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戰赤龍(84)東北變局

作者:戟楓
中共在全球的滲透一點一點被揭露、一片一片被剝離,但是還有多少邪惡的伎倆還未揭開?(製圖:夏瓊芬/大紀元)
font print 人氣: 313
【字號】    
   標籤: tags:

第八十四章  東北變局

中部集團軍在南京和福建的作為,讓北部集團軍司令李遠達、政委范西澤看到中部集團軍的能力和吳偉光絕不容許任何勢力造成割據和獨霸一方的決心。

聽到手下報告一尊逃竄到大連海軍基地,李遠達心裡苦笑,眉頭輕皺:這是一枚燙手的山芋,但此話不能從自己的口中講出。參謀長王成是自己的親信,但其他人員不知道此刻心意如何。

集團軍副司令兼51火箭軍軍長崔世平第一個發話:「軍委主席來到我們轄區,我們應該立刻去大連迎接主席。」

政治部主任王宏江附和道:「對啊!集團軍司令部應該派出代表去大連慰問軍委代表團,如果可以,王某願意承擔此光榮任務。」

聽得李遠達心裡只泛嘔,這都什麼時候了,這夥人還不忘記拍馬屁,落地的鳳凰不如雞,這位會帶來厄運,而不是好運。

於是將頭轉向政委范西澤,范西澤是個城府很深的人,只看到李遠達的眼神已經明白他的心意,於是說道:「不可造次,我們面臨一個重大選擇,一步走錯,南京和福建的命運就會降臨到我們身上。」

「是啊,今日不同於往日,他們基本已經控制了全國大部分武裝力量,我們不可以在現在觸霉頭,保存實力才是上策。」參謀長王成馬上附和道。

「什麼今日不同於往日,我們始終是共產黨的軍隊,人民的軍隊,不可以有軍閥思想。」政治部主任王宏江是一尊的親信,過去在集團軍內部也是依仗一尊而驕橫跋扈,不可一世,現在毫不客氣地訓斥參謀長。

「不要吵了,一切維持原狀,以觀後變。不服從命令的嚴懲不貸。」李遠達嚴厲地看了王宏江一眼,讓王宏江心裡一激靈,不由得想到自己的處境,於是低頭閉口。

散會後,李遠達讓參謀長王成下達命令給大連海軍基地司令孫淳:好好招待,解除武裝,限制行動。

如此一尊一夥人被軟禁在大連海軍基地的一個招待所裡。

俄國總領事館位於中國瀋陽市和平區南十三緯路31號,這是一座東正教風格的歐式建築,鵝黃色的建築主調,兩邊各有一個圓柱尖頂的塔樓。

夜幕之下,從大門駛出來一輛奧迪轎車,向著附近的馬克西姆西餐廳駛去。

這瀋陽原名「盛京」。1616年,努爾哈赤稱「覆育列國英明汗」,宣告建立「金國」,正式和明朝分庭抗禮。1621年,努爾哈赤遷都遼陽,1625年又遷都瀋陽,瀋陽成為後來清朝的「盛京」。

16世紀後期,在亞歐大陸東西兩端開始崛起兩個大帝國,一個是中國(清朝),一個是俄羅斯帝國。

兩個帝國從建立開始,就走上了大規模的擴張道路。在隨後的二百年的時間裡,俄羅斯翻過了烏拉爾山脈,到達了太平洋沿岸。而清朝則幾乎將整個東亞大陸征服,基本奠定了中國的版圖。在擴張的過程中,兩國在原來的蒙古勢力範圍內進行著長達一百年的爭奪。清朝的崛起讓廣大東亞的遊牧地區免於落入俄羅斯手中,為中國疆域的形成奠定了基礎

清朝在著名的康熙大帝繼位後,平定了「三藩之亂」,消滅了鄭氏政權,將台灣島納入版圖,徹底統一了漢地十八省地區。此時清朝的面積已經突破了600萬平方公里,成為當時世界上最大的帝國之一。

而清朝和俄羅斯的領土矛盾已經初步出現。清朝入關期間,俄羅斯趁機占據黑龍江流域。

康熙統一漢地之後,對俄羅斯發動兩次雅克薩之戰,收復了黑龍江流域。1689年,中俄兩國簽訂《尼布楚條約》,以外興安嶺為界,劃定了兩國東段的邊界。此後的一百年中,中國和俄羅斯的領土擴張戰爭轉向了蒙古地區。

1682年,彼得一世繼位,在位期間大規模進行西化改革,大規模建立工廠,建立強大的陸海軍,成為俄羅斯帝國歷史上最偉大的君王之一。

彼得大帝通過北方大戰爭,擊敗瑞典,奪取波羅的海出海口。除在歐洲和土耳其方向進行大規模的擴張之外,俄羅斯也繼續在亞洲大陸擴張。

由於在西伯利亞的擴張基本已經完成,俄羅斯和中國簽訂了《尼布楚條約》,因此,俄羅斯在亞洲方向的擴張開始轉為中亞和蒙古地區。

準噶爾汗國滅亡和大小和卓之亂平定後,新疆地區已經納入清朝的版圖,其中哈薩克汗國部分部落臣服於清朝,可是清朝並未在此設立機構進行管轄,這給後來俄羅斯占領該地區埋下隱患。

從1689年到1822年,中俄蒙古地區的擴張,以清朝的勝利結束。蒙古占據的西域、蒙古和青藏地區基本納入了清朝的版圖,而俄羅斯只占據了布里亞特一帶,而該地區早在清朝到來之前就已經被俄羅斯占據。

這意味著俄羅斯在清朝爭奪蒙古地區的過程是全敗的。1757年之後,清朝的版圖達到了1,300多萬平方公里,該面積一直維持到1858年。後期的幾十年,清朝依然維持了將近1,200萬平方公里的土地。

從歷史上看,整個東北三省、蒙古、新疆 ,甚至中亞地區,是兩個異族帝國爭奪的歷史,近代之後,日本也參與期間。

俄國總領事館副領事斯米爾諾夫‧亞歷山大回味著中國東北和俄羅斯糾葛的歷史,以及俄羅斯總統府、外交部下發的指令:收集東北地區黨政軍情報,尤其是軍方情報。重點關注他們對北京局勢態度,培養親俄羅斯的代理人。在歷史上,每當中原政權動盪不安的時期,便是俄羅斯擴張版圖的最好時期,今天又到一個歷史的節點。

今晚將要會面的是北部戰區的情報局局長,顯然北方戰區的軍頭不那麼屈從北京的臨時維持秩序委員會的領導,妄想有所作為,那麼俄羅斯的態度將成為他們重要考慮的因素。

在一個封閉的包間裡,一位一身呢子大衣,相貌英俊的男子早已等待在那裡,他是北方戰區情報局局長曹木森,北京人士,另一個隱蔽身分是李遠達的小三的弟弟。

派出自己的親信試探俄羅斯政府的態度,是李遠達在軟禁一尊之後立刻想做的事,便和早有聯繫的俄羅斯駐瀋陽副領事斯米爾諾夫‧亞歷山大聯繫,安排了這次會面。斯米爾諾夫‧亞歷山大還有一個身分就是俄羅斯聯邦情報局遠東地區的負責人。雙方都是熟人,寒暄一陣,反而沒有話進行,場面有點尷尬。

曹木森看到亞歷山大一副老神在在的架勢,似乎在等待他開口進入正題,便不猶豫地說道:「俄羅斯方面怎麼看待北京發生的變化?」

「俄羅斯政府秉持不干涉別國內政的原則,期待和中國未來的新政府合作。」亞歷山大一副外交口吻。

「那你們如何看待未來東北地區的自治問題?」曹木森不想繞圈子,直接觸碰敏感問題。

「俄羅斯政府是民主國家,尊重各地區的民選政府,以及他們的選擇。」聽到這話,曹木森面露喜色。

「如果地方政府受到北京臨時政府的強力干涉,俄羅斯政府作何選擇?」曹木森不給亞歷山大迴避的空間。

「這個嘛?」亞歷山大被曹木森咄咄逼人的提問逼到了死角。

「曹先生,你知道我的職權有限,不可能回答你的全部問題。但是我可以把你的問題報告給上級,由他們定奪。」亞歷山大轉圜了一下說道。

「好的,我們需要你們明確的態度,另外,未來的地方政府願意成為俄羅斯的盟友,這是我們成立的基礎之一。」曹木森托出了底牌。

「謝謝你們的好意,不如讓我來問你,你們需要我們俄羅斯哪方面的幫助?」亞歷山大回過頭詢問曹木森。

「全方位的幫助。」曹木森堅定地說道。

「好的,我了解你們的態度,但是這需要上級的決定。」亞歷山大笑吟吟說道。

「還有一個問題,你們打算如何處理你們過去的領導人?」亞歷山大顯然對這個問題有興趣。

「他已經不再有影響力,或者說不再有能力影響中國的局勢。」曹木森輕鬆說道。

「哦?」曹木森的回答讓亞歷山大感到驚詫。

「但目前他還有一點籌碼的作用,以便我們和北京臨時政府談判。」曹木森加了一句。

亞歷山大啞然了。

聽完曹木森的匯報,李遠達黯然了。俄羅斯不如他期待的那樣對他們有積極配合的態度,而是一種靜觀其變,等待機會的態度。

也許這個帝國衰老了,沒有了企圖心?

待續@*

責任編輯:宋詩恩

點閱【暗戰赤龍】系列文章

作者戟楓郵箱:jifen6603@gmail.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他出賣主權奉送領土,默認沙皇奪去的我國東北的大批領土,承認蒙古獨立。抗日時勾結日寇夾擊國軍,甘願當日本漢奸賣國賊,還多次面謝日本的侵華。他建政後又把中國的周邊領土送給越南、朝鮮、緬甸和印度等國。
  • 但斯特拉霍夫知道,這個只是畫餅,按照總統府的意見,如果美軍真的派戰機協助平亂,俄羅斯只能口頭抗議,而不能涉入太深。一則和未來的北京政府沒有了任何轉圜餘地,第二也是最關鍵的,俄羅斯確實沒有和美國常規軍事力量對抗的本錢,也不會因為東北三省和美國發生核威懾衝突。
  • 對那些利用權力貪污受賄,或利用公有制和轉為私有制侵吞國家人民財產的,對靠政府官員和官員老子,或官商勾結得到不義之財的暴發戶,一律要追回他們的不義之財,沒收他們的非法所得,包括已轉移到國外的資金和財產。
  • 前邊那架直升機還是沒有迫降在海灘,而是衝進了海岸邊的山林裡,眼見著直升機翻滾起來,好在沒有發生爆炸,但機內的人員有的被甩出機艙外直接摔死,留在機艙內的人員估計也受傷不輕。
  • 在群眾運動非暴力的強大壓力下,如同蘇俄東歐共產黨一樣,中共必會自我解體。因此以後政權更迭,會像中東的茉莉花革命那樣,只要一根火柴燃起的火光,就可把中共推翻。
  • 這樣的原始森林在中國只剩下大興安嶺了,而在俄國城市的近郊就是原始森林的起點。俄國遠東地區空曠如也,人跡罕至,大片的土地沒有開發,資源沒有獲得利用,沉寂在遠東深深冬夜裡。
  • 中共建政以來,共產黨對東北資源無休止的調撥,而當地居民卻沒有獲得應有的回饋,致使東北大地在資源枯竭之後,產業落後,年輕人就業無門,空有肥沃的黑土地,當地居民卻流離失所,到全國甚至國外打工求生。
  • 中共用這樣一群不忠不孝、不仁不義的地痞流氓,殺人如麻的儈子手來治國安民,中國人民除了忍受無窮無盡的苦難,哪能有好日子過?
  • 北方戰區最棘手的問題是靠近俄羅斯,而這個沒落帝國一直是桀驁不馴,虎視眈眈東北地區,就是當今世界老大美國對他們也怵頭,因為他們確實有危及美國本土的核實力。
  • 同時組織了一次十來位明星的小型舞會陪毛澤東跳舞。會散後,柯慶施單獨把上官雲珠留在毛澤東住的1號房,陪伴毛澤東喝茶。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