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商天下】人民幣漲不停 央行陷兩難

人氣 15323

【大紀元2021年11月25日訊】在中共的六中全會結束之後,在美元指數走強的同時,人民幣又升值了,中共央行連續兩天發文章維穩人民幣匯率,還警告機構不要炒匯,那麼,這一次的人民幣升值,還是套利資金在興風作浪嗎?與此同時,中共央行行長易綱,卻提到了數字人民幣的一個屬性,可能會影響到中共的貨幣政策,這又是什麼情況呢?

我們今天就來聊聊這些話題。

中共央行警告金融機構不要炒匯

根據中國外匯交易中心(CFETS)發布的數據,截至11月12日,人民幣匯率指數升到101.08,為2015年12月以來新高。

11月16日,在岸人民幣對美元價格升破6.37關口,創下6月1日以來的新高,與此同時,美元指數也在持續走強。二者出現了「雙強」局面。

雖然陸媒都是在講「人民幣匯率走勢平穩」,不過中共央行卻開始頻頻對人民幣匯率進行維穩。11月18日,中共央行發布消息說,全國外匯市場自律機制召開了第八次工作會議。

中共央行在新聞稿中提到,「未來人民幣匯率既可能升值,也可能貶值,雙向波動是常態,合理均衡是目標,偏離程度與糾偏力量成正比」,還提到「金融機構要加強自身外匯業務風險管理,既不能幫助企業『炒匯』,自身也不宜『炒匯』。」

第二天,也就是11月19日,中共央行又發布了第三季的貨幣政策執行報告,內容強調了穩健的貨幣政策要「穩」字當頭,還要「以我為主」,所謂「以我為主」,就是不會跟隨其它國家的政策節奏進行調節,而「穩」字當頭,是說要保持貨幣政策的穩定性。

此外,內容還多次提到了人民幣匯率問題,包括,深化人民幣匯率市場化改革,增強人民幣匯率彈性;引導市場主體堅持「風險中性」理念,保持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準上的基本穩定等等。

可以看到,在人民幣匯率走強之際,人民幣匯率風險,已經成了中共央行這幾天最關心的事情。

記得在今年5月的時候,人民幣兌美元的即期匯率,曾創下了近3年來的新高,一度收盤升到了6.3607。而當時,北京可能是擔憂人民幣單邊升值的預期會引發熱錢流入,立刻通過行政手段進行了干預。中國外匯市場還在一場會議中表態說,「不要賭人民幣升貶值,久賭必輸」,市場也認為,這是北京給出的警告。中共央行也立刻上調了外匯存款準備金率。

10月份以來,人民幣再次走強。我們在之前也分析過,在中國經濟疲弱和美元走強的預期下,支撐人民幣走強的因素中,不乏套利資本的身影。

這一次,中共央行連續發出警告,把匯率風險放得如此重要,並且點名金融機構不許炒匯,相信針對的目標就是來套利的資本。此外,值得注意的一點是,在中共央行18日的新聞稿中,明確寫道「偏離程度與糾偏力量成正比」。從中,不但可以看到中共央行維穩人民幣匯率的壓力,另一方面也反映出人民幣處在一個升值和貶值兩難的困境。

美元趨勢已成 人民幣升跌兩難

大家知道,影響人民幣匯率的主要因素是美元的走勢,即使以中共外匯中心CFETS公布的人民幣匯率指數為例,在這一籃子24種貨幣中,美元所占的比重也是最大的,達到了22.4%。而隨著美元的走強,人民幣難以避免會面臨貶值壓力。

並且從年初開始,中共央行就一直緊盯著美元和美聯儲的貨幣政策,拚命地擠房地產的泡沫。

中共央行行長易綱也從今年初就提到,人民幣匯率要保持穩定,到了6月份,易綱又講了一次。之前節目中,我們也分析過,因為一旦美元開始進入加息通道,在新興市場上,包括中國市場上的資本就會蠢蠢欲動,隨著資本的大幅流出,會對匯率和金融市場造成衝擊。

那麼這一次,是不是美元或者美聯儲有了什麼動靜,也讓中共央行感受到了人民幣匯率風險的逼近呢?

我們看到,美元指數(DXY)是一直在走強,16日,美元指數上漲了0.56%,達到了95.94。這已經是16個月來的新高。在美國CPI連續6個月超過5%的情況下,外界猜測,美國聯儲局可能會加速減債並提前加息,如果是這樣,也將進一步推動美元向上衝。

隨後,在19日,美聯儲副主席克拉里達(Richard Clarida)暗示,美聯儲可能會在下一次的政策會議上,討論加快縮減購債規模的問題。

同一天,美聯儲理事沃勒(Christopher Waller)也表示,如果高通脹和就業增長勢頭持續,美聯儲應該加快縮減購債規模,在明年4月之前結束購債,為明年第二季可能的加息鋪平道路。

美聯儲的下一次議息會議是在12月14日、15日兩天,現在,雖然加息沒有開始,但是關於提前加息的討論,恐怕就已經讓資本開始暗流湧動了。

而中共這邊,我們也看到,在19日的貨幣政策執行報告中,中共央行提到要「以我為主」,說明中共也是高度關注著美聯儲收緊貨幣可能帶來的衝擊。尤其是從今年第二季度開始,新興經濟體和多個國家已經開始陸續加息,以防範美聯儲加息可能引發的資本流出、匯率貶值以及給金融市場造成震盪等。

那麼,中共是怎麼說的呢?中共央行說,美聯儲縮債對中國影響有限。這也不意外,因為通常來說,中共的宣傳口徑都是美聯儲的貨幣政策對中國影響有限或是可控。畢竟房地產的泡沫擠得差不多了,中共已經不擔心美聯儲的貨幣政策轉向會戳破中國的房地產泡沫。

除了美元走強趨勢,讓人民幣匯率面臨貶值壓力之外,從中國經濟的現狀來看,中共當局也有意願阻止人民幣升值

因為在中國國內,從政府到居民的債務,已經成為了經濟最大的隱患,百姓收入低,導致中國經濟現在無法指望靠內需拉動,而房地產業,中共現在仍不能放心地進行投資。所以,中共能依賴的還是出口。

野村證券的首席中國經濟學家陸挺認為,為了提振出口,北京可能阻止人民幣升值,甚至會允許一定幅度的貶值。他還預計,明年一季度中國經濟的增速可能只有2.9%。

既然人民幣主動、被動都存在貶值壓力,為什麼說是兩難呢?

因為另一個現實是,中共一直沒有放棄人民幣國際化的目標。因為中共當局希望人民幣成為全球性的貨幣,以擺脫對美元的依賴,一直以來,中共都在藉香港市場大力推動人民幣國際化。而此舉,也會支撐人民幣升值。同時,今年以來,市場的預期和套利資金也在推動人民幣升值。如果這些套利資本湧動起來,會在短期內進一步增加人民幣的貶值壓力。

數字人民幣設計 影響貨幣政策

在擔憂人民幣匯率風險的同時,近期,中共已經試點無數的數字人民幣,也傳出了仍在重點測試設計中存在的一些問題。

11月9日,易綱在一個活動上說,中共央行數字貨幣(CBDC)對於貨幣政策和金融穩定的影響,主要取決於對數字貨幣的設計。如果數字貨幣只是類似現金,那麼影響相對有限;但是,如果這個數字貨幣被設計成了具有存款等金融資產的屬性,則可能引發存款替代,讓金融中介規模收縮,更會降低貨幣政策傳導的效率。

易綱說,要堅持數字貨幣的M0定位,不計付利息,降低與銀行存款的競爭。並且由央行實施中心化管理,商業銀行和支付機構作為中介。

那麼,易綱講的是什麼意思呢?易綱提到,如果這個數字人民幣只是類似流通中的現金,也就是像普通百姓去市場上買菜的現金,那麼,對經濟沒有什麼影響。

但是,重點是後面的話,易綱說,如果數字人民幣具有存款等金融資產的屬性,就可能引發存款替代,導致金融中介規模收縮,降低貨幣政策傳導效率。易綱的意思是,如果把這個數字人民幣的功能,設計成具有存款性質的金融資產,那麼商業銀行的存款就會減少或者受到影響,那對商業銀行來說可是致命的,有可能也沒錢去發放信貸了,而且還會對中共的這套金融系統、貨幣政策執行造成影響。

我們再來解釋一下,這幾個金融術語的意思。剛才我們提到M0,就是流通中的現金,也就是手上立刻就能用的錢;那麼M1呢?M1,則是M0加上可以開支票做支付的活期存款,也就是需要通過銀行渠道支付的錢;M2,則是M1基礎上加上居民儲蓄存款、定期存款、其他存款和證券公司客戶保證金,就是指,是屬於你,但是你要拿出來變成M0或M1才能用的錢。

統計一個國家的貨幣,M0的水平越高,說明大家手裡的現金越多,生活越安全;M1的水平越高,代表居民目前的購買力越強;M2水平越高,則代表著整個社會未來一段時間的需求越高,通脹壓力也越大。

不過,中共還是想對數字人民幣的功能進行延展,並不想將數字人民幣的功能局限在M0,所以易綱說,數字人民幣對貨幣政策、金融市場和金融穩定等方面的影響,是試點中重要的測試內容。

從2014年以來,中共當局對數字人民幣不停的試點,數據顯示,截至今年10月8日,數字人民幣試點場景已超過350萬個。儘管中共一直想儘快推出數字人民幣,但現在看來,仍是在掃雷的階段。

財商經濟研究所
策劃:宇文銘
撰文:李沺欣
編輯:蔚然、宇文銘
剪輯:曲歌
監製:文靜
訂閱財商天下http://bit.ly/3hvUfr7

責任編輯:連書華

相關新聞
【財商天下】通脹全球飆升 何時能消退
【財商天下】美國遺產訴訟 或揭比特幣最大懸案
【財商天下】大陸房企自救 老闆親自「輸血」
【財商天下】張高麗帶頭反習 或成醜聞引爆點
最熱視頻
【遠見快評】Omicron驚全球2原因 有專家說不可怕
【新聞看點】Omicron疫苗可量產 科興又搶先機?
【探索時分】二戰日本為什麼敢對美國開戰?
【秦鵬直播】新版桃太郎故事:七國幫台造潛艇
【十字路口】時代革命奪金馬 梅艷芳為何熱爆
【百年真相】冤比竇娥 行善積德的「黃世仁」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