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飲一杯世界冠軍咖啡 聽古老魯凱族故事

冠軍咖啡屋店長若不在,其父親卓宏昌總會坐鎮在店裡,為客人親手沖泡各種不同的咖啡。(賴瑞/大紀元)
人氣: 50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20年11月06日訊】(大紀元記者鄧玫玲台灣高雄報導)到訪高雄茂林國家風景區,除了到生態園區欣賞漫天飛舞的紫斑蝶,還有一個位在深山的「多納部落」,從生態園區開車往山裡去,不到1個小時就會到達茂林最大的魯凱族聚落。

多納部落的族人都會利用溫泉溪採集而來的黑頁岩搭蓋石板屋,是一棟會呼吸的綠建築。(賴瑞/大紀元)

一進入部落,就會聞到濃郁的烤肉香氣,接著就會看見堆放在黑色石板上的豬肉塊,還有一旁冒著熱氣正在燻烤的山雞,這些都是為將要到來的遊客準備的午餐。

如果還不到午餐時刻,那就先到烤肉餐廳對面的「一山沐」咖啡屋喝咖啡吧!這家用黑色石板搭建的咖啡屋可不能小覷,店長卓瑞賢可是2019年國際咖啡杯測大師賽的冠軍得主。

深山部落中 啜飲微醺冠軍咖啡

深山部落的咖啡已經讓人充滿期待,更何況還是冠軍咖啡!那可是絕不能錯過的神祕美味,有時冠軍店長可能不在,但他的父親卓宏昌總會坐鎮在店裡,為客人親手沖泡各種不同的咖啡。

他最推薦的是手沖黑咖啡,除了日晒豆、水洗豆、蜜處理,最新的低溫厭氧咖啡一定要喝上一杯。把咖啡豆放置在密閉的容器裡,注入二氧化碳,讓豆子在隔絕氧氣的低溫中發酵,卓宏昌說,「這種後製的手法可以鎖住咖啡的新鮮度,喝起來純淨而且有層次。」

在多納部落採收的咖啡豆,日晒的咖啡豆要晒1個月左右。(賴瑞/大紀元)

在多納部落採收的咖啡豆並不多,卓宏昌說,自家栽種的咖啡風味獨特,但產量稀少,因此店裡也進口外國的咖啡豆,有一款是來自哥倫比亞酒桶發酵咖啡,是在釀酒木桶中發酵而成的,沖泡成冰飲,喝起來有著微醺的威士忌香氣。

深入魯凱部落文化 傳統石板屋

喝完部落的冠軍咖啡後,遊客可以趁著山區涼爽的天候,進入部落裡走走。只有6、7百人的魯凱族部落裡,如今也有排灣族族人和馬來西亞來的外國人,在部落裡長大的小萍解說員表示,多納部落的族人都會利用溫泉溪採集而來的黑頁岩搭蓋石板屋,用削薄的石片一層層地堆成牆壁,再蓋上石板屋頂,就是一棟會呼吸的綠建築。黑石板在寒冬中能保溫,炎夏時則會從孔隙中散熱,真的是冬暖夏涼的好建材。

魯凱族酋長屋前會有一尊祖靈柱,祖靈柱前擺放著一個長長的石板桌,這是酋長聚集族人商討大事、調解族人糾紛的地方。(賴瑞/大紀元)

然而,來多納部落參訪的遊客可能不知道,座落在部落間為數不多的石板屋,別看它們的規模不大,簡樸潔淨的石屋算不上豪華等級,但這些石板屋都是部落貴族居住的屋舍,因為魯凱族是仍然保留階級制度的古老部落,很多的傳統文化到現在還延續著。

因此,部落酋長的石板屋是非常尊貴的,小萍帶遊客參觀時會特別介紹屋前的祖靈柱,只有酋長家才有的一尊石板雕塑,塑像前擺放著一個長長的石板桌。小萍說,這是酋長聚集族人商討大事、調解族人糾紛的地方,雖也有村里長介入協調,但部落酋長在族人心目中地位還是崇高的。

雖然當前多納部落的酋長只是18歲的少女,還是受到族人的尊敬,至於,18歲的年輕少女怎麼會當上酋長呢?小萍解釋說,那是因為原來的酋長英年早逝,留下兩個女兒,只好由長女繼承地位。

垂掛金黃小米束 傳達濃情蜜意

再說到魯凱族部落的人家,為何要垂掛金黃小米束?小萍說,那叫做情人束,魯凱族語就是「割愛」,魯凱族的男孩會把華麗的小米束,偷偷掛在自己愛慕的少女家門牆高處,少女家人一看到小米束的裝飾模樣,就知道是哪家的少年郎在示愛。如果家中少女也接受這份心意,那就會讓小米束一直吊掛在門前,然而如果是男有意女無情,那這小米束就被摘下來煮成小米飯,分享給左鄰右舍。

魯凱族的男孩會把華麗的小米束偷偷掛在自己愛慕的少女家門牆高處,少女家人一看到小米束的裝飾模樣,就知道是哪家的少年郎在示愛。(賴瑞/大紀元)
魯凱族的金黃小米束叫做「情人束」,魯凱族語就是「割愛」。(賴瑞/大紀元)

走在自己生長的土地上,每一個角落,每一戶人家都是熟悉的,小萍細細訴說著族人的生活故事,也熱情地和每個見面的族人打招呼,讓每個到訪的客人,都能感受到部落裡盈滿著溫馨與幸福。

登高望遠 只需一座多納吊橋

遊程結束前,還有一個必到的景點——多納高吊橋。遊客在進入部落的途中都會看到遠處一座細長的白色吊橋,高掛在兩山之間,這就是長232公尺、高103公尺,橫跨濁口溪。號稱東南亞最高的多納吊橋,在日治時代就建造好的一座運輸橋,據說在八八風災重創茂林時,所有的橋都斷了,只有這座高懸在山中的吊橋仍然健在。

這座號稱東南亞最高的多納吊橋,長232公尺、高103公尺。(賴瑞/大紀元)

當遊客終於走到高吊橋面前時,真的有點躊躇不前,這麼高這麼長的吊橋會晃動得很厲害吧!心驚膽戰地走上橋,怯怯地看著兩旁翠綠的樹叢和橋下灰白的流水,喔!一切都很平靜,只有輕輕的搖晃,迎著微微的涼風,雙腳就站在百公尺的高空了,原來登高望遠不難,有時,只需要一座吊橋。◇

責任編輯:陳玟綺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