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役情最前線】誰是中南海「叛徒」?

人氣 7700

【大紀元2020年12月15日訊】(大紀元香港新聞中心報導)美國財政部遭國家級黑客入侵,谷歌多項服務突死機;中共195萬黨員被確認,滲透領館匯豐輝瑞等領域;分析:習近平遭致命一擊,疑有人從內部瓦解中共;密蘇里州前共和黨主席:中國人已準備好中共倒台;被美制裁,港官消費靠妻子,中南海「首犯」露面。

美財政部遭國家級黑客入侵數月 谷歌多項服務突然死機

美國大選十分敏感的時刻,路透社引述知情人士報導,一個有外國政府支持的技術熟練的黑客組織竊取了美國財政部和商務部國家電信暨資訊署的資訊,因攻擊相當嚴重,白宮國家安全會議為此事開會。

三名知情人士指出,美國情報界擔心,這些鎖定美國財政部和商務部國家電信暨資訊署(NTIA)的黑客,使用了類似的工具來入侵其它的政府機構。

報導稱,黑客入侵了NTIA的辦公軟件,亦即微軟(Microsoft)的Office 365,監視職員長達數月的電郵通訊紀錄,並形容他們手法純熟,避過網絡保安措施進入目標部門的電腦系統,屬「國家級」的入侵。

另一個詭異的事是,美東時間12月14日上午7時,Google多項服務突然無法運作,包括雲端文件、Gmail、YouTube等服務,全球網民在Twitter紛紛發文求救,在半小時後,香港地區的服務基本恢復。至截稿前,異常原因仍未明。

不少網友有不祥的預感,推測谷歌未來可能還會加強言論審查,越發沒有底線。因為在這次大選中,谷歌、臉書、推特這些高科技公司越來越似中共「中宣部」的做法,逐漸失去民眾的信任。不少網友開始轉到影音平台「Rumble」、社交媒體MeWe等其它平台,也有不少人呼籲使用VPN,以面對未來未知的情況。

中共195萬黨員被確認滲透領館滙豐輝瑞等領域

今年8月中旬,一則上海195萬黨員個人信息外洩的消息曾引爆網絡。12月13日,澳洲《澳大利亞人報》和英國《每日郵報》等媒體報導稱,一名中國異議人士9月份在加密通信軟件Telegram上,將一個包含195萬中共黨員信息的外流資料庫,傳給了關注中共政府活動的「對華政策跨國議會聯盟」(IPAC)。

這些黨員的信息被詳細記錄。IPAC在對材料進行認證後,將數據庫提供給英國、澳洲、比利時和瑞典的四家媒體。

報導說,這次重大洩漏事件暴露了在澳洲、英國和美國等西方社會的部分中共黨員,同時也揭露了在習近平領導下的共產黨如何運作的祕密。

《澳大利亞人報》14日更進一步披露,根據這份外洩名單,高達九個西方國家駐上海領事館都有中共黨員任職。外交事務專家警告,有的中共黨員在外國駐中領事館工作長達16年,這可能是「國家資助的間諜網」的一部分。

《星期日郵報》近日報導,名單上的部分中共黨員已滲透英國駐上海領事館、大銀行、金融機構、製藥公司和航空巨頭波音。

這份名單裡的共產黨員各別部署在7萬9千多個機構,其中2016年英國滙豐銀行和渣打銀行19個分行的職員當中,有600多名中共黨員;近日滙豐凍結了流亡的香港議員許智峯的銀行帳戶,今年夏天滙豐等銀行發表聲明譴責香港人民的抗議活動。

參與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苗研發的製藥巨頭輝瑞(Pfizer)和阿斯特捷利康(AstraZeneca)有100多名共產黨員員工,英國最大藥廠葛蘭素史克(GlaxoSmithKline)也僱用了多名共產黨員,他們能夠接觸到一些聯繫方式、設計和供應鏈。

在設計國防或航太研發製造的領域,如歐洲空中巴士(Airbus)、美國波音(Boeing)等,都僱用了數百名中共黨員。

除此之外,還有許多有中共黨員身分的學者也進入了英國多間大學,參與了相當敏感的研究領域,其中包括航空航太工程和化學。

更令英國感到尷尬的是,《星期日郵報》透露,一位共產黨員曾在英國駐上海的領事館工作。

英國政府的高級官員證實,這個消息確實引發了安全問題,因為那個共產黨員的工作地點距離英國軍情六處(MI6)特工小組的地點近在咫尺,而那些英國特工的「表面掩護身分」是駐華外交官員。

雖然目前沒有證據表明這個共產黨員進行了匯報,但是《星期日郵報》評論,中共黨員與英國情報人員的近距離接觸,讓人擔憂英國正在「玩火」。

英國資深政治家史密斯(Iain Duncan Smith)撰文寫道,這項調查證明中共黨員現已遍布全球,潛入了世界上最重要的跨國公司、學術機構和外交單位,因此他呼籲英國政府必須立即採取行動,將中共在各地領事館裡的共產黨員驅逐出去。目前有30名英國國會議員對IPAC的調查結果作出回應,他們表示將在下議院提出緊急問題。

英國前外交官亨德森(Matthew Henderson)說,「這進一步證明了中共如何滲透英國機構,我們正在與狼共舞,(中共)意在英美之間打入楔子,推翻民主並超越西方。」

分析:習近平遭致命一擊 疑有人從內部瓦解中共

知名評論人士林保華撰文分析說,這份外洩名單涉及全球各國的中共情報工作,就是中共的友邦也難以接受。因此全球必然會出現一次「清共」潮流。

文章說,這195萬人肯定成為各個國家的防範對象。尤其美國正在清理內部被滲透情況,這份名單的出現,無疑大有裨益。對習近平來說,這是最致命的一擊。

林保華提到,留意到近日中共前國務委員戴秉國被撤職。他到1985年胡耀邦擔任總書記時才被提拔為副司長,同習的思路很可能背道而馳。

林保華認為,他的重要在於擔任過中央外事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中共中央對外聯絡部部長,這是負責國外的情資工作。但是否真的同這場洩密事件有關,還有待今後釐清。

7月份媒體傳出川普政府考慮對所有中共黨員和家屬進行制裁後。就有爆料人在網上披露了上述195萬黨員名單。

當時阿波羅網評論員林峰分析認為,此事表明在中共內部似乎有力量在配合美國對中共黨員進行制裁,並希望從中共內部瓦解中共。

密州前共和黨主席:中國人已準備好中共倒台

不止在中國以外,在中國內也有越來越多人清醒。

12月10日是世界人權日,前密蘇里州共和黨主席馬丁(Ed Martin)當天受訪時表示,聽到3.69億中國人聲明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的消息,他很興奮,他鼓勵他們這麼做。他想還會有越來越多的事情發生。

他還表示,中國人民已經像蘇聯時期的民眾一樣,為中共政權倒台做好準備。「蘇共政權的倒塌,不僅僅是來自美國的壓力,而且是人民決心要發生改變。」「我想,中國人民已經做好準備,迎接這樣的改變。」

「停止竊選」組織的發起人之一的亞歷山大(Ali Alexander)受訪時表示,中國人退黨的消息,非常鼓舞人心。這可能會成為一種浪潮,他和這些中國人站在一起。

弱勢群體項目總裁及創辦人瓊恩(Jones Jone)受訪表示,很高興這麼多中國人擺脫了中共的束縛。「退黨,這是很美好的事情。他們蘇醒過來了。讓中國自由吧。」

《大紀元時報》2004年11月發表長篇社論《九評共產黨》,闡明中共反天、反地、反人類的邪惡本質,引發退黨大潮。至2020年12月14日,超過3.69億中國人在大紀元網站上聲明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

29年前,前蘇聯共產政權瞬間解體,就是人民的選擇。共產陣營的老大,五天就倒台了。從1989至1990年,東歐各國共產黨相繼瞬間垮台,同樣是各國人民的選擇。

受制裁港官叫苦連天 出門消費靠妻子支付

繼香港特首林鄭月娥之後,又一名香港高官對美國的制裁叫苦連天。

12日,一名受到美國制裁的香港高官向《南華早報》透露,他的名字出現在美國制裁名單上兩天後,在香港的一家美國金融機構就書面通知他,不能再使用信用卡。隨後,他的銀行「建議」他關閉帳戶。

這位匿名的受制裁官員說,在他被迫關閉銀行帳戶後,他將畢生積蓄轉到了妻子名下。

該官員對美國的制裁叫苦連天,他說現在每月的工資全部都進入妻子的銀行帳戶,妻子負責他們所有的家庭開支,包括他的手機帳單。

他承認制裁給他帶來不便和困擾。他訴苦說,自己的生活發生了許多改變,「沒有信用卡或電子支付帳戶,我在購物或外出就餐時必須用現金或八達通卡支付,除非我和妻子一起去。」「我必須在日常生活中依靠她。」

中南海「首犯」露面 中美商會講話不忘捧習

中共在10日派出中共副國級領導人、中共政治局委員王晨,出席中美商會晚宴。王晨在晚宴上說,希望中美商會及會員企業,繼續為推動中美關係重啟對話、重回正軌、重建互信作出努力。

王晨講話中仍不忘向習近平表忠,吹捧習所謂「親自指揮、親自部署」下有抗疫成果等。

中國美國商會每年都在12月舉行年度答謝晚宴,中方大多派遣與商業、經濟領域相關的高官出席。此次中共罕見地指派中共人大系統的王晨出席,引發聯想。

王晨是美國7日宣布制裁的14人之一。由於王晨是中共人大常委會排名第一的副委員長,在14名被美國制裁的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中,王晨是黨內職務最高的一人。

對於王晨作為被美國制裁的中南海「首犯」露面中美商會,有分析說,北京此舉,或是對美方的制裁表達針鋒相對。也有人認為,王晨是代表習近平對美假示好。

評論人士振遠對《看中國》透露,王晨本人與習近平關係非同尋常。王晨與現任中共組織部的陳希一樣都是習近平最早的「好兄弟」,習發跡後對兩人格外照顧,這才有了王晨擔任人大副委員長之首。此外,2018年習近平修憲,王晨是主要操盤手之一。

責任編輯:連書華#

相關新聞
【役情最前線】習智囊自曝收買美高層 驚動川普
【役情最前線】日本跟進 促凍結林鄭戶口
【役情最前線】川普首言「政變」 左派議員失勢
【役情最前線】美媒:竊選是「大重構」第一步
最熱視頻
【重播】2021保守派大會首日 小川普演講
【財商天下】台積電遇致命傷 全球缺芯加劇?
【新聞大家談】保守派盛會 重振美國新起點
【秦鵬直播】CPAC首日五大精采看點
【十字路口】揭開「輪迴」密碼
車評:隱藏實箱 2021 Chevrolet Tahoe High Country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