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律師一家走投無路 決心以死亡換公道

人氣 5596

【大紀元2020年03月19日訊】(大紀元記者易如採訪報導)深圳律師胡正軍日前在社交媒體上發布視頻,講述了他家的不幸遭遇和中共深圳公安警察對他的殘酷虐待,以及他「以死亡換公道」的抗爭決心,引起了社會廣泛關注。3月18日晚,胡正軍接受大紀元採訪,講述了他的經歷和遭遇,並表達了他的訴求。

家庭的遭遇

2011年,胡正軍的妻子張玉梅被迷惑加入了一個以斂財為目的地下傳銷宗教組織「兄弟會」。之後,受其蠱惑成為該組織的「同工」,為該組織奉獻錢財和精力,並耗盡了十幾萬的家庭積蓄。2018年11月23日,張玉敏突然拋下半身不遂的公婆和九歲的兒子外出「傳教」,至今了無音信。

胡正軍自從妻子離家後,又要工作又要照顧半身不遂的老人和孩子,心力交瘁,在忍無可忍的情況下,他於2019年6月4日向深圳市寳安區流塘派出所報案求助,舉報該非法宗教組織的詐騙行為,要求警方協助,追回被詐騙的十幾萬錢財,並找回他的妻子。但流塘派出所在受理報案後既不立案,也不出具《不予立案通知書》。期間,胡正軍多次前往流塘派出所詢問案件進展,希望得到幫助。

遭警察虐打、酷刑折磨

2019年7月6日,胡正軍再次去到流塘派出所查詢對該詐騙組織的案件辦理情況,並詢問這麼久不立案的原因,期間與警察發生爭辯,胡正軍要求見所長,並說「你們不能這樣一直拖著,你們這是不顧老百姓的死活,我的家庭已經走投無路、活不下去了,無論如何你們要給我一個說法。」

之後,流塘派出所副所長帕爾哈提(維吾爾族,是深圳從新疆引入的反恐警察,在深圳工作1年多了,警號:062970)見胡正軍與他爭辯,就用電話通知流塘派出所反恐組到場。胡正軍說,「反恐組的組長(胸牌號碼:F08130)帶著三個組員到場後一言未發,氣勢洶洶地走向我,將我按倒在地上並將我的手反背到後面,用約束帶捆上,三個隊員還用膝蓋壓在我的後背上,導致我手腕部和胸部疼痛難忍、呼吸困難。」

胡正軍的右手被警察反背到後面,用約束帶捆上,導致撓骨骨裂、胸部肋骨骨裂。(受訪者提供)

當時,帕爾哈提對被捆綁住的胡正軍說,他是花錢買了到派出所工作的,「我不懂法,不需要懂,我家裡有三百頭羊、三百頭牛,出了事老子大不了回去放羊去!這四個反恐隊員都是我帶到流塘派出所的,這裡我說了算。」

被捆綁的胡正軍被警察扔在流塘派出所食堂門前的台階上一個小時後才被鬆綁,能夠離開。隨後,胡正軍到醫院就醫,檢查發現右手撓骨骨裂、胸部肋骨骨裂,他回到派出所要求副所長帕爾哈提將他送醫,帕爾哈提當時一邊說「老子今天就耍流氓了,就不給你送醫」,一邊命令四名反恐警察強行將胡正軍拖到派出所大門外。

之後,胡正軍繼續在派出所大門外高喊,要求派出所將他送醫治療並賠償損失,結果遭到流塘派出所反恐組的組長及其他三名警察再次用約束帶捆綁,「他們怕我大叫喊冤,就從派出所內拿出橡膠毯子將我從頭到腳裹得嚴嚴實實,扔到派出所的院子中放在太陽底下曝晒,威脅我不許呼救,不能倚靠牆壁站立,我被曝晒了三個小時。」

胡正軍說,7月份的深圳非常炎熱,「當時正是下午兩點鐘,一天中最熱的時候,我又痛又渴,被曝晒的過程中嚴重缺水,反恐組的組長也不讓人給我水喝。就這樣被酷刑折磨幾近昏厥,到下午四點鐘才把包裹在我身上的橡膠毯子拿下去,那時,我的雙腿已經麻木無法坐下。而被約束帶捆綁的手指已經完全麻木,手腕部的勒痕深可見骨,可以清晰地看到兩手腕部的靜脈血管、淋巴管、韌帶和骨骼。」

當天下午六點的時候,胡正軍被關到派出所的監舍裡面,受訊問到晚上10點多鐘才給吃點東西。被關押在候問室期間,帕爾哈提多次到監舍對胡正軍進行侮辱威脅,並公開聲稱:「就是不給你不予立案通知書,老子整人的方法多著呢,這次打你是輕的,給你個警告,你再敢來流塘派出所,老子讓你活也活不了、死也死不成!有本事你告老子去,再敢來流塘派出所老子弄死你。」

至7月7日下午5點,胡正軍已被非法傳喚、關押限制人身自由長達27個小時,在被釋放的那一刻,帕爾哈提還再次用死亡威脅恐嚇胡正軍不准再到派出所來。

「被釋放後,我去醫院治療,醫生檢查發現我的面部、膝蓋、胸部多處受傷、兩處骨折、手腕部正中神經損害。在深圳市康寧醫院精神科檢查發現患上了精神障礙,有『創傷後應激障礙』,我因無錢得不到有效治療又發展為『雙向性情感障礙』。」胡正軍說。

胡正軍遭到警察毆打,導致身上多處受傷。(受訪者提供)
胡正軍遭到警察毆打,導致身上多處受傷。(受訪者提供)
醫院開具的醫療診斷證明。(受訪者提供)
醫院開具的醫療診斷證明。(受訪者提供)

市、區兩級政府不作為

之後,胡正軍去寳安分局信訪辦舉報,但寳安分局先是做出「舉報不實」的答覆,又做出超出時限決定「不受理」的答覆。胡正軍又去深圳市局舉報,深圳市局雖然予以受理,但在回覆中卻表示,對胡正軍的徒手約束控制得當,未發現對其毆打虐待行為,傳喚符合法律規定,未超期傳喚羈押。只是對帕爾哈提在執法中使用不文明用語行為「予以批評糾正」。

「面對我被體罰虐待、侮辱威脅的事實和醫院出具的『醫療診斷證明』,深圳市市、區兩級公安機關視而不見,對我不予賠償,對涉事警察不深入調查,僅批評糾正了之。如此作為,群眾的生命安全何以保障?」胡正軍說。

寳安分局的訪辦答覆意見書。(受訪者提供)
深圳市局的信訪不予受理告知書。(受訪者提供)

兩個訴求

胡正軍受傷後,全家生活陷入極度貧困。之後,他的母親又復發腦中風,9歲的兒子還要上學,更沒有人照顧。

「我有兩個訴求」,胡正軍說,「一是追究警察帕爾哈提的責任,同時對我虐待致傷進行賠償;另外,找回我的妻子,讓我的家庭能夠繼續下去。深圳市政府和公安不能放縱宗教詐騙組織對民眾洗腦,對受害民眾不聞不問,讓群眾民不聊生、無法生活。」

胡正軍也表示,這件事情不管走到哪一步他都會一直抗爭下去,直到有一個可接受的解決方案。「現在很多人在關注、關心我,我也重新樹立起了一個信心,我要堅持下去,直到曙光來臨。」胡正軍說。

責任編輯:劉毅#

相關新聞
法輪功學員秦漢梅遭武漢女監迫害 含冤離世
訪民獄中被關傳染病患監室 檢測出危險數據
涉違反人權 美禁止從新疆建設兵團進口棉花
攔截訪民訴訟郵件 北京市公安局長挨告
最熱視頻
【重播】朱利安尼參加喬州大選舞弊聽證會
【財商天下】比特幣狂飆 中共重判「幣圈大案」
【新聞大家談】川普最重要演說釋何信號?
【直播】內華達法院「選舉欺詐」聽證會
【遠見快評】奪回美國避提中共?川普想做什麼
【新聞看點】政變4大顯像 拜登背後中共黑影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