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1917》影評:高難度一鏡到底 打造戰爭片!

蔡宜霖

《1917》劇照。(環球影業提供)

人氣: 5022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20年01月31日訊】兩次世界大戰是二十世紀最重要的兩場戰爭,以此為題材的電影已不勝枚舉、且各具特色,其中,以一戰為背景的作品《1917》(1917),最有代表性的特色便是「一鏡到底」拍攝手法的大量運用,單憑此一元素,就足以使本片在戰爭片中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

故事的舞台為1917年4月的歐洲西線戰場,當時德軍剛從戰線上撤退,英軍也藉此「大好形勢」趁勝追擊,此時英國陸軍總部接獲的新情報卻顯示,德軍的後撤實乃引蛇出洞,英軍若不取消進攻,恐被事先設下陷阱的德軍重創。於是,英軍指揮官不得不派遣兩位士官布雷克與史考菲擔任傳令員,設法將此一情報帶給擔任進攻先鋒的英軍第八營,一場須與時間賽跑的任務由此展開。

《1917》劇照。(環球影業提供)

拍攝手法奠定電影藝術價值

本片最重要的賣點,自然是一鏡到底這種長鏡頭的拍攝手法,此類技術難度很高,對於導演與工作人員的場面規劃、鏡頭的架設與掌鏡、演員走位安排等多個層面,都有很高的要求。演員能否拿出足夠的專業水準也同樣關鍵,若不能儘量避免NG,重拍所耗費的功夫也比一般電影高。在這樣的前提下,《1917》的藝術價值也有了基本保證。電影將長鏡頭的優點充分發揮,在鏡頭切換極少的情況下,畫面的推進得以展現極高質感,給予觀眾更優質的視覺享受。

一般的戰爭片考量到戰役的多重層面、戰場形勢之千變萬化等多重因素,必須透過不少的剪接才能將戰爭的效果呈現到位,因此多半不可能大量運用一鏡到底的拍攝手法,《1917》能夠將此一手法發揮到極致,自然與劇本的特點有著密切關係。

《1917》劇照。(環球影業提供)

本片的故事極為單純,布雷克與史考菲接獲長官的命令後,他們設法完成使命的過程,便是故事的全部核心,劇情也完全是以他們兩人為視角的單線敘事。故事若為數位不同角色在各地同時推進劇情的多線敘事,剪輯的大量運用便不可避免,長鏡頭的使用也會受很大的限制。因此,故事結構與拍攝手法的相得益彰,也是《1917》得以發光發熱的關鍵。

不過,有得必有失,長鏡頭的運用固然提升了電影的藝術性,但也使本片始終無法把畫面帶往德軍布下的天羅地網,光靠寥寥幾句台詞,其實較難讓觀眾深刻體會到,英軍即將面臨的情況究竟有多麼凶險。在危機感的營造上,因導演對於拍攝手法的堅持而有了先天限制,算美中不足之處。

《1917》劇照。(環球影業提供)

豪華配角群發揮空間有限 略顯可惜

另外,本片雖有大量的軍人登場,但主要角色極少,觀眾得以充分聚焦在兩位英軍士官身上,這樣的先天條件,本身就有助於觀眾入戲,迅速進入狀況。而兩位要角布雷克與史考菲的人物塑造,也稱得上形象鮮明,前者憨厚,後者耿直;前者急於完成使命,後者則偏向謀定而後動。主要角色的形象差異,算是相當常見的拍片手法,雖然老套但效果極佳。

不過主要戲份分給兩位要角後,也讓由班尼迪克‧康柏拜區(Benedict Cumberbatch)、馬克‧史壯(Mark Strong)、柯林‧佛斯(Colin Firth)、理察‧麥登(Richard Madden)等明星組成的華麗配角陣容,發揮空間大幅縮水,略顯可惜。

《1917》雖然屬於戰爭片,但受限於故事性質,電影兩軍交戰的場面其實相當有限。畢竟兩位英軍士官授命傳遞重要消息,自然須儘可能選擇安全路線,設法避開德軍耳目。這自然也限制了電影的場面規模與娛樂性,片中只有一場戲有真正打出戰爭片該有的氣魄。就場面的營造而言,其實更趨近劇情片,而非戰爭片規格,可能會讓部分戰爭片愛好者感到不習慣或不過癮。不過這畢竟歸因於劇本特點,屬於非戰之罪,不至於淪為敗筆。

《1917》劇照。(環球影業提供)

任務過程營造 優缺點兼具

布雷克與史考菲設法達成任務的過程塑造,是攸關劇情可看性的重中之重,以實際成績而言,算是優缺點各半。就優點的部分來說,電影把戰場上可能面臨的挑戰性刻畫得頗為到位,光是人工防禦工事、彈坑等事物,便足以讓兩人出師不順,兩人在一處廢棄防禦陣地的冒險,也營造出懸疑感與戲劇張力。

布雷克與史考菲在任務過程的種種對手戲,也在導演與編劇的塑造下顯得頗具趣味,迪恩‧查爾斯‧查普曼(Dean-Charles Chapman)與喬治‧麥凱(George MacKay)兩位演員稱得上化學反應良好,是一對討喜的螢幕搭檔。兩位角色的對話,也足以讓人物形象更為飽滿,並為劇情增添一定的笑點。

《1917》劇照。(環球影業提供)

而任務才剛執行到一半時,就面臨一次重大轉折,這項轉折相當出乎意料,戲劇張力十足。原本會讓觀眾以為,導演只是在替任務過程增添難度,然而最終的結果卻並非如此。此一安排,與一般兩人搭檔合作的電影套路相當不同,稱得上是頗為大膽,也是成功的創新。

就缺點的部分而言,片中有關男主角出任務的所有過程,並非總是塑造的很有觀賞性,部分的情節可能稍嫌沉悶,甚至會讓部分觀眾感到昏昏欲睡,娛樂性不夠均衡是一項敗筆。片中也安排了一位女性角色,但該角其實較為多餘,對故事的推進毫無幫助,與男主角的對手戲亦難稱亮點。

《1917》劇照。(環球影業提供)

《1917》也有安排少部分英軍與德軍交手的戲碼,這類情節理應要為男主角的任務過程創造難度,但實際的效果則有些差強人意,氣氛的營造並未真正創造出緊張感,過程中觀眾很難真正替男主角捏把冷汗。這背後的原因,也有導演並未將德軍的戰力真正體現出來的因素,以至於這類劇情顯得戲劇張力較為薄弱。

《1917》或許並非完美的戰爭片,未必能合乎每個觀眾的口味,不過電影對於一鏡到底的成功運用,已是本片影史地位的基本保證。一部好的電影,本身就未必要做到毫無缺點,若能將長處充分發揚光大,相信也值得給予肯定。◇#

責任編輯:李悅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