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大陸外科醫生揭器官移植黑幕

【大紀元2021年11月27日訊】(大紀元記者徐綉惠洛杉磯報導)電視劇《魷魚遊戲》演繹醫生與遊戲工作人員勾結,摘取、販賣參賽者器官的情節,亦在中國醫療界真實上演。近日從大陸出逃的外科醫生駱成(化名),因調查、搜集大陸非法器官移植證據而遭醫院開除。他11月24日接受大紀元新唐人專訪,講述親身調查經歷。

目前駱成在大陸調查所獲的資料都已交付相關單位,待他們完成調查並將資料解禁公布後,將會在大紀元發布。

聽新聞:

(聽更多請至「聽紀元」

差一點參與非法器官移植手術

2017年,駱成透過網絡翻牆觀看了人權電影《活摘十年調查》,那是他第一次了解到大陸的非法器官移植,他感到很震撼和難以置信,因為他自己也「差一點」就參與了類似的器官移植手術。當時因人手不夠,所以安排洛成臨時加入手術,但又有其它因素考量而取消,他說:「假設我移植的病人,他的器官來自非法摘取,那樣的話,我豈不是謀殺了一個人?所幸我沒有去參與,這件事情讓我非常害怕。」

中共官方宣傳的器官移植主要來源是死後捐贈、死刑犯大體,以及部分的親屬捐贈移植。但據駱成的專業認識,親屬捐贈移植在絕大部分情況下很難配型成功,而且由於華人有死後留全屍的傳統觀念,逝世後器官捐獻的人極少。所以,哪怕是加上中共公開的死刑犯數據,中國等待器官移植的時間遠遠少於西方發達國家的事實,讓人感到疑點重重。

駱成有一名醫生朋友是新疆維吾爾族人,兩人常聊一些政治「敏感」問題,對方告訴駱成,新疆的確有集中營存在,而且他的好友也因穆斯林信仰或發表異議言論被關押在集中營。該名友人同時也默認了中共政府摘取維吾爾族人和部分非死刑囚犯的器官,但出於恐懼,並未進一步透露信息。

行惡者應受懲罰 開始調查搜證

第二次世界大戰,德國、日本撤軍時銷毀了許多非人道、反人類科學實驗證據,導致在人權法庭上,許多戰犯並未接受應有的懲罰。有鑑於此,駱成希望能保存醫院非法器官移植的證據,有朝一日,中共解體後能用以起訴,給予施暴者應有的法律制裁。駱成因此利用自己醫生的職務之便,開始祕密調查非法移植器官內幕。

雖然駱成無法查到供體來源,但是受體有跡可循。接受器官移植者多是達官顯貴,包括企業家、教授、藝術家還有商業人士,其中亦不乏中共的省級以上的幹部。

調查進行一個多月以後,駱成就被發現了。他遭警方傳喚,關押了十幾個小時,反覆進行談話逼問。但因他將所有調查到的信息都上傳在海外的雲端儲存,所以警方並未發現直接證據,所以也不能將他直接起訴。警方因此給了駱成兩個選擇,一個是要求他參與器官移植手術「自證清白」;另一條是要他離職。駱成選擇了後者,他遭醫院開除,被大陸醫療界拉黑。

事後駱成分析,應是他打電話給接受移植治療的患者家屬,詢問器官來源,讓患者家屬產生疑慮。同時,駱成使用大陸的手機號碼註冊推特,並發表批評中共政府的言論,所以被中共警方追查並定位到其真實信息。離職後,駱成花了很長時間自我調適,也抑鬱了一段時間。但他並不後悔拒絕參加器官移植手術,成為殺人幫凶;他也很慶幸能保存這些資料。

大陸醫界公開的祕密

1989年六四運動期間,前往天安門廣場的學生在外國記者詢問「為何要參與遊行運動」時回答「這是我的責任」。駱成認為,自己揭發大陸器官移植黑幕的原因也一樣,他說:「這也是我的責任。」據駱成調查到的訊息,目前大陸的器官移植除了正常渠道等待器官採購組織(Organ Procurement Organizations,  OPO)分配的器官外,還有兩個「地下」途徑。其一是透過移植手術的醫生為仲介,以癱瘓臥床、生命臨終的患者為移植器官的來源;有需求者暗自和病患家屬進行金錢交易,交易成功後拔除癱瘓病人的生命支持設備,讓患者迅速死亡,然後摘取器官用於移植手術。另一個則是賄賂手術醫生,讓他們安排更好、但來源不明的健康人體的器官。這兩種雖然都屬非法器官移植,但在中國大陸醫療界卻是公開的祕密。

據駱成所知,大陸的肝臟移植手術大多是一對一移植;只有少部分是親屬配型成功捐贈,可以切除部分肝臟移植。在他調查的資料中,幾乎沒有親屬捐贈,都是心臟停止死亡後的器官捐贈(Donation after Circulatory Death, DCD);而腎臟移植有部分是親屬或血緣關係捐贈。駱成說:「我盡最大的努力,也只能了解到這一點,我不能確定移植的器官是來自死刑犯、宗教、政治良心犯或少數民族居民所占的比例,但我確定的是這裡面存在不可告人的邪惡祕密。」

駱成表示,進行非法器官移植的團隊會有專門人員與監獄、合作醫院的聯繫,一旦有配型成功的器官,相關醫生會馬上趕赴監獄、合作的醫院取器官,在有限的「缺血時間」內完成器官的運輸、移植,但這幾乎就是以命換命的交易。

全世界的共識:制止為器官而殺戮

2019年6月17日,由終止中國濫用器官移植國際聯盟(ETAC)設立的民間法庭「中國法庭」(China Tribunal)做出裁定,宣判中共犯下了謀殺罪和群體滅絕罪。總部在倫敦的該法庭指出:「中共強迫器官摘取」已經在中國大規模地進行了多年,並且法輪功學員一直是器官供體的主要來源之一。

9月17日,來自歐、美、亞洲的5個非政府組織,聯合舉辦「打擊及防止活摘器官之世界峰會」(簡稱「反活摘世界峰會」)開幕,並於9月26日圓滿落幕。主辦單位共舉辦了6場會議,19國38位專家與會,閉幕當天公布「打擊及防止活摘器官之世界宣言」,據主辦單位統計,有數十萬人次在線上觀看會議。

11月16日,NBA凱爾特人隊球員埃內斯‧坎特(Enes Kanter)在他的推特、臉書和Instagram上寫道:「停止為器官而殺戮。這是一種反人類的罪行。」抨擊中共政府為了獲取器官,正以工業規模(Industry-scale)殺害良心犯,坎特在社交媒體上批評中共政府侵犯人權的惡行。

責任編輯:方平

相關新聞
王赫:中共為何要爭器官移植第一?
基因改造豬用於器官移植 中共大力扶持
紐總理:政府已向中國(共)提出器官移植問題
澳醫學泰斗質疑:中國醫生涉器官移植交易
最熱視頻
【思想領袖】亞歷山大:加強針會適得其反嗎
【未解之謎】梅辛傳之一: 控制「生死」的能力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