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祕:亨特·拜登與中共億萬富翁關係密切

人氣 8261

【大紀元2020年10月28日訊】(英文大紀元記者潘艾文(IVAN PENTCHOUKOV)和SEAMUS BRUNER獨家報導/李言編譯)拜登之子前商業夥伴托尼‧波布林斯基(Tony Bobulinski)透露給參議院調查人員的短信顯示,亨特‧拜登和中國能源大亨葉簡明有著深厚關係,而葉則和中共關係密切。正是這種不一般的關係,為其繞過合夥人收取大量來自中國的資金提供了便利。

聽新聞:

(聽更多新聞請至「聽紀元」平台)

亨特與中方一起搪塞合夥人

亨特‧拜登在2017年10月14日發給波布林斯基的短信中寫道,他與身價數十億美元的中國能源大亨、中國華信能源(CEFC China Energy)創始人葉簡明關係「牢固」。他說,自己是來到葉先生新公寓的第一位客人,這位億萬富翁還為他做了午餐。

在《大紀元》(The Epoch Times)獲得的短信截圖中,亨特寫道:「我定期與董事長(葉簡明)對話。我是他新公寓裡的第一位客人,他親自動手為我做午餐,然後我們一起在廚房用餐。」

亨特補充說,葉「讓我幫他解決了諸多個人問題」,包括「工作人員簽證和一些更敏感的事情」。

根據參議院國土安全委員會(Senate Homeland Security Committee)共和黨人的一份報告,兩人之間的親密關係始於2015年。這些短信就葉及其公司與中共政權之間的廣泛聯繫引發一些重要問題。

據路透社報導,儘管華信是一家私營企業,但它擁有一份不多見的合同,可為中共做部分戰略石油儲備。該公司還從一家國有銀行獲得融資,聘用了諸多來自國有能源公司的前高管。與許多中國民營企業相比,該公司擁有更多的黨委成員。

這些短信來自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喬‧拜登(Joe Biden)之子亨特,他在短信中回覆波布林斯基提出的一個問題。後者當時花了幾個月時間試圖弄清楚為什麼葉遲遲未向華鷹有限責任公司(Sino Hawk LLC)匯來1,000萬美元的款項。這是一家由葉簡明、亨特‧拜登、詹姆斯‧拜登(James Biden,亨特叔伯)、波布林斯基和另外兩個合夥人詹姆斯‧吉利亞爾(James Gilliar)和羅伯‧沃克(Rob Walker)共同組建的美國合資企業。

根據《大紀元時報》獲得的公司記錄,華鷹有限責任公司通過一個公司實體網絡創建,由葉控制的一家有限責任公司——西哈德遜四(Hudson West IV)擁有華鷹一半的股份。公司文件顯示,亨特和他的合夥人通過奧尼達控股有限公司(Oneida Holdings LLC)擁有另一半股權。而奧尼達控股有限公司是由另外五個法人實體組成,每個合夥人各持一份。

根據波布林斯基的說法,華鷹中的「Sino」代表中國,而之所以選擇「Hawk」(鷹)是因為這是喬‧拜登已故兒子博‧拜登(Beau Biden)的最愛。

《大紀元》記者在撰寫本文時審閱了由波布林斯基生成並提供給媒體以及後來提供給參議院國土安全委員會的電子郵件、文本消息和文檔。委員會主席、威斯康星州共和黨參議員羅恩‧約翰遜(Ron Johnson)上週對《大紀元》說,委員會正在對這些文件進行審查,未對其真實性提出任何質疑。

約翰遜說:「對於所有這些消息來源,我能說的是,我們將繼續盡職核實和驗證這些電子郵件的真實性。」「到目前為止,我們未發現任何有爭議的地方。我們所看到的只是其真實性得到了核實和驗證。」

波布林斯基提供的這批電子郵件中至少有一封電子郵件與《紐約郵報》(New York Post)披露的據說來自亨特‧拜登筆記本電腦中電子郵件一字不差地相吻合。據報導,波布林斯基於10月23日將他的三部智能手機移交給了聯邦調查局(FBI)。

葉在中國和美國的下屬一直告訴波布林斯基說,電匯就要到了,同時又在設置「路障」,讓他摸不著頭腦。如,他們問波布林斯基,合資企業的目標是什麼。而這已經在公司文件的企業使命中做了闡述。整個過程中,波布林斯基無法直接接觸到葉,只能與他的手下打交道。

出於「解決混亂局面的目的」,波布林斯基在2017年10月14日致信亨特‧拜登,問他是否就匯款事宜與葉簡明做過跟進提醒。

亨特回應時談到他與葉的密切關係和定期對話,包括葉聘亨特做他在美國的律師。讓波布林斯基感到奇怪的是,亨特與華鷹在阿曼和盧森堡的收購交易保持著距離,而這正是成立華鷹名義上的原因。

「無論如何,他和我很『鐵』。所以,如果您或詹姆斯(合夥人詹姆斯‧吉利亞爾)覺得我可以告訴他你的阿曼和盧森堡或俄羅斯交易的時候,請告訴我。」亨特寫道,「我們每週都有一次電話會議,因為我也是他在美國的私人律師(我們簽署了律師委託人聘書)。」

「我以為你已經失去興趣了,因為我們已經這麼久沒說話了。你說過的交易有達成的嗎?」亨特寫道。

波布林斯基的回應表明,他對(亨特)的回覆感到困惑。他想到他和其他合夥人付出種種努力與葉取得聯繫,以確保其承諾給華鷹的1,000萬美元資金得以兌現。

「關於『我的交易』,顯然是我們的交易,而不是我的交易。」波布林斯基回應時寫道,「這可不是什麼兒戲,他們本應該出資1,000萬美元,但是他們從未出過,我以為你知道這事呢。」

三年後 合夥人方知被拜登家騙了

葉從未將錢匯給華鷹,但波布林斯基後來從國土安全委員會的報告中獲悉,亨特和詹姆斯‧拜登通過另一渠道收取了葉的匯款。

根據參議院國土安全委員會獲得的機密文件,2017年8月4日,即亨特-波布林斯基交換文字信息的兩個多月前,葉公司的一家子公司——華信基礎設施投資(美國)(CEFC Infrastructure Investment [US] LLC)有限責任公司向亨特‧拜登的律師事務所Owasco匯了一筆100,000美元的款項。

四天後,華信基礎設施投資將500萬美元匯給了由葉控制的另一個實體「西部哈德遜三」(Hudson West III)的銀行帳戶。錢到的當天,西部哈德遜三開始頻繁向亨特‧拜登的公司付款。

參議院的報告說:「這些付款,所謂的諮詢費,在短短一年內就達到4,790,375.25美元。」

一個月後的2017年9月8日,亨特‧拜登和葉在美國的手下董龔文(音譯,Gongwen Dong)申請了信用額度。亨特‧拜登、詹姆斯‧拜登和他的妻子薩拉‧拜登(Sara Biden)是與該帳戶相關聯信用卡的授權用戶。隨後,他們使用這些信用卡買了100,000美元的奢侈品,包括機票和來自蘋果店的多個產品。

當波布林斯基於兩年(註:原文是兩年,似乎應該是三年)後得知錢去了拜登家族時,他聯繫了詹姆斯‧拜登。

「希望您和家人都好,平平安安、健健康康。您可以想像,當我看到參議院委員會昨天發布的報告時有多麼震驚。您和HB一邊收取華信的500萬美元,一邊卻向羅伯、詹姆斯(詹姆斯‧吉利亞爾)和我撒著謊,這一事實真是令人氣憤。」波布林斯基用「HB」指代亨特‧拜登。

「為了把事情搞定,詹姆斯(詹姆斯‧吉利亞爾)、羅伯和團隊幹了幾年的時間,(卻竹籃打水一場空)這實在令人失望。」波布林斯基補充說。

波布林斯基:亨特將華鷹用作個人「存錢罐」

關於葉和亨特對華鷹的盤算可以從葉一名手下給波布林斯基的一封電子郵件中得到一些提示。2017年7月26日,趙潤龍(音譯Zhao Runlong,葉手下)寫道,打算向華鷹提供500萬美元的營運資金,作為「借給BD家族的錢」。

「向BD家庭提供的這500萬美元貸款是無息的。但是,如果500萬用完了,華信應該繼續向該家族提供更多借款嗎?」趙在行文中用「BD」作為「拜登」的簡寫。

波布林斯基移交給國會的近1,800頁電子郵件和600多條信息表明,波布林斯基堅持對華鷹照章辦事,這可能是導致亨特‧拜登棄自己的合夥人於不顧,另闢蹊徑接收葉資金的原因。

在10月22日舉行的第二輪總統辯論之前,波布林斯基將這些事件和盤托出。他告訴記者說,在波布林斯基介入之前,亨特‧拜登希望將華鷹用作個人「存錢罐」。波布林斯基還接受唐納德‧川普(特朗普)總統的邀請,作為嘉賓參加了當晚的總統辯論。因為這可能會給辯論的另一方喬‧拜登帶來壓力。

喬‧拜登的名字沒有出現在成立華鷹的公司文件中。該公司成立時,他已經不在白宮。

文字和電子郵件顯示,吉利亞爾介紹波布林斯基作為全職人員加入華鷹,擔任華鷹首席執行官。亨特‧拜登在2017年5月中旬開始透露出對公司發展前景的擔憂。此時,距離簽署華鷹文書工作不到兩週。

2017年5月13日,吉利亞爾向亨特、波布林斯基和沃克發送了一封電子郵件。內容涉及擬議的「薪酬待遇」以及五個合夥人之間的股權分配。根據該提議,亨特‧拜登將獲得85萬美元的薪水和奧尼達控股公司20%的股份,而奧尼達控股公司又擁有與葉成立的合資企業一半的股份。

股權分配還包括由亨特‧拜登為「大老闆」(the big guy)代持的10%的股份。波布林斯基在10月22日告訴記者,這個「大老闆」就是喬‧拜登。

亨特‧拜登對85萬美元的薪酬提出疑義,稱對他來說,這個數不夠。因為扣除(離婚後法院判決一方支付給另一方的)贍養費和稅金後,他自己只剩下10萬美元。

「我是唯一被要求放棄所有其它積極商業利益的人——沒有諮詢費;沒有推廣另外的業務,沒有繼續從事現有項目等……所以我不得不承認,我確實希望如果我不能涉足其它業務,那我一年的報酬要遠遠超過85萬美元、月付才行。」亨特寫道。

當天,波布林斯基向吉利亞爾發了一條短信:「我們得管一管亨特,因為每次討論都讓我覺得他認為事情將成為他(填滿)個人儲蓄罐(的機會)。」

2017年5月16日,波布林斯基對亨特及其合作夥伴做出回應,指出該公司需要運營預算才能獲利。

「我們應該(事先)進行討論,這樣也可以聽到你的想法。但你也要意識到經營和運營預算的問題。我們要支付團隊成員費用,他們每週工作100個小時,以使我們能夠產生足夠的利潤,這樣我們才能拿出上千萬美元給業主。」波布林斯基寫道。

「我將在今天晚些時候發布Oneida的規定條款。其中包括我和你作為華鷹董事會成員(額外的)報酬。這些我們都可以討論。」

亨特:他們都將成為拜登的合夥人

在接下來的幾天裡,金錢之爭逐漸升級為對公司最終控制權的僵持。擔任CEO的波布林斯基不想讓自己的決定被亨特否決。通過合併股份,亨特擁有公司一半的控制權。亨特‧拜登堅決回擊,認為葉是因為拜登的姓氏才做這筆生意。

亨特在5月17日的群聊中寫道:「他們都將成為我的合夥人,成為拜登的合夥人。」

第二天,亨特在直接發送給波布林斯基的短信​​中勾劃了他要獲得公司全部控制權的「藍圖」。

「托尼,請不要再說『(你)讓我感到緊張』這類的(粗話,略去)。瞧,老兄,我們倆都想要同一樣東西。我們要確保我們對自己的命運有盡可能多的控制權。我不怪你想要那樣。這不會『讓我緊張』,事情本來就是這樣的嘛。不巧的是,在這種情況下,只有一個玩家持有王牌,那就是我。」亨特寫道。

「可能不公平,但這是現實,因為我是唯一將整個家族的影響力都押上的人。你認為這合理嗎?——我將鑰匙交給一個與我相處不到12個小時、尚未讓我感到緊張的人?所以,我請你幫我們所有人一個忙,另找途徑減輕您的顧慮。」亨特補充說。

隨後爭論又蔓延到了群聊中,亨特提出為什麼他應該對公司擁有更多控制權的理由。曾一度,亨特好像威脅要打爛波布林斯基的下巴。波布林斯基對此做出了回應,還邀對方幹上一場。從這場爭論中可以看出,波布林斯基不想淪為一個有名無實的首席執行官,在對該公司沒有任何控制權的情況下為拜登家族參與其中遮遮掩掩。

「再補充一句,如果你真的非常擔心你的家人,就不會這樣做,因為正如我們所說,你父親所有的律師和任何律師都會建議你和吉姆(Jim,亨特叔伯James)不要用一根100英尺長的桿子去夠它。」波布林斯基寫道:「因此,如果你願意冒險就冒吧,我願意站在你的身邊,一起冒險,但是必須在管理和董事會事宜上保持平衡。」

亨特將父親拜登的影響力作為交易條件

儘管波布林斯基披露的所有公司紀錄中並未出現喬‧拜登的名字,不過,「拜登」的姓氏仍然是亨特‧拜登及其合夥人向葉贈送的重要禮物之一。

2017年4月25日,合作夥伴為華信準備的商業計劃書上是喬‧拜登與哥倫比亞總統胡安‧曼努埃爾‧桑托斯(Juan Manuel Santos)的合影。

該計劃書稱喬‧拜登與桑托斯的關係在「整個奧巴馬執政期間都很牢固」。其中專門介紹華信在阿曼潛在投資的部分中指出,可以用亨特‧拜登的「家人和朋友」來支持葉和華信,並要求阿曼領導人提供特別豁免,以省略必需的本地合夥人因素。據悉,這項請求成為得到阿曼王室(殿下)認可的唯一例外。

在2017年6月1日的一封信中,亨特‧拜登在給葉的信中代表家人向對方問候之後寫道:「我希望在阿曼取得的進展(複數)令您倍感愉快。我認為這鞏固了我們共同的信念:即通過將我們的聯繫和技能相結合,我們將在第三地域和經濟中創造新的機會,並為我們兩個偉大的國家帶來利益。」

華鷹從未「起飛」過。但自2016年2月以來,亨特‧拜登和吉利亞爾似乎以不太正式的方式向葉提供了相同的服務。

在2017年3月13日發送給華信的一封電子郵件中,吉利亞爾提及「在我們早期關係中準備的幾份戰略文件」,其中包括一項關於華信收購美國西屋電氣公司(Westinghouse Electric Corporation)的建議。該電子郵件所附的西屋提案日期為2016年2月22日。

中國華信能源是中國最大的私營石油公司。在其2018年撞到北京的槍口之前,該石油集團在俄羅斯、歐洲和非洲的部分地區賺了數十億美元,而葉也在此期間促進了與中共高層的聯繫。

自從2018年初以來,葉就因「涉嫌經濟犯罪」被中共政權調查並被拘留,之後失蹤。一家國有企業於2019年3月控制了華信。據大陸媒體《財新》報導,該公司於今年初宣布破產。

責任編輯:林妍 #

相關新聞
最新翻牆軟件 突破封鎖訪問大紀元新唐人
北約祕書長:中共對北約安全構成重大挑戰
【名家專欄】Smartmatic 委內瑞拉的冷酷
9歲童聖殿山拾獲三千年前金珠 鑄造工藝複雜
最熱視頻
【橫河直播】反竊選民意沸騰 川普兩路討公道
【重播】亞利桑那聽證會 川普連線講話
【新聞看點】川普連環反擊 習近平稱備戰打仗
【遠見快評】最高院裁決釋信號 喬州再演反轉戲
【西岸觀察】憲法第12修正案為川普勝選路?
【財商天下】深圳萬人瘋搶剛需房 房價秒殺東北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