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神論統御的基督教王國

夏禱

人氣 3069

【大紀元2021年10月07日訊】有人預測:2025 年,無神論治國的極權中國將成為全世界最大的基督教國家。這一社會現實,對緊抱馬克思主義不放的共產黨造成了極度的恐懼。於是,開始了「基督教中國化」的運動。這是共產中國對基督教的宣戰。最終目的是為了滅教。

在一間間簡樸的教堂裡,人們高舉雙手高聲唱聖詩,豆大的淚水從眼裡滿溢而出,在臉上一道道奔流。在那間低矮的教堂裡,每一張臉上都流滿了熱淚。這鏡頭持續了難以忘懷的幾分鐘。(紀錄片《十字架:耶穌在中國》)

這是2003年,「六四」坦克壓過長安街後的14年。極權中國進入全新的一章。神州大地全民下海,從文革時代上山下鄉,文攻武鬥轉向畸形發展,土包子開花的市場經濟。一旦開閘,欲望洩洪一般橫流,城鄉市鎮的面貌每天翻新,怪手推倒了一座座老房子,起重機拉拔起來一棟棟時髦的大樓。城市的面貌一天一個樣。很快,制度性貪腐開始腐蝕被猛然拋入物質主義中的共產中國。

而同時,在精神上,古國人民努力治癒「六四」坦克刻下的深痛創傷。文革十年噩夢巨大的傷疤一直沒有癒合,新傷舊創加在一起亟待痊癒卻沒有解藥。然而此時,改革開放打開閘門,貪婪和物欲卻滾滾而來,一下子捲走了13億人民,捲走了正在試圖拯救自己的中國。

這時,古國人民以驚人的飢渴在塵世中尋求精神上的家園。人們飽受滄桑,旱渴的心靈急盼甘霖和精神上的皈依。從南到北,上億的人們學習各種五花八門的氣功,更多人確定了法輪大法是他們所追尋的,踏上了佛家古老法門的修煉路。同時,苦苦尋求精神家園的很多人受洗,成為基督徒。

經歷中共歷次政治運動,眾多苦苦尋求精神家園的中國人受洗,成為基督徒。圖為2018年9月22日,一位神父在北京南大教堂彌撒後為一名婦女施洗。(Nicolas Asfouri/AFP)

飽受摧殘的中國人對於信仰的渴慕不是短暫小信的,而是堅毅熱烈,不可奪其志的。法輪大法傳遍了大江南北,有一億人修煉,更在1995年後,弘傳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吸引更多人走回傳統的精神信仰。

基督教的發展同樣驚人。在中國,法輪大法在1999年後受到嚴酷鎮壓,於此同時,基督徒的數量則出現大幅增加的趨勢。

到了2007年,每天有1萬人成為基督徒。有人預測到本世紀中葉,中國將有多達2億基督徒,成為世界上最大的基督教國家(《天主教國家紀事報》)。2014年,更有人預測中國的基督徒將在2025年達到1.6億,成為最大的基督教國家,比原先預測的提前了25年。

有人預測2025年中國將成為世界最大的基督教國家。圖為2019年10月12日,來自中國的福音派基督徒朝聖者在以色列約旦河水域參加大規模受洗儀式。(Gali Tibbon / AFP)

於是,在神州大地,出現了紀錄片《十字架:耶穌在中國》中的動人場景。一間間簡樸的教堂在偏遠的省分和鄉鎮蓋起來。

於是,身為共產主義禁臠的神州大地上出現了一個奇景。人們立在河流中,以當年施洗約翰為人子耶穌洗禮的方式受洗,成為這來自遙遠中亞的耶穌教黑頭髮、黑眼睛的門徒。2001年的一天,以「反革命罪」在獄中被關押多年,出獄後大力傳教的袁相忱牧師在北京門頭溝野溪的永定河為眾人施洗。此時,袁相忱牧師高齡87了。在這一天,永定河中有幾百人受洗。

於是,基督教在這赤化的文明古國迅速興旺,從一天兩千人受洗,七千人受洗,到一天一萬人受洗。而到了海外的中國人相繼進入教會向他們敞開的大門,大大興旺了海外的華人基督教會。

人們預測:2025年,無神論治國的共產中國將取代美國,成為全世界最大的基督教國家。這無疑是一個最大的嘲諷。可以想見,對於緊抱馬克思主義不放的共產黨,這戲劇性的發展造成了極度的恐懼,引起其亡黨亡國的重大危機感。崇拜撒旦的馬克思主義自身是一個邪教,它如何能容許耶穌的門徒遍布自己的領地,把十字架高懸在自己統御的領土四方?

於是,在新世紀,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系的極權中國開始了「基督教中國化」的運動。這是共產中國對基督教的宣戰。它的目的是使基督教服從社會主義。它的最終目的和三自愛國運動如出一轍,是為了滅教。

隨著時間推移,迫害加劇,成為文革式宗教迫害的復辟。我們需要留意的是,在這對基督教的新一輪迫害中加入了許多新的元素。那是與迫害佛教同樣的釜底抽薪的手段,以使基督教「黨國化」,世俗化,徹底「去基督教化」。

我們將發現,這場善惡之間最後的戰役,也就是前梵蒂岡教廷駐美大使維加諾大主教(Carlo Maria Viganò)所說的,黑暗之子與光明之子之間最後的戰役,其兩大陣營直接的交火正在神州大地驚心動魄的上演。文明古國:中華帝國的滄桑山河成了這場戰役的主戰場之一。這是一場靈魂的爭奪戰。每天,一萬個古國人民把自己從共產黨的枷鎖退出來,接受洗禮,成為基督徒。

與此相對應,共產黨使出渾身解數,把基督教在國土上的痕跡消滅。

■I. 從淪陷到文革結束:1949-1976

偽歷史打造的一條索鏈

在對所有人的迫害中,對於基督徒的迫害有一個特殊的地方。雖然對於共產黨來說,所有正教都是它的敵人,然而基督教的源頭是《《聖經》》中驅逐懲戒撒旦的上帝,這對於撒旦的僕人共產黨來說,更有一番緊急的意義。

所有正教都是共產黨的敵人,基督教的源頭是《聖經》中驅逐撒旦的上帝,這對於撒旦的僕人共產黨來說更有一番緊急的意義。圖為四川省彭州市一鄉村教堂的《聖經》。(China Photos/Getty Images)

而對於基督徒來說,共產主義在人民中強迫宣揚的進化論謊言:「人是從猴子進化來的」,是一種最大的瀆神。神州大地淪陷後,基督徒即刻陷入了信仰上的嚴酷考驗。

紅色「新中國」成立,被集體綁架的古國人民被強迫灌輸荒誕的馬克思主義偽歷史。1950年初,中小學教師們被迫集體學習馬克思主義的「社會發展史」。發展史的第一部分是「從猿到人」。這是紅色「新中國」的第一次集體學習,也是共產黨大規模推展的思想改造的開端。從這裡開始,十億古國人民被強迫灌輸了猴子變成人的偽歷史,他們記憶中古老的華夏諸神創世造人的神話,《創世紀》中上帝創世的教義,全部被一股腦暴力式地拔除,視為舊社會的迷信。

我們可以想見,對於基督徒教師來說,這一次的集體學習是一次靈魂的衝擊。從此,關在鐵幕後的古國人民被強迫拋棄創造論,接受人是由猴子變成的這一邪說。而對於基督徒來說,這一拋棄信仰的過程也是痛苦的自我分裂的過程。此後,共產中國的基督徒必須在自己信奉的神與馬列主義之間做出抉擇。他們必須做出痛苦的犧牲。

這是一種慢性的精神謀殺,也是共產黨迫害教徒最大的殺手鐧。在摧毀教堂寺院的同時,它撕裂信徒的靈魂,把信仰從他們心中暴力式的撕開來。這一精神上的撕裂,勝過千萬廟宇教堂被敲毀在信徒心靈上造成的痛苦。

下面這段經典式的話出自於《2001年中國宗教迫害真相調查委員會報告》:

人民對共產黨的認識是分三個階段來完成的:1949年前為「日夜盼望階段」;1949年至1989年為「逐步認識、恐懼觀望階段」;「六四」以後至今為「徹底絕望,怨聲載道階段」。而共產黨對人民的政策策略也可分為三個階段:1949年以前為「拉攏利誘階段」;1949至1989為「關門魚肉馴服階段」;「六四」以後至今為「公開魚肉決戰階段」。半個多世紀以來廣大的宗教信徒就是在這樣一個長期奉行國家恐怖主義的暴政下走著悲壯的信仰之路。

討論共產黨對宗教的迫害,我們需要強調一點:對於無神論者統治者,人民對神的信仰是其最大的威脅。這直接衝擊到它的合法性,把它賴以存在的基點衝破。在共產黨員威脅懲罰基督徒時,他們使用的稱呼是「你們這些信神的人」。他們的威脅是:「看你還敢不敢信神。」信神的人與他們站立在對立面,直接衝擊著這些不信神的人荒漠的心靈。因此把神從信徒心中移除就成了共產黨迫害基督教的核心手段。

由於千千萬萬基督徒金子一般的虔信,無神論統治者的手段十分狡猾;隨著時間的過去,這許多手段變得非理性而絕望。

地下特工牧師隊伍

中共對基督教的迫害不僅僅是關閉、拆毀教堂,還包括強迫信徒簽署不再信教的悔過書。在迫害宗教的早期,共產黨更利用教徒內部來摧毀分化教會。這種內部的分化最難抵擋,也是共產黨好使的武器。

共產黨利用特工牧師打入教徒內部來摧毀教會。圖為2020年10月22日北京聖約瑟夫教堂(也稱為王府井天主教堂)。(Greg Baker / AFP)

五十年代初期,共產黨扶植基督教界上層的親共派信徒如吳耀宗等人,與滲透入各級基督教機構的大量宗教官員裡應外合,成立了基督教「兩會」:中國基督教協會(CCC)和中國基督教三自愛國運動委員會(TSPM)。兩會(尤其是三自愛國教會)對於日後的基督教起到了不可估量的破壞作用。

共產黨另一個慣用的伎倆是欺騙。它把這撒旦的手腕耍得爐火純青,更在黨員身分的欺騙上煞費苦心。共產黨特務遍布全球,他們打入各國各界各層,七十年前顛覆了中華民國,現在正在朝顛覆美國前進。而在迫害宗教上,它採用了同樣的伎倆。

「兩會」的主要負責人都是黨員,包括三自愛國運動(自治、自養、自傳)發起人吳耀宗。這些人披著牧養的外表在教會活動,甚至穿上牧者的白衣踏上講臺宣教,實際上卻是黨的馬前卒,他們真實的身分就是共產黨的地下工作者。

關於這些牧師特工,有一個奇特的故事:前中華聖公會浙江教區主教丁光訓被扶植,接掌兩會主席、會長。他死後按基督教在信徒面前舉行了葬禮,但官方另外舉行了盛大的葬禮,按黨和國家領導人的高規格舉辦,身上覆蓋著一面碩大的中共黨旗。之後有書曝光丁是中共祕密黨員(程干遠《中共統戰部揭祕—統戰幹部回憶錄》)。第二個祕密葬禮如此隆重,正是因為那面黨旗象徵了丁真實的身分。也足以說明這一名主教特工為黨所作的貢獻不比一般。

中共大規模利用基督教從事地下黨活動,基督教青年會是其重要掩體。閻寶航、吳耀宗、丁光訓、李儲文、趙復三等人以宗教身分推行三自愛國運動,以消滅宗教為己任。其中在1950年代和1960年代曾任基督教牧師的李儲文受中共特務頭子周恩來的直接指派,透過昆明基督教青年會吸收西南學者(如聞一多),並吸引英美外交官,甚至美國飛虎隊員與毛會面。當他的黨員身分在文革時因被紅衛兵批鬥而不得不曝光,基督教人士感到十分震驚。這說明了這些「牧師特務」在執行任務時十分謹慎,長久地矇蔽了身邊的信徒。

1951年,「新中國」組織全國基督教全體教牧人員學習愛國主義教育,對之進行思想改造,要教徒擺脫西方教會的枷鎖。運動中,大力詆毀基督教是西方帝國主義的殖民工具,企圖摧毀基督徒對基督教的信任。三自愛國運動是一場滅教運動,不但關閉了全國絕大部分的教堂,並從內部腐蝕基督徒的信念。

「三自愛國運動」要求民間教會加入官方的「三自教會」,當時中國基督教家庭教會領袖之一袁相忱,自立教會的代表人王明道等人拒絕加入,被以「反革命罪」判處無期徒刑。

「三自愛國運動」要求民間教會加入官方的「三自教會」,當時中國基督教家庭教會領袖之一袁相忱(上),自立教會的代表人王明道(下)拒絕加入,被以「反革命罪」判處無期徒刑。(公有領域)

殉道者的受難與門徒的堅守

在思想上的大清理之後,無神論者開始了毫不含糊的行動。抓捕、批鬥、毒打、屠殺信徒和傳道人、搜查燒毀《聖經》、查封聚會所、在短時間內關閉全國教堂。在中共歷次的政治運動中,在批鬥會和刑場的槍聲中,成千上萬的聖徒殉道。

基督徒被定為反革命,「帝國主義忠誠的走狗」、「大敵人」,不少基督徒自殺。到處都有激烈的「武鬥」,死屍躺了一地。在全國各地城市、農村,基督教徒幾乎都遭受了殘酷的批鬥,身、心、靈嚴重受創。

文革中,「三自」也遭受了殘酷的批鬥和逼迫。有的被摧殘至死,有的基督徒精神錯亂或自戕;也有的為自保而叛教,甚或成為猶大。三自愛國運動中不可一世的人,在文革中成了被批鬥的人。吳耀宗的兒子回憶:「我父親害了很多基督徒;我們鬥人,也被人鬥,說起來是血淋淋的!」

文革中,紅衛兵不但占領教堂,更將教堂內的《聖經》、讚美詩、宗教書刊焚燒,或送到造紙廠打漿化掉。桌子、凳子、鋼琴、風琴,或被占用,或不知去向,教堂裡的十字架、神像、器具被搗毀,禮拜堂牆上貼滿了怵目驚心的標語、大字報。

天津西開總堂在文革期間遭群眾破壞。(公有領域)

北京原青年會址張貼的大字報上寫著:「根本沒有神;沒有靈;沒有耶穌;……我們是無神論者,我們只相信毛。我們號召所有人焚燒《聖經》、毀滅神像和解散宗教團體。」在廈門,紅衛兵將所收集的《聖經》及屬靈書籍堆在廣場上焚燒,並讓信徒跪在焚燒的《聖經》周圍。

在這些教堂和基督教聖物的摧毀之外,文革中,基督徒肉體的受難可歌可泣。

文革時期神父遭受批鬥。(公有領域)

廣州有一位牧師被紅衛兵拉去公審,要他當眾說「打倒上帝」,他拒絕,紅衛兵把燒紅的鐵盒烙在他頭上。有一對夫婦被捆綁,紅衛兵剃光他們的頭髪,把槍口對準二人的胸膛。他們四個兒女站在一細長的板上,問他們信耶穌還是毛,孩子們回答要信耶穌,他們便將大錘打下去,孩子一一倒下去。11歲的大兒子一直與紅衛兵頂嘴,被拉到外面打到牙齒脫落、血管破裂,傷重不治。

浙北有一位徐長老,紅衛兵把一塊寫著「反動分子基督徒」沉重的大木板用細鐵絲掛在他頸項上。鐵絲割入肉裡,血一滴一滴流下來。在這種痛苦中,這位長老以禱告來忍受一切。

為了保護《聖經》,基督徒千方百計藏起少量、零碎的《聖經》,也有些用棉被掩護《聖經》,或在收音機旁聽著福音廣播,一字一句把《聖經》的章節逐字抄下。有人把《聖經》藏在閣樓上,有人把《聖經》藏在天花板上面的暗室裡,或用防水的東西把《聖經》包好放在罈子裡,再把罈子密封起來埋在田地裡。

文革期間,全國教會關閉,信徒只能以祕密方式聚會。深夜,他們在偏僻的地方聚會,有時在半夜或凌晨三時,也有爬上山丘聚會,徹夜祈禱直到黎明。信徒從各地走許多里路來參加,距離聚會開始前一兩小時,會場已坐得滿滿的。在廣東汕頭,因會場擁擠,講道時,腳不能移動,腳一提起就再也放不下了。

1960年代末,溫州有一些弟兄姊妹在山洞裡禱告。河南的一些地方,信徒們在夜裡偷偷挖了許久的地穴裡聚會。有些地方有戰時的地道,有一些信徒就在地道裡舉行兩三天的聚會。他們住在地道裡,吃在地道裡,從早到晚地聚會。

老年信徒在岩洞裡聚會。(寒冬雜誌https://zh.bitterwinter.org/)
岩洞被砌成1米高的牆堵住。(寒冬雜誌https://zh.bitterwinter.org/)
老年信徒堅持上山聚會。(寒冬雜誌https://zh.bitterwinter.org/)

也有在較大的湖泊找一艘大船,聚會幾天。那時舟山群島是一片荒島,信徒就開船到荒島上,禁食禱告一天,放聲歌唱,大聲禱告。南方有些信徒到沒有人跡的荒山上,一起禱告唱詩。有時,他們帶一些乾糧,在山上聚會一整天。如果山上有山洞,在山洞裡過夜。東北有些基督徒在大森林深處聚會一天。(邊雲波:〈艱難時期的家庭教會〉)

在整個文革及歷次運動對基督教的迫害中,有許多基督徒成為殉道者,許多殉道者感人的故事流傳至今。在獄中殉道的倪柝聲按照《《聖經》》恢復的「地方召會」在海外十分興旺,他的著作在基督教會中影響極大。

中國基督徒聚會處的創始人倪柝聲於獄中殉道。(公有領域)

這些殉道者所經受的,以及所有基督徒在這些年當中承受的種種嘔心瀝血的苦難酷刑,都成為日後基督教教會復興壯大的基石。

■II. 基督教的復興:1975-2021

對基督教的宣戰

經歷一波接一波的巨難,人們原本以為教會已被徹底消滅。到了七十年代末文革結束不久,基督徒的人數從淪陷初期不足百萬猛增到了3000萬以上。進入21世紀,基督徒人數更是成倍的增長,目前,基督徒與天主教徒加在一起已超出一億人。據預測,到了2025年,中國將成為最大的基督教國家。

隨著基督教的興盛,信神的人在不信神的人心中造成的恐懼日益加劇,迫害的手段也就更形劇烈。2012年之後,對基督教的迫害節節升高,大有文革復辟的形勢。

大部分人對中共迫害基督教還停留在文革的印象,對於現階段對基督教更為徹底的迫害不甚瞭然。事實上,新階段對於基督教的迫害是釜底抽薪,在暴力酷刑之外,企圖從本質上改變基督教。

這一次,不只是關閉教堂而是改造教堂,使教堂成為黨標語、旗幟及思想的載體。

2014年,緊跟著「中國夢」的宣揚,開始了「基督教中國化」運動。比起三自愛國運動的滅教又更進一步,從肌體到靈魂,「基督教中國化」企圖從本質上改變基督教,從而徹底滅教。

從此,共產中國展開了對信仰的戰爭。這也是一場針對靈魂的戰爭(王怡牧師)。

傾倒的金燈台

成千上萬座十字架遍布了神州大地的天空,對於具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紅色中國可說是心頭刺。這一輪迫害最醒目的一件事就是炸毀教堂,拆下數千,乃至上萬座十字架。

於是,在這正在成為世界最大基督教王國的土地上,出現了被怪獸在一日一夜間拆毀的教堂;被瞬間爆破,整座教堂主體崩毀倒塌的一個個圖像。2018年,山西臨汾金燈台教堂被炸毀,整座大教堂隨著頂上的金色十字架斜倒崩塌,怵目驚心。

2018年1月9日,山西臨汾金燈台教堂被以爆破方式拆除。(信徒提供)

2014年,在富裕的浙江溫州——「中國的耶路撒冷」,當三江大教堂被怪手拆毀時,成百上千的基督徒跪在教堂門前階梯上祈禱哭泣。更多教堂被拆時,教徒上前以自己的身體護住教堂,阻止怪手前進。

2020年7月7日,溫州市永嘉縣永福村一基督教三自教堂的十字架被強拆。(寒冬雜誌https://zh.bitterwinter.org/)

從2014年開始,拆十字架運動如火如荼,橫掃基督教在共產中國的重鎮。

溫州有「中國的耶路撒冷」之稱,河南則被稱為「中國的加利利」(耶穌的家鄉)。河南是基督徒人數最多的省分,某些村莊幾乎全是基督徒。2011年,河南全省有6500多座教堂,而現在河南幾乎所有的教堂,包括「三自教堂」的十字架都被強拆了,只留下幾座十字架粉飾太平。在浙江省,2014到2016年間拆了1700座教堂的十字架。安徽省,天主教及基督教教堂十字架至今900多個十字架被強拆。

河南省一個基督教會遭到警方衝擊。(網路圖片)
2017年9月20日河南唐河基督教聖恩堂遭中共強拆焚燒十字架。(網路圖片)

切下了十字架,在教堂的主體放上代表魔鬼標織的五角星,升上血旗。教堂內,聖壇前掛上血旗,拿下聖瑪麗亞,基督的聖像,掛上習近平的畫像。而隨著紅色監控帝國的出現,許多地方在教堂內外安裝了監控攝像頭。

2020年10月,江西省上饒市開發區月塘村一處三自教堂主日單上面貼著習近平畫像及紅色標語,兩邊掛著血旗。(寒冬雜誌https://zh.bitterwinter.org/)

在禮拜儀式上,更是橫行加入了黨元素。做禮拜必須唱「國歌」和「紅歌」;牧師不能全部講《《聖經》》,必須講「習思想」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所謂的基督教中國化,說白了是黨國化,馬克思主義化。

更徹底的行動則是把教堂改建成文化禮堂,在富庶的江浙,造了近兩萬座身負特殊使命的文化禮堂,偷天換日,以傳統娛樂和馬克思毒素取代信徒心中聖潔的精神食糧。在講臺上表演扭秧歌、小腳燈、民間歌舞,書架上擺滿了紅書。這一斗膽的代換法從根基上侵蝕了信徒的信仰,剝奪了他們信仰的空間和空氣,如同長期的洗腦、又如魚缺水,難以抵擋。

這一輪的迫害不止是對禮拜堂和禮拜儀式的管控,更擴及到生活的全面。如禁止張貼帶有基督教信息的黃曆新年春聯、瓷磚和門聯,或用黑色油漆在上面塗刷。命令基督徒把家牆上的「以馬內利」(主內平安)刮掉,並沒收基督教書籍和出版物,關閉《《聖經》》的網上書店。

更禁止在葬禮上唱讚美詩,拔除墓地中的基督教雕像及標識。更以基督教禮儀辦喪屬於「不文明」的行為,將取消家屬一切補助,取締「文明村」稱號。這也是一種連坐式的迫害,把全村人綁在一起。也就是說,從生到童年到死,極權中國對於基督徒的控制是全方位的。

然而就是在這艱難的情況下,基督教洪傳中國,達到了一天一萬人的神速。在紅色中國,信仰成了人們逃避馬克思主義無神論的,心靈的避難所。成為靈魂逃避謊言與死亡,求生的地方。

大欺騙

在基督教日漸興旺之下,為了阻止人們信奉影響了人類文明兩千年的基督教,極權中國以一種非理性的手法,祭出了它的殺手鐧。

對於無神論者,「聖誕」是一個足以畏懼的詞。為了嚇阻民眾慶祝聖誕節,為了維持「中國夢」,「宗教中國化」,中共製造了一個大膽而不可思議的謊言,謊言是這麼說的:1860年12月24日(平安夜)是八國聯軍準備進攻北京之夜。25日,聯軍放火燒毀圓明園,當日被八國聯軍立為「聖誕節」,隔日八國聯軍勝利狂飲,稱之「狂歡夜」。這個謊言白紙黑字出現在山東和貴州黔西縣的教育公文和網站上,成為笑柄。

對於無神論者,「聖誕」是一個足以畏懼的詞。圖為2020年12月24日聖誕夜,北京王府井天主堂外警衛戒備。(Noel Celis / AFP)

然而在這漫天大謊背後,是嚴禁慶祝聖誕節的各種禁令:許多地方禁止慶祝聖誕節,嚴禁出售一切聖誕節裝飾品,嚴禁以聖誕節為主題的活動。此外,禁止公民信仰基督教,並強迫人簽署承諾不遵循基督教信仰(不信教承諾書);兒童被禁止進入教堂。

這一輪的滅教運動妄圖把基督教在極權中國的痕跡全部抹除,不留痕跡。如此這般的迫害,除了出於仇恨,更是出自於恐懼。把基督教信神的人來自於神、得自於神的恩典全部抹除。這正是上面所說的:不信神的人對信神的人的極度恐懼。而這恐懼的根源,其實是來自於撒旦對自己的主人——上帝的畏懼與如狂的嫉妒。唯有這恐懼與非比尋常的嫉妒能解釋這荒唐可悲、貽笑大方的行為。

在這許多謊言的背後,有一個最大的謊言,那就是中共地下黨員斗膽披上基督教牧師的衣袍,竊取上帝神職的,瀆神的彌天大謊。

中國共產黨成立早期,地下黨員透過基督教會運作,欺矇了所有的信徒。改革開放,極權中國經濟起飛之後,這一詭詐的地下行動並沒有停止。極權中國建立神學院,大規模訓練間諜牧師。這一回,他們不止是欺騙教會中的信徒,卻飛洋過海,來到外國的神學院以深造為名,打入西方基督教圈子。

在一名牧師的告白中,曝光了中共神學院是如何培養間諜牧師的。

「老師教我們練習在各種人,各種場合下如何進行禱告;特別指出要以效果為準,強調在禱告中運用西方的心理學與催眠術,就是要讓不信的人覺得你真信,而真信的又覺得你比他還蒙福,因為你比他更虔誠嘛。」

「進了神學院便過政治關,首先明白是黨給了我們研究神學的機會,不是上帝,並要求學生回答類似問題。反覆教導不是上帝創造了人類,而是人類創造了上帝。上帝歷來就是統治者的工具,過去帝國主義利用上帝來侵略中國。今天我們也要利用上帝來『以眼還眼,以牙還牙』,好好的教訓教訓那些自以為聰明的老外。」

「他們不是信上帝嗎?那麼,我們就讓上帝親自來收拾收拾他們。所以你們一定要為中國人爭口氣,要努力研究《聖經》,直到完全掌握《聖經》;要練出倒背如流的功夫,一定要超過那些過慣了閒散生活的外國牧師的水平。只有這樣才能叫他們服氣。表現突出的,我們還要送他到世界上最有名的神學院去深造;不過,要憑實力讓外國人來出這筆學費。你們就是走到天涯海角,永遠也不要忘記是國家嘔心瀝血的培養教育了你們;你們是以特殊的身分在特殊的戰線上為黨和人民服務的群體,是不穿制服穿神袍的祖國衛士;所以必須時刻警惕,嚴守保密制度,否則必須承擔一切嚴重的後果。還是那句老話,前途是光明的,任務是艱巨的。」

到了今天,在龐大的國庫金援下,早期中共地下黨組成的牧師特務隊伍早已壯大成龐大的地下軍團,遠征海外,潛入各界,魚目混珠,欺騙信徒百姓老外,無所不用其極。今天海外教會、民運人士及華人社會中的混亂互鬥,真假難辨,都是數目巨大的真假特務多年臥底,精心炮製造成的深遠的禍害。

這些地下隊伍把用在信徒身上的毀謗、抹黑,如出一轍地施放在知名的基督教牧師、海外民運人士身上,而數目龐大的特務牧師和特務民運人士更施放煙霧彈和各式暗器,攪亂人們的判斷力,更傷害了基督教海外教會、民運及海外華人,危害深遠。

酷刑和活摘器官

改革開放後,迫害沒有停止,對基督徒的酷刑也隨著科技而與時俱進。一份證人的報告揭露了中共囚禁基督徒的祕密設施——「洗腦中心」。

「沒有窗戶,不通風,也不允許外出。每天只給我兩頓飯,由指定的人送到房間裡。」「我無法入睡,在裡面待了一個星期後,開始覺得死亡比待在那裡更好,我撞牆自殘。」另一位證人被強迫每天站立18小時,腳背和腿都變成黑色。「在零下的溫度洗冷水澡,在囚犯脖子上掛大桶水。」

被關押六年後釋放的趙剛自述:「電棍戳到肉上就『啪啪』打著火花響,每戳一下我就渾身發抖、麻木,像刀子在肉裡擰。時間長了就聞到肉的焦糊味,非常疼,有些肉都成了死肉。後來我數了一下傷疤,從頭到腳有一百多處,現在這些疤痕還很清晰。」

剝奪睡眠、蹲板凳、水刑、性侮辱,一名信徒遭受慘無人道的酷刑折磨和高壓洗腦。

「為防止我睡覺,犯人還強迫我整天蹲在小凳子上,我常睏得從凳子上摔下來,有時一個晚上就摔下來上百次。我被折磨得精神恍惚,視力模糊,摔下來後根本找不到凳子。」(以上酷刑描述來自《寒冬》)

而中國最有名的基督徒高智晟律師在被監禁的三年中,受到精神和肉體的嚴重摧殘虐待。

「四支電警棍開始電擊我,我感到所擊之處,五臟六腑、渾身肌肉像自顧躲避似的在皮下急速跳躲。我痛苦得滿地打滾,當王姓頭目開始電擊我的生殖器時,我向他求饒過。我的求饒換來的是一片大笑和更加瘋狂的折磨。……期間有過許多奇異的感覺,諸如:有時候能真真切切地聽到死,有時又能真真切切地聽到生。到第十二、三天後我完全睜開眼時,我發現全身的外表變得很可怕,周身沒有一點正常的皮膚。」(高智晟,〈黑夜、黑頭套、黑幫綁架〉,2007年)

高智晟2009年消失後長達14個月遭關押,期間所受酷刑程度「沒有言語可以形容」,警察脫光他衣服,輪流用手槍打他,毆打兩天兩夜。經歷一年多殘酷、非人的虐待,高智晟將近老了20歲,整個形象,臉型都扭曲了。

在酷刑虐待之外,基督徒遭受了活摘器官。器官來源主要受害者是法輪功修煉人、維吾爾人、藏人以及少量的地下基督徒。《屠殺》作者葛特曼(Ethan Gutmann)推測,活摘器官的受害者中,大約有百分之五是基督徒。近來有確切證據顯示有基督徒新教成員被活摘器官。

《屠殺》作者伊森.葛特曼推測,活摘器官的受害者中,大約有百分之五是基督徒。圖為2012年11月29日,葛特曼在澳洲堪培拉抗議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大紀元)

活摘器官是共產中國黑暗的核心,把唯物主義推到最低點。當基督徒成為活摘器官的對象,極權中國對信仰的宣戰,對靈魂的戰爭已白熱化。

中共對基督教的迫害橫跨七十年,到了近年,為了讓基督教「中國化」,為了讓宗教「以中國為導向,接受黨的「積極指導」,使之「適應社會主義社會」,基督教蒙受了一場滅教式的大劫。

然而這是一個最大的嘲諷:儘管基督教遭受了如此巨大的災難性的迫害,在共產中國,她卻吸引著人們前來受洗,以每天一萬人的數字增長,並且很快將成為最大的基督教國家。這也就證明了在這場對信仰的宣戰中,共產黨早已大敗。

共產黨出於恐懼而幹下的比天高的罪行已成為它的亡命符。隨著神州大地上的宗教迫害節節升高,中共病毒在全世界造成了一場世紀大瘟疫。也就是說,上帝的鞭子已經高高揚起,在這些酷烈的迫害和謊言之後,最終將被摧毀的是中共自己。

隨著神州大地上的宗教迫害節節升高,中共病毒釀成世紀大瘟疫。上帝的鞭子已高高揚起,在酷烈的迫害和謊言之後,中共將被摧毀。2020年3月6日湖北省武漢市漢口救世堂進行防疫消毒。(STR / AFP)

而同時,基督教在共產中國締造的王國日漸壯大。與此同時壯大的,是同時在神州大地洪傳,古老佛家修煉法門的法輪大法。在這無神論綁架的古老國度,人們對神佛渴望的熱烈與他們被捆綁受難的愴痛等同。

他們掙脫捆綁的強大力量正在創造我們這個時代的奇跡。

——轉載自《新紀元https://www.epochweekly.com/

責任編輯:連書華

相關新聞
被遺忘的百年歷史(VI)2001至2021
被遺忘的百年歷史(Ⅸ)1919 至2021
百年大夢:2021 終點
告別進化論
告別進化論 人氣 2821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美中關係或顛覆?布林肯正式挺台
【秦鵬直播】李克強為電荒背鍋 大管家被免職
【遠見快評】美英澳聯盟擴編?美挺台「入聯」
【珍言真語】程翔:中共面臨國際空前孤立
【財商天下】能源飯碗須在自己手裡 習一語雙關
【探索時分】東風21D認祖歸宗:美潘興2導彈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