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抗爭或移民?香港年輕一代的掙扎與成長

6月16日,200萬市民再次上街反惡法,要求特首林鄭月娥下台,遊行人數創香港史上最多紀錄。(蔡雯文/大紀元)
人氣: 3417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9年06月18日訊】最近,在香港風起雲湧的「反送中」運動中,沖在最前面的大多都是年輕人。他們擔憂香港的前途,不想「坐以待斃」而付諸行動,但也有人表示已經計劃移民。多位在抗議示威現場的香港年輕人表達了他們的擔憂、掙扎和勇氣。

年輕一代:不能坐以待斃

據自由亞洲電台6月17日報導, 針對香港特首林鄭月娥有關暫緩修例的表態,兩度參加遊行的馮詩詩說她不接受。

她認為更重要的是當局須釋放被逮捕的學生,不再追究。她說,她有幾個學弟被捕,雖然已經保釋,但警方仍保留追溯權,並調查他們的家庭背景。

23歲的林先生也表示,「暫緩」並非「撤回」,他不接受。在6月12日示威衝突中衝到最前線的他說:「要是開槍的話,我可以付出生命,是真的。我在第一天就想過了,要是政府不撤回的話不接受,我的目標很清晰,我知道要做什麼,就是這個,其它的事情我不管,就是這個。」

在6月9日、6月12日、6月16日的遊行和抗議中,有很多年輕的面孔。幾位17歲的中學生在政府總部外的物資站中,對外吐露他們的心聲。

已經三次罷課的冼同學說:「我覺得這一年在學校學的都比不上這件事重要,因為這關乎我們未來的人權和自由權,這是我們的責任。這比考試重要,一定要出來發聲。」

和她一起來送物資的劉同學說:「因為現在香港年輕人都被老的一輩稱為『廢青』,沒有用的人,不關心社會事件。但是今次的反送中行動是人權,屬於我們的香港已經被侵犯,這是不可以坐以待斃的事。」

年輕一代:對香港前景不樂觀 盡全力去守護

被問及對香港未來是否保持希望時,勞同學回答說,覺得沒有希望,因為政府沒有說它會撤回;他會移民,要為自己的未來做打算。

他還說,父母已經在諮詢移民中介,計劃移民英國或新西蘭,但也覺得自己移民好像拋棄香港同胞,心裡感到不安。

劉同學也說,他對香港的前景不樂觀,香港主權移交了20多年,「現在還沒到50年就搞成這樣子,不敢擔保以後會怎麼樣。政府做了這樣的事出來,讓我們香港人很痛苦,不敢擔保未來的路會怎麼樣。」

被問及出來是否還是因為沒有放棄時,劉同學說:「至少我們有爭取,至少我們還有用我們僅有的自由,僅有的權利,我們也要把(這種自由和權力)給用盡,也要站出來發聲。因為香港是我們的家,所以我們一定要盡我們全力去守護我們這個家,這是我們的責任。」

新一代在抗爭過程中成長

雖然「雨傘運動」後,不少抗議人士遭到關押,但幾位學生仍戴著口罩,勇敢地發聲。

大一的鍾同學12日當天,從凌晨2點到下午3點,和數百名同伴搭起兩條人龍,在物資站將口罩、眼罩等物資,以最快的方式通過「流水線」傳送到前線。他發放了13小時的物資,累極了,就躺在地上小睡幾十分鐘。

這次物資能夠快速傳送,是香港民眾吸取了五年前「雨傘運動」的經驗。

參與過「雨傘運動」的馮小姐說:「『雨傘運動』可能是一個你不想要的成長經歷,如果沒有『雨傘運動』,這次可能會更亂。那時我在讀大學,經歷過『雨傘運動』,已經中過催淚彈了,大家都知道怎麼防備了。這次為什麼(物資傳送)比上次更快,因為大家有經驗。」

但即使有經驗 ,她談起遭催淚彈攻擊,仍心有餘悸。

馮小姐說:「你戴了口罩,其實一點用都沒有,你不斷咳嗽,感覺呼吸都很困難。它比你想像更嚴重,因為警方加強推防線,大家都進入商場,整個商場都是催淚彈的味道,整個後樓梯間,你走到哪裡都聞到那個味道。有人進來衣服上都是那個味道,大家眼睛全部紅的,都睜不開眼睛。我聽到有人在喊要AED(心臟除顫儀),已經到了要AED的地步;很多人喊要哮喘藥,很多人可能沒想到會承受到這種刺激。當時情況是這樣。」

「雨傘運動」時就沖第一線的林先生始終抱持堅定的信念。他說:「我是走在最前面的人。我告訴朋友說,我們想要幹出什麼,改變什麼,我們想的就是所有事情都是可以改變的,我是非常樂觀。我們走到最前面的人不這樣想很危險,我們要相信一切都可以改變的。」

住在香港十幾年的台灣人羅先生說:「這次林鄭月娥幹的這一單,在香港這樣開槍,讓人流血。這一單已經是香港人絕對不會忘記的,已經寫入歷史。真正的問題就是中共,是北京當局,香港是『一國兩制』下已經入了袋的東方明珠。 『一國兩制』是完全不可行的政治安排,這絕對不是一個可以套到台灣身上的安排。」#

責任編輯:李金本

評論
2019-06-18 6:2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