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衛國:致清華校友習近平學長和陳希學長的公開信

——勸善之心化飛鴻:棄惡揚善方能厚德載物

人氣 7507

【大紀元2020年01月26日訊】尊敬的習近平學長和陳希學長:

新年好!人類已經進入二零二零年,中國人到了庚子年;庚子是厚德之土,地勢坤,君子以厚德載物。你們應該熟悉這與清華校訓「自強不息厚德載物」有關聯。新的紀元和新的篇章正在拉開序幕,作為你們的清華化工系學弟,在萬里之外寫下這封勸善信,是不枉我們曾經有過的共同名稱、共同教師、共同記憶,實在不願看到未來歷史恥辱柱上有你們的名字。

現今中國有繞不開兩個大坎:江澤民和中共。你們對此的體會應該比其他人更貼近,應該更有認識,然而,你們身分的改變和久處污泥之中而近墨者黑。畢竟清華人一場,我們的校訓來源於《易經》:「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地勢坤,君子以厚德載物。」就是說清華是培養君子的地方,那麼就是要成為出淤泥而不染的君子。這裡就分別寫一下這兩個大坎:

江澤民,其名惡臭,人們對其吐的唾沫都能淹死它。姑且不論其如何爬上位的,自一九八九年至今,其惡事做絕,將整個社會道德淪喪到不可收拾的境地,其名已經刻在歷史恥辱柱上。一個大國的領導人,怕見人出訪要走垃圾道、焊下水道;被全球曝光一雙賊色眼、正氣全無;一肚子壞水,說出的話不是文明人;做出的壞事和產生的惡劣影響說不完。

這裡重點寫其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你們應該知道,原本朱鎔基學長在一九九九年「四二五」和平解決了由羅乾和何祚庥陰謀挑起針對法輪功的事端,在國際上得到好評。然而,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澤民不顧其他常委的反對,一手挑起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清華大學成為遭受迫害的重災區。在其的指使下,中共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機構「六一零」(一九九九年,中共江氏集團為迫害法輪功而專門設立的,凌駕於中國憲法、法律、司法系統之上的特別黨務機構、特權機構、祕密組織)的頭目李嵐清親自蹲點清華,調查、處理所謂法輪功問題。陳希學長應該不會忘記那時的情況和壓力,相信那時也不願配合江氏集團鎮壓法輪功。據不完全統計,僅清華大學,至少八十五名學生和教職員工被非法判刑、勞教、綁架洗腦,判刑最長的十三年;被迫害致死的有高春滿教授和柳志梅等;張連軍被迫害成植物人(參見網站:法輪大法在清華大學http://www.falun-tsinghua.net/)。

高春滿教授,你們都熟悉,退休前是清華大學化工系教授,是一位成果豐碩的教授,也是我的因材施教導師。由於高教授是早期在清華建立煉功點的學員,還參與翻譯俄文版法輪功書籍並在俄羅斯洪法,同時因為參與2002年3月在英國劍橋大學召開的首屆世界未來科學與文化大會籌委會,並發表文章《未來的教育工程》,讓江氏集團視為眼中釘。二零零七年五月十三日,是法輪大法日,世界很多國家的政要對法輪功發出了賀信,而江澤民和曾慶紅則脅迫俄國政府特意在這一天安排了一次強行綁架具有聯合國正式承認的難民身分的高教授並強行遣送中國的惡性事件。後來,我與高教授通電話知道他沒有被抓捕而且能回家,這是有陳希學長當年的幫助,非常感謝。然而,當陳希學長離開清華大學去教育部任職後,清華就有人給高教授製造麻煩,強迫他不能與親人住在一起,得不到應有的照顧,在一次中風後難以恢復,於二零一一年三月十四日離世。

清華大學高春滿教授(1934年9月9日-2011年3月14日)

柳志梅,一九九七年柳志梅以「山東省第一」的成績從山東農村被保送到清華大學化學工程系,她是我們的小學妹。因為堅持修煉法輪大法被非法判十二年重刑,種種證據表明,柳志梅在監獄中遭受了電棍,毒打,毒針,強暴和我們未知的酷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三日終於熬到出獄,卻在出獄前三天被注射破壞中樞神經的藥物,回家後藥力發作,第三天突然精神失常,其母親和姥姥因悲傷過度而相繼去世。十餘年來她遭受酷刑迫害、藥物迫害致瘋、遭姦污懷孕、被迫墮胎、受盡凌辱,少女的純潔被肆意蹂躪,人格的尊嚴被踐踏腳底。二零一五年二月十三日早上,柳志梅被發現死在一口井中,衣衫單薄、身上有傷。

清華學子柳志梅注射毒針致瘋案例曾被提交聯合國人權理事會。

張連軍,一九九四年以優異的成績考入清華大學土木工程系,因為堅持對法輪功的信仰,曾三次被北京海淀警察綁架迫害,非法關押期間,頭部受重傷,在醫生背著家人給他做「頭部手術」後成為「植物人」,仍被非法判刑八年,又遭打毒針,性情大變、不能自控,至今已癱瘓臥床十六年有餘。

清華學子張連軍在獄中被迫害成植物人,受盡凌辱。

其實你們應該知道,法輪大法(又稱法輪功)是以宇宙特性「真善忍」為根本指導,使修煉者能夠返本歸真的高層次修煉法門。法輪大法歷史極其悠久,過去都是歷代單傳。一九九二年五月法輪大法的師父李洪志先生第一次把法輪大法公開傳給了人類。法輪大法傳出以來,李洪志先生歷盡艱辛、不辭勞苦,在亞、歐、澳、美等世界各地講法。至今,法輪大法洪傳一百多個國家,載譽無數。億萬修煉者返本歸真,獲益無窮。在江澤民迫害法輪功之前,在清華大學,每天都有逾五百學員參與學法煉功,曾經接觸或短暫煉功的清華師生難以計數。可謂盛況空前,在清華大學難找不知法輪功者。下圖是部分清華大學法輪功學員在清華學堂前集體煉功場景。

部分清華大學法輪功學員在清華學堂前集體煉功場景。

從一九九七開始,緊跟江澤民的羅干就不斷滋事,清華大學已經能體會到壓力,清華領導頂著壓力支持我們的正當修煉權利。那時的校長王大中學長的弟弟就是法輪功學員,黨委書記賀美英學長還讓學校教師研究法輪功。我在一九九八年秋季被授予清華大學特等獎學金最高榮譽,那是經過系裡推薦、全校學生投票、公開答辯、面對校領導的再次答辯,在最後通過前,有人提出我修煉法輪功,這是那時校領導(包括陳希學長)在壓力下對法輪功的一次集體表態。那時,正義的力量占上風,我獲得了清華大學特等獎學金,並且,我登上一九九九年元旦清華校報《新清華》的首頁清華人物。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延申到海外,我被列入它們的黑名單,致使我在二零零四年失去擁有中國護照權利,我成為無國籍人士七年,最後,我加入英國籍。

清華法輪功學員被迫害是大陸實際被迫害案例的冰山一角,還有許多更慘不忍睹的迫害案例。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加拿大SeraphimEditions出版社了發行了大衛·麥塔斯和大衛·喬高的新書《血腥的器官摘取》(BloodyHarvest,ThekillingofFalunGongfortheirorgans),大衛稱這是:「這個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惡」。江氏集團變直接殺人為活摘器官後焚屍滅跡,利用器官移植牟取暴利。大衛·喬高強調指出,他們的證據,幾乎是無可辯駁的證明,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現象在大陸長期普遍存在。

這些都是江氏集團的血債。至今,全球37個國家超過350萬民眾連署刑事舉報,向中共最高檢、最高法院舉報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反人類罪行,要求法辦元凶江澤民。江澤民對法輪功學員實施「肉體上消滅」、「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國家恐怖主義滅絕政策,已經構成了群體滅絕罪。

你們應該不願背負江澤民的血債,那完全不是文明人能做出的事;作為清華校訓目標培養的君子更是要與江澤民劃清界限,並順從天意民心立即逮捕江澤民繩之以法。你們想一想迫害法輪功真善忍的是什麼?那不就是假惡暴嗎?對法輪功的迫害,江澤民集團全面摧毀了社會道德,使世風日下,只有立即逮捕江澤民才能從罪魁禍首的源頭阻止社會道德進一步下滑。

第二個坎是中共。作為文革的過來人,你們對中共的體會更深。中共的鼻祖馬克思,何許人也?是一個對傳統文化和信仰深惡痛絕卻對撒旦教情有獨鐘的人,他的思想和理論能產生什麼呢?一個西來幽靈肆虐全球,造成世界上億人非正常死亡,製造無數悲劇。

我們來看一看馬克思理論的基石之一:達爾文的進化論,為其弱肉強食的暴力黨文化找到的理論依據。現今科學技術的發展已遠超達爾文所處時代,但完全找不到他的所謂進化論的證據,找不到人從猿人進化來的證據,其它動物進化的證據也找不到。多麼尷尬呀!說明達爾文的進化論只是一個沒有被證實的假說。其實,離達爾文所在地的不遠的世界七大奇觀之一的神祕英國史前巨石陣早就否定了他的進化論。英國史前巨石陣是對否定神祕力量和史前文明的現代科學與達爾文進化論最有力的反證。巨石陣的主石群排列成圓環形似的馬蹄鐵狀,在周邊的石環,大部分還站於遺蹟中,在這石環裡還有一個比較小的石環。而這兩個石環中有被稱為「三石牌坊」(Trilithon)的史前建築,即兩個直立的巨石上橫放著另一巨石(楣石)。令人們感興趣的,除了怎麼令重達數噸的楣石升至直立巨石的頂部之外,還有如何使楣石與直立巨石緊密接合。科學家發現,由石柱頂部的凸出部分與楣石凹溝接合,與如今木匠所用的「入榫」技術如出一轍。另外,在一年中大部分的日子裡,人們站在石陣的中央是看不見日出的。但是到了夏至,日出會在主石之後出現,此時此刻它會使人感覺到:太陽被水平的放置在巨石之上。巨石陣的石頭非當地所產,巨石陣建造年代至少四千年以上,與英國人的祖先沒有關係,也和英國人的現代科學技術沒有關係。

屹立在現代科學與達爾文進化論發源地的定海神針:英國史前巨石陣

我們再來看一看馬克思理論的另一基石:唯物論,是將人的靈性排擠出去,將人物質化,否定神的存在,是為了將馬克思的黨性注入人腦。共產主義國家將人變成行屍走肉,抹殺個性和人性。將一切物質化,就會導致不惜一切代價戰天鬥地,在中國就帶來了涸澤而漁的破壞性發展,造成的污染已無法修復。中國已減少了上千個內陸湖泊,平均每年消亡的天然湖泊達到二十個。水污染不僅造成了數額巨大的經濟損失,更是直接危害到了百姓的飲水安全。將一切物質化,中共使大陸成為假冒偽劣產品的產地,直接危害中國人民乃至世界人民的健康。

然而,真實的宇宙和世界是什麼樣的呢?愛因斯坦作為頂尖的科學家,認為宇宙法則是「神」的傑作。有一天,有位記者訪問愛因斯坦,請他發表對宗教及神存在問題的看法。正好,愛因斯坦剛送走一位客人。愛因斯坦問:「記者先生,您是否知道是誰將咖啡杯等物放於此處的?」記者答道:「自然是閣下。」愛因斯坦接著說:「小如咖啡杯等物,尚且需要一種力量來安排;那麼您想一想,宇宙擁有多少星球,而每一星球均按一定軌道運行無間,這種安排運行力量的即是神。」

愛因斯坦作為頂尖的科學家,認為宇宙法則是「神」的傑作。

醒一醒吧,兩位學長,不要在中共內迷得太深!三年前(二零一七年二月二十五日),我做了一個夢,夢境非常清晰,醒來後歷歷在目,當時寫下來,投了幾個網站,但都沒發表,可能是時候未到。那之前,我從未夢到過清華習近平學長。下面就是夢境內容:夢中見到習近平學長和一位隨從(男士),我一眼認出來。但是,我發現習近平學長從頭向下,有類似中毒(或是中了陰邪)的狀態,還在不斷的向縱深侵入。我夢中意識到有人利用有邪惡能力的壞人對習近平學長施以邪術所致。我立即向習近平學長弘揚法輪大法,習近平學長就問我的親身經歷。我說:「我修煉法輪功之前,身體非常不好,經常感冒發燒、胃病、鼻炎和失眠。修煉法輪功後,所有病症消失。以前,我每次假期從新疆到北京上學,我都要裝很多的藥;修煉之後,我再也不用帶藥了。很多修煉法輪功的人都身心受益。」習近平學長的隨從問我:「你們是否從法輪功中得到錢呢?」我說:「不是呀!就我個人而言,我出國前,為了印刷弘法資料,我出了上萬元錢(那是我技術發明轉讓得來的錢);出國後,我參與講真相項目,我出了幾萬英鎊。我們很多修煉人都是自願出錢的,哪有從中得錢的?」習近平學長對我說:「現在,國內問題很多,很多人不滿意。我下令要平衡看問題,要看到共產黨一半的好處。」我說:「現在,民怨沸騰,人民何止不滿意50%維護中共,你40%說中共好話,人民都反感。」我說:「我還是教你煉法輪功吧!」習近平學長於是開始跟著學煉功動作。然而,很快來了一些人,將習近平學長拉到一邊,說是能給他治好病,可是,一切都無濟於事。我想立即衝上去讓習近平學長記住和不斷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只有這樣才能得救。可是,我一下醒了。這真是一個警示呀!

在寫這公開信時,想起了二零零八年清華大學將待命名的二十條道路向全校師生徵集校名,共徵集2135條名稱。當時,正是陳希學長擔任清華黨委書記的時期。二零一零年三月,第七次道路命名討論會決定精簡為十條主路,並以地理名稱和《大學》為主要依據。真是太巧了,「至善路」和「新民路」相交在我們化工系的宿舍樓,「明德路」經過我們化工系的教學和實驗樓。這三條路名的來源是出自孔子《大學》裡的開篇句「大學之道,在明明德,在親民(通『新民』),在止於至善」(「大學之道,在明明德,在親民,在止於至善。」(宋代朱熹《大學章句》)。

說是偶然,其實並非偶然,希望兩位學長,能棄惡揚善實踐清華校訓,為了你們的未來和中華民族的未來,立即逮捕江澤民、解體中共,回歸中華傳統正道。

最後以一首詩結尾:

明善厚德

中華五千大夢圓

西來幽靈劫數滿

至善明德棄黷武

新民唐風興秦漢

謝衛國教授寫於二零二零年一月二十五日(庚子年新年)

(註:本文作者謝衛國教授曾獲清華大學特等獎學金,清華萬字號學生,一九九九年一月一日清華校報《新清華》首頁清華人物。)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謝衛國:沉痛悼念恩師高春滿教授
謝衛國:法輪大法在清華大學
習近平與江澤民集團在5大領域生死鬥內幕
周曉輝:習近平警告王滬寧 斷捨離是根本
最熱視頻
【西岸觀察】美最大退休基金華裔高管閃辭
【十字路口】武漢疫情驚人 戰狼放軟6大因素
【紀元播報】獨家:中共一網打盡式輿情維穩揭祕
【一線採訪視頻版】中共黑手伸向中產階級?北京民宅被強拆
【珍言真語】程翔:跳過北戴河 習避問責圖連任
【羅廚尋味】薑蔥水浸鯇魚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