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中共為何要爭器官移植第一?

人氣 1118

【大紀元2021年03月03日訊】2月26日凌晨,57歲的肝移植專家、青島大學醫療集團副院長臧運金突然「辭世」,死因「不方便透露」,頗有蹊蹺。

更蹊蹺的是,此類事件這些年不斷。例如:2007年5月4日,上海第二軍醫大學腎移植專家李保春,從醫院腎移植大樓12層跳下身亡,44歲;2010年3月16日,中國工程院院士、國際著名腎臟病專家、原南京軍區總醫院副院長黎磊石,從自家14層高樓跳樓身亡,84歲;2013年10月13日,山東大學齊魯醫院肝臟移植主任姜旭生,在家中割頸、剖腹自殺,50歲。本文最後會對這些蹊蹺給予解讀。

與上述蹊蹺形成詭異對比的,則是中共要爭器官移植世界第一的機心。這個機心的代言人和執行者,就是當過衛生部副部長、中央保健委員會副主任的黃潔夫,年過70的他現任中國人體器官捐獻與移植委員會主任委員、中國器官移植發展基金會理事長。

2018年,黃潔夫就對央視說,「中國器官移植很快就會引領世界」。2020年11月20日,2020器官移植科學論壇(TSS)會後,黃潔夫接受《新京報》記者採訪時進一步稱:中共器官移植「仍不能滿足社會經濟發展需求」,希望到2023年,中國能成為世界第一器官移植大國。黃規劃的第一大國目標,包括器官移植增加到一年五萬例(美國現為三萬多例),開展器官移植的醫院達到300家(目前是173家),器官捐獻協調員達到5000人,等等。

這看似又一個光鮮的「中共夢」。那麼,中共爭器官移植第一底氣何來呢?至少有二。

第一,中共宣稱:大陸器官捐獻與移植數量穩居世界第二位;目前國際上已開展的器官移植大陸均已開展,自體肝移植技術、無缺血器官移植技術、兒童肝臟移植技術等部分器官移植技術實現突破、國際領跑;創造了器官捐獻與移植的「中國經驗」。即使2020年疫情肆虐,但中共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副主任王賀勝稱,截至11月底,大陸器官移植手術量仍高達16,307例。

第二,欺騙利誘國際器官移植業界。因為對中國移植器官來源合法性的強烈質疑,從2006年起一直到2015年前,國際上一直有令中共尷尬的「三不」政策:不承認中國臨床移植成果,不允許中國醫生在國際權威雜誌發表臨床器官移植文章,不同意中國移植專家加入國際移植組織。當然,中國的移植醫生也有參加國際會議,可是都像老鼠一樣,聽一下會然後悄悄走了。但在中共的精心運作下,中共屢屢欺騙利誘國際社會。這有4個標誌事例。

其一,2016年8月,全球器官移植領域規模最大、最權威的學術會議——兩年一度的國際器官移植大會,首次在中國(香港)舉辦,大會首日還舉辦了中國專場論壇,這被認為是中共第一次向國際器官移植界發聲。

其二,2016年10月,中共召開「中國國際器官捐獻大會」,這是首次在大陸舉辦的國際器官捐獻與移植領域會議。時任世界衛生組織總幹事、來自香港的陳馮富珍發表視頻講話,「高度讚揚中國在器官捐獻和移植領域的進展」。

其三,2017年2月,黃潔夫率團出席梵蒂岡教宗科學院主辦的「反對器官販賣全球峰會」;2018年中共專家又參加了梵蒂岡教宗科學院舉辦的全球踐行倫理峰會(這是國際頂級專家參與的專業倫理學術會議,旨在探討包括全球器官販賣等侵犯人身安全犯罪的現狀和趨勢)。

其四,2018年在西班牙馬德里舉辦的國際器官移植大會,中共派出150多位專家參會並發言交流;會議期間,源於中共在2017年世界衛生大會的倡議,世界衛生組織人體器官組織捐獻與移植特別委員會宣告成立,黃潔夫被推舉擔任委員會名譽主席,中國人體器官分配與共享計算機系統負責人黃海波擔任委員,中共與美國在該委員會中均有兩名委員。黃潔夫對央視稱,「這次等於中國正式地登上世界移植的舞台。」

兩個彌天大謊

中共之所以能夠打破國際抵制,其炮製的兩個彌天大謊起了巨大作用。

第一個謊言是關於死囚器官問題。中國歷來器官捐贈極少。雖然,1984年中共最高法、最高檢察院、公安部、司法部、衛生部、民政部等聯合頒布《關於利用死刑罪犯屍體或屍體器官的暫行規定》,允許移植可以使用死囚器官;但是,中共當局長期矢口否認。

而自2000年以來,中國每年的器官移植數量劇增,死囚器官遠遠供不應求,例如,從2000~2002年和2008年的數據來看,死刑犯提供的器官大概在6000~6500例上下;而在在2003~2006年間,器官移植數量大幅度上升,每年有1萬2000到2萬例(注1)。那麼,中共應該另闢有穩定的、大規模的、隨時可以提供的、優質的器官來源渠道,但中共對此卻諱莫如深——直至2006年海外《大紀元時報》曝光中國存在一個祕密的龐大的活人人體器官供應庫,這個問題才進入了世人的視野。

這個曝光可要了中共的命,成了中共的死穴。自然,中共百般抵賴,僅此卻根本不夠;為轉移視線,中共終於承認使用死囚器官,並力圖用死囚器官來掩蓋活體器官供應庫的存在。中共借黃潔夫之口宣布,從2015年1月1日起,全面停止使用死囚器官作為移植供體來源,公民逝世後自願器官捐獻將成為器官移植使用的唯一渠道。

第二個謊言是中國公民自願器官捐獻問題。中國人器官捐獻率極低,例如,從1977年底到2009年底,30年的時間內,大陸僅有130位公民去世後捐獻器官;又如,2009年中國設立全國器官捐贈系統之後,到2013年每年仍只有數百人自願捐贈自己的器官。而自中共宣布2015年起全面停用死囚器官後,捐獻率居然大升。

據中國器官移植發展基金會發布的《中國器官移植發展報告(2019)》顯示,自2015年1月1日至2019年12月31日,中國公民逝世後器官捐獻累計完成24,112例。2019年中國完成公民逝世後器官捐獻5,818例,器官移植手術19,454例。每百萬人口器官捐獻率從2015年的2.01上升至2019年的4.16。

這些數據匪夷所思,各界質疑。2019年澳大利亞國立大學(Australian National University)的一份研究報告發現,中共官方公布的歷年器官捐贈數字,是依照某個函數方程量身定製的數據,不太可能在現實中真實發生。美國公共衛生專家胡宗義博士對澳大利亞國立大學的報告進行了研究,認為該報告對數據的質疑非常合理:「報告顯示出(中國器官捐贈數據)有兩個問題,一個是那個數據太『乾淨』了,就像是根據某個確定值算出來的,這在統計學上不太可能;第二個是器官捐贈和移植手術不能吻合」。

中共活摘器官:事實清楚、證據確鑿

既然,死囚器官和中國公民自願器官捐獻兩個問題,中共都是編造數據;那麼,現今中國每年數量巨大的器官移植手術,器官何來?

事實上,自從2006年《大紀元時報》曝光「這個星球上從未有過的罪惡」——中共大規模活體摘取法輪功器官後,關於中國器官移植系統的諸多疑問一直困擾著國際社會:

1. 確有法輪功學員為主體,同時有藏族、維吾爾族和基督徒以及其他中國人被中共以活摘器官做移植的方式殺害了嗎?

2. 活摘器官的實際規模究竟有多大?

3. 活摘器官是江澤民親自下令的嗎?

4. 活摘器官是個別醫院與軍警司法勾結所為,還是系統性的國家犯罪?

2003年成立的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WOIPFG,簡稱「追查國際」),經過十多年來持續系統追查,得出如下結論(https://www.zhuichaguoji.org/node/124628):

一、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是江澤民下令中共主導的國家犯罪。

二、活人器官供體庫最初的主體來源涉嫌是數百萬被非法抓捕的上訪法輪功學員。

三、1999年後中國器官移植業爆炸性增長。

四、大量證據揭示中國存在龐大的活人器官供體庫。

五、2006年後,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沒停反增,兩次出現了大量的突擊移植。

六、用死囚器官和2015年後只用捐獻器官是不同時期不同的騙局。

七、大量資料分析得出:大量法輪功學員被中共活摘器官虐殺。

八、法輪功學員還被用以人體實驗、塑化製成人體標本等。

九、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是中共殺人歷史的延續。

簡言之,這是國家群體滅絕罪、反人類罪!這個追查結論,受到眾多國際獨立研究者的認可;尤其,與權威的英國「獨立人民法庭」(Independent People’s Tribunal/China Tribunal)的判決相呼應。

「獨立人民法庭」是全世界首個針對「中共活摘器官」罪行進行聽證的民間法庭。由「終止中共器官移植濫用國際聯盟」(International Coalition to End Transplant Abuse in China,簡寫為ETAC)倡議,於2018年10月16日在倫敦成立的。該法庭主要調查在中國發生的「強摘器官」(forced organ harvesting in China)過程中,國家或國家批准的機構、組織或個人是否刑事犯罪、罪責是什麼、罪責由誰承擔。

以英國御用大律師(Queen’s Counsel)、前南斯拉夫國際刑事法庭檢察官(Geoffrey Nice QC)尼斯爵士擔任主席的「獨立人民法庭」分別在2018年12月和2019年4月兩次舉行了共計5天的公開聽證會,2019年6月17日在倫敦舉行終審判決,裁定「中共犯下反人類罪行」,其中包括:「謀殺罪、群體滅絕罪」。法庭指出,「中共強迫器官摘取」已經在中國大規模地進行了多年,並且法輪功學員一直是器官供應的主要來源之一。英國廣播公司(BBC)、法國國際廣播電台(法廣)、英國《衛報》(Guardian)等西方主流媒體進行了現場報導。

2020年3月1日,「獨立人民法庭」首次發布了長達160頁的「全文判決報告」,同時附加了300頁的證人證詞和陳述,並指出所有提交到獨立人民法庭的電話證據,包括在報告中提及的電話證據均已被「獨立調查人員身分確認,以保證內容和來源的可信度」。

其中包含令人震驚的新證據,表明中共在持續實施一項由國家執行的「活摘器官」活動,而法輪功修煉者是主要的受害人群。該法庭表示,「中共活摘器官」是本世紀最嚴重暴行之一。

現今,「獨立人民法庭」的判決已被一些政府和國際組織所採信,日益成為國際社會的共識。

結語

經過以上討論,本文最後來回答如下兩個問題。

第一:中共為何爭當器官第一大國?除了某些個別原因外(例如,通過器官移植為中共大佬延命;利誘、收買需要器官移植的世界各國政要,因為世界範圍內都器官稀缺;移植產業鏈的巨大利潤),更主要的目的是掩蓋、漂白它的工業化活摘人體器官的罪惡,從而無形之中把這空前的罪惡轉化為「人間大愛」,把罪行變成「事業」。中共一直信奉「謊撒得越大,越不容易識破」,搞「瞞天過海」。但是,「天」真能被「瞞」了嗎?中共不過是自欺欺人。

第二:臧運金們為何離奇死亡?既然中國器官移植業有這麼天大的黑幕,臧運金們作為其中的顯要人物,很難不沾染罪惡,這其中的恐怖唯有自己知道。

這裡提供一個佐證。2020年底「追查國際」公布的一份證詞——「陸樹恆實名向追查國際舉報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罪行」,其中提到,陸樹恆嫂子的姐姐周清是老外科醫生,做過大量的臨床外科手術,但在參與幾次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之後,做不下去了,因為她總做噩夢,不敢做了。因為周清開刀的時候,被活體摘取器官者沒打麻藥(以保證器官質量,不是每個地方都可以麻醉,需要的地方不能麻醉,越新鮮越不能麻醉),痛得要命,會拚命地叫!

固然,臧運金們的離奇死亡不會沒有緣由;但是,我們不能不沉痛地質問:中共現今爭當器官移植第一大國,還要製造出多少個「臧運金」?中國從事器官移植的醫生,真甘心走臧運金的道路嗎?

注釋

1. 「死刑犯」撐不起中國器官移植市場上的蘑菇雲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6/215793.html

2. 澳大學報告:中國器官捐贈數據可能造假

https://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xql-11152019105947.html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川人:中國共產黨定將亡於「活摘」暴行
DAFOH:中共器官移植改革如殺人犯毀屍滅跡
【橫河觀點】蓬佩奧讚權利法 中國移植專家跳樓
李正寬:移植大戶臧運金暴亡 中共諱莫如深
最熱視頻
【遠見快評】美日峰會台海變局?日本隱藏軍力
【秦鵬直播】美日峰會瞄準中共 或簽祕密協議
【有冇搞錯】中共五個最恐懼的事情
【拍案驚奇】克里上海被冷落 中共拋棄李嘉誠?
【新聞看點】818莫須有結案 港人自由花相撐
【唐浩視界】重判黎智英祭旗 中共啟動香港文革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