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国军退将是共谍 台学者:价值观被混淆

图为汉光演习。 (中央社)

人气: 6240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7月15日讯】(大纪元记者徐翠玲台湾台北报导)20年来国军共谍案涉案者不乏海军中将司令、宪兵司令等退将。对于国军强调爱国心及忠诚度,为何有人抛弃原有信仰价值充当共谍?战略学者何澄辉指出,原因包括国防军事最高长官总统亲中的态度影响将领的立场,以及将领也可能受到威胁、利诱。战略学者苏紫云说,军方人员可能价值观被混淆,从敌我意识转变为民族情感、国安法体系过去有很多漏洞,以及对中共认知不清。

台湾模拟战略学会研究员何澄辉表示,台湾军事、外交防卫的重点一直都是中国(共)政权,中国(共)政权是主要竞争对手,可是马英九政府时代,马英九亲中的作为让敌我意识完全消失,甚至有些退将传播错误的观念,他们到中国接受招待、利益或吹捧时,忘却他们曾告诉部属“保密防谍人人有责”。过去不断强调共产党的危险性,这几年到对岸交流后,突然说出国军、共军都是中国军,对军队后进产生混淆。

何澄辉表示,中国崛起的过程中,情报战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中共对情报、间谍隐蔽战一向非常重视,中共为了达成目的,愿意提供非常多的资源,包括金钱、美色乃至于掌握个人弱点并进一步要胁。这是中共过往的伎俩,到现在还继续使用。

国防安全研究院资源与产业研究所长苏紫云指出,金钱跟美色是中共渗透最重要的润滑剂,再来就是更深层的国家民族意识混淆,大概都不脱这三个类型。中共发展任何情报组织都会运用这三手段,先是国家民族感情的混淆,扭曲价值观、颠覆个人的忠诚度,再诱以金钱跟美色。反之则可能先用金钱或美色引诱,制造对方的把柄,再施以威胁,这就是中共所谓“拉出来、打进去”。

民族情感取代敌我意识转 颠覆忠诚度

柯政盛、陈筑藩是20年来涉及共谍案位阶最高的国军将领,前者是退役海军中将司令,后者为退役宪兵司令部中将副司令,都是位高权重的将领为何叛变?何澄辉表示,他们最初是产生疑惑,因为国防军事最高长官总统(指马英九)态度“奇怪”(亲中),而导致立场尴尬,再来可能受到威胁、利诱。好几个高级将领共谍案模式都类似,先被掌握生活上的困难或弱点,继之以利诱,逐步落入中共情报网之中。

苏紫云指出,军方人员可能被中共的价值观混淆,从敌我意识转变为民族情感,混淆了国家利益跟自己本身的职责;其次是国安法体系,以往有很多漏洞,他们也会做风险评估,万一被抓到,可能只有轻判,所以存有侥幸心态;另外,心理上对中共的认知并不清晰,因此价值观产生严重的错乱。

苏紫云说,军人退役可能会到对岸参观,发现对岸硬体建设很先进,如厦门比台北进步等,就会被迷惑,产生价值观的混淆,并没有想到对岸的进步是牺牲庶民个人的权益换来的,如房子说拆就拆,打掉建公共设施、交通等。他们看到表面上的浮华,但没有深思中国国家体制对民众的残忍,这是很严重的价值错乱,包含目前所谓惠台措施等。而有些人以为中国经济很发达,殊不知中国14亿人口中有6亿人存款是零。

国军课题不一样 不对中共妥协

中共统战、认知空间作战多管齐下,国军若要巩固爱国心、忠诚度是否比过去困难?何澄辉表示,国军的课题跟过去不太一样,过去属于国共内战遗绪底下,强调党意识竞争,偏重意识形态巩固。解严后的台湾国军任务已经转变为保家卫国,包含防灾及对抗中国(共)威胁。只是过去有太多的政治人物,如马英九为了讨好中国,软弱退让的作为,反而造成国军对保家卫国的任务、对象有所疑惑。

何澄辉指出,美中贸易大战,美国已发现,美国帮助中国30、40年,特别在2001年带领中国进入世界贸易组织(WTO),原本希望透过经济自由开放,可以让中国社会逐步自由民主开放,但20年对中国的退让与协助,却换来中国对美国的敌意与竹篮打水一场空,这是美国强硬起来的原因,也引发美国的中国通、中国问题专家大幅度转向,开始反省对中国政府妥协或退让,并不会鼓励、促成改变,反而应该继续敲打、质问、逼迫,才能让中国人民得到更多民主自由。

何澄辉表示,台湾过去也希望透过解严之后的开放、交流以及台商到对岸等,增加彼此的了解与降低敌意,但中国国力、经济提升,加强了中共对台湾侵犯的企图心,特别是武力侵犯。而且中国(共)因为经济发展可以买到更好的装备,反而助长它的野心,对台湾造成威胁更大。这也是台湾开始在法制上补破洞的原因,且符合全球目前的趋势。◇

责任编辑:尚琳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