應道,「不是澳洲要跟中國過不去,而是中國(中共)跟幾乎所有民主文明國家都過不去,中國的專制制度社會一旦強大起來讓人害怕。」

也有網友說:「不是同類、怎會友好。」

還有網民說:「最大的輸家是趙國」,「澳大利亞的人民關鍵時候把國家帶回到正確的路上。」

在聯邦大選前,前中共外交官陳用林說過,「中共對澳洲政治圈是下了血本的,他們希望工黨當選,他們跟工黨的高層建立的關係相當密切,工黨推出的候選人中都有他們的影子。」「中共對澳洲這邊有個計劃,要引導向一個方向去,基本上他們是不希望自由黨繼續在台上,希望工黨上。他們認為工黨是一定會上台的。」

如此看來,中共是幫了工黨的倒忙。

莫里森其人其事

莫里森是一名基督徒,明確反對同性婚姻。莫里森之前的政治主張偏保守,他使澳洲政府的施政傾向於保守派。但相對於保守派代表的達頓,莫里森更會審時度勢、靈活多變。

莫里森在擔任澳洲總理前,在自由黨還擔任過兩個重要的聯邦政府部長職位。第一個重要職位是在2013年聯盟黨的艾伯特政府時期任移民部長,莫里森強硬的政策,阻止了當時的難民潮,被稱為是難民偷渡船的剋星。他推出了「主權邊境行動」來限制難民船走私人口到澳洲,這是一個強硬的、由海軍主導實施的戰略。後來的事實顯示,有關行動成功堵截了非法入境者,莫里森也以強硬形象而廣為人知。

第二個重要職位是在特恩布爾政府時期任財長,他力主工作換福利。共推出了三次聯邦預算案,他使澳洲巨大的財政赤字得以減少。

除此之外,莫里森任職財長期間,多次拒絕批准中資企業對澳洲的投資和收購。在2018年8月23日還宣布基於國家安全考量,禁止華為與中興通訊參與澳洲5G網絡的建設。

莫里森在當時的新聞稿中表示:「對於澳洲人及重要基建設施,5G網絡的安全在未來十年有著根本性影響。」

莫里森在2018年的自由黨黨魁之爭後,面臨的最主要挑戰是如何穩定黨內人心;但在這次大選中,莫里森可以說是為自由黨繼續執政立下了汗馬功勞。這個結果贏得了很多聯盟黨高層和自由黨、國家黨的支持者的讚許,為他在未來三年中一展宏圖開創了良好的局面。

澳洲9號台政治編輯烏爾曼(Chris Uhlmann)也說,莫里森先生很可能贏得了澳洲政治史上其中一個最偉大的、後來居上的勝利。她說:「他在政府裡將會有巨大的精神權威。他基本上是自己在拉票。」

還有評論說,莫里森有望成為自由黨和澳洲社會的著名政治家。

不可能輸的工黨變成要收拾殘局

澳廣記者卡爾沃拉斯(Patricia Karvelas)在分析中說,工黨在這場選戰中冒了相當大的政策風險,推出的一系列政策都明確地令很多人成為輸家。

而且工黨的政策變了又變——先是醫療,然後是薪資,然後又是氣候變化。這都是導致其敗選的因素。

而工黨前黨魁基廷(Paul Keating)在選前突然攻擊澳洲安全情報部門為防止中共干預所做的工作,叫嚷工黨上台後要開除澳洲情報局的主管。這個「令人震驚」的做法,連工黨領袖肖頓都立即跟他劃清界限。分析認為:就是這一個表現,使更多的人關注到中共對澳洲政界的滲透,無疑使選民們對工黨產生了動搖 。

卡爾沃拉斯還認為,工黨除了政策上失誤外,其黨魁肖頓本人不受歡迎也是一個極大的問題。卡爾沃拉斯說:「儘管他們(工黨)設法通過肖頓的太太克洛伊(Chloe)和影子內閣裡那些才華橫溢的女性來軟化肖頓的形象,但選民從未熱情歡迎過他。」

此外,工黨領袖肖頓在選戰之初曾經揚言,要改變這個國家,說改變政府就是改變國家。他們提出的氣候變化、高稅收等一系列的政策似乎讓很多選民清醒了。

卡爾沃拉斯說,澳洲人顯然認為,現在這個樣子的國家比較好。

現在工黨要為選出新的黨魁而忙碌了。#

責任編輯:瑞木悅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