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中國經濟回顧之十三        

王赫:中國經濟自由度為何是「重度不自由」?

人氣 1010

【大紀元2020年12月19日訊】中國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已過10年,但經濟自由度幾何?今年3月16日,在美國智庫傳統基金會(The Heritage Foundation)權威發布的《經濟自由度指數》2020年度報告中,中國得分59.5 ,排在世界第103位(共統計了179個國家和地區)。這是一個什麼概念呢?這個得分不僅在全球平均水平之下,而且屬於「重度不自由」等級。

2020年度報告根據得分,所有國家和地區的經濟自由度被分為如下四等:

  • · 極大自由  (Mostly Free)     70分(含)以上

  • · 中度自由  (Moderately Free)  60-70分(含60分)

  • · 重度不自由(Mostly Unfree)    50-60分(含50分)
  • · 壓制  (Repressed)       50分以下

10年之前,也即2010年,中國得分51.0,世界排名第140位;10年之後,中國得分提升了8.5,但仍處於這一等別:「重度不自由」。

許多人看到這個結論,會感到大出意外,難以接受。那我們就來看些數據:截至2018年底,外資銀行的資產占比小於2%,股市、債市外資持有的資產占比小於3%,保險資產外資占比小於6%。這些數據都是中國金融自由度的具體表現,而金融自由度又是經濟自由度一個重要組成部分。

中國金融自由度之低,不僅低於同等發展中國家的平均水平(例如,就外資銀行的資產占比而言,OECD、金磚其他四國在2009年就已經高達12%、15.5%,世界平均水平則為13%,是中國的7.1倍),也大大落後於中國貨物和服務貿易以及直接投資的開放程度。

這些年中國經濟自由度一直處於「基本不自由」等別,說明了一個什麼問題呢?說明中共所謂的進步,其實都是「蟻行」,毫無實質性的突破。表一表明:最近10年裡,中共吵吵鬧鬧、打打殺殺、左右折騰,一切都是作秀,一切都是忽悠,實質從未變過。這也從側面證明一個觀點:中國最近10年改革停滯。

表一 :2013-2020中國經濟自由度得分與排名

年度 2020 2019 2018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得分 59.5 58.4 57.8 57.4 52.7 52.5 51.9 51.2
排名 103 100 110 111 139 137 136 138

而且,中共的倒行逆施,還將香港從世界經濟自由度排名第一的位置拽了下來。傳統基金會自1995年發布經濟自由度年度報告以來,香港連續25年都是冠軍,但就在2020年度被新加坡超過。眾所周知,2019年中共強令港府修改引渡條約,激起港人浩大的「反送中」運動,港府濫警濫暴,致使東方明珠蒙塵。2020年中共更是強推「港版國安法」,大肆抓捕民主人士,「一國兩制」不復存在,美國取消香港特殊地位,香港已經風雨飄搖。2021年度的經濟自由度評分,香港恐怕會更不佳。

美國傳統基金會設計的經濟自由度指數(Index of Economic Freedom),包括10大類50個指標,並參考世界銀行(World Bank)、世界經濟論壇(WEF)、美聯儲(IMF)、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等相關報告進行評比。其核心思想是:具有較多經濟自由度的國家和地區與那些較少的相比,會擁有較高的長期經濟增長速度和更繁榮。這種思想來自於亞當·斯密的《國富論》,即「保護個人自由的基本機構,追求自身的經濟利益,而使較大的社會更加繁榮」。

這一思想已為近代史所證實。有論者如是說:一個國家或地區的經濟自由度,與其經濟發達程度及其其國民的人均收入,總體上成正向關係;一個國家或地區的的社會自由度由經濟自由度、思想自由度、政治自由度組成,三者在總體上成正向關係;一個國家的社會自由度與法治度在總體上成正向關係,與人治度成反向關係。換言之,經濟自由度是一個國家或地區的經濟發達程度、社會自由度、法治程度的基礎。

但是,中共是斷斷不會接受這個思想的。中國經濟「重度不自由」的定性,正是中共「一個中心,兩個基本點」綱領和國策的如實體現。

中共講「以經濟建設為中心」,是對經濟落後現實的迫不得已的讓步,是「韜光養晦」的表現,一旦經濟實力有所增長,「解放全人類」的本能就躁動起來了(例如,2012年11月,中共十八大明確提出要倡導「人類命運共同體」意識;2020年10月,中共十九屆五中全會更明確提出「推動構建新型國際關係和人類命運共同體」),中共的全球野心早已暴露無遺了,「軍民融合」、國民經濟軍事化早在暗中推進了。

中共講的「兩個基本點」,如有論者所說,「堅持改革開放」決定了中國的經濟自由度能夠大幅領先於「完全不自由」的朝鮮等國家;而另一個「堅持四項基本原則」, 則決定了中國將長期滯留在「基本不自由」層級,實難前行邁上一個新的台階成為「適度自由」的國家,更不可能進而達到香港和台灣所具有的亮麗、驕人的經濟自由度。

對此,美國傳統基金會當然有認知。2019年度報告提及習近平提出的「(新時代)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認為是從意識形態上壓制自由化,更嚴重地依賴重商主義,在貿易和投資方面設置更多官僚障礙,而在法治上有弱化,未能加強抵制既得利益對更具活力的經濟發展的阻礙。

事實上,中共所編造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這一概念,本身就是矛盾的。例如,「社會主義」要求以「生產資料公有制為基礎」和「國有經濟為主導」,「市場經濟」則要求各種經濟成分一視同仁,要求「競爭中性」,這兩者是水火不容的。如今中國經濟之所以深陷困境,最深層原因就在於中共意識形態的捆綁。

要想把中國經濟從困境中解救出來,就必須拆解意識形態的捆綁,打破中共的控制,這就等於要中共的命,中共是絕不答應的,是拚命抗拒的。

因此,當今中國已經處在這樣一種歷史性的局面:不解體中共,中國經濟以致中國就沒有出路。中國經濟乃至中國要想擁有未來,就必須解體中共。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中國經濟將因自由因素面臨衰退
美專家:中國無法阻經濟衰退 資本正外流
從中共打壓智庫看香港抗議活動的重要性
顏丹:大陸赴台自由行遊客「歸零」誰之過?
最熱視頻
【有冇搞錯】中共五個最恐懼的事情
【拍案驚奇】克里上海被冷落 中共拋棄李嘉誠?
【思想領袖】郭君:香港大紀元遭襲擊內幕
【橫河觀點】80年反目為仇 中共羞辱美特使
【新聞看點】日歐被推向美國 北京愚蠢樹敵
【時事軍事】美軍遠征打擊群 可替中共收場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