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大國戰疫》給世界提供什麼?

人氣 5706

【大紀元2020年02月28日訊】中共病毒肺炎疫情肆虐下,中共對信息的控制更加嚴厲並加強了輿論宣傳。官方大力宣導所謂「中國抗疫模式」以及「正能量」;但許多有關疫情的真實信息媒體卻不能報導。

有大陸教授憤而發文稱官方派駐武漢的300名記者抵不上一個作家方方;有些報導更是侮辱人的智商。那麼中共所謂「正能量」報導中到底有幾分真實?

嘉賓:陳破空 唐靖遠
主持:方菲

熱點互動】《大國戰「疫」》出版:中共要給世界提供抗疫經驗?美國流感到底是怎麼回事?「正能量」報導下的平行時空

主持人:觀眾朋友好,歡迎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今天是2月26日星期三。新冠肺炎疫情肆虐下,中共對信息的控制更加嚴厲,並且加強了輿論的宣傳。近期中共官方大力宣導所謂的「中國抗疫模式」以及「正能量」,不過許多和疫情有關的真實信息媒體卻不能報導。一位武漢教授稱官方派至武漢的300名記者還不及一個作家方方,並且說有些報導污辱人的智商。那麼中共的正能量報導到底有幾分真實?是否正在引發負面的效果?

今晚我們請來兩位嘉賓一起來討論這些問題,兩位都在現場,一位是政論家陳破空先生,還有一位是時事評論員唐靖遠先生,二位好。

陳破空:主持人你好,各位觀眾好。

唐靖遠:主持人好,大家好。

廣東醫護人員在《柳葉刀》發文救助 犯了中共3重忌諱

主持人:謝謝二位,那我們也歡迎觀眾朋友在節目中間跟我們互動,您可以發手機簡訊,或者在YouTube上觀看我們的直播,跟我們文字互動。

唐靖遠先生我想先來談一談中國大陸信息不通暢的問題。最新消息廣東去武漢支援的醫護人員,在海外《柳葉刀》(The Lancet)雜誌上發了一封公開信,公開向國際社會求援,說武漢醫療條件很惡劣,希望國際社會的醫護人員去武漢幫助。

結果公開信之後第二天,官方就把這個媒體報導刪掉了,而且有一個廣東援助湖北醫療隊發了個聲明,說之前的公開信說得不符合事實,要求《柳葉刀》撤銷這篇文章。這整個過程給人一種很烏龍的感覺,您怎麼看這個事情?

唐靖遠:這個事情其實我覺得並不是一個孤立的現象。因為在此前我們看見已經有過多次,就是醫護人員出來發求助信息,然後很迅速地就被官方消聲,而且還對這些相關人員進行處理。所以這個的確是一個反常現象,因為在任何一個正常的社會,也就是在遭遇這種公共危機的時候,任何求助的信息要是被扼殺掉,那麼很可能就會帶來嚴重的後果,甚至涉及到人命的傷亡都是有可能的。所以為什麼會這麼反常?就是中共不准許這些醫護人員、在一線的人員自己來求助呢?我覺得可能涉及到幾個問題。

首先第一個就是醫療物資的這種數據,尤其是這種醫療物資的稀缺,導致在一線人員他們自己出來發求救的信息。這個數據很可能會側面地反映出來,這個疫情的一些真實情況;這個是我覺得官方可能比較懼怕的,因為他們擔心由於你去深挖這些信息,可能會連帶地把疫情的真實情況,他們隱瞞的東西,可能會連帶地就曝光了,這是一個。另一個就是可能牽扯出來醫療物資的黑幕。

因為我們知道現在看見的一個奇怪現象是全國傾舉國之力,都在支援武漢,甚至包括湖北,就是支援一個省。按說這些物資應該是夠用的,但是為什麼屢屢出現這種一線的醫生,他們都在說醫療物資不夠用;那麼很顯然最直接的一種可能,就是物資在中途被很多的部門可能被截留了。因為我們已經看見這種現象出現很多了是吧?!各地為了搶口罩,為了搶防護服,甚至不惜出動什麼警察,出動武警啊等等。

我覺得從一個側面反映出來,尤其是在體制內的人,他們可能已經知道對於這場瘟疫,它的持續時間可能會很長,所以他們其實都在做長遠的打算,他們為了自保,所以他就需要利用自己的權力,從這些醫療物資、全國各地支援的,要截留一部分給自己留做長遠的這種打算用的。就是你一旦要查這些東西,那很可能會牽扯出很多的黑幕,所以對這些官員來說,在體制內的人來說,他當然馬上第一反應就是首先把你聲音給你掐掉。你別嘮這個事,然後不要曝光,慢慢再來商量。

那麼還有一個因素,我覺得可能跟整個中共現在宣傳的這個大氣氛,就是今天我們要談的這個主題,跟這個有關係。因為我們知道中宣部其實一直以來,從這個瘟疫發生以後,一直都在採用一種手法,就是所謂的大國敘事、宏大敘事這種方式,不斷地渲染中共這個國家怎麼有實力啦,怎麼有錢啦,在這次瘟疫面前怎麼的沒有問題啦⋯⋯等等。但是這些醫生他們發出來的求助信息,其實相當於是戳破了中共的肥皂泡,其實相當於打了中宣部的一記耳光一樣。

所以我覺得像這樣的一些信息,我們看到它實質上也是整個在宣傳部門,也是把作為所謂的負能量,所謂的負面信息,是在全力的撲殺之中。所以我覺得這麼幾個因素可能都有關係。就是說客觀上反映出來一個事實:中共官方和民間現在關於瘟疫疫情的真實情況和輿論的角力,已經從國內已經蔓延到了國際社會上來了。因為一個很簡單的道理,如果說這些醫護人員他們在國內的申訴渠道,或是說他在國內有這樣的渠道可以發出自己的聲音,他不可能繞這麼大的圈子,跑到國外,甚至跑到《柳葉刀》這樣的一個醫學雜誌上面去發出這個求助信,所以它客觀上我覺得反映出這麼一個現實。

主持人:他可能是最後沒有別的辦法了,所以他只能這樣。

唐靖遠:對,走投無路了,他被迫這樣做了。

主持人:破空您怎麼看這個事情。還有後來所謂的廣東援助湖北醫療隊發聲明,說這個文章是描述了不實的現象;所以網民認為他們受到了壓力才這麼說的。

陳破空:廣東醫療隊發聲明,說兩點,第一個說那兩位護士不是他們的醫療隊的,那麼就說明被除名了。第二個說消息不實,要求英國的《柳葉刀》撤回。但是這個所謂的不實,在中共來說黨領導一切,所以不存在廣東醫療隊單獨這麼說,一定是上級通知他們這麼說的,因為上級中央政府不好出面,只好通知地方上來出面。這件事有三件事觸動了中共的神經,為什麼中共會有這個反應?第一件事,就是兩位護士揭露了基層的真實情況:醫療物資、醫療設備的嚴重短缺,和醫療人員的這種艱苦、壓力,和巨大的驚恐、無助、恐懼等等。

第二件事揭示中共當局所謂大國體制,處置不當,所以導致人員緊張、物資短缺,叫出家醜,中共認為家醜不可外揚。而一部分中國人也還有這個舊的思維邏輯,所以他們等於說把家醜曝了出來。因為他向國際社會求助,就在於中共做得不好,就自己的政府做得不好,這個政府無力或者是處置不當,才會直接向國際社會求助。實際上以前最早期的時候這件事情出來,武漢的醫護人員普遍反映,說向政府反映是沒有用的,政府好像不存在一樣,他說我們直接求助於社會,我們現在有了新物資了,有救援物資來了,所以是同樣一個情況。

第三件事情,這點很重要,就是中共為什麼驚慌的,不僅要捂住這件事情,要開除兩名護士,甚至去抗議呢?在於是中共拒絕了國際來援,因為中共阻絕了包括美國專家在內的、各國的專家和救難人員去中國。所以中國的確需要救援,現在各地去了14,000的醫護人員到了武漢去救援。但是為什麼國際上沒去,不是國際上不願意去,美國就多次地跟中國交涉要去,但中共婉拒,擋住不讓去。因為之後就會發現真實的情況,兩個真實情況。第一個真實情況,瘟疫有多嚴重,究竟死人這個數字和確認的數字很快被統計出來,很快被看出來。你醫院死多少人,火葬場拉多少人,很快可以看出來中共的數據和錯假。

第二原因會曝光,因為這些醫療組,這些醫療人員去了就有各種各樣的診斷,判斷你這個病毒根本不是所謂的什麼華南海鮮市場,或者是動物病毒,是人工合成的,這個病毒怎麼來的,就細菌戰,就生化武器,說這個終極指向,就中共根本人造的這場大瘟疫就會曝光。這就是中共極力捂住的原因,而這兩位護士等於是捅破了幾層窗戶紙。

主持人:確實是這樣,犯了中共忌諱。其實還有一個類似的事件,想請唐靖遠先生評論一下,我們看到2月20日《財新網》做了一份報導「武漢養老院多例疑似新冠肺炎」的文章,死了十幾個老人。後來武漢市出來闢謠說:沒有這回事,而且威脅說在疫情期間,造謠可以判7年刑。後來《財新》不動聲色,幾天之後推出了一篇更長篇的報導,把這十幾個老人的名字和死亡日期都列出來了。

民眾說《財新》敢說一點真話,但我覺得海外的媒體自由亞洲,問了一個很好的問題,說:為什麼這個信息都要捂著?因為疫情下會死人,中共自己每天也在報死亡數字;死十幾位老人這樣一件事情,中共為什麼要捂住呢?

唐靖遠:我覺得這裡面可能也是涉及到幾個因素,首先第一個就是《財新網》這次對養老院的一個調查,其實很有可能無形中觸及到了中共現在最忌諱的話題,就是中共「真正死亡人數」的問題。因為《財新網》雖然調查只是一個養老院,但是如果說這個信息真的被披露出來,曝光出來,那麼很有可能會成為一個參照。因為很多這個數據,你哪怕只是一個小小的樣本,或至少通過一個模型計算,就有可能會得知一些真相的。

中共雖然表面上每天也在通報,說:每天有多少確診,死了多少例啦。但這個數據其實現在大家都知道那個可信度是非常低的。所以我覺得《財新》的這個調查報導,很可能揭開了冰山一角,它完全可能不在中共官方的統計數據之中。所以這是官方所擔心的。這是第一個。

另外一個我覺得中共也擔心《財新網》出現一個示範效應。如果《財新網》做這個調查中共不把它「捂住」,今天《財新網》可以調查這個機構,明天換一家媒體,可能就去調查另外一個機構,這種示範效應一旦出現,很可能在武漢的真實情況,中共就「捂不住」了,很可能會穿幫的!引發的後果,中共就無法預料了。所以我覺得這是第二個因素。

第三個,我覺得還有一個比較敏感的因素是:《財新》去調查的是叫做武漢市社會福利院,它的位置比較敏感,它正好是處在武漢市疾控中心P3實驗室,和華南海鮮市場的差不多中間位置。就是距離武漢P3實驗室直線距離也就一百多米的樣子,然後距離海鮮市場大概也就是200米左右。

所以它是這麼一個敏感的地方,因為之前我們知道疾控中心的P3實驗室曾經被論文點了名,懷疑這次的病毒來源就是從這個P3實驗室洩漏出去的。所以我覺得很有可能《財新網》去調查這家養老院,它的地點非常敏感。

主持人:所以「醉翁之意不在酒」嗎?

唐靖遠:很有可能有這種味道在裡面,因為如果是站在官員他想要隱瞞一些東西的話,比如說如果這個P3實驗室跟這次的病毒洩漏有關係的話,那麼站在官員的角度一定會非常緊張,怎麼你們這些新聞機構居然已經調查、摸到了這個出事的源頭的附近境,跑到這來搞調查了,那他肯定是非常緊張的,所以我覺得不排除是有這方面的因素在裡面。

《大國戰「》出版:中共要給世界提供什麼抗疫經驗

主持人:破空先生,其實我們海外看到的很多信息,在國內的民眾可能看不到。而國內民眾看到另外一種信息,就是官方在大力宣傳的中共抗疫模式,比如說最新的有一本叫「大國戰『疫』」,這麼一本書要出版了。據說《大國戰「疫」》集中反映了中共領導人為民情懷呀,遠見卓識啊,包括共產黨社會主義制度,優越性⋯⋯等等,看起來這本書似乎要給世界提供中國的抗疫經驗。您怎麼看這種大國抗疫模式?你覺得中共迄今為止能提供什麼樣的抗疫經驗?

陳破空:據說《大國戰「疫」》裡面的選的文章,很多是別的國家的媒體評論中國的事情,有選擇性的。因為你在西方自由媒體,多元化社會,有各種各樣的媒體報導,中共就精心選擇對中共政府有利的東西,去選世界看著中國這麼成功——包括世衛組織總幹事說什麼啦,也包括一些所謂親共媒體、左派媒體說什麼,倒過來襯托。

這說明什麼呢?中共的宣傳系統進入了幾個領域,一個是給中國老百姓正面地去洗腦,正面就是通過它自己編造的謠言啦,假消息等等⋯⋯。像剛才提到武漢市說是:在抗疫期間編造假消息可以判七年。我說就是衝著王滬寧和胡錫進去的,他們天天造假消息,天天造謠言,早就該判刑七年了,幾個七年都判不下來,倆人可能在秦城監獄待到老,牢底坐穿。

然後另外一個宣傳方式,就是在互聯網、微博上微信上散布這些;再一個就是借洋人金口,挾洋自重來為自己包裝,看外國都怎麼講,看看哪個報紙怎麼講,反過來那些報紙如果講不利的,對中共政府批評的,它就完全不引用,不存在。然後當中國人民是愚痴。

因為中共已經通過互聯網封鎖了,所有外國人的媒體,本來中國人民就看不見;然後中共知道你看不見,給你關在一個籠子裡面,用選擇性的一些東西來給你看,說:人家都在稱讚我們這個豬圈裡面,是全世界最好的,你看你們這個飼料也充足啊,然後你們得了豬瘟,我也在積極地你們治療啊,你看外面都說豬瘟得到了某種藥得以治療。這些豬也不知道,也覺得挺幸福,說:我們在這裡得了豬瘟還能得救,要是其它的豬圈得豬瘟可能早死光光了。所以得出這個結論,中共把中國當成動物農莊,當成豬在養,中共官媒就是這個意思。

主持人:但是中共不僅僅是出口轉內銷,比如說復旦大學的教授教張維為,他在官方媒體上就說:中國模式特點是一個代表人民利益的黨來領導,然後有很強的社會動員能力。就所謂的這種集中力量辦大事,他說在別的國家,像其它的省市,都來支持武漢這是不太做得到的,他就說其它國家沒有這種優勢。你怎麼看他這個例子?

陳破空:張維為儘管他腦袋壞掉了,他能夠騙得了三年級以下的學生或者是文盲,但是很多網友比他智商高,早就給他戳穿了。中共小事都能拖成大事,當然要集中力量辦大事啊,這是一個結論。第二個是,中共辦的是別的制度下不會發生的事啊。再一個就是說,中共自己製造的事情,然後自己在那解決,你說集中力量辦大事。而就兩名護士就揭穿了中共集中力量也辦不了大事,人家還要向外求救,武漢市的醫護人員早就說了,求政府是沒用的,政府根本就不管你,所以只有向社會直接呼籲。所以中共在文字上、在報紙上、雜誌上,宣傳的,說舉國之力支援武漢;事實上舉國都在歧視武漢,舉國都在歧視湖北,什麼舉國都在支持武漢?各個地方都在搞割據、留自留地,各自為政,各自為營,就相對各地獨立了一樣了。所以不存在,中共報紙上宣傳的全部不存在。

這個復旦大學張維為在說這些話的時候,他就想給人民一個誤導,表示你只要看結果,不要看原因。就讓人們去關注,結果到處是轟轟烈烈地在幹這幹那⋯⋯。就像毛澤東在搞文化大革命一樣,當然舉國之力幹大事啊!中共10年之內把90%的文物古蹟砸爛了,中共幹了多大的事啊?幹得很好啊?!而且毛澤東還說:現在這個局勢是大好,不是小好也不是中好,形勢是大好啊!天下大亂形勢大好,所以今天中共的宣傳口吻,完全是文革時代一模一樣。但是今天的中國人,在二十一世紀畢竟還有互聯網,畢竟受過一定的教育,所以多數人都能夠戳穿,所以網友本身無數的總結,都已經戳穿了。張維為這個人他也只能自說自話,他要是跟任何一個網友去辯論,他都會輸。

主持人:唐靖遠先生,很多在海外的人看的報導比較多,肯定是覺得中共這邊有很多不足之處。包括中央和地方互相甩鍋的時候,大家都能看出來疫情最初的這個時間是被延誤了。我覺得中共不去總結這些經驗教訓,反過來非常高調地說:自己有抗疫經驗要提供給世界,而且引領什麼世界抗疫勝利呀,甚至說疫情過後中國又成最大贏家。您覺得中共這個宣傳基調,為什麼這麼說呢?

唐靖遠:剛才陳先生已經說得非常透徹,我非常贊同。中共使用了一種手法就是「因果倒置」。只是去強調那個結果,不去問那個原因。什麼意思呢?我們可以打一個比方,我們知道極權政府有一個最突出的特徵就是它先打斷你的腿,然後再給你一根拐杖;儘管這根拐杖無論做得多麼的漂亮,就像這些宣傳機構就拚命地引導你去歌頌這根拐杖——看這個拐杖怎麼的精緻啊,做工怎麼的精細呀,怎麼好⋯⋯,中共就不去提你的腿究竟是怎麼斷的。

主持人:就是所謂的「喪事變喜事」是嗎?

唐靖遠:這個就是把喪事變喜事典型的一種手法。我們以前打過一個比方,就像一個人得了病,你去找醫生;這個醫生先隱瞞病情,告訴你說:沒關係你一點都沒事。你就慢慢拖,結果小事拖成大事了。最後不得已,這個醫生告訴你:我只能給你截肢了,不截肢你就保不住命了。然後截肢完之後,醫生回過頭來告訴你:你感謝我啊!要不是我給你截肢,你就沒命啦!我(醫生)多麼地果斷啦。我這個舉國優勢是把我這個大國,是多麼的有效率,多麼的高。就非常荒謬地把這個因果的整個位置,它給你顛倒了,這是第一個。

第二個,就是這個所謂的舉國體制啊,就是剛才這個張維為所說的所謂這種體制優勢。其實這種模式我們可以打一個比方,有點像這個鐘擺模式一樣的,就是總是在兩個極端之間來回地擺動,這個其實也是極權統治的一種常態。我們也可以把它理解為是一種抽風的模式。

就像這次瘟疫,剛開始的時候極力地捂住真相,告訴你有沒有人傳人,一點不用擔心,你們繼續去開萬家宴,去吃飯怎麼的;回過頭來可能一夜之間馬上就宣布封城了,現在疫情非常嚴重了,誰都不准出門了。或者是今天還在告訴你說,絕對不允許出門,誰要出門、上街,我要抓你,你必須在家裡要隔離;明天因為出於要復工的關係,馬上又告訴你:你必須要出門去復工,不去復工,我就要懲罰你,處罰你。

你可以看到整個模式都是在兩個極端之間的劇烈的擺動,表面看上去好像效率很高,政府一說往東,所有的人全部都往東;政府一下子又說要往西,然後全部又往西。但是實質上這種劇烈擺動的背後,其實已經消耗了巨大的社會成本,也就是說其實是得不償失的。

還有一個,像這種所謂的大國優勢,我們可以看看它的歷史紀錄,所謂「集中力量辦大事」,不是老是這麼說,這樣宣稱嗎?你看從毛澤東時代起,集中力量辦了什麼大事呢?毛澤東辦了最大的事情就是發動大躍進,造成大饑荒,還有後面的文化大革命。到了鄧小平時代,鄧小平集中力量辦了最大一件事情,就是六四的屠殺。江澤民時代集中力量辦的最大的事情,就是鎮壓法輪功。到了習近平時代,辦的集中力量在應對這次瘟疫。其實我們完全可以看到,他現在所謂的封城模式只不過是新疆集中營模式,稍微做了一個變相而已,做了一種變種而已,只是如此而已。

他真正作為中共執政的政府,他最引為自豪的所謂「經濟發展」(它認為合法性最大的來源),這個經濟的發展是他集中力量辦出的嗎?恰恰相反。連中共的高層領導自己都承認,連朱鎔基自己都承認恰恰是我們政府沒有管,沒有辦事的時候,這個經濟才出現了這樣的生機,才出現了蓬勃發展。所以從中共過去的歷史紀錄來看集中力量辦大事,完全就是一個謊言,其實是一個好玩的邏輯,一個軌跡,讓你去相信覺得好像這種體制是有優勢的,其實這種所謂的體制優勢帶來的全部是災難。

被國內親友嚴重關心美國流感  海外華人哭笑不得

主持人:破空先生,我覺得在官方這種宣傳的時候,可能很多民眾因為對訊息來源的不通暢,多多少少都會認為它有一定的道理,比如這位復旦大學中國研究院院長張維為教授在央視上拿美國作比較,他說:你看美國怎麼怎麼樣,他們就不能這樣做,你看美國那一年處理禽流感又怎麼樣,包括今年美國的大流感他們也很狼狽什麼的⋯⋯。

很多人是相信的,所以我知道現在最近比如說很多海外華人打電話回國,國內的親友就說,聽說你們美國流感很嚴重,你一定要小心,出門要戴口罩。您怎麼看現在美國流感幾乎已經成為一個國內人最關心的事情?

陳破空:首先張維為教授這個部分,他之所以敢那麼講,是因為那個節目中只有他單方面在講,沒有對手跟他辯論;而且那些電台電視台都屬於政府的,由黨領導,黨讓他說什麼就說什麼。但是如果在美國,這些媒體、電視台、電台是私營性質的,有人這樣說的,就會有另一個嘉賓去辯論,讓大家鑑定真偽。

第二突然講到流感的事情,這是王滬寧的宣傳系統炮製了一個真正的「陰謀論」,一個大文宣,炮製到給全國鋪天蓋地的程度。它的起步就在於中國大瘟疫的爆發,中國爆發大瘟疫的同時,王滬寧的宣傳系統就炮製了美國大流感的爆發,這個是什麼原因呢?首先我們講講美國的流感怎麼回事。美國流感,疾病控制中心CDC在去年底、今年初出了一個報告,報告就講到把流感做為一個原因,把所有的死亡,尤其老年人,特別是八九十歲,一百歲,這些老年人在死亡前,跟哪些疾病有關,做了一個統計,跟流感有關的有6,600人,在過去一年。比如這個老人有冠心病,有心臟病,有糖尿病,行將就木,或者已經受家庭護理人員醫院已經躺著了,但是最後因為流感最後他就去世了,這導火索。

這樣一種統計的話,可以放到任何一種病症的統記,間接的、這不是一個真實的,直接流感,單純的流感導致的一個死亡,而是跟流感掛鉤的一個統計,其實還可以掛鉤——心臟病,比如美國統計心臟病來做一個統計,那可能幾萬人因為心臟病而死亡,那是不是國內網友打電話來說你們要注意心臟病,不得了?你再統計一個癌症,你也很多統計幾十萬上百萬的死亡,再統計車禍?!所以中國在說這個話的時候,當時的網友又說了,中國說美國流感死了多少人的時候,中國的車禍死了多少人?你能不能統計。那是不是就說大家就關心車禍,不要關心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中國車禍死亡的人數可能統計出來更多。

另外就在美國疾病控制中心在統計美國的數字,也統計了中國的數字;也同樣統計了中國在過去一年,由於流感死亡是8.8萬,美國6千6,中國8萬8,就算中國的人口是美國的四倍來測算,那都已經超出了這規模。

主持人:美國總的死亡數好像一萬多 (編者註:根據美國疾控中心(CDC)數據:2019-10-1~2020-02-15(流感季節 ) 估計被感染數2900萬~4100萬,死亡1.6萬到4.1萬)

陳破空:是華春瑩在2018年2019年連著說的時候是一萬多,她說從2018到2019兩年,但是2019一年說是6千6,是這幾個數據。但是美國自己說的數據更大,就像《紐約時報》報的數據更厲害,它說上百萬受到傳染,有幾萬人死亡。《紐約時報》乾脆跟你說得更多,這不在乎,美國是個民主國家,就直接給你說了。我們流感幾萬人,怎麼樣呢?這都不能代替新型冠狀病毒。台灣政論節目的時候,我上次也提過,提了一個親共分子,就在那裡講美國流感也把王滬寧的理念拿去發揮,大肆宣揚地講美國流感死多少人。

當時一個來賓說:那好,我們兩個打個賭,你去中國住一個月,我去美國住一個月。他就說不出話來了。行啊你去中國住一個月,看你染不染上新型冠狀病毒,人家來美國住一個月,好,染上流感怎麼樣?

流感是一個常見病,人類早就攻克,有疫苗、有藥品、有各種各樣的護理,流感的死亡率低到了不能不忽視的,中、青年人根本就不會因為流感而死亡,很少,老年八九十歲、一百歲、一百二十歲,因為流感死了很正常,一年來個幾千、幾萬,自然死亡。新型冠狀病毒疫苗也沒有研究出來,藥品也沒有,而且是人工造的病毒,是細菌戰生化武器,而中國宣稱死亡率只有2%,現在很多人發現死亡率高達60%,死亡率非常高。

伊朗也是隱瞞,一個城市就死50人。所以在這個對照下,根本就不成比例的對照;但是王滬寧崇拜一個理論「謊言重複一千遍成為真理」,所以要通過另外一個文獻,就在互聯網上,就在社交媒體上,微博、微信大量地散發。這一散發到了中國人民都不關心武漢肺炎了,去關心美國的流感了。連我自己都接到國內親友的詢問說,美國流感那麼厲害,你要小心,你要注意了,我看的時候真是哭笑不得。

不要說我們這樣的人哭笑不得,就連美國那些親共的華人,親共分子,這些親共的社團恐怕自己都哭笑不得。因為他們根本就沒有感覺有什麼流感不流感,沒感覺;而且在美國打流感很多還是免費打疫苗,有人打,有人不打,打疫苗是免費的。所以中共造這個話題也可以看出王滬寧的水平達到了爐火純青的程度。真是當年納粹戈培爾望塵莫及,這是人家說王滬寧乾脆改名,改成王培爾算了。

流感和新冠肺炎不可同日而語的三大原因

主持人:而且這個流言甚至更進一步,有人說:美國很多流感死亡的人,可能因為新冠病毒死的,真的是讓人覺得哭笑不得,您怎麼看呢?唐靖遠先生。

唐靖遠:對,我想回應一下陳先生關於所謂的流感的說法,這非常可笑,非常荒謬的比較,什麼意思呢?流感和新冠肺炎我們知道它其實是截然不同的兩種病,這是第一。第二,根據中共自己的分級,就是傳染病分級,它分為甲、乙、丙三類,其實還有第四類,就是其它。流感是被分為最低的,是在「丙」類的;新冠肺炎(COVID-19),雖然分類把它分在乙類,但是我們看見官方特意註明說:新冠肺炎(COVID-19)要按照「甲」類來進行管理。按照甲類管理什麼意思呢?就是實質上,實際的處治措施,要按照「甲」類傳染病,就是和鼠疫和霍亂,這樣的類型傳染病,必須放在一個級別來對待的。

也就是說,就從官方自己的分類你都可以看到,這個流感和新冠肺炎差了足足兩個級別。這兩個級別最大的區別是什麼呢?如果你是被歸為「甲」類傳染病,就要按照甲類傳染病來管理的,一旦確診患上這種病,國家法律規定你必須要進行隔離,而且密切接觸者也都必須要進行隔離觀察。這是法定的。你要是拒絕接受隔離,你就是違法,馬上就要處治你,要負刑事責任的。

但是對於「丙」類這個傳染病,就像流感是不需要隔離的,根本就不需要的。也就是說這兩種病,它的危害程度完全不在於一個數量級。如果把流感比喻成是大刀、長矛的話,這個新冠肺炎(COVID-19)的確就相當於核武器。它的差距就有這麼大,這是第一個。

第二個,這個其實是一個已經和未知之間的比較,我們對流感病毒可以說已經了解得相當透徹了。我們現在已經有疫苗,有藥物,有各種針對流感去治療,知道什麼樣的方案對流感是有效的。所以我們可以一點都不恐慌,沒有哪個國家會因為爆發了流感就封城;就像中國這樣搞得甚至封省,大半個中國都封閉了,沒有這樣的。

但是新冠肺炎就完全不一樣,它是一個未知的疾病。現在哪怕是一個最頂尖的專家,誰敢站出來拍著胸脯說:我能把這個病毒的來龍去脈說清楚。它怎麼傳染?它怎麼來的?它的致病機理如何?它真實的致病程度、致病率、致死率有多高?誰能說清楚啊?沒有誰能說清楚。所以正是因為新冠肺炎(COVID-19)是一個未知的東西,所以大家才會特別的恐慌。

還有一個第三點就是說,這兩個疾病的死亡率(剛才破空先生也提到了)。就是從中共官方的數據,我們都知道是不可信的,大幅縮水的。但是現在由於在國際社會已經有了比較多的爆發病例。其實國際社會相對來說,它的數據是比較準確、比較透明的。就參照國際社會的死亡率,做一個大概的估算都可以看出來:新冠肺炎(COVID-19)死亡率,要遠遠要高出中共官方宣布的死亡率。我覺得平均算起來大概接近10%左右,流感的死亡率是多少呢?只有0.1%。

主持人:而且剛才破空先生提到,流感死亡是很多時候因為引起了併發症。但是我們看到很多是身體完全健康,就是因為感染上這個病毒(COVID-19)而致死的。

唐靖遠:這也是一個截然不同的要點。為什麼很多國家包括美國、中國(國際統計流感死亡),其實並不是流感本身致人死亡;流感本身就是單純因為患上流感而致人死亡,這樣的病例可以說是極其罕見的。絕大多數的病例,都是因為流感引發了他的併發症。就是一些老年人他本來就有心臟病,或者是關於心、肺部分,像肺氣腫、肺心病啊等等,就是還有心血管疾病啊等等。在他的心肺系統本來就有嚴重的基礎疾病,由於流感像一根導火索一樣,引發這個基礎疾病更加嚴重,最後死亡。但是在計算的時候也都把它計算成為,就是因為流感而死亡的這樣的人數。所以統計的結果是這麼來的。中共其實是玩弄一個就是名詞模糊的這麼一個遊戲,一個手法來騙人,這是一個因素。

還有一個因素,就是流感所帶來的社會上的影響力,其實和新冠肺炎是完全是無法比擬的!流感它只是一種家常病,剛才我說的患者其實是不需要隔離的。就像剛才舉的例子,說我到美國來住一段時間,你到中國住一段時間;我感染了一個流感和你感染了新冠肺炎,那結果可能是截然不同的二回事,這是無法相比的。

主持人:是,我聽到有人就說:「那為什麼現在大家都怕去中國?為什麼沒有人怕來美國?」這個其實也挺說明問題了。我覺得面對中共這些宣傳,大家真的是要思考一下。

中共「正能量」報導幾分真實?武漢教授指侮辱智商

破空先生我覺得中共現在這種宣傳,也有一些負面的效果。比如說武漢華中師範大學戴建業教授,這二天就寫了篇文章,他說:中共駐武漢的幾百個記者不如一個作家方方。他說政府的媒體、報紙好像都不存在,大家就去看「方方日記」。戴建業教授說有些正能量宣傳的報導,就是污辱智商。這讓我想起前一陣子,就是經常看的官媒上的宣傳說,某某某跑到派出所什麼扔下一萬塊就跑,然後甚至某某某跑到派出所前扔下六萬塊錢就跑。有人說:喲!還漲價了。您怎麼看這種正能量的宣傳,您覺得有多少真實性?

陳破空:對,中共所謂的正能量也好,什麼暖心文也好,都是打引號的,都是相反的意思。正能量就是負能量,暖心文就是寒心文,令人心寒的新聞。大家知道武漢華中師範大學這位教授戴建業的說話,對我倒是一個很大的鼓舞。因為我老以為武漢人民、湖北人民和中國人民迷信中共宣傳的那套。但他說的是武漢人民根本不聽官方的什麼電視、電台,也不看你的報紙。武漢人民就每天追蹤「方方日記」。

方方就是湖北的一個作家,她每天寫日記,紀錄武漢封城後的點點滴滴和各種疫情,和她知道的情況。就武漢人民就在這個微博上和微信上,追蹤她的日記這個真正的報導。這就說明什麼?武漢人民、湖北人民早就把你官方那套看透了、看穿了。雖然我們很擔心中國人民會不會上當,但是可能別的地方還有人上當,但武漢的人民卻深受其害,湖北人民也深受其害。他們就聽見那些,火葬場車天天在運行,聽見了呼嘯而過的救護車在運行,那個殯儀館的負責人都知道燒了多少人。24小時運轉爐子都燒壞了,而且他們也看見移動式焚化爐都進來了。也看見各省的都在援助殯儀館、殯葬。所以武漢人很清楚死了多少人,燒了多少人,確診多少人。而且殯儀館的人說60%是從家裡接走了死人,只有38%是從醫院接走。

這些情況武漢人民是看得見、摸得著,所以中共官方騙不了他們。他們只說武漢人民恐怕還沒有那個勇氣來反對中共政府,來覺醒。所以戴建業教授說明了一個道理,官方的報導是污辱人民智商,還不是污辱這些學者、作家的智商,就連武漢本地人都在污辱他們的智商。只是武漢人現在需要想到這二個字:「武漢」。「武漢」像武松一樣的漢子,你是不是要覺醒知道官方是假的,你有沒有勇氣站出來跟它鬥,這才是關鍵的。人家都說武昌起義,原來是「起義」義氣的義。你要是精神上站得住,你真的是舉義旗,建立共和推翻帝制;你要是精神上站不住,最後肉體上被瘟疫所吞滅。所以武漢人民面臨究竟是「起義」還是「起疫」,哪二個選擇?

主持人:對,唐靖遠博士您談一談,剛才破空先生提到很多武漢人民對於報紙上的宣傳都不看了,他們去看「方方日記」。您覺得中共這種正能量的宣傳,這些報導中,它缺乏了什麼?

唐靖遠:我覺得中共這種正能量宣傳,並不是簡單的為了人民應對瘟疫的恐懼一種權宜之計。不是!中共一直是把宣傳作為保住它的政權,政權運作的一個基本的戰略。它是這樣來看待正能量宣傳的,什麼意思呢?就是我們看到就是很多官方的報導就非常、非常的弱智(可以這麼說)。比如報導那個植物人的丈夫,他妻子是個護士嘛,誰一提到他妻子的名字,植物人就馬上面露微笑!還有什麼剛剛出生20天的雙胞胎,就天真地問:我的媽媽去哪兒去了?⋯⋯就這些非常弱智的這種造假和煽情,就已經到了匪夷所思。

主持人:還有一個被採訪的說:我住方艙醫院,住得我都不想走了。

唐靖遠:諸如此類的非常多,這是一大類,中共為了煽情造假。還有一大類,我們可以把它叫做「吃人血饅頭」(諷刺出了某些社會事件之後,有無辜的受害者死去,但仍有人進行惡意炒作的行為),《每日甘肅網》報導說支援武漢地區的醫護人員。尤其是一些護士,都是女性,全部都剃成光頭,把頭髮全剃掉。說她們要表現出一種什麼這個抗疫的決心等等。還有武漢機關報發表《流產10天後,武漢90後女護士重回防疫第一線》等等之類的。

表面上看上去好像是一種所謂的正能量,但是我為什麼叫它「吃人血饅頭」。就是它這些新聞背後所透露出來,其實是對人性最基本的權利、人性最基本的尊嚴的一種踐踏。中共其實是這樣的,其實產生的是一個負效果。中共這些所謂的宣傳,中宣部為什麼要搞這麼多的這種宣傳?我覺得有一個很大的原因就是:中共也知道所有這些報導,很多都是漏洞百出(經常被網友揭穿),但是中共現在的手法,就是戈培爾(德國納粹宣傳部長)那樣的:明知道是謊言,只要重複一千遍總會有人相信。所以中共現在就是抱著一個想法,能騙多少算多少,能騙一時就算一時。其實是把正能量作為一種指導思想,來實施中共政治謊言的洗腦,我是這麼來看。

官媒宣傳下的真假武漢 平行時空

主持人:破空先生您覺得這種正能量報導中,所描繪的這個世界和真實世界差別有多大呢?

陳破空:看上去恐怕連1%都沒有,是0「真實性」。你就看最大的,確診病例是假的!死亡人數是假的!救援情況也是假的!那有什麼是真實的?沒有什麼是真實的。而且就算官方派的記者,戴建業教授說了一句話:官方派了湖北武漢幾百個記者,不如一個作家方方。其實記者自己也很冤,自己也很委屈。其實有些記者想說點話,有的媒體想說點話,但總是接到指令要以上頭(新華社、《人民日報》)為準,一旦有不同就開除職位。

甚至有人跑到武漢去採訪,財新網說過一句話:「那麼多的醫護人員第一線,十七萬的醫護人員沒有一個人願意說話」。話筒拿到醫護人員面前,他不說話,就是死命令不准說話、不准透露,你不能把情況說出來。一旦說出來(就像李文亮醫生一樣),一旦說出來,本來市政府市委就跟你說了,不得擅自對外透露,一透露就訓誡、就處置、警告什麼的。所以這裡面變成很多的這種掙扎,就是中共認為它的政權的確太危險了。脆弱到連一個醫生都不能說一句實話,脆弱到連一個記者都不能說一句實話,到這個程度。整個就是黨天下,一黨專政這是「舉國體制弱」。而不是舉國體制辦大事,這是集中力量辦壞事。

主持人:我想起那時候在談香港反送中的時候,我們還做了一些節目。就是談到中共版本的香港故事,我覺得現在好像看到的是一個中共版本的武漢故事。

唐靖遠:你可以看到,中共在這三場大的危機——第一個是跟美國的貿易戰,第二個是香港事件,第三個就是這場瘟疫,你都可以看到一個非常共同的特點。剛開始的時候都是對中共不利的消息,都是拚命地摀蓋子,不告訴你,掩蓋。到最後發現危機越鬧越大,最後實在摀不住了,然後中共就開始一下子反過來,走到另外一個極端。就是官媒開始大量的報導,然後發動五毛啊!小粉紅啊!全體出動一下子鋪天蓋地的,好像給你感覺中共一下子透明了?不是!

中共的報導完全是營造了一個平行時空;它所有的報導完全都是把真實的新聞往反方向去報導。所以中共真的可以營造出一個可以跟真實的世界,像平行時空一樣的,一個完全虛幻的一個信息這樣的環境。所以中共的這種模式,其實是一直以來是它的一種生存之道;因為中共這些謊言一旦要是被戳破了,它的政權合法性就不存在了。所以這個直接涉及到它生死存亡的問題。

主持人:但我覺得現在在引發很大的反彈,就是除了剛剛我們談到武漢戴教授之外。就像開始提到廣東醫護人員到《柳葉刀》去發文,我覺得這也是一種反彈,就是對國內的媒體不相信,要去國外的媒體去發。有沒有這種負面效果?

陳破空:一直以來就有這些,中國人都這樣,叫「告洋狀」。說在自己的國家哭告無門,狀告無門也解決無門,就向國際上,這是中國歷來的一個做法。說中國的訪民都走到世界各地,走到聯合國去上告。而且武漢醫護人員已經早就得出結論說,指望政府是指望不上的,你千萬不要相信政府,不要指望政府。所以他們向社會呼籲,然後得到了一些物資和一些設備和一些援助。

同樣道理,現在武漢人民如果向社會呼籲都不夠,他只能向國際呼籲。畢竟整個人類是一個大家庭,是一個藍色的星球,七十億人按照某人說是人類命運共同體;那麼人民所認定的命運共同體絕,決不是中南海某些人所認定的人類命運共同體。中南海認為一場大瘟疫把大家武裝起來,中國氾濫成災,世界也氾濫成災,這叫「人類命運共同體」。但是中國人民認為自己受難的時候,需要國際援助;如果政府不管,政府拒絕國際援助,他們自己去呼籲國際援救,這才是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基本概念。

主持人:我看不少外媒也在說,就中共這樣的宣傳和這個審查,已經產生很多負面效果。

唐靖遠:我想簡單補充一點,我們可以看到,正是因為不斷有民間這樣的人士,尤其現在網路嘛!通過網路這樣的一個工具,可以突破封鎖,去傳遞出一些真實聲音。所以我覺得這個正是讓中共感到了一種深切的威脅。所以現在不是有消息說,說中共準備在3月1日的時候要徹底地封網;就是包括對微信的這些群組,全部都要解散。包括甚至據説對一些明星的帳號,都要全部進行封殺。就是所有對中共不利的信息,它們要徹底地封殺到乾淨。其實我覺得就是這一點,中共已經意識到這個瘟疫對自己政權的反撲。因為你謊言造得越大,編得越大,它一旦被戳破了,帶來的就是毀滅性的結果。

主持人:瘟疫帶來的危機。好的,非常感謝二位今天的精采點評。我們節目時間很快又要到了,我們也感謝觀眾朋友的收看。下次節目,再見!

新唐人《熱點互動》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昊#

相關新聞
中共肺炎和美國流感哪個更危險?揭5大差別
乾元:全球化背景下的中共肺炎與國家道義
邢仁濤:爆料武漢肺炎到底死了多少
中共肺炎 朝鮮防疫空前 俄外交官直呼要崩潰
最熱視頻
【直播回放】5.24港人反國安惡法遊行
【老外看中國】從未說過的故事 給七年老觀眾
【紀元播報】歷史上瘟疫:神農嘗百草的祕密
【愛麗話五千】北宋三位垂簾聽政的賢后
【珍言真語】吳明德:中共打養子 黑暗過後是光明
【思想領袖】怒斥中領館的議長:中共非中國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