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陽市民因醫院非法行醫致殘 維權無門

人氣 283

【大紀元2020年08月04日訊】(大紀元記者王晶採訪報導)近日,河南洛陽市民楊克軍向大紀元記者講述了自己的遭遇,2016年,他因洛陽正骨醫院非法行醫中的違規操作手術而導致殘疾,其後,在洛陽解放軍第150醫院,他進行昂貴的矯形手術時,健康的骨頭又被無故截取。他只能拖著殘疾的身體維權,無奈維權無門。

河南省衛計委監督處對楊克軍醫療事故的投訴的意見處理書。(受訪者提供)

省級醫院允許無證醫生行醫 多名患者致殘致死

楊克軍表示,他於2016年2月在「好大夫」網站上咨詢肢體延長手術時,洛陽正骨醫院中醫師劉鋒衛聯繫了他。在網上簡單溝通後,同年3月15日,他第一次到正骨醫院咨詢了劉鋒衛,並於次日住院檢查等待21日的手術。

手術前,劉鋒衛向楊克軍做的說明是,「右腿短3.8公分,要延長3公分,術後半年即可康復,康復後跟正常人一樣,跑步登山等均無影響,微創手術刀口僅留一公分小傷口。」

手術後,楊克軍整條腿大面積瘀血,手術刀口長四五公分,沒開刀的地方也有多處傷痕。過後陳才得知手術中鑽頭曾斷入腿內。

楊克軍表示,術後9個月,劉鋒衛在他骨頭未長好的情況下,拆除了一半外固定支架,讓他回家脫枴鍛練。可是直到術後第二年的4月,他依然無法正常走路,複查後,才發現腿內鋼釘彎曲,腿骨呈二十度角畸形。

楊克軍被要求再次住院,期間他被換上更粗的鋼釘,經歷兩次骨頭斷開和膝關節壓迫疼痛。出院後依然是疼痛的無法正常活動,膝關節也無法伸直。他只能去醫院醫務科反映情況,醫務科讓他寫一份意見書。楊克軍表示,劉鋒衛得知後,對他進行了恐嚇威脅並污衊他是醫鬧。

楊克軍表示,經過1年多對醫學知識、刑事、民事等相關法律條文的學習他了解到,劉鋒衛是中醫師,無臨床職業類別和外科執業範圍的執業資格,屬於非法開展實施臨床外科手術,而衛生部明文規定「肢體延長手術」必須是註冊臨床執業類別外科執業範圍的醫務人員才能進行。

他透露,自2016年手術至今,又有很多人深受其害,致殘致死的都有。2016年3、4月份住院期間,就有一位患者手術後死亡。

尋求修復再遇庸醫 健康骨頭被鋸掉

2018年,楊克軍到北京和上海的大醫院求診,無奈手術費用昂貴,他只能拿著上海專家給的手術方案和片子找到洛陽解放軍第150醫院的常祺主任,在其認可手術方案的前提下,住院準備手術。

住院手術費用,先說是三、四萬元,後來主治醫生朱履剛說四、五萬元,楊克軍說,回家湊了5萬元一次性交給醫院,可是手術當天費用就不夠了。支架的費用貴得離譜,21個外用螺絲帽就要近三萬元,外固定支架需要四萬多元,更離譜的是,手術中健康骨頭被截取,而有問題的骨頭絲毫未動,造成了嚴重的脛骨畸形,還做了毫無關係的跟腱延長手術。

河南省、洛陽市衛生監管各部門推諉包庇 

楊克軍表示,在洛陽正骨醫院醫務科投訴後,遭到了醫務科和劉鋒衛一起口頭恐嚇。他去瀍河區衛計委投訴,衛計委說不歸他們管;又打電話投訴到洛陽市衛計委,得到的答覆是,洛陽正骨醫院是省級醫院,歸省衛計委直管;又打電話到省衛計委投訴,得到答覆該院是屬地管理。最終無人受理。

楊克軍無奈地表示,寄反映情況的材料給河南省衛計委,很長時間沒有回覆,打電話過去還被接電話的工作人員大聲罵。通過網上信訪的途徑投訴,河南省衛計委卻否定了劉鋒衛等人存在非法行醫問題。多次拿著報案材料去瀍河派出所報警,也被拒絕立案,也不給出示不受理說明。

楊克軍表示,多年的維權被打壓和病痛的折磨,讓他特別壓抑,人也抑鬱了,問題直到現在也沒有得到任何的解決。通過中國這個法律基本上就沒路可走,其它途徑它(中共)肯定會打擊迫害你。

責任編輯:高靜 #

相關新聞
河南黑市醫生接生拉斷嬰兒頭
2018年全國疫苗受害家長致人大代表建議書
安徽女嬰剛出生鎖骨即斷 院方驅趕採訪記者
20年冤案 被逼無奈 上海訪民持續抗爭
最熱視頻
【思想領袖】傑森:德州大停電的深層原因
【拍案驚奇】兩會中共洩5野心 美軍視為頭號挑戰
【首播】專訪李南央:中共深藏稱霸野心(2)
【珍言真語】劉慧卿:47人無罪 中共毀港令人痛心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