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敘事連環畫之祖《浪子回頭》傳奇收藏史

穆里羅《浪子回頭》系列修復完成 睽違三十年盛大展出
文/洛林·費里爾(LORRAINE FERRIER) 翻譯/陳遇
連環畫,《浪子歸來》, Murillo, 穆里羅
托洛梅·埃斯特班·穆里羅(Bartolomé Esteban Murillo)的作品《浪子歸來》(The Return of the Prodigal Son)細部,1660年代。油彩、畫布,104.46 x 134.62公分。阿爾弗雷德爵士和貝特夫人提供,1987年;貝特收藏。(愛爾蘭國立美術館提供/National Gallery of Ireland)
font print 人氣: 844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在西方藝術中,聖經《浪子回頭》(Prodigal Son)的故事可說是最經典的創作取材,這是關於一個敗家子犯錯、悔改而後受到寬恕的故事。

在17世紀的西班牙,這種描述聖經故事的繪畫通常都以單幅作品呈現,很少有完整的敘事畫系列(譯注:類似連環畫的形式)。直到了1660年代,著名畫家巴托洛梅·埃斯特班·穆里羅(Bartolomé Esteban Murillo)完成了由六幅畫組成的《浪子回頭》系列後,將系列組畫的形式帶入高峰。

這六幅作品的修復工程從2012年開始,一直到2018年才完成。並且是三十年來首次全數到齊,在愛爾蘭國立美術館的特展《穆里羅:浪子回頭金不換》(Murillo: Prodigal Son Restored)中展出。這場展覽由奧菲·布雷迪(Aoife Brady),以及繆恩·萊登(Muirne Lydon)策劃,他們分別為該美術館的西班牙及意大利藝術策展人,以及該畫修復工作的負責人。

多虧了這次的修復工作,讓我們在展覽中得以深入了解畫家穆里羅的創作過程。此外,一些受到《浪子回頭》系列啟發的其他歐洲地區作品,像是法國藝術家雅克·卡洛特(Jacques Callot)的蝕刻畫,和德國文藝復興大師阿爾布雷希特·杜勒(Albrecht Dürer)的雕刻作品,也都同台展出。

這場展覽將持續到2021年1月10日,之後便會全球巡迴展出,第一站將在美國達拉斯的梅多斯博物館(Meadows Museum),時間將隨後公布。

塞維利亞畫家之首

穆里羅(1617–1682年)出生於西班牙的塞維利亞(Seville),一生約四十多年都待在家鄉。儘管曾未離開西班牙,也鮮少離開塞維利亞,他卻接觸了不少其它歐洲地區的文化。因為穆里羅時代的塞維利亞是一個活絡的商業城,常有外國商人來訪,他們之中很多人後來都成了他的贊助人。

連環畫,《浪子歸來》, Murillo, 穆里羅
Auguste Blanchard fils aîné的作品《穆里羅》,根據畫家的自畫像製成,約1842年。蝕刻與雕刻;37.94 x 27.94公分。約翰·亨利·萊特太太(Mrs. John H. Wright)於1946年贈予。大都會藝術博物館(Th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公有領域)

有趣的是,穆里羅的名氣是在天災期間傳開的,當時的塞維利亞遭受著瘟疫和饑荒的肆虐。許多藝術家,包含法蘭西斯科·德·祖巴蘭(Francisco de Zurbarán)等紛紛逃到馬德里宮廷。因為穆里羅的贊助人多為外國人,基本上不受瘟疫影響,因此他選擇繼續在城中工作,逐漸成為當地最重要的畫家。

《浪子回頭》故事

《浪子回頭》是一部關於改過自新的經典寓言故事。有一天,年輕的次子去見父親,要求提早取得他將繼承的財產。在拿到他的那份家產後,沒多久這位年輕人就帶著自己所有的家當,離開家鄉遠走高飛。

連環畫,《浪子歸來》, Murillo, 穆里羅
托洛梅·埃斯特班·穆里羅的作品《浪子獲得他的家產》(The Prodigal Son Receiving His Portion),1660年代。油彩、畫布,104.46 x 134.62公分。阿爾弗雷德爵士(Sir Alfred)和貝特夫人(Lady Beit)提供,1987年;貝特收藏(Beit Collection.)。(愛爾蘭國立美術館提供/National Gallery of Ireland)
連環畫,《浪子歸來》, Murillo, 穆里羅
托洛梅·埃斯特班·穆里羅的作品《浪子啟程》(The Departure of the Prodigal Son),1660年代。油彩、畫布,104.46 x 134.62公分。阿爾弗雷德爵士和貝特夫人提供,1987年;貝特收藏。(愛爾蘭國立美術館提供/National Gallery of Ireland)

在新的國度裡,他過著放蕩的生活,把財產花得一乾二淨。很快地,那裡開始鬧饑荒,可憐的年輕人身無分文,只好找工作求生。他因此成了養豬場的工人,在那裡他開始感到懊悔。現在的他窮到甚至連豬吃的食物都羨慕。他回想起父親:在家裡甚至連僕人都衣食無虞。他決定回家並謙虛地承認自己的愚蠢。

連環畫,《浪子歸來》, Murillo, 穆里羅
托洛梅·埃斯特班·穆里羅的作品《浪子的宴席》(The Prodigal Son Feasting),1660年代。油彩、畫布,104.46 x 134.62公分。阿爾弗雷德爵士和貝特夫人提供,1987年;貝特收藏。(愛爾蘭國立美術館提供/National Gallery of Ireland)
連環畫,《浪子歸來》, Murillo, 穆里羅
托洛梅·埃斯特班·穆里羅的作品《浪子遭人驅趕》(The Prodigal Son Driven Out),1660年代。油彩、畫布,104.46 x 134.62公分。阿爾弗雷德爵士和貝特夫人提供,1987年;貝特收藏。(愛爾蘭國立美術館提供/National Gallery of Ireland)
連環畫,《浪子歸來》, Murillo, 穆里羅
托洛梅·埃斯特班·穆里羅的作品《浪子養豬》(The Prodigal Son Feeding Swine),1660年代。油彩、畫布,104.46 x 134.62公分。阿爾弗雷德爵士和貝特夫人提供,1987年;貝特收藏。(愛爾蘭國立美術館提供/National Gallery of Ireland)

回到家,年輕的次子受到父親出門熱情地迎接。他承認自己的過錯違反了天道,使父親蒙羞。他接著要求自己僅能被視為父親的下人對待。但開心的父親立刻命令僕人為兒子整裝,料理最肥的小牛肉,開筵慶祝兒子的歸來。他的兒子曾經迷失,但他已找到了回家的路。

連環畫,《浪子歸來》, Murillo, 穆里羅
托洛梅·埃斯特班·穆里羅的作品《浪子歸來》,1660年代。油彩、畫布,104.46 x 134.62公分。阿爾弗雷德爵士和貝特夫人提供,1987年;貝特收藏。(愛爾蘭國立美術館提供/National Gallery of Ireland)

當大兒子從田裡工作回來聽說了一切,頓時心生妒嫉。他質問父親,為何他作為一個忠誠勤奮的兒子,卻從沒有被這樣獎勵過。父親僅告訴他,他們原先都是一起的,只要是父親的就是兒子的。

藝術上的突破

穆里羅對整個浪子寓言的描繪,開創了西班牙敘事繪畫的先例。這不僅是西班牙藝術史上首次將這個故事完整描繪出來,其中更有兩個場景此前從未出現在當地藝術家的畫布上——《浪子的宴席》(The Prodigal Son Feasting)和《浪子遭人驅趕》(The Prodigal Son Driven Out)。因為塞維利亞的居民「十分重視文明禮儀,抑制公然的和青春莽撞的表現」,策展人布雷迪在展覽刊物上解釋道,在西班牙人看來,這些場景是不得體又粗俗的。

連環畫,《浪子歸來》, Murillo, 穆里羅
展覽同名出版物《穆里羅:浪子回頭金不換》介紹了穆里羅的《浪子回頭》系列畫,包含修復過程紀錄。(愛爾蘭國立美術館提供/National Gallery of Ireland)

儘管多方揣測,目前仍沒有相關證據顯示這組畫曾公開展示過,甚至連原先畫的贊助人都無人知曉。不過從當地對這兩個放蕩場景的高度敏感來看,學者推測這位贊助人應該不是當地人。

儘管如此,還是有專家認為這位贊助人和塞維利亞多少有些關係,因為這組畫在當地文獻中很常被提及。根據《愛爾蘭藝術評論》雜誌(Irish Arts Review),部分專家認為有可能是穆里羅的朋友兼贊助人——塞維利亞的貴族米格爾·德·馬納拉(Don Miguel de Mañara)根據自己的故事請穆里羅畫的。馬納拉年輕時過著相當糜爛的生活,後來痛改前非,奉行勤儉生活並在當地建了一間慈善醫院,還請穆里羅協助醫院的裝飾。

穆里羅的這系列畫作,場景設在17世紀的塞維利亞,為觀眾營造了一個非常獨特的西班牙版聖經故事。像是在《浪子獲得他的家產》(The Prodigal Son Receiving His Portion)這幅畫中的皮椅,以及之後宴席場面的碗、水壺等都是非常西班牙風格的金屬製品。甚至連浪子餵養的豬都是當地原生的伊比利亞黑豬,這種豬至今仍是當地用以製作非常著名的伊比利亞火腿(jamón ibérico)的品種。

連環畫,《浪子歸來》, Murillo, 穆里羅
《浪子養豬》畫面細部,不僅展現了浪子真心懊悔的神情,也在細節中加入了一點西班牙元素:伊比利亞黑豬。(愛爾蘭國立美術館提供/National Gallery of Ireland)
連環畫,《浪子歸來》, Murillo, 穆里羅
《浪子的宴席》畫面細部,浪子享受著美酒、女人和樂聲。(愛爾蘭國立美術館提供/National Gallery of Ireland)

穆里羅的敘事繪畫工夫是無師自通的。根據策展人布雷迪,穆里羅是從西班牙戲劇中汲取了靈感:像是羅培·德·維加(Lope de Vega)1604年的劇碼《敗家子》(El Hijo de Pródigo)和荷西·德·瓦爾迪維埃爾索(José de Valdivielso)於1622年為該寓言故事所編的劇本。

此外,當時的西班牙國家圖書館(National Library of Spain)恰巧獲得了大量重要的歐洲藝術品,特別是北方文藝復興(Northern Renaissance)的作品。其中有兩位藝術家的作品對穆里羅創作《浪子回頭》系列有相當重要的影響:分別是德國大師阿爾布雷希特·杜勒(Albrecht Dürer)的雕刻作品和法國藝術家雅克·卡洛特(Jacques Callot)的十幅蝕刻版畫。

「雖然穆里羅從未離開西班牙,但他是一個具有國際視野並向外國取經的藝術家,而且他還能將不同傳統和藝術形式的故事,融入當地脈絡後再重現」,布雷迪在展覽手冊中寫道。

在處理這部寓言的繪畫時,穆里羅加入了自己的補充和詮釋。在展覽手冊上羅列了幾個例子。例如,他在前兩幅畫中,也就是獲得財產和離開家鄉的兩個場景裡,加入了浪子的母親和姊姊。在聖經故事中,卻沒有提到母親和姊姊。

連環畫,《浪子歸來》, Murillo, 穆里羅
在《浪子啟程》中,可以清楚地看到長子不屑的表情。穆里羅在這個場景中加入了母親和姊姊,這在聖經原著中沒有提到。(愛爾蘭國立美術館提供/National Gallery of Ireland)

在《浪子的宴席》這幅畫中,會發現浪子頹靡的行為看似有所保留,「受到17世紀西班牙禮節觀念的影響,穆里羅在處理聖經中這個狂蕩的場景時,也使用了不同於一般的溫和手法」,展覽手冊如此解釋道。同樣的主題在歐洲其它地區,尤其是荷蘭和法蘭德斯畫派的作品中,通常將其表現地更為直白。

連環畫,《浪子歸來》, Murillo, 穆里羅
托洛梅·埃斯特班·穆里羅的作品《浪子的宴席》,1660年代。油彩、畫布,104.46 x 134.62公分。阿爾弗雷德爵士和貝特夫人提供,1987年;貝特收藏。(愛爾蘭國立美術館提供/National Gallery of Ireland)
連環畫,《浪子歸來》, Murillo, 穆里羅
托洛梅·埃斯特班·穆里羅的作品《浪子遭人驅趕》,1660年代。油彩、畫布,104.46 x 134.62公分。阿爾弗雷德爵士和貝特夫人提供,1987年;貝特收藏。(愛爾蘭國立美術館提供/National Gallery of Ireland)

接下來,穆里羅在《浪子遭人驅趕》中描繪出浪子意識到了自己的墮落。在這一幕中,浪子從妓院被趕了出來;同樣地,聖經中也沒有這一段。手冊還提到,畫家在背景中加入了拉皮條客的老太太,這在西方藝術中極為罕見。「她的存在可說是這位年輕人生命的轉捩點,也就是浪子在物質和肉體上的享樂頓時幻滅,驚覺到自己的錯誤,這也是悔過自新前所必經的過程」,展覽手冊如此說明。

在系列畫的最後一幕《浪子歸來》(The Return of the Prodigal Son)中,則和聖經原著有較大的不同;這一幕並沒有表現出大兒子的不滿。

辛苦尋回《浪子歸來》

穆里羅畢生僅繪製了兩組系列畫,而《浪子回頭》便是其一,也是唯一現存完整的系列。至於這組罕見的西班牙畫是如何跑到愛爾蘭的,則又是另一個精彩的故事,同時也證明了它是如此地深受歡迎與歷久不衰。

感謝達德利伯爵(Earl of Dudley)無比的付出,使我們今天有幸看到穆里羅這套敘事畫系列的全貌。1867年,這位英國紳士從西班牙政治家和商人何塞·德·薩拉曼卡·馬約爾(José de Salamanca y Mayol)那兒買下了《浪子回頭》系列中的五幅畫。隨後,伯爵便著手尋找最後的第六幅,以完成整組系列:《浪子歸來》。

連環畫,《浪子歸來》, Murillo, 穆里羅
《浪子歸來》畫面細部中,表現了家人團聚的溫馨場景。(愛爾蘭國立美術館提供/National Gallery of Ireland)

這幅《浪子歸來》並不簡單,曾經被許多知名的西班牙收藏家取得並珍藏。最後一位在西班牙的主人是西班牙王后伊莎貝拉二世(Queen Isabella II of Spain)夫婦,他們於1856年將其送給了教宗庇護九世(Pope Pius IX)。

在和梵蒂岡一系列的談判協商後,達德利伯爵終於得以實現他的願望:1871年,他以高昂的代價,包含兩幅意大利文藝復興的畫作——安傑利科修士(Fra Angelico)的作品《聖母與聖多明尼克和聖凱薩琳的榮耀》(Virgin in Glory With Saints Dominic and Catherine of Alexandria)和波尼法齊奧·委羅內塞(Bonifazio di Pitati)的聖家族畫像——外加2000拿破崙法郎金幣(gold Napoleon),買下了該系列的最後一幅畫《浪子歸來》。

貝特收藏

1896年,黃金與鑽石巨頭阿爾弗雷德·貝特(Alfred Beit)買下了這組系列。隨後,他的姪子阿爾弗雷德·萊恩·貝特爵士(Sir Alfred Lane Beit)繼承了該畫,為了在家中擺入這組畫,他先後改建了在倫敦的肯辛頓宮花園大宅(Kensington Palace Gardens)和愛爾蘭威克洛郡羅斯伯拉別墅(Russborough House)的房間。

貝特家族十分珍愛這組畫。他們在1987年將其贈送給了愛爾蘭國立美術館,連同諸多無價名畫,包含約翰尼斯·維梅爾(Johannes Vermeer)和維拉斯奎茲(Diego Velázquez)的作品,唯獨要求穆里羅的這組畫,每年夏天(直到2002年)都要回到貝特家族在羅斯伯拉別墅的家中。

有著350多年的歷史,穆里羅的《浪子回頭》系列畫具有極其豐富的故事性,至今飽受大眾喜愛。在這些畫作中,穆里羅展現了寓言故事和視覺敘事的感染力,證明了這個故事是超越信仰、時間和地點的。

更多關於展覽《穆里羅:浪子回頭金不換》(Murillo: Prodigal Son Restored),請參考這裡

原文Together Again: Rare, Spanish Prodigal Son Series by Murillo Is Restored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責任編輯:茉莉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烏爾比諾公爵夫婦肖像》(portraits of Federico da Montefeltro and Battista Sforza),由畫家皮耶羅‧德拉‧弗朗切斯卡(Piero della Francesca)所繪,是意大利文藝復興時期最著名的大師作品之一。這幅畫除了正面的兩幅肖像畫外,在肖像畫板的背後還有兩幅獨特又吸引人的寓言畫作,描會著公爵夫婦各自在一場凱旋遊行中的場景,遊行場景下面畫有石牆,石牆上刻著拉丁文銘文。
  • 布隆吉諾早期作品《聖家族》仍屬優雅對稱的古典風格,人物細緻優美,倍感動人。畫面的結構是以聖母瑪麗亞、聖嬰耶穌和聖約翰形成的金字塔形為基礎,左右再襯以聖安娜和聖約瑟兩位聖家族成員。
  • 洛伊茨決定要盡可能準確地描繪當時華盛頓穿越德拉瓦河(Delaware River)的歷史場景。華盛頓選擇在聖誕夜襲擊黑森人(the Hessians,由英國支助的德國士兵)。在此之前,美軍節節敗退。然而事後回顧,1776年聖誕夜的這場戰役卻是整場獨立戰爭的轉捩點。
  • 布隆吉諾的筆下的人物大都極其冷峻,專注地追求一種超越時間與人性的典雅與拘謹,不帶一絲感情,堅實嚴肅,表現出高不可攀的傲慢形象,這種疏離的氣氛與文藝復興盛期人物形象的親和力,形成強烈的對比。
  • 自1742年起,約翰尼斯·維梅爾(Johannes Vermeer,又譯楊·維梅爾)的畫《窗邊讀信的少女》(Girl Reading a Letter at an Open Window)來到了德國德勒斯登的歷代大師畫廊(Old Masters Picture Gallery)。然而,這幅畫卻不是1659年剛從維梅爾畫室離開時的原樣了。
  • 聽過中國藝術文化中的特色品牌「三絕」嗎?這個詞語深具品味,具體指什麼呢?有什麼出色的表現與重要意義呢?本文從唐代「鄭虔三絕」探起源,再看一幅宋徽宗「書詩畫三絕」的藝術作品《臘梅山禽》,從中品味「三絕」的構成,試著探觸「文人畫」這個中國特有藝術品牌的特色精神。
  • 「耶穌受難」這樣的題材,普桑只在晚年五十二歲時畫了一幅《耶穌釘十字架》,原因顯然是普桑不忍心表現耶穌受難和耶穌痛苦的形象,這和畫家的個性有關。曾有人請普桑表現耶穌背負十字架的內容,普桑一口回絕說:「我沒有興趣也沒有精力畫這樣可悲的題材,畫《釘刑圖》已經讓我病了,我畫得很痛苦,再畫『背十字架』可會要了我的命。我無承受畫這題材時必須充滿於內心的痛苦與嚴肅,它是如此悲傷陰暗。」
  • 十七世紀的法國繪畫大師尼古拉.普桑(Nicolas Poussin),一直被視是一位「哲學畫家」。他的繪畫作品總是蘊涵深刻的思想,深深吸引著崇尚心靈智慧的觀眾。普桑也是個嚴格自律的人,他強大的精神力量來自其道德堅持,而他自由的想像力又能和他的畫藝相得益彰。
  • 《聖母憐子圖》
    「聖母憐子」(pietà,又作「聖殤」或「哀悼基督」)是西方藝術史中相當常見的一個主題,這個主題描述的是聖母瑪利亞在耶穌基督去世時,從十字架上被放下來的場景。義大利原文「pietà」大致是憐憫或慈悲的意思,用以表現忍受著巨大痛苦下所展現出的母愛精神。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