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夭折 河北村民揭腐敗 遭打擊逾8年

人氣 211
標籤: , ,

【大紀元2020年04月30日訊】(大紀元記者張北採訪報導)2011年,32歲的李海軍無意中發現了河北磁縣衛生局的貪腐行為,他向上一級反映實情,卻發現官官相護,暗無天日,他反倒成了被打壓的對象。在過去8年多中,他被構陷、誣告、判刑,他的家人被威脅、牽連。他一遍遍地說,政府以權壓法、執法犯法,老百姓真的無奈。

無意中揭衛生院貪腐 

李海軍是河北省磁縣林壇鎮範村的村民,他的姐夫是林壇鎮中心衛生院的醫生。因為姐夫的關係,衛生院院長李明文曾告訴李海軍,他懷孕的妻子可以去衛生院生產,但由於沒有准生證,他們即使參加了新農合(新型農村合作醫療)也無法報銷,這是衛生局的規定。

李海軍對這一規定不解,隨後詢問邯鄲市衛生局和河北省衛生廳,均得到相同的公開答覆:不管是否超生/有無准生證,只要參加新農合,生產費用一律報銷。

他這才得知,磁縣衛生局為了貪污新農合資金有個內部口頭規定,即沒有辦理准生證的,就算參加新農合也不予報銷費用。

同時,李海軍的「詢問」被當成「反映問題」處理,市衛生局直接打電話給縣衛生局,縣衛生局又打電話給李明文。李明文最後找到李海軍,讓他不要反映問題了,全部給他報銷。

2011年2月26日凌晨1點30,李海軍妻子臨產,他立刻打電話給衛生院叫救護車。李海軍回憶說,「那天正巧李明文值班,他接電話後跟我說:李海軍,你不是反映我參加新農合不給報銷嗎?我不救治,你隨便!」

情急之下,李海軍再打磁縣醫院的120求助。由於當晚下大雪,救護車來得遲,孩子最終夭折了。

被構陷 賠償款變勒索款 

於是,李海軍開始向磁縣、邯鄲市、河北省和中共衛生部狀告李明文拒絕接收產婦。同年,衛生部和國家信訪局給李海軍開出信件,讓他自行轉交相關部門就此事給出答覆,但省、市衛生局沒作出任何回應。

求助政府無門,李海軍在2012年買了電腦,在網上錄製視頻實名揭露問題。社會關注隨之而來,李明文也因壓力主動聯繫李海軍。2012年9月下旬,在鎮政府人員和村幹部在場的情況下,倆人在村長家簽了協議:李明文自願賠償李海軍5萬元。在場的證人也都簽了字,按了手印。

不曾想,李明文隨後到公安局報案,稱李海軍對他進行敲詐勒索。李海軍繼而在網上揭露李明文不斷增加的罪狀。

社會輿論不斷升溫,時任河北省紀委副書記張輝最後給李海軍打電話,稱可向他提供證據,會親自調查該案。

幾天後,張輝給出答覆:反應的問題不屬實。李海軍說,「我當時跟他(張輝)說,如果我反映的問題不屬實,我該承擔什麼承擔什麼。如果你包庇故意拒絕救治我愛人、貪污新農合資金的違法行為,我就通過網絡反映你。」

於是,李海軍繼續在網上曝光問題,所涉及的事件和官員也越來越多。

遭逼供要挾 無奈畫押 

2013年8月29日晚,當地派出所所長帶了二三十個人上門抓捕李海軍和他年近70的老父親,並抄走他的手機和電腦。

到派出所後,警察逼迫李海軍簽字按手印。他被連續扇耳光,打到臉頰紅腫嘴角出血,聽力也出現問題;他還被踹,導致後續幾天上廁所困難。他們也利用他父親進行要挾,稱不簽字將對他父親不利。

李海軍說,「我當時就按照他們說的簽字按手印了,但是他們寫的什麼我也不知道,因為我不識字。他們只是說,按照我們所說的,按照我們所寫的,你老父親保證沒事。」

第二天早上,他的父親和他一起被送往磁縣看守所,父親在32天後被釋放,而李海軍被批捕。與此同時,公安局清除了李海軍的電腦內存,銷毀了他和張輝的通話錄音。

李海軍後來知道,他簽字畫押的罪名就是「敲詐勒索」,為的還是那5萬塊錢。

後來,當地派出所所長向李海軍透露,自己並不想抓他,他的案子也根本夠不上刑事案件,是當時的河北省紀委領導張輝,原邯鄲市市長兼公安局長艾文慶,和磁縣縣委書記李德進召開了三長會議,簽字批示抓人。

法院庭審走過場 被冤判 入冤獄

一審開庭時,磁縣法院不准許李海軍的5名證人上庭,提交的證人證言後來也被竄改;兩個通過法律援助請的律師在庭審時一言不發,只有李海軍為自己辯護。

李海軍說,「兩個律師在開庭前告訴我:按照法律程序,案子夠不上敲詐勒索,但這是當地政府領導壓迫的,我們也在當地政府管轄範圍內,我們沒辦法,開庭的時候你只能自己說,我們沒法幫你說。」

據李海軍回憶,二審的主審法官在開庭時跟他說,「李海軍你認罪吧,如果你認罪我就跟領導彙報一下,讓你早點出去,如果不認罪,那就沒辦法了。」

「我回答,第一,我沒罪,我沒有敲詐誰,我不認罪。」李海軍說。於是,二審維持原判的兩年有期徒刑。

被冤判後,李海軍的父親向市、省法院伸冤,結果遭當地政府報復,又將他關進看守所16天。李海軍說,「原磁縣公安局局長楊景平和林坦鎮派出所原所長楊波威脅說,只要我老父親不告,就不抓捕我家人,一告就要抓我愛人,抓我母親,抓我侄子。」

家人被株連

按一審法院所謂的「敲詐勒索」,李明文賠償的5萬元成了李海軍的「非法所得,需要追繳與沒收」。由於李海軍沒有錢,磁縣法院就凍結沒收了存在他母親名下、屬於他哥哥的耕地補償款。

「村委會出具了證明,這筆錢屬於我哥哥;國土資源局也出具證明,證實被占用的耕地與我無關,但磁縣法院不予採用。」李海軍說,「我嫂子說,海軍,你看因為你告,把屬於我們的錢都執行走了。」最終,4萬2千元賠償金被沒收。

由於這件事,磁縣公安局還在不通知當事人和家屬的情況下,於2013年給李海軍的父親定下「取保候審」,一直到現在都沒有接觸。

2019年6月,李海軍再次向公安部狀告父親多年未解除取保的事,又遭當地派出所威脅,「只要我不反映我老父親的事,他就沒事,只要我一反映,就說要抓捕我老父親。」李海軍說,「我告訴他們有什麼事衝著我來,我不想牽連我的家人。」

無法回歸正常生活

「說句真心話,這個事對我的壓力太大了。」李海軍說。他現在視力一天比一天差,只能靠殘疾人補助、低保和妻子打零工賺的錢維持生活。此外,他在當地走到哪兒都要被人們說是「敲詐勒索的那個人」。

「我被抓走的時候,當地政府在磁縣周圍的村子里都貼了公告,稱『林坦鎮範村李某因非法上訪、敲詐勒索罪被依法批捕』,四處都貼著這樣的廣告。現在還有他們貼的,但是不全了吧。」他說。

雖然當地政府一直威脅「再發視頻,立馬弄你」,但李海軍仍在網上為自己維權、揭露所知的腐敗現象。他說,「我冒風險也得通過網絡發聲,因為這是我唯一的渠道。」

李海軍堅持揭露腐敗多年,但是,李明文還是衛生院院長,原磁縣縣委書記李德進已升為河北省巡視組督查辦公室主任。

「(在)河北邯鄲,越腐敗的官員,越腐敗就越被提拔,這是我親眼看到和親身經歷的。」李海軍說,「我負責任地說,磁縣、邯鄲和河北省,包括河北省最高檢和最高法,他們執法犯法,包庇違法犯罪,我真的無奈。」#

責任編輯:高靜

相關新聞
兩親人遭迫害致死 山東農婦再遭綁架
重慶30多名訪民舉行「維權誓師」行動
上訪17年 廣州退役老兵維權屢遭打壓
江蘇村民舉報村官貪腐 遭黑社會毆打囚禁
最熱視頻
【思想領袖】庫奇內利談移民 邊界 中國問題
【新聞大家談】關鍵一天 川普大戰兩州
【財商天下】脫貧「大躍進」 習皇帝新衣再戳破
【微視頻】亞利桑那聽證會 賓州選舉人動議啟動
【直播】亞利桑那聽證會場外 制止竊選集會
【直播】亞利桑那議會舉行選舉誠信聽證會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