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第二季度 悉尼租金報告 漲、跌一覽

這是悉尼15年來租金最大的年度跌幅。盡管如此,悉尼仍以大幅差額,穩居全澳公寓房中位租金最高的州府城市寶座。(簡沐/大紀元)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9年08月11日訊】(大紀元記者張妮澳洲悉尼編譯報導)第二季度租金報告顯示,隨著很多郊區新房的開發,一些郊區去年租金跌幅高達25%。想在這些郊區租房的租客有些討價還價的空間、或挑選較新房租住的選擇了。然而在新房供應不多的郊區,租金仍見漲。

據澳洲Domain房地產網消息,公佈的今年第二季度房租報告,截止6月30日之前的一年裡,總體上悉尼獨立房租金中位價跌了20澳元至530澳元,跌幅為3.6%;公寓房單季跌幅0.9%,去年間跌幅4.5%。這是悉尼15年來租金最大的年度跌幅。盡管如此,悉尼仍以大幅差額,穩居全澳公寓房中位租金最高的州府城市寶座。

下跌郊區情況

有十幾個郊區的獨立房租金年度跌幅超11%。(Google地圖截圖)

有十幾個郊區的獨立房租金年度跌幅超11%,包括Castlecrag、North Epping、Curl Curl和Kensington。

Domain經濟師Trent Wiltshire說:「過去四五年來的建築潮壓低了租金,形勢變得有利於租客。」

他說一些新房供應較少的區,租金跌幅不大,比如下北岸和北海灘那些城區。

「就公寓房來說,下北岸即便衹是持平,已經算表現突出的郊區,因為其它市郊都在下跌。」Wiltshire說,「潛在推動因素就是下北岸沒有多少新建的公寓房。」

不過一些新房不多的區也出現下跌,下北岸地區獨立房周租金中位價跌幅最大的是Greenwich,跌24.4%至945澳元。

北海灘地區公寓房跌幅最大的區是Curl Curl,跌了17.6%至630澳元。

Greenwich房產代理反映,交通便利、新裝修的房子租出去的速度,比有火車站的毗鄰郊區如Wollstonecraft和St Leonards還快。一位經紀人說:「如果在那投資基礎設施,會很有幫助。」

房地產連鎖公司Ray White的Lane Cove店資深房產經紀人Tanya Marr說,她開放30個房產看房後,只收到3份租房申請。

「租客紛紛搬出老房子、搬進新房子,」Marr說,「如果新房價格一樣,甚至更便宜,有誰願意選擇10年的舊房呢?我們開放看房,沒什麼人來看,房源太多了。」

房產公司Patrick Cowie的總經理Patrick Cowie說,在像Curl Curl這樣有競爭力的市場上,類似的獨立房和公寓房價格要及時調整。

「如果你的房子和其它待租的房子差不多,要價還和以前一樣是行不通的。租戶現在很精明,他們受過良好的教育,可以從第三方得到參考數據。」Cowie說。他建議這個區背負高債務的房東,最好降價租出去,比空著好。

Hunters Hill區經紀人表示,這個區公寓房周租金跌了9.1%至500澳元,一些租戶要求房東降租,如果不能達成協議,租戶就會搬到附近租金便宜的房子。

Ray White的Surry Hills分公司主任Kris Boghossian說,新房比舊房出租速度快,「沒有翻新的房子要等較久才能租出去,而且要降租金。」

租金上漲區情況

獨立房周租金漲幅最大的區包括北海灘的North Balgowlah(19.6%)、東郊的Chifley(18.5%)、上北岸的Pymble(15.0%)和北岸的Freshwater(13.4%)等。

內城東的Zetland區獨立房周租金也漲了11%至960澳元。Boghossian說,這個區房源不多,導致租金上漲。

公寓房周租金漲幅最大的區域包括西南區的Mount Pritchard(34.6%)、上北岸的Dundas Valley(18.4%)、內城區的Darlington(15.5%)和南區的Kirrawee(10.9%)等。

責任編輯:簡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