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幕】中共加入聯合國50年來的野心

人氣 7851

【大紀元2021年11月02日訊】(大紀元記者龍騰雲、駱亞報導)50年前,聯合國創始成員之一的中華民國,被中共政權篡奪了席位。不同於前任為聯合國的成立,做出了抗擊日本法西斯,扭轉二戰局勢的偉大貢獻;50年來,中共給世界帶來巨大挑戰,正藉助聯合國的平台,試圖建立它主導的國際新秩序。

獨家:中共的聯合國維和部隊幹了些什麼

一名黎巴嫩人被導彈擊中臥倒在地(Marco Di Lauro/Getty Images)

「找呀找呀找朋友,找到一個好朋友……」,2019年4月10日,在時刻可能遭遇恐怖襲擊和炮火轟炸的黎巴嫩,黎巴嫩提爾市精英學校和中國惠州市第七小學的學生們透過視頻連線,一起演唱了一首中共奪取政權後在50年代向全中國推廣的兒歌。

中共官媒新華網報導說,這是中共第17批赴黎巴嫩維和建築工兵分隊為中黎學校搭建文化交流平台。

不過,大紀元最近獲得的內部文件披露說,這是中共軍隊在聯合國維和行動中,執行黨交付的政治任務。

2019年3月,中共第17批赴黎巴嫩維和建築工兵分隊發給中共廣東省惠州市惠城區教育局的加急公函。(大紀元)

2019年3月,中共第17批赴黎巴嫩維和建築工兵分隊給中共廣東省惠州市惠城區教育局發送了一份加急公函,要求組織惠州市第七小學與黎巴嫩提爾市精英學校開展跨國視頻連線活動。該分隊在公函中稱,「為傳播中國文化、擴大中國影響」,他們在當地不但舉辦了各種晚會,開辦中國武術班,還組織了中文教學。

2019年3月,惠州市第七小學與黎巴嫩提爾市精英學校《視頻連線活動方案》截圖(大紀元)

惠州市第七小學在《視頻連線活動方案》中透露了「宣傳保障」的安排,包括「暫定維和部隊負責聯繫」當地媒體、央視、新華社、中國新聞社(中新社)、人民網、中國軍網、國防部網站,南部戰區公眾號、集團軍鋼鐵先鋒號、廣東省電視台、惠州市電視台、《惠州日報》等各級地方媒體。

然而,聯合國官網上載明的,授權聯合國駐黎巴嫩臨時部隊的維和任務為「監測停止敵對行動,並協助確保人道主義援助送達平民」。

另據2021年5月27日的聯合國新聞採訪中共赴黎維和軍人的專題報導介紹,中共赴黎維和部隊的任務主要包括掃雷排爆、藍線栽樁、觀察哨建設、巡邏道路修復、醫療救助和人道主義援助等。

台灣國防安全研究院軍事戰略暨產業所長蘇紫雲表示,中共維和部隊在當地傳播所謂的中國文化,應當不屬於聯合國維和任務。「除了維護交戰區域的安全之外,它的維和部隊還會透過與駐紮國學校進行文化交流等方式,輸送中共的文化和意識形態,為中共塑造形象。」

他說,「這是中共參與聯合國事務的複合戰略,就是利用一切形式,包括維和行動,來輸出中共威權。」

1945年成立的聯合國,宗旨是防止戰爭和維持和平,其核心任務包括由聯合國授權的維和行動。

中共在2020年9月發布的《中國軍隊參加聯合國維和行動30年》白皮書中,將自己描述為「堅守多邊主義」,「履行大國擔當、維護世界和平、服務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負責任大國。

但在現實中,不僅有大紀元曝光的文件,揭露了中共軍隊在維和行動中執行黨安排的政治任務;中共參與維和行動的公開記錄,尤其是出兵數量和部署地點,也暴露出不一樣的信息。

聯合國維和官網顯示,截至2021年9月30日,中共目前參與的8個聯合國維和行動中,共派出了2158名軍人;其中近半(1031人,占比48%)部署在南蘇丹。

中共從2006年5月起就向非洲的南蘇丹地區(當時尚未獨立)派遣了維和部隊。2014年9月,中共宣布向南蘇丹派遣一支700人的維和步兵營,這也是中共首次派出成建制的作戰部隊參加聯合國維和行動。路透社等外媒當時曾報導說,中共此舉是為了保護在當地的石油投資。中共官方既未承認也未否認這一說法,僅表示是因聯合國邀請出兵維和。

在2011年南蘇丹獨立、從蘇丹分離出來之前,蘇丹是中國在海外最大的石油投資國。中共國企「中國石油天然氣集團(簡稱中石油)」在蘇丹投資了數十億美元,擁有蘇丹大尼羅河石油作業公司40%股權。中國是世界上最大的石油進口國,原油主要依靠進口。

截至目前,中共將其維和部隊的81%都派駐在非洲。據中共外交部旗下「中非合作論壇」數據,中國已經取代美國,成為非洲第一大直接投資國,而且是非洲能源和基礎設施的最大投資國。

同時,非洲也是中共區域擴張戰略「一帶一路」最主要的合作方。截至2021年2月,非洲55個國家中已有45個與中共簽署了一帶一路協議,在140個簽約國中占比超過三分之一。

時事評論員李林一認為,「中共參與聯合國維和行動,主要是出於一黨私利,目的至少有三。其一是政治目的,塑造大國形象,在聯合國搶奪話語權;其二是經濟目的,保護中共國企在海外石油、礦產等戰略資源的投資;其三是向派駐國輸出中共文化和意識形態。」

中共靠援助外國取得支持票 奪得聯合國席位

2021年10月25日,習近平在講話中回顧了50年前中共靠著多數票支持奪得聯合國席位的往事,並倡議多邊主義,堅稱聯合國「一國一票」制定規則。

不過知名中國民主運動期刊《北京之春》主編陳維健認為多邊主義已被中共濫用,「一國一票使得聯合國已為中共所控制,它會利用援助拿下很多小國的支持。」

悉尼科技大學中國問題專家馮崇義也認為,「習近平現在有信心了,因為在聯合國能花錢收買小兄弟站在中共這邊。」

中共外交官吳建明在其著作《外交案例Ⅱ》中披露了當年贏得聯合國席位鬥爭的關鍵——毛澤東的「兩個中間地帶」戰略,以及周恩來的對外援助八項原則。吳是中共首個聯合國代表團成員之一,90年代先後出任中共駐荷蘭和法國大使。

1964年,毛澤東提出了「兩個中間地帶」的觀點,認為亞非拉地區是中共可以爭取的中間地帶,西歐是另一個爭取對象。同年周恩來提出了對外援助八項原則。

吳建明在書中回憶說,60年代大批非洲國家獨立,中共同幾內亞、加納、馬里、剛果、坦桑尼亞、贊比亞等非洲國家建立外交關係,「並向他們提供了經濟技術援助」。

1971年10月25日,阿爾及利亞、阿爾巴尼亞等18個國家(後增至23個)提出的「兩阿提案」最終在聯合國大會表決中被通過,成為所謂的第2758號決議。該決議讓中共奪取了中華民國的聯合國席位。

這18個提案國包括:阿爾巴尼亞、阿爾及利亞、古巴、幾內亞、伊拉克、馬里、毛里塔尼亞、也門民主人民共和國、剛果、坦桑尼亞、羅馬尼亞、索馬里、蘇丹、敘利亞、阿拉伯也門共和國、南斯拉夫和贊比亞。

其中,除了阿爾巴尼亞、古巴和南斯拉夫幾個共產黨政權是中共的天然盟友,其它絕大多數都是中共的援助對象。

例如吳建明在《外交案例Ⅱ》中披露說,中共援建的坦贊(坦桑尼亞—贊比亞)鐵路「是20世紀60年代中國在自身經濟條件仍很困難的情況下,對非洲援助的大項目」,「但它的建成發揮了重大的作用」,「對新中國的外交帶來極大的益處」。

而《外交案例Ⅱ》所提到的60年代「困難時期」,維基百科數據顯示,1959—1961年間,中共發動的工業化及大躍進導致中國大陸發生大饑荒。中共最初稱之為三年自然災害,後改稱為三年困難時期。這個被海外稱為三年大饑荒導致死人數,中外研究人員估計餓死的中國人在1500萬到5500萬之間。

中國社會科學院歐洲研究所所長周弘2013年出版的《中國援外60年》披露了中共對外援助信息。該書稱,即使是在所謂的「三年自然災害」期間(1959—1961),中共仍向亞非拉友邦援助了大批糧食,其中僅1960年,中共就向幾內亞援助了1萬噸大米。中共外交部的解密檔案也證實,1960年中共還向阿爾巴尼亞援助了15000噸小麥。

吳建明在書中談及中共入聯時承認,毛澤東曾說過「是非洲兄弟把我們抬進去的」。

中共在聯合國發展的四個階段

2021年10月26日,被視為中共大外宣的「多維網」總結了中共在聯合國的四個階段,分別為:第一階段「學習觀望」(1971—1978);第二階段「跟跑適應」(1978—1989);第三階段「主動有為」(1990—2012);第四階段「積極引領」(2012年中共十八大至今)。

1)學習階段。《外交案例Ⅱ》承認,周恩來在中共外交官們前往聯合國之前,要求他們「向我們的對手學習」。

2)適應階段。彭博社資深政治記者Peter Martin在2021年出版的新書《中國的文裝解放軍:戰狼外交的形成(China’s Civilian Army)》中描述說,中共「以非凡的速度融入」國際社會。例如中共1971年入聯前只加入一個政府間國際組織,簽署了6個國際條約,但到1989年它已加入了37個政府間組織,並簽署了125項國際條約。

3)主動階段。該書還關注到中共是如何將自己塑造為「負責任的大國」,例如在發展中國家中建立聲譽,尤其是那些對中共1989年天安門大屠殺反應並不激烈的政權。

該書舉例說,1989年夏天中共外長錢其琛訪問了非洲11國,1996年時任中共黨魁江澤民訪問非洲6國並簽署了里程碑式貿易協議,1997年中共在聯合國的代表,拒絕將在柬埔寨犯下種族滅絕罪行的共產黨頭目交給任何國際法庭,理由是這屬於「柬埔寨內政」。

該書總結說,國際社會對北京人權記錄的批評,實際上成為中共與一些國家建立聯繫的方式。

馮崇義表示,中共就是不惜任何代價去收買這些人權記錄不佳的國家,「因為這些國家跟民主國家作對。所以哪怕餓死再多中國人,中共都不在乎,就是要援助這些小兄弟。」

《外交案例Ⅱ》也披露了直到20世紀90年,中共都是靠著非洲國家的支持,才能在人權委員會上否決批評中共侵犯人權的「反華提案」。

4)爭霸/引領階段。在過去十多年中,中共的國際參與已經蛻變成更為積極地爭霸,甚至在某些領域取得了領先優勢。

最近的一個典型例子是國際社會在聯合國對中共鎮壓新疆民眾做出的反應。

2019年7月,22個人權理事會成員國發表聲明,批評中共在新疆的人權暴行。數天後,37個國家致信聯合國支持中共的新疆政策。

2021年6月22日,以加拿大為首的四十多個國家在聯合國人權理事會上批評新疆人權。但白俄羅斯則代表65國在會議上聲明支持中共。

人權理事會是聯合國系統中的政府間機構,旨在在全球範圍內促進和保護人權。

馮崇義認為,「中共收買了許多小國家,聯合國已變成獨裁者的俱樂部。」「中共在國內是絕對獨裁,卻在國際上要求民主,就是因為它控制了這些國際組織,包括聯合國。」

中共對聯合國的影響:「為己所用」

50年來,中共一直在加大對聯合國的參與,但其對後者的影響力與所承擔的義務和責任並不匹配。

例如中共直到2019年才將所負擔的聯合國會費增至12%,美國為22%。但中共拿下了聯合國15個專門機構中的4個(27%的比例);其選派的代表已當上國際民用航空組織(ICAO)、國際電信聯盟(ITU)、聯合國工業發展組織(UNIDO)、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FAO)的最高領導。包括美國在內的其它任何國家,最多只得到一個聯合國機構的領導職位。

1)國際電信聯盟(ITU)。

中共原郵電部官員趙厚麟(Zhao Houlin)2014年10月當選ITU祕書長,並於2018年11月獲得連任,任期至2023年。

趙厚麟上任ITU祕書長後,多次公開鼓勵中國公司「積極參與各類國際電信標準的制訂,在未來市場競爭中掌握主動權」,並多次表態支持華為5G。美國一直指控華為替中共軍方服務,且華為5G威脅世界安全。

2018年4月17日,國際電信聯盟與科大訊飛在瑞士日內瓦ITU總部簽署戰略合作協議,共同開展智能語音和人工智能技術的研究與應用。美國指控科大訊飛的語音技術被中共用於新疆人權侵犯。

2)國際民用航空組織(ICAO)。

中共民航官員柳芳(Liu Fang)2015年3月當選ICAO祕書長,2018年3月獲得連任,任期至2021年7月。

柳芳2015年出任ICAO祕書長後,台灣在ICAO推出的全球貨運榜單上的名稱,從之前的「台灣台北」被更改為「中國台北」。

自2016年起,ICAO一直拒絕台灣出席國際民航組織大會。

2018年1月,中共以獲ICAO批准為由,單方面開啟了穿越台灣海峽的M503由南至北航線。此舉遭中華民國政府反對,被視為減少台灣空防預警時間,大幅增加空防成本。

台灣國防專家蘇紫雲認為中共掌控的這些聯合國機構和國際組織,「肯定會阻擾台灣的加入,同時也會偏向中共的利益。」 他強調說,「中共利用ITU等國際組織推廣中共主導的國際標準,也威脅到世界各國的安全。」

3)聯合國糧農組織(FAO)。

2019年6月當選聯合國糧農組織(FAO)總幹事的屈冬玉,之前擔任中共農業部副部長。屈冬玉上任數月後,中共於當年12月在杭州市舉辦了2019中國鄉村振興暨首屆「一帶一路」農業農村發展論壇,FAO亞太區域項目負責人姚向君在論壇上稱讚一帶一路賦予各國糧食資源領域巨大合作空間。

除了「一帶一路」外,屈冬玉執掌聯合國糧農組織還給國際社會帶來了其它的憂慮,例如轉基因農作物。

在中共競選FAO總幹事的過程中,美國駐FAO代表曾於2019年4月詢問屈冬玉對轉基因作物的看法。儘管屈做出了「我們必須謹慎」的回答,但這並不能降低外界的憂心。

中共現行政策禁止轉基因作物直接用作餐桌食物,但一直在推進轉基因技術在農業上的研發和應用。

2021年2月21日,中共發布了農業中央一號文件——《中共中央國務院關於全面推進鄉村振興加快農業農村現代化的意見》,要求「打好種業翻身仗」。依據中共農業農村部副部長張桃林和中國工程院院士吳孔明、萬建民等人對陸媒的解釋,中央一號文件的部署包括利用轉基因、基因編輯、全基因組選擇、合成生物等新興技術來保障糧食安全。

中國是世界上最大的轉基因農作物進口國,2020年進口了逾一億噸大豆,其中多數為轉基因作物。

4)聯合國工業發展組織(UNIDO,工發組織)。

中共財政部副部長李勇2013年當選UNIDO總幹事,2017年連任,任期至2021年底。

2019年4月,UNIDO與中共水利部、國家標準化管理委員會簽署合作諒解備忘錄,向世界各國推廣中共主導的小水電國際標準技術導則。

李勇也積極推動UNIDO參與中共的「一帶一路」和「2025」戰略。例如工發組織主辦了「一帶一路」城市大會,致力於推廣中共的「一帶一路」倡議。

中共官方宣傳稱,在聯合國的推動下,截至2021年1月,中共已同140個國家和31個國際組織簽署205份共建「一帶一路」的文件。「一帶一路」是習近平提出的發展區域合作的倡議,但被美國政府指責為輸出地緣政治影響力,並利用腐敗和債務陷阱加強對沿線國家的控制。

蘇紫雲分析了中國籍領導帶給聯合國的變化,「這是中共特色,它選派加入國際組織的官員必須效忠中國共產黨,所以這些中共代表不可能真的為聯合國和國際社會服務。」

而且,中共對聯合國等國際組織的掌控似乎並不局限於國籍。

2021年10月路透社援引知情人士報導說,國際貨幣基金(IMF)總裁格奧爾基耶娃(Kristalina Georgieva)被控在擔任世界銀行首席執行官期間施壓世銀職員竄改數據偏袒中國。

10月11日,IMF執行董事會聲明對奧爾基耶娃有信心,但承認世界銀行的調查仍在進行中。格奧爾基耶娃是保加利亞的經濟學家,於2017年至2019年擔任世界銀行首席執行官;2019年10月轉任IMF總裁,任期五年。

2020年美國政府因不滿世衛組織祕書長譚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單方面採信中共說辭、致使新冠病毒擴散全球的作為,曾經退出了該組織。2021年拜登上台後,美國重返世衛。10月29日,譚德塞成為世衛下一任祕書長的唯一候選人,將於2022年8月屆滿後連任。來自埃塞俄比亞的譚德塞,在獲得中共支持後,於2017年6月從中共選拔的前任世衛祕書長、香港前衛生署署長陳馮富珍手中,接手了這一聯合國機構。

知名中國期刊《北京之春》主編陳維健告訴大紀元,「現在的中共病毒(新冠病毒,COVID),就是世衛組織配合了中共,才讓病毒傳播到全世界。」

他說,「中共的病毒不止是生物病毒,還有政治病毒、經濟病毒等,聯合國這種體制再不改革,中共會把災難擴散到全世界。」



責任編輯:葉梓明#

相關新聞
拜登頒令 禁非洲八國非公民旅客入境美國
美東亞事務最高外交官訪問東盟四國
組圖:埃及獅身人面像大道修復後重新開放
一文看懂 所羅門衝突為何與中共有關
最熱視頻
【百年真相】公安局長揚帆被失蹤 25年音信全無
【新聞大家談】騰訊App暫停更新 微信也出事?
【新聞看點】所羅門爆衝突 中國城遭搶劫探因
【遠見快評】滴滴退市騰訊遭連擊 習一石三鳥?
【未解之謎】漆黑太空背後的宇宙祕密
【財商天下】三胎催生失靈 中國出生率跌跌不休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