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戰赤龍(73)滬城暗計

作者:戟楓
中共在全球的滲透一點一點被揭露、一片一片被剝離,但是還有多少邪惡的伎倆還未揭開?(製圖:夏瓊芬/大紀元)
font print 人氣: 387
【字號】    
   標籤: tags:

第七十三章 滬城暗計

當許青平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身處一個密室裡,沒有窗戶,只有一盞日光燈發著光芒,四周牆壁貼著軟性皮料,許青平明白自己被禁閉了。

是唐嫣下手,唐嫣背後是什麼人?許青平思索著。

唐嫣的父親很一般,但她兩個叔叔很有資歷,一個是前外交部部長,一個是前中聯部副部長。唐嫣敢對她下手,說明他的兩個叔叔參與了這個新聯邦共和國的事情。

那麼他們準備對她怎樣呢?

僅僅是想獲取一些情報嗎?在絕對實力面前,任何陰謀詭計都是雞毛,不管從她嘴裡獲得什麼情報,都無法改變雙方的實力對比。

那麼她的價值就是許一的侄女這個身分,也就是她將成為人質,一個籌碼,逼迫許一、吳偉光,以及背後的全國維持秩序委員會承認這個聯邦共和國的地位。

想清楚這點,許青平安定了心情,準備向對方提問。

許一、吳偉光在許青平被下藥毒倒一個小時後,許青平的司機兼保鏢通知他們,許青平失蹤了,最後會見的對象是上海安全局情報處長唐嫣。

許一勃然大怒,對方看來是鐵了心要和全國維持秩序委員會作對,要趁亂奪取政權。

許一在房間來回踱著步,腦海裡激烈地過濾著上海地區可以馬上利用的資源。

而吳偉光也緊張地思索著,蹙眉想著這剛剛發生的事情,看到許一憤怒的表情說道:「老師,青平應該沒有生命危險,對方大概想把她做人質。」

許青平是他倆最親近的人,兩人都感到緊張,但吳偉光經過思慮後說出這個判斷。

許一點點頭說道:「嗯!他們還是想換取我們的承認。」

「所以他們會把青平當做籌碼。」

「我們就任他們利用這個籌碼嗎?」許一問道。

「當然不可以,現在就要營救青平,你有方案嗎?」吳偉光抬頭問道。

「上海我們還有很多資源,但需要時間去溝通、部署。」許一說道。

「現在需要穩住對方,讓他們覺得他們占了上風,不至於狗急跳牆,對青平不利。」吳偉光說道。

許一明白了吳偉光的意思,拿起電話開始尋找號碼,然後撥打。

一陣「嘟嘟」聲之後,傳來一個低沉的聲音:「哪位?」

「許一!」

對方「噢」一聲後,一陣嘈雜聲傳來。

接著一個洪亮的聲音說道:「許副部長啊!您今天怎麼想起老弟了。」

「是沈司令吧?」許一詢問道

「正是愚弟,您老兄多年不見,身體可好啊?」沈龍聲音洪亮而又自信。

「還好!沈司令,明人不說暗話,我侄女許青平是否在你們手裡?」許一單刀直入問道。

「青平啊?這個我真不知道,我查一下。」對方遲緩一下說道。

「好啊,我給你十分鐘查詢一下,然後回我話。」許一霸道地說道,然後掛斷電話。

在許一打電話的同時,吳偉光也打起電話。

「多長時間可以趕到?」吳偉光問道。

「半小時。」

「目標確定了嗎?」吳偉光問道。

「吳淞口的海軍艦艇怎樣?」

「好!選擇空置艦艇。」吳偉光說道。

「好的,我交代下去,保證完成你的任務。」雷諾開玩笑說道。

吳偉光掛斷電話,許一驚愕地看著他。

「給他們一點教訓,也許更容易談判。」吳偉光說道。

許一點點頭。

時間一分一分地過去,很快十分鐘到了,許一的電話沒有響。

許一焦躁地站起身來,開始重新踱步。吳偉光則靜靜地看著地圖。

又一個十分鐘過去了,電話還是沒響。許一抄起電話來,被吳偉光用手勢壓住。

半個小時過去了,又過了十幾秒,許一電話急促地響起來。

許一拿起電話,傳來沈龍的聲音:「許副部長,許副部長。」

「我在!」

「對不起,耽擱一會兒,已經查到了,青平是被上海安全局扣留了。」沈龍急切說道。

「嗯!馬上讓他們釋放。」許一依然霸道說道。

「許副部長,您先別急啊!這不是我一個人說了算,我需要和其他方面溝通啊!」沈龍委屈地說道。

「多長時間?」許一依然言簡意賅。

對方沉吟一陣:「許副部長,你給我五天時間,好不?」

「好!五天內,如果青平有任何傷害,我會把上海衛戍區炸成渣滓。」許一毫不客氣警告。

「放心啊!許副部長,青平也是我侄女,怎麼會傷害她!」沈龍忙不迭地打著保票。

放下電話,許一對著吳偉光說道:「還是炸彈有威懾力!」

那邊吳偉光的電話也響起來:「John,飛機已經返航了,你還有什麼要求?」

「暫時沒有,謝謝你,雷諾。」吳偉光簡短說道。

美軍轟炸機由於發生上海事件,一直保持一個架次在東南沿海一帶巡航,隨時呼應吳偉光的需求。

上海吳淞口東海艦隊一艘新開發出來的驅逐艦正在裝修、保養階段,被從天而降的炸彈洞穿了中部,腰折兩段,沉入吳淞口。

幸虧上邊沒有多少人,也沒有配置武器,否則會是一場災難。

但讓沈龍一陣膽寒,這許一真是說一不二的角色,這要是衝著他來,不知道他今天能否活著走出這個掩蔽部。

沈龍有點後悔參與這場政治賭博,對方的實力實在深不可測啊!

看了旁邊同樣有點木了的參謀長說道:「備車,去上海市委。」

在上海市委的會議廳裡,坐著幾位參與這個聯邦共和國籌劃的人物。

上海市委書記李旗、市長應傑、上海衛戍區司令沈龍、參謀長吳煐輯、浙江省委書記華天、浙江軍區司令員陶志浩,還有一個最重要的人物,原中聯部副部長唐浩年。

唐浩年是這些人的串聯者,唐家在上海、浙江一帶有眾多門徒,深入武警、公安、安全部門。

過去屬於江家勢力範疇,但是江家那位身體有恙,掌管事情的江亨又遠去美國,一直未歸。

於是唐浩年承擔起這派的掌門人,從京城發生巨變就開始籌劃這個聯邦共和國。

清晨吳淞口的爆炸讓這些人冷靜下來,不再那麼狂熱,開始認真對待全國維持秩序委員會的通告。

「許一通知我,必須釋放他的侄女許青平,五天之內,否則轟炸衛戍區。」沈龍說話了。

會議廳一片沉默,如果沒有清晨的爆炸,或許有人認為許一只是恐嚇,現在再也沒有人有這想法了。

「這樣吧,我們必須和全國維持秩序委員會談判,爭取獲得他們的承認。」上海市委書記李旗說話了,也必須由他表態,這裡上海市的權重最大。

「問題是怎麼談判呢?」浙江省委書記華天問道。

「現在就起草我們這方面的方案,爭取我們這方面的利益最大化。」市長應傑說道。

「誰來執筆呢?」

大家都把目光投向坐在沙發上,面容白皙、氣色紅潤的唐老爺子。他是這夥人的主心骨,也是這個聯邦共和國的發起者。

唐浩年滿頭白髮,接近七十五歲,但精神疏朗,神采奕奕。此刻卻在沉思狀態中,有點呆滯,沒有注意到大夥的目光。

靠近他坐著的是李旗,輕聲問道:「唐老爺子,怎麼樣?」

「哦?」唐浩年從沉思中驚醒過來,抬起頭環顧了一下大夥。

「你們討論到哪個地步了?」

「想請你起草一個談判方案,用於和全國維持秩序委員會談判。」李旗再次重複剛才的議題。

「大家有什麼意見啊?或者說底線是什麼?」唐浩年反問過來。

大夥心裡一陣嘀咕,這老爺子該你出主意了,反而問我們。

「我想底線是保證我們這個共和國的存在。」華天說道。

「不要那麼樂觀,我覺得底線是不要兵戎相見。」沈龍說道。

「嗯!應該是這樣,我們的實力不足以和對方軍事對抗。」市長應傑附和道。

其他人又把目光投向唐浩年。

「兩位說的都在理,我們成立這個共和國也是響應市民的需求,有廣大的民意支持,這是我們的底蘊。」唐浩年不愧為老謀深算,確實指出了他們的基礎所在。

「對啊!他們維持秩序委員會目的不就是推翻原來的一黨統治,實現民主憲政,憲政的基礎不就是地方自治嗎?」李旗馬上明白唐浩年的意思。

「可是,那個通告可是說得很清楚,地方自治要等憲法委員會成立,頒布地方自治法才實現啊。」華天說道。

「他們可以這樣說,最關鍵的是我們獲得民眾的支持。我想你們最近要馬上安排學者、專家專題討論這個問題,輿論要跟上,獲得大多數民主國家的認同,不管他們有多麼強大的武力,也要忌憚使用。」唐浩年繼續闡述道。

「嗯!是這個道理,還要組織群眾示威遊行,安排國際記者採訪。」李旗抓住了唐浩年的意思,補充說道。

唐浩年滿意地點點頭,「李書記的意見非常重要,馬上大張旗鼓地進行,尤其是邀請大量的外國記者進入上海。」

大家很快明白了唐浩年的打算,以民意對抗對方強大的武力,裹挾國際社會的支持,讓對方使用武力投鼠忌器。

氣氛變得開朗起來,不像開始時候那麼沉悶。

「那許副部長的侄女怎麼辦?」沈龍提出了敏感問題。

「繼續關押!」唐浩年果決說道,目光透出狠辣。

待續@*

責任編輯:宋詩恩

點閱【暗戰赤龍】系列文章

作者戟楓郵箱:jifen6603@gmail.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中共用這樣一群不忠不孝、不仁不義的地痞流氓,殺人如麻的儈子手來治國安民,中國人民除了忍受無窮無盡的苦難,哪能有好日子過?
  • 北方戰區最棘手的問題是靠近俄羅斯,而這個沒落帝國一直是桀驁不馴,虎視眈眈東北地區,就是當今世界老大美國對他們也怵頭,因為他們確實有危及美國本土的核實力。
  • 同時組織了一次十來位明星的小型舞會陪毛澤東跳舞。會散後,柯慶施單獨把上官雲珠留在毛澤東住的1號房,陪伴毛澤東喝茶。
  • 今晚將要會面的是北部戰區的情報局局長,顯然北方戰區的軍頭不那麼屈從北京的臨時維持秩序委員會的領導,妄想有所作為,那麼俄羅斯的態度將成為他們重要考慮的因素。
  • 寒山軍事基地在基地的中部半山部位,峻嶺和大樹掩映之下有一片開闊地,可以存放四五架直升機,這是一個隱祕的直升機場,也是為軍部最後撤退設置的逃生之路。
  • 而那個替大玢去伺候偉大領袖的小芳又是怎樣了呢?有人說她被江青害死了,也有消息說毛澤東死後,她被送到海南島五指山中一座與世隔絕的農場,以防洩露黨的機密。
  • 寒山軍營一張張綠色遮蔽布掀開,一輛輛坦克和裝甲車從地堡裡駛了出來。這次是一百多輛軍用吉普車載著三人一組的單兵防空部隊打頭陣,在路途沿線和前方埋伏好。
  • 毛澤東私生活荒淫無恥,他糟蹋秘書、染指護士、玩弄演員,玩女人成癮,是古今中外難找的流氓昏君。他玩弄女人可以不顧臉皮,採用一切卑鄙手段,被他玩弄過的女性有名的和無名的不計其數,何止三宮六院七十二妃
  • 那麼另一條出路就是逃亡國外,可是哪個國家可以收留他呢?旁邊的朝鮮,不但自身難保,而且天生是一頭白眼狼;還有伊朗、敘利亞也許可以收留他,但估計會把他當作交易的籌碼。唯有北方的狂人,敢和美帝叫板的普金,可以幫助他。
  • 原來指望著福建的崇山峻嶺可以阻擋中部集團軍的進軍,沒有想到他們採取腹中開花的戰略,直接攻取福州長樂機場,這樣致使那些管卡要塞阻截的力量等於擺設。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