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邊居民震驚 曼哈頓高檔酒店變「收容所」

此政府計畫以高檔酒店安置無家可歸者 他們在人行道上喝酒 吸菸 睡覺 令社區居民備感困擾

人氣 360

【大紀元2020年07月29日訊】(大紀元記者趙芬妮紐約報導)大瘟疫盛行時期,對於艱難掙扎的酒店、旅館業者來說,接到政府的訂單是個福音。不過,曼哈頓黃金地段的一家高檔酒店開始成為無家可歸者的「收容所」後,引來社區居民和商戶的強烈不滿和擔憂。

《紐約郵報》報導,週一(7月27日),盧塞恩酒店(Lucerne Hotel)迎來300名無家可歸者中的第一人。據說這些無家可歸者,有的是美沙酮(止痛藥)的使用者,有的是處於戒酒期的「酗酒者」。

根據Project Renewal收容所(Project Renewal Third Street Men’s Shelter)的信息,盧塞恩酒店接下來將要迎來的283名「顧客」來自包厘街(Bowery)的Kenton Hall男子收容所。這個男子收容所本應有助於美沙酮使用者的康復,但被質疑為「毒品窩點」。

另外,據稱還有其它無家可歸者將從西51街的華盛頓傑斐遜酒店(Washington Jefferson Hotel)被送往盧塞恩酒店,有人曾看到那裡的無家可歸者注射海洛因並騷擾路人。

盧塞恩酒店位於曼哈頓上西區中心第79街201號的黃金位置,毗鄰中央公園和哈德遜河,周圍遍布高級餐廳、特色精品店和咖啡館,曾被紐約時報評價「服務無與倫比」。

儘管Project Renewal承諾,將保證盧塞恩酒店內和附近街道的安全,然而,突然聽到這一消息的酒店附近居民還是深感震驚和不安。

居民布羅森(Dorota Brosen)目睹了乘坐校車而來的首名無家可歸者進入酒店,他說,「我從家中的窗戶可以看到外面發生的事情,有人在人行道上喝酒、吸菸和睡覺,從那裡經過令人們害怕。」

長期在此居住的奧諾弗里奧(Michael D’Onofrio)對媒體表示感覺回到了50年前,他所指的是紐約市在1970年代危險的治安狀況。

自1976年就一直居住在盧塞恩酒店對面的電影剪輯主管簡(Jane Hershcopf Shrec)女士表示「現在很害怕回家」,並擔心無家可歸者的湧入將使一些地方「無法通行」。

一家餐廳老闆埃文斯(Evans)表示,盧塞恩酒店的這一變化將嚴重影響周邊餐廳的經營,「一旦消息傳出,將毀掉他們的生意。」

發起該計畫的紐約市遊民服務局(Department of Homeless Services,簡稱DHS)以「隱私」為由,沒有提供所有轉向收容業務的酒店清單。

正常年份,紐約市為降低街頭無家可歸者的數量,主要將其安置在傳統收容所,不足部分再安置於租用的商用旅館或私人公寓中。

然而瘟疫爆發後,無家可歸者繼續留在紐約市政府經營的庇護所中,被認為感染病毒的風險更高,一些高檔酒店成為DHS選中的全市140家酒店之一。據報導,紐約市用於無家可歸者的每晚旅館費用平均為237美元,包括房間本身以及「社會服務」費用。現在約有13,500名單身成年人被安置在旅館中。◇

責任編輯:李悅

相關新聞
紐約市要求收容所遊民存錢
遊民收容所將曼哈頓房價拉下17%
孟昭文辦里民大會 民意關注交通和遊民收容所
收容所遊民中30人中招
最熱視頻
【重播】專訪《蠶食美國》製片人
【新聞看點】戰狼變流氓 中共忙部署打台灣?
【遠見快評】拜登家醜聞4連爆 中共人質外交
【拍案驚奇】朱利安尼欲起訴拜登 稱或面臨風險
【西岸觀察】亨特電腦門曝中共慣用伎倆
73歲名醫養生法大公開 1招增免疫、一躺就睡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