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國軍退將是共諜 台學者:價值觀被混淆

圖為漢光演習。 (中央社)

人氣: 6074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07月15日訊】(大紀元記者徐翠玲台灣台北報導)20年來國軍共諜案涉案者不乏海軍中將司令、憲兵司令等退將。對於國軍強調愛國心及忠誠度,為何有人拋棄原有信仰價值充當共諜?戰略學者何澄輝指出,原因包括國防軍事最高長官總統親中的態度影響將領的立場,以及將領也可能受到威脅、利誘。戰略學者蘇紫雲說,軍方人員可能價值觀被混淆,從敵我意識轉變為民族情感、國安法體系過去有很多漏洞,以及對中共認知不清。

台灣模擬戰略學會研究員何澄輝表示,台灣軍事、外交防衛的重點一直都是中國(共)政權,中國(共)政權是主要競爭對手,可是馬英九政府時代,馬英九親中的作為讓敵我意識完全消失,甚至有些退將傳播錯誤的觀念,他們到中國接受招待、利益或吹捧時,忘卻他們曾告訴部屬「保密防諜人人有責」。過去不斷強調共產黨的危險性,這幾年到對岸交流後,突然說出國軍、共軍都是中國軍,對軍隊後進產生混淆。

何澄輝表示,中國崛起的過程中,情報戰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中共對情報、間諜隱蔽戰一向非常重視,中共為了達成目的,願意提供非常多的資源,包括金錢、美色乃至於掌握個人弱點並進一步要脅。這是中共過往的伎倆,到現在還繼續使用。

國防安全研究院資源與產業研究所長蘇紫雲指出,金錢跟美色是中共滲透最重要的潤滑劑,再來就是更深層的國家民族意識混淆,大概都不脫這三個類型。中共發展任何情報組織都會運用這三手段,先是國家民族感情的混淆,扭曲價值觀、顛覆個人的忠誠度,再誘以金錢跟美色。反之則可能先用金錢或美色引誘,製造對方的把柄,再施以威脅,這就是中共所謂「拉出來、打進去」。

民族情感取代敵我意識轉 顛覆忠誠度

柯政盛、陳筑藩是20年來涉及共諜案位階最高的國軍將領,前者是退役海軍中將司令,後者為退役憲兵司令部中將副司令,都是位高權重的將領為何叛變?何澄輝表示,他們最初是產生疑惑,因為國防軍事最高長官總統(指馬英九)態度「奇怪」(親中),而導致立場尷尬,再來可能受到威脅、利誘。好幾個高級將領共諜案模式都類似,先被掌握生活上的困難或弱點,繼之以利誘,逐步落入中共情報網之中。

蘇紫雲指出,軍方人員可能被中共的價值觀混淆,從敵我意識轉變為民族情感,混淆了國家利益跟自己本身的職責;其次是國安法體系,以往有很多漏洞,他們也會做風險評估,萬一被抓到,可能只有輕判,所以存有僥倖心態;另外,心理上對中共的認知並不清晰,因此價值觀產生嚴重的錯亂。

蘇紫雲說,軍人退役可能會到對岸參觀,發現對岸硬體建設很先進,如廈門比台北進步等,就會被迷惑,產生價值觀的混淆,並沒有想到對岸的進步是犧牲庶民個人的權益換來的,如房子說拆就拆,打掉建公共設施、交通等。他們看到表面上的浮華,但沒有深思中國國家體制對民眾的殘忍,這是很嚴重的價值錯亂,包含目前所謂惠台措施等。而有些人以為中國經濟很發達,殊不知中國14億人口中有6億人存款是零。

國軍課題不一樣 不對中共妥協

中共統戰、認知空間作戰多管齊下,國軍若要鞏固愛國心、忠誠度是否比過去困難?何澄輝表示,國軍的課題跟過去不太一樣,過去屬於國共內戰遺緒底下,強調黨意識競爭,偏重意識形態鞏固。解嚴後的台灣國軍任務已經轉變為保家衛國,包含防災及對抗中國(共)威脅。只是過去有太多的政治人物,如馬英九為了討好中國,軟弱退讓的作為,反而造成國軍對保家衛國的任務、對象有所疑惑。

何澄輝指出,美中貿易大戰,美國已發現,美國幫助中國30、40年,特別在2001年帶領中國進入世界貿易組織(WTO),原本希望透過經濟自由開放,可以讓中國社會逐步自由民主開放,但20年對中國的退讓與協助,卻換來中國對美國的敵意與竹籃打水一場空,這是美國強硬起來的原因,也引發美國的中國通、中國問題專家大幅度轉向,開始反省對中國政府妥協或退讓,並不會鼓勵、促成改變,反而應該繼續敲打、質問、逼迫,才能讓中國人民得到更多民主自由。

何澄輝表示,台灣過去也希望透過解嚴之後的開放、交流以及台商到對岸等,增加彼此的了解與降低敵意,但中國國力、經濟提升,加強了中共對台灣侵犯的企圖心,特別是武力侵犯。而且中國(共)因為經濟發展可以買到更好的裝備,反而助長它的野心,對台灣造成威脅更大。這也是台灣開始在法制上補破洞的原因,且符合全球目前的趨勢。◇

責任編輯:尚琳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