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杉磯民間組織聲援《柳葉刀》發文護士

人氣 2984

【大紀元2020年02月28日訊】2月27日下午4點30分,洛杉磯視覺藝術家協會在中共駐洛杉磯領事館門前組織了一場小型的抗議活動,以此聲援2月24日在英國權威醫學雜誌《柳葉刀》上發文呼籲國際援助的兩名護士——曾迎春和鎮豔。

2月24日,中國廣州醫科大學第三附屬醫院護理部的研究員曾迎春和中山大學孫逸仙紀念醫院中醫部的鎮豔在英國著名醫學雜誌《柳葉刀》網站上(The Lancet)署名發表公開信,向全球呼籲,希望各國醫護人員前往中國,幫助抗擊疫情。兩人在信中介紹自己是第一批從廣東前往武漢援助的醫療隊隊員,並且透露了武漢的疫情比想像中更為嚴峻,醫護人員的醫療設備和防護物資嚴重匱乏,大量醫護人員暴露在高風險的醫療環境中,感到心力交瘁、恐懼無助。

2月26日上午,中國大陸的知名醫學知識分享平台《丁香園》報導了這封公開信,並且很快在微博、微信、知乎、豆瓣等中國大陸的社交媒體平台上引起了輿論關注,但當天下午,包括《南方都市報》和騰訊等中國大陸媒體發布的關於此事的報道以及網絡上流傳的公開信的中文譯文都遭到了刪除。

廣東援助湖北武漢醫療隊當天也發表聲明,聲稱求助文章的內容「嚴重失實」,作者「並非廣東援助湖北疫情防控醫療隊隊員,不能代表廣東醫療隊的立場」,並且要求《柳葉刀》撤銷這篇文章,澄清事實並道歉。

隨後,《柳葉刀》雜誌在這封公開信上打上了寫有撤銷(Retracted)字樣的醒目紅色水印,刊登了作者要求撤稿的聲明,但卻並未刪除公開信的原文內容。

2月27日,中國大陸的媒體相繼發布了關於《柳葉刀》撤稿的新聞,並且稱兩位作者冒充醫療隊隊員,但《柳葉刀》截止發稿時仍然在其網站上保留了這篇帶有紅字水印的文章,並未刪除。而這封撤銷後的公開信上大大的紅字水印,似乎借用了美國浪漫主義作家霍桑的長篇小說《紅字》的象徵手法,來暗示兩位作者所受到的折磨和屈辱。

活動組織者,洛杉磯視覺藝術家協會會長劉雅雅(Ann Lau)認為,兩位護士是受到了政府的壓力被迫撤文的。她說,曾迎春博士曾在各大專業期刊雜誌上發表過60多篇學術研究文章,她發表公開信而且在兩天內主動撤回是不合常理的。

來自上海的醫務人員姚嘉(化名)也站出來了發表了對兩位護士的支持。

「大家好,我是來自上海的,我是一位醫務人員。像我們一線的,過去的,到當地的醫生,他們的防護服其實都是劣質產品。我不知道他們武漢政府說物資一點都不緊張,物資很充沛是怎麼來的,甚至武漢的市長他說的口罩數量,真要算下來,大概武漢每三個人只能帶一個口罩,所以,我覺得我們應該去呼籲外界的所有人去讓人們去了解武漢真實的情況,也讓百姓有基本的人權,謝謝!」

參與聲援兩名護士發聲、抗議中共政府禁言活動的潘春林是湖南懷化市疾控中心的前員工,他對於中共政府掩蓋事情、禁止醫護人員說實話的情況早已司空見慣。

「就是我們的實驗室,它的數據出來之後,一般是準確的。但是這個數據在輸入電腦之前,要通過領導的審核。領導說這個數據可以報,就報,領導說不能報,就不能報。領導要向市級領導請示,如果市級領導對這個數據不滿意,影響到他的政績,他是不會報的。他會把這個數據修飾以後再報。」

姚嘉還說,很多醫護人員是被迫參與救援的,政府完全不在乎普通老百姓的安危。

「那經過我的了解,武漢當地的情況,很多進了紅區的醫生,他們收治的病人很多其實都是關係戶,他們領導的家人,和達官貴人的家人。很多普通的老百姓根本是得不到救治,到醫院去排隊的話,估計得等兩三年。很多外籍的人,除了武漢的人說,為什麼武漢的人要逃出來?因為得不到救助,根本得不到救助!」

山東聊城市高唐縣維權訪民界立建去年12月剛剛來到美國,他很擔心病毒成為政府限制言論的新工具。

「現在是拿這個(病毒)打壓維權者,打壓異議人士,包括我們的公民記者陳秋實先生,方斌先生,我們真的很怕很怕,以這個病毒作為新一輪滅口的手段。」

民主人士李鑫在加密通訊軟件電報(Telegram)上創立了一個叫做翻牆會的組織,他從武漢的朋友那裡了解到,大部分的醫療物資和藥品並沒有分配到醫護人員手裡。

「很多的東西實際上都是被他們給軍隊、警察和維穩的人用了,因為,說句讓人心寒的話,一個中國人死了,老百姓死了,地方還是習包子管,但是如果維穩的人死了,軍隊裡大肆傳開了,他就沒法維穩了,這個地方就不屬於習包子了,老百姓就自由了。」

劉雅雅呼籲中共政府能夠在特殊時期,提供更高的透明度,允許兩位作者公開召開新聞發布會,活動結束之前,她也試圖將一封信交給中國駐洛杉磯總領事館,但被領事館的保安拒絕。

以下是《柳葉刀》發表的公開信的中文譯文:

2020年1月24日,我們作為中國廣東第一批援鄂醫療隊隊員來到中國武漢,進入隔離病房,支援當地醫護人員共同抗擊COVID-19病毒感染。我們的日常工作內容主要集中在供氧、心電圖監測、管道護理、氣道管理、呼吸機調試、中央靜脈置管、血液透析護理以及一些基礎的護理工作(如醫療廢棄物處理和消毒工作)。

武漢的條件和環境比我們此前想像中更加困難和極端。這裡的防護物資,如N95 醫用口罩、面罩、護目鏡、防護服、手套等都嚴重短缺。由於我們的護目鏡是塑料材質的,需要反覆進行清洗、消毒,現在它們已經越來越模糊,讓我們的很難看得清。我們需要經常洗手,許多同事的手上都長了皮疹,疼痛難忍。由於需要長時間佩戴N95口罩和穿戴多層防護設備,一些護士的耳朵和額頭上都長了壓瘡。另外,由於戴著口罩的緣故,當我們與患者溝通時,必須得扯著嗓子喊對方才能聽清。佩戴四層防護手套讓我們的操作變得十分笨拙,甚至不聽使喚,連醫療設備的包裝袋都打不開,更不用說給患者打針這種巨大的挑戰了。為了節省自己的體能,節約穿脫防護服需要的時間,我們在進入隔離病房前2小時就會儘量避免進食和飲水。一些護士的嘴唇上起了水泡,還有的護士因為低血糖和缺氧而暈倒。

除了身體上的疲憊之外,我們還在遭受內心的痛苦。雖然我們是專業醫護人員,但我們也是人啊。我們像其他所有人一樣,會感到無助、焦慮和恐懼。經驗豐富的護士們有時候會抽空安慰年輕的同事們、嘗試緩解我們心中的焦慮。但即使是經驗再豐富的護士,也還是會哭泣。我們之所以哭泣,可能是因為我們不知道自己要在這裡待多久,而且我們都知道,自己身為醫護人員,是遭受COVID-19病毒感染風險最高的人群。到目前為止,已有1,716名中國的醫護人員感染了COVID-19病毒,其中9人不幸犧牲。由於武漢當地醫護人員極度短缺,來自中國各地的14,000名醫護人員已經自願來到武漢進行支援,但我們仍然需要更多的幫助。我們在此向全球的醫護工作者請求醫療支援,請你們來到中國,幫助我們抗擊疫情。

我們希望COVID-19能夠儘快結束,我們希望世界各地的人們都能保持健康。

我們聲明沒有利益衝突。

(轉自美國之音)

責任編輯:文樸

相關新聞
《柳葉刀》:深圳7口之家 6人被互相感染
【內幕】湖北公安系統逾千人染疫 多地馳援
國際60學者致信習近平 斥中共打壓言論自由
體制內學者:疫情致中國損失逾1.3萬億元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普京簽吞併法案 烏軍擴大戰果
【微視頻】蓬佩奧大格局令中共恐慌
【秦鵬直播】揭密:李文亮最後時刻如何度過
【時事軍事】普京的手指離核按鈕還有多遠
【十字路口】竊選舉數據 中共煽美內亂?
【財商天下】聯合國:停止加息 否則衰退將甚於08年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