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生死 一位中國知名書畫家的見證

人氣 1910

【大紀元2021年01月18日訊】現年62歲的王建中,中國知名的書畫家,於2012年藉來美參加一個中美文化藝術交流活動之機,為逃脫中共迫害,以政治庇護身分留在了美國。

他的書法和國畫作品不僅在中國國家博物館展出,還在香港、日本東京、法國巴黎盧浮宮展出。他的作品並獲得了2010年第十屆法國巴黎中國文化藝術交流展金獎;國家級專業美術期刊《中國書畫報》、《中國書畫界》、《中國收藏》、《美術大觀》等都刊載了他的作品及系列專訪。

2000年10月,王建中在山東濱州組建了龍都書畫藝術院並擔任院長。當時的天津美術家協會主席,中國書法家協會副主席王學仲老先生聞訊後欣然題詞祝賀。齊魯的政界、企業界、文化界等各界名流及民眾都爭相收藏他的書畫作品。

王建中參觀巴黎盧浮宮。(明慧網)

轉眼,王建中在美國已生活了九年。他長期在舊金山中領館前告訴人們法輪功真相和自己在中國的遭遇。

車禍改變了他的人生軌跡

1990年代,王建中已經獲得了多個國內國際的獎項是書畫界的名人,在濱州當地更是各級政府要員的座上賓。 

1998年3月的一天,他去上班的途中過馬路時,一個小伙子騎著摩托急馳而來,把他撞出十多米遠。他被送進醫院縫了六針,診斷為腦震盪,需住院治療至少一個月。

王建中的一位修煉法輪功的朋友聞訊趕來看他,向他推薦法輪功,說自己受益很大。他決定出院回家,回去後立刻請了一本法輪功的主要著作《轉法輪》。

「閱讀第一遍《轉法輪》的感受還記憶猶新。看了開頭之後就不想放下,越看越想看,字字入心,好像感覺自己整個人都和書中的法理溶在一起。雖然腦子剛剛在車禍中受傷,但看書的時候,完全忘記了自己是個有『腦震盪』創傷的人。」他說。

王建中在讀《轉法輪》。(明慧網)

他連續看了幾遍書,一週後,身體完全恢復了。他的親朋好友無不稱奇。

風雲突變 上天安門說句公道話

1999年7月20日,中共以傾國之力抹黑和迫害法輪功。王建中因為當時義務協調十幾個煉功點,被作為重點對象立即抓捕並強制洗腦半個月,其間被逼看誣蔑法輪功的電視節目。

出了洗腦班後,他決定站出來為法輪功說公道話。2000年12月的最後一天,他與三位法輪功學員去了北京。

2001年1月1日的上午,他們抵達了天安門廣場。王建中看見天空烏雲籠罩,真感覺到「黑雲壓城城欲摧」。

「我看到不斷有同修站出來展開橫幅,散發真相資料,呼喊『法輪大法好』,太震撼了、太感人了!」

可是,廣場上到處都是警察、便衣、武警,許多法輪功學員被暴打。王建中看到一位女學員被打得失去了知覺,他感覺她已經被打死了。

最後,他被四五個武警抓到一輛武警大巴車上,送到專門關押上訪民眾的久敬莊。當時,在平時只關押五六人的兩間房子裡關押了兩百多名法輪功學員。

然後,學員們被轉到各個看守所裡,他被送到北京第一看守所,即臭名昭著的北京七處。它的特殊任務是:配合中共一黨獨裁,迫害民眾,關押中共國特有的「政治犯」。

王建中說:「警察強迫我們脫下冬衣,只穿背心短褲,在零下十度左右的氣溫下,把前後窗戶全都打開,床上也沒有被子,在這北方的臘月寒冬,那穿堂的風真是寒風刺骨,十多個人只給一條很窄的褥子。所有的同修緊緊地靠在一起背誦師父的經文等,堅持了一天一夜,終於挺了過來。」

他因不說出自己的姓名地址,被關到了一個號房裡,那裡的犯人都被判了一年的刑期(北京第一看守所成了監獄)。在警察的唆使下,犯人們對他輪番暴打。他絕食抗議了13天。

在第12天時,王建中做了一個夢:在一個古代戰場上,他被敵方團團圍住,但最終,他揮舞著手中的利劍突圍出去了。

到了第14天,警察再一次逼問他的姓名地址時,他隨口說「濟寧」。他被濟寧駐京辦事處的公安帶走。

當到達駐地大院時,他們問他是否要去衛生間,他答「是」。他們把他的手銬打開。

他一進去就看見牆上方有一個50公分見方的小窗戶,便毫不猶豫地爬上窗口,跳到相鄰的大院裡,跑過五六十米寬的院子,再通過一個台階爬到四五米高的院牆上,接著跳入另一個大院裡,往大門一看,外面是一條市區車水馬龍的街道。

「老王突圍成功了!」他自語道。他的心情猶如在藍天中飛翔的小鳥一樣暢快。

王建中坐車回到了濱州,先到鄰近縣的法輪功學員家住了幾天。他知道家裡一定會被嚴密監控。因要過年了,他還是決定回家。

見證勞教所的罪惡

王建中剛剛到家,僅僅洗臉的功夫,警察就闖進家裡把他綁架到派出所。在2001年1月23日、大年三十下午,把他送入濱州市看守所。

當天發生了震驚中外的「天安門自焚偽案」。那天,有五個人在天安門廣場上自焚,中共官媒對外報導,聲稱自焚者是法輪功學員。

第二天,就有公安記者來採訪王建中,問他看了天安門「自焚」之後的感想。

他回答:「這不是真的。我們修煉法輪大法是不殺生、不自殺的,我們師父講得很清楚。如果這些人是真修大法的,他們絕對不會去自焚。我能肯定地說,這是你們導演的。」公安記者灰溜溜地走了。

2001年3月1日,王建中被綁架到山東省王村勞教所。他被非法勞教了兩年六個月。

「在勞教所裡,因為我拒絕轉化,時常遭到惡警的折磨,每天都被強制超時超強度地奴役,吃的是豬狗都不想吃的飯菜。一人要幹幾人的勞動量,經常累得頭暈心慌。」

2003年9月1日,王建中被釋放。

2004年4月1日,因為他不放棄修煉,且在大紀元網站用真名退黨,被中共「610」(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機構)再次綁架到山東省王村勞教所,非法勞教三年。

「我被禁閉在一間潮濕黑暗的小房間,惡警晝夜在門口看守。」白天他被吊在有上下鋪墊鋼絲床上,遭受酷刑「上大掛」迫害,晚上則睡「死人床」。

他解說,「上大掛」就是雙手被掛銬在床架上,或雙手被吊起來,腳尖著地。有時獄警會變換花樣折磨人,如強迫讓人雙腳站在鐵床一邊,身體在兩層鋪床板的下方,雙手被吊在鐵床另一邊的上方,整個人呈現扭曲狀;有時,將雙手反背,再吊起來。

睡「死人床」是把人的兩手兩腳分別用手銬、腳鐐固定在床角的四個鐵環上,呈「大」字形。這種酷刑會導致終身殘廢、失去生命。

他還被「嚴管」,曾和六名法輪功學員關進嚴管班,每天被罰坐在小板凳,四五個小時,不准動一動。誰動了,就會被拳打腳踢。長時間坐凳子,坐得屁股發炎、潰爛、掉皮,再坐小板凳時如坐針氈。

每天早上4點就被逼著起床,晚上11點多才讓睡覺。他說,「遭受的迫害罄竹難書」。

王建中說他的家人也遭到很大傷害,他的太太原是學校老師,因為受牽連,無法繼續工作;精神上受到的打擊導致她患了嚴重的心臟病,曾經病重臥床近一年。

他的女兒本來學習很好,因遭受的精神壓力過大,不能專心學習,學業受到很大的影響,失去了上大學的機會。

由於遭受迫害,王建中一度中斷了書畫的創作。

2007年,他恢復自由後,重新開始創作,他將龍都書畫院遷到濱州市中心。許多社會階層比較高的人,從王建中那裡了解到了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

在海外揭露中共迫害

2012年11月,王建中到美國參加一個中美文化交流活動後,就留在了美國。

「轉眼,我來到美國定居已經有九年了。九年來曾長期在舊金山中領館前煉功講真相,並在一家文化中心教人們學煉法輪功。逐漸地成立了一個十多人的煉功點。」

「隨著修煉的提高,又喚醒了我對書畫創作的興趣,開始了新的創作。現在已創作了一部分傳統書畫作品。」

隨師下世救度眾生(中國工筆畫)(明慧網)
隨師下世救度眾生(中國工筆畫)(明慧網)
師恩浩蕩(篆書)(明慧網)
正邪大戰 神魔之爭 (篆書)(明慧網)
王建中於2014年在舊金山創作的雕塑畫稿:九評神劍斬赤龍。(明慧網)
水粉畫:天滅中共,紅魔解體。(明慧網)

王建中表示,他花了三個月的時間,用心創作了一副水粉畫《天滅中共,紅魔解體》,以清除共產邪靈、驚醒世人。他希望世界上更多的人直觀看到、感覺到中共解體就在眼前,趕緊脫離中共。

資料來源:明慧網

文字整理:李潔思;責任編輯:高靜#

 

相關新聞
各國藝術家聚集華府 呼籲停止鎮壓法輪功
煉法輪功被勞教 民間藝術家生命堪慮
法輪功藝術家周寧判刑5年妻子被拒探監
遭受中共蹂躪的中國文藝界精英們(2)
最熱視頻
【首播】專訪程曉農:拜登軟弱 中共備戰?(3)
【時事縱橫】習防失控?美科技聯盟阻擊中共
【拍案驚奇】緬軍屠城 川普:未來不能中共主宰
【財商天下】印花稅帶崩港股 中共圈錢放大招?
【秦鵬直播】競選2024?川普推出四大措施
【橫河觀點】川普談願景 共和黨如何奪兩院白宮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