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中国经济回顾之十三        

王赫:中国经济自由度为何是“重度不自由”?

人气 966

【大纪元2020年12月19日讯】中国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已过10年,但经济自由度几何?今年3月16日,在美国智库传统基金会(The Heritage Foundation)权威发布的《经济自由度指数》2020年度报告中,中国得分59.5 ,排在世界第103位(共统计了179个国家和地区)。这是一个什么概念呢?这个得分不仅在全球平均水平之下,而且属于“重度不自由”等级。

2020年度报告根据得分,所有国家和地区的经济自由度被分为如下四等:

  • · 极大自由  (Mostly Free)     70分(含)以上

  • · 中度自由  (Moderately Free)  60-70分(含60分)

  • · 重度不自由(Mostly Unfree)    50-60分(含50分)
  • · 压制  (Repressed)       50分以下

10年之前,也即2010年,中国得分51.0,世界排名第140位;10年之后,中国得分提升了8.5,但仍处于这一等别:“重度不自由”。

许多人看到这个结论,会感到大出意外,难以接受。那我们就来看些数据:截至2018年底,外资银行的资产占比小于2%,股市、债市外资持有的资产占比小于3%,保险资产外资占比小于6%。这些数据都是中国金融自由度的具体表现,而金融自由度又是经济自由度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中国金融自由度之低,不仅低于同等发展中国家的平均水平(例如,就外资银行的资产占比而言,OECD、金砖其他四国在2009年就已经高达12%、15.5%,世界平均水平则为13%,是中国的7.1倍),也大大落后于中国货物和服务贸易以及直接投资的开放程度。

这些年中国经济自由度一直处于“基本不自由”等别,说明了一个什么问题呢?说明中共所谓的进步,其实都是“蚁行”,毫无实质性的突破。表一表明:最近10年里,中共吵吵闹闹、打打杀杀、左右折腾,一切都是作秀,一切都是忽悠,实质从未变过。这也从侧面证明一个观点:中国最近10年改革停滞。

表一 :2013-2020中国经济自由度得分与排名

年度 2020 2019 2018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得分 59.5 58.4 57.8 57.4 52.7 52.5 51.9 51.2
排名 103 100 110 111 139 137 136 138

而且,中共的倒行逆施,还将香港从世界经济自由度排名第一的位置拽了下来。传统基金会自1995年发布经济自由度年度报告以来,香港连续25年都是冠军,但就在2020年度被新加坡超过。众所周知,2019年中共强令港府修改引渡条约,激起港人浩大的“反送中”运动,港府滥警滥暴,致使东方明珠蒙尘。2020年中共更是强推“港版国安法”,大肆抓捕民主人士,“一国两制”不复存在,美国取消香港特殊地位,香港已经风雨飘摇。2021年度的经济自由度评分,香港恐怕会更不佳。

美国传统基金会设计的经济自由度指数(Index of Economic Freedom),包括10大类50个指标,并参考世界银行(World Bank)、世界经济论坛(WEF)、美联储(IMF)、经济合作暨发展组织(OECD)等相关报告进行评比。其核心思想是:具有较多经济自由度的国家和地区与那些较少的相比,会拥有较高的长期经济增长速度和更繁荣。这种思想来自于亚当·斯密的《国富论》,即“保护个人自由的基本机构,追求自身的经济利益,而使较大的社会更加繁荣”。

这一思想已为近代史所证实。有论者如是说:一个国家或地区的经济自由度,与其经济发达程度及其其国民的人均收入,总体上成正向关系;一个国家或地区的的社会自由度由经济自由度、思想自由度、政治自由度组成,三者在总体上成正向关系;一个国家的社会自由度与法治度在总体上成正向关系,与人治度成反向关系。换言之,经济自由度是一个国家或地区的经济发达程度、社会自由度、法治程度的基础。

但是,中共是断断不会接受这个思想的。中国经济“重度不自由”的定性,正是中共“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纲领和国策的如实体现。

中共讲“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是对经济落后现实的迫不得已的让步,是“韬光养晦”的表现,一旦经济实力有所增长,“解放全人类”的本能就躁动起来了(例如,2012年11月,中共十八大明确提出要倡导“人类命运共同体”意识;2020年10月,中共十九届五中全会更明确提出“推动构建新型国际关系和人类命运共同体”),中共的全球野心早已暴露无遗了,“军民融合”、国民经济军事化早在暗中推进了。

中共讲的“两个基本点”,如有论者所说,“坚持改革开放”决定了中国的经济自由度能够大幅领先于“完全不自由”的朝鲜等国家;而另一个“坚持四项基本原则”, 则决定了中国将长期滞留在“基本不自由”层级,实难前行迈上一个新的台阶成为“适度自由”的国家,更不可能进而达到香港和台湾所具有的亮丽、骄人的经济自由度。

对此,美国传统基金会当然有认知。2019年度报告提及习近平提出的“(新时代)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认为是从意识形态上压制自由化,更严重地依赖重商主义,在贸易和投资方面设置更多官僚障碍,而在法治上有弱化,未能加强抵制既得利益对更具活力的经济发展的阻碍。

事实上,中共所编造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这一概念,本身就是矛盾的。例如,“社会主义”要求以“生产资料公有制为基础”和“国有经济为主导”,“市场经济”则要求各种经济成分一视同仁,要求“竞争中性”,这两者是水火不容的。如今中国经济之所以深陷困境,最深层原因就在于中共意识形态的捆绑。

要想把中国经济从困境中解救出来,就必须拆解意识形态的捆绑,打破中共的控制,这就等于要中共的命,中共是绝不答应的,是拚命抗拒的。

因此,当今中国已经处在这样一种历史性的局面:不解体中共,中国经济以致中国就没有出路。中国经济乃至中国要想拥有未来,就必须解体中共。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中国经济将因自由因素面临衰退
美专家:中国无法阻经济衰退 资本正外流
从中共打压智库看香港抗议活动的重要性
颜丹:大陆赴台自由行游客“归零”谁之过?
最热视频
【秦鹏直播】中共打错算盘 台凤梨卖断货了!
【远见快评】放生中芯国际 拜登打右灯向左转
【时事纵横】小粉红恐吓留学生 中共高铁攻台?
【探索时分】F35停产是假新闻 到底发生什么
【财商天下】操控湄公河 中共霸凌邻国
【新闻大家谈】修路到台北?中共吓台招术不灵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