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選九龍東 快必:信念與精神不死 無須懼怕

人氣 319

【大紀元2020年07月26日訊】(大紀元記者吳雪兒香港報導)大家好,我是雪兒,歡迎來到我的新節目《香港故事》。每個香港人都有他自己的故事。今日《香港故事》的主角是「快必」譚得志。快必和慢必(陳志全)昨日(7月22日)宣布,將參選今年9月的立法會選舉並出選九龍東。「身負7宗罪、無忘衝天刺、殺入立法會、打窒建制派」是快必送給自己的詩,清楚表達了他的選舉議題和香港人的精神;無論情況有幾惡劣,無阻抗爭意志。

「我希望今次能夠殺入立法會,同慢必(陳志全)一起打窒建制派,他們說我們是『反對派』,我就說我們在議會內是『打窒建制派』!在議會內……支持港共、支持中共政權的建制派,出賣香港的建制派,我們在議會內就是要做這樣事,雖然我現在有7宗罪在身上,我寫了首詩給自己,勉勵自己,叫做『身負7宗罪、毋忘衝天刺、殺入立法會、打窒建制派』。」快必在報名參選的記者會上說。

初選:港人表達意願的機會

7月11日、12日的週末天氣非常熱,本來初選的主辦組織設定目標,希望爭取到17萬的民眾參與,結果第一天已經超過了22萬,最後,兩天的初選共有61萬人去投票,對於這個現像,快必說,「我覺得是中國共產黨無論是港共政權,共產黨它打壓我們香港人,不准我們遊行。6‧4已經是沒有合法的集會,7‧1亦都沒有合法的遊行,所有的遊行都被它打壓的理由,比如是用疫症、武漢肺炎(中共肺炎)的疫症的理由,用《國安法》的理由,用各種的理由來不讓我們行使我們有的人權的、正常的、和平的公民權利,所以香港人就很氣憤,既然我沒有得透過遊行集會去表達我們的意願、我們的群眾的願望、我們的意志,所以他們一有機會就爆發這個意識出來。所以這個機會就是叫做初選,初選就爆發了這種意志,或者那種要講真話、要表達自己內心真正感受的那個人性的基本需要。」

問快必這是不是一種鼓舞,人心不死,他同意,但他認為,整個抗爭運動不應該只是投票,「投票只是抗爭運動裡面一個最基礎和成本最低的一個做法,其實抗爭還是有很多的,比如你每日都有一些和你lunch、和你shop、和你這樣、和你那樣,你都要舉一些標語,舉一些旗幟,這都是一個抗爭。選擇在議會裡面都(會)有肢體衝撞,而抗爭在議會外用各適其適的創意來去做我們的有創意的抗爭,這些都是能夠在投票的基礎上做得更加多的。」

快必現在背了7條控罪,在7條控罪裡有6條是以語言入罪的,是關於freedom of speech (言論自由),不過,他預計不會影響到立法會選舉:「8月18號(處理)其中的4條,9月25號是處理新的3條;就是剛剛早兩天被抓的那3條,我已經預備好了有律師、有法律團隊和有我的心理準備都很充足,所以我是無畏無懼的!」

用平常心面對「7條罪」

問他是否有信心打贏,他說,不是說有信心打贏,只是有信心可以在這一段的日子和過程不會被它增加自己很大的心理壓力,用平常心的去應付7條罪。

他相信案件可能審2年,2年後若他被判有罪要坐監,而當其時又是立法會議員的話,要透過立法會內2/3的議員投票,來決定是否取消他的立法會議席,「這個都是將來的事,沒有什麼,都是平常心!」

從2016年的立法會選舉就出現了確認書,快必叫它「僭建的文件」,他說,法院或選舉事務處的法官都說過這份文件如果不簽的話,不會構成不完成整個報名的程序,「如果是這樣一份僭建的文件,它是靠嚇的,那我們是不應該簽的!2016年我們人民力量、我自己和其他的參選人都沒有簽過這份確認書。」

至於確認書是否會起到分化民主派的作用,快必說,「共產黨分化他的對手就是拉一派打一派的統戰的手段,這個在歷史上都是屢見不鮮的,我認為這是分化手段其中的一種,我們怎樣應付這個分化手段呢?就是簽與不簽不重要的,所以你有你簽,我有我不簽,不要攻擊,不要互相攻擊已經是ok了!」

入議會加辣 打窒建制派

今次競選議題,快必很直接地說,「我現在是入到議會去抗爭,肯定,我不單只是說抗爭,還要打窒建制派,即是殺入立法會,打窒建制派!……提升整個議會的那種辛辣的味道,我覺得我進去就是這樣。」

「港版國安法」內容含糊,問快必他會不會害怕自己的言論令他觸犯《國安法》,快必說,無論是中國共產黨還是港共政權,或是《國安法》,都不會很清楚地告訴你怎樣才是犯法,那條紅線是不會畫得很清楚的,「有時是這樣,有時是那樣,既然是這樣的時候,我們有兩種心態;第一種心態就是,嘩!因為他的紅線,動來動去,我不知什麼時候踩地雷,我什麼都不要說了,這是其中的一個心態,……就等於沒有法律一樣。……我就說既然沒有法律我什麼都講,只要我的良心認為值得講應該講……我們就講負責任的事,這樣就能夠抵抗了共產黨,不被他嚇怕!」

現在是今年立法會選舉的報名期間,以前在報名活動中,政黨會撐自己的黨員,今年首次出現跨政黨支持,香港的民主派在打壓中變得更團結,問快必香港人受打壓,其實是一種「blessing」(恩賜)。

不想將苦難作光環

快必說,「我不會說受打壓是一個「blessing」,這種講法是不夠好的,我覺得因為這樣會覺得以自己的苦難作為一種光榮或是光環,我不想這樣,……我們不想受到打壓,不想坐監,我們不想有案底,但是我們不怕坐監,不怕有案底,但是不會求有案底,不會求來受到打壓,中共要這樣打壓你就來啦,兵來將擋,水來土掩,這個是我們現在香港人應該有的心智。」

過去不少香港人會覺得不很喜歡香港,到現在大家都很喜歡香港,覺得這是一個很特別的地方,也許是香港人在抗爭中成熟,現在也是香港歷史裡一個很重要的一個標誌性時刻,問快必是否同意這個說法。

「我覺得是呀!這個其實是香港民智的進步和提升,比如10年前人民力量說,議會講抗爭;議會裡面和議會外面,我們的抗爭沒有人聽的,那個時候覺得我們很暴力,你坐在街,覺得很激進呀,但是現在汽油彈都扔了,……是我們去成長的時候,就是這樣,整個架構都是這改革不行的時候就有一個更加激烈的抗爭會出現,人類歷史或者世界歷史都是這樣走過來的!」

講到香港的未來,快必認為,跟共產黨是否可以倒台和國際的政治環境是否能夠與香港一起同仇敵愾很有關係,共產黨越早倒台,香港越能夠自治越好。他估計共產黨倒台都不是3年內的事,「我給它10年8年,我不會很樂觀的這些事,國際政治是不是特朗普美國佬或者是歐洲佬很有善良的心,很有道德,很講人權,香港的共產黨令到我們沒有人權,打壓我們的自由,(共產黨)真是很差,我們要因為這些理由拯救香港!國際政治不是善堂,……我只是說要看全世界的西方自由社會怎樣看我們香港,和共產黨什麼時候倒台,……加上香港人的抗爭意識到底是否能夠堅持下去,這三樣東西構成香港到底很快會有公義、有民主、有自由,恢復我們一個美好的香港,『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就是取決這三樣東西。」

關於抗爭還要繼續多久的問題,快必引用了中華文化的一句話:「止於至善」。他說:「我們什麼時候停這個抗爭,或是革命是什麼時候停呢?『止於至善』當去到『至善』我們就會停呀,永遠都沒有最好,只會更加好,所以這一種的抗命抗爭,或者這種反省自醒的精神是一定會延續和長存下去。」

艱險要奮進 困乏要多情

快必與香港人分享了他的抗爭座右銘:「我希望香港人,艱險我們一齊要奮進,困乏我們要多情,這是新亞精神,即新儒家的精神,在一個艱險的世代我們要奮鬥奮鬥,要精進我們自己;困乏,我們很困乏,但是我們要多情。我們都很有情的對這個地方(香港),我覺得這句說話是最能夠鼓勵我自己在香港裡面去抗爭政治的座右銘。」

問快必是否因為這個信念是讓他可以在一次次被捕後繼續出來抗爭的背後力量時,他說,「基督教的信仰給了我一個很大的鼓勵,我是基督徒,我也是讀神學院畢業。在10年前,我本來都想做牧師的,因為我想去鼓勵人家去啟迪別人的民志。」

他說,基督教的精神是「在這個世界我們有苦難,但是我們不需要懼怕,因為我們的信仰對象已經是勝過苦難,這個世界總是會有邪惡人,但係我們依然還要去奮鬥,因為我們勝過苦難和勝過邪惡。到最後我們都會死的,……我就要在我們的有生之年活得精采,活得有意義!……我們在這個苦難的人生裡面,背上我們的十字架來到迎向我們那個我們要去挑戰的極權,我們的對象,就算我們最後都是死了,但是我們相信有復活,因為我是基督教的信仰,那個復活就是我們的精神和信念是不死的意思,所以,你抓我也是這樣,死刑我也是不懼怕的。」@#

責任編輯:陳玟綺

相關新聞
港人爭民主 黃之鋒盼中國人也享有民主自由
高天韻:電影《我和我的祖國》遺漏了什麼
國際派員到港監察區選 英議員:林鄭應到理大
放棄百萬年薪 港精算師向旅客講香港故事
最熱視頻
【拍案驚奇】比特幣成中共死敵 誰放料董外逃?
【時事縱橫】疫情逼京深停航 親共世衛專家涼了
【新聞看點】胡錫進要退了 共和黨促拜登查毒源
【秦鵬直播】崔天凱離職 石正麗夥伴被柳葉刀除名
【首播】專訪程曉農:中共前後30年互相否定
【橫河觀點】替中共解套 誰是「有用的白痴」?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