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靖宇:被迫參加魷魚遊戲的中國年輕人

人氣 527

【大紀元2021年11月03日訊】最近韓國原創影集《魷魚遊戲》紅遍全球,在中國國內也掀起一股熱潮。《魷魚遊戲》的主題是生存遊戲,被巨額債務逼到絕境的456名玩家以生命作為籌碼,加入一場基於童年遊戲的獎金爭奪賽。玩家們在一道道關卡中彼此廝殺,最後生存獲勝者會獲得456億韓元(約合人民幣2.5億元、新台幣10億元)獎金。

玩家們必須在一場又一場殘酷又血腥的比賽中,想方設法活下去。主角們一開始還保留人性的善良,但隨著遊戲推進,活下來的人越來越少,他們開始不擇手段,犧牲別人成就自己,劇情殘忍暴力

中國年輕人參與一場大型生存戰爭

今年中國國內情勢也像在玩一場大型的魷魚遊戲。90、00後年輕人在殘酷的就業市場彼此廝殺,尤其是剛出社會的00後,面對的就業環境更是嚴峻。

首先是喪失工作機會。從科技巨頭遭打擊、房地產倒閉潮、教培業「雙減」、電力短缺重創中小型製造業,加上外國企業撤離中國…整體政策引發民營企業倒閉和裁員潮,多支失業大軍同時湧現,上千萬勞工失去生計。

依據中國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二零二一年七月中國16歲至24歲青年失業率達16.2%,超過整體城鎮失業率三倍。而今年將有909萬名學生畢業,人數空前,增加中國勞動市場壓力。

中產階層面臨996加班文化 仍難向上流動

就算勉強保住工作,中產以上年輕人要面對的是低薪與嚴重的996加班文化,許多年輕人長期忍耐從早上九點工作到晚上九點,一週六天的工時。然而,即使如此拚命,年輕一代多還是「韭菜」,只能領取低薪,面臨貧富差距的鴻溝,在中共人治社會中沒有體制內靠山,連買房買車都成奢望,幾乎不可能向上流動,成為富裕階層。

中國《南華早報》採訪一位范姓工程人員,他當了2年的電子菸公司職員,月薪6千人民幣,某日與客戶吵架後,辭職待業,大部分時間都在家「躺平」。

他說,真的是受夠了,也不羨慕別人有工作,「他們那麼努力,每月最多賺1萬人民幣(約台幣4.34萬元),北京平均房價每平方米(一平方米等於0.3025坪)卻要價10萬人民幣(約台幣43.4萬元)」,「既然我所有的努力都是白費,何必費心找工作?」

報導稱,范姓年輕人並非特殊案例,中國年輕人正對低薪、996工時的現象表達不滿,「躺平」文化席捲全中國,這是年輕人對社會絕望的反擊。

底層青年悲歌 躺平成潮流

對社會底層的年輕人來說,情況就更悲觀。《大紀元》採訪到一位四川省重慶青年小姜,他就是努力工作過後,發現實在沒有出路,所以開始躺平,回家鄉務農、養豬。

小姜從十六歲開始,就隻身去大城市闖蕩。但是現在大陸社會整體道德不行了,一個年輕人在外地找工作,經常會遇到介紹工作的黑心中介。

小姜說:「大老遠去找工作,相信一個中介。你走過去的時候,之前還說得好好的,當你去幹活的時候,突然就變卦了。他是各種的套路,又是押身分證,又是這樣那樣的,吃飯還得自己掏錢。說好了,工價是多少?比如說三十塊一個小時,然後你必須要幹到多久才有錢拿,你幹了那麼久,他會想方設法地讓你拿不到那麼多錢。」

「黑中介太多了,以套路的方式將人招進去,全是給你玩文字遊戲。勞動合同上面全是一些陷阱。我剛開始,整個人已經喪失奮鬥的動力,覺得太累了,心累。」

工廠流水線漠視基層勞工尊嚴

小姜還說到工廠工作,表示規矩太多,讓人生畏。「第一想到掙錢的地方就是電子廠。16歲那年,我出去沒多久,因為年齡太小了,吃不了苦。然後只能往家裡面跑。」

「18歲以後,最開始一直待在重慶,然後就是廣東、深圳、東莞、佛山、成都啊,是那種機械加工廠,就是搞裝備、打螺絲的,做流水線,其實跟電子廠沒有什麼區別。那個時候一個月工資也就兩三千塊錢。那個時候拼著自己吧,反正再苦也要堅持下去。」

小姜表示,電子廠會跟工人玩文字遊戲,說的是包吃包住,但是都是先吃後扣。「他們說得很好聽,包吃包住,沒有哪一個廠是真正的包吃包住,就算是包吃包住的話。那個伙食說難聽點,簡直就是豬食。」

「也有夜班,電子廠基本上都一個樣,都是八對八。上班時間的話隨時隨地,你可能就會等著挨罵的那種。規矩也特別的多。上個廁所要打報告,不能去久了,你還要看著時間。吃飯也要看著時間。」

小姜在工廠流水線工作一段時間後,拿不到原先資方承諾的薪資,而且還出現職業傷害:「差不多幹了三個月吧,說每個月能拿三四千,其實三千都拿不到,兩千五都拿不到。流水線做得飛快。做了下來以後,我辭職了以後,那個手端碗的時候,那個拿筷子手都是在發抖。」

今年五月,小姜因在工地幹活時被鋼筋打傷,住了兩個多月醫院。現在在家裡養傷。今後他不準備外出打工了。

記得在《刺激1995》電影中,只有在獄中的犯人上洗手間才需要先跟獄警報告,犯人刑滿出獄後,在打工時還是改不過來先喊報告再去洗手間的習慣。結果現在的中國年輕工人上廁所居然也要喊報告,這整個社會真的就像一個大型監牢一樣了。

過一天算一天的「三和大神

小姜面對的還是有工作的情況,事實上現在已經有很多人失業,或者過著打零工的生活,舉例如有名的「三和大神」群體。

「三和大神」是指廣東省深圳市海新信人力資源市場附近的一群打工者,「三和」是該地區最大人力資源公司的名稱。這些打工者居無定所,多以日結薪資的臨時工為生。

「你沒背景,家裡面沒貴人相助。」單槍匹馬地去外地,從一個年輕人到長滿鬍子,頭髮油了的那種,就這樣一個過程。去了之後,黑中介就會押身分證,導致沒錢吃飯,沒錢住店,整天憂鬱成疾,實在沒辦法了,就是去睡那些街頭的凳子,睡地上。長期下來的話,那個焦慮就不想奮鬥了,就是這樣,很多還有個人方面的因素。每個人都不一樣。

一位來自廣西玉林博白縣的二十三歲青年小韓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去年因為找不到工作,就曾露宿街頭十來天。「去年流浪過。找了好多工作,不夠合適自己,都是工廠的。又沒錢了,就睡大街,當時感覺很無助。」小韓說。

結語

魷魚遊戲最後,主角成奇勳放棄遊戲與獎金,想和兒時玩伴曹尚佑一起回家;在中國大陸,也有不少年輕人躺平,用無聲的抗議拒絕參加這場中共發起、操縱的生存遊戲。

的確,長期「996」,卻被「割韭菜」只能領取低薪,難以買房買車、結婚生子,怎麼努力都看不到出路,隨時可能被社會主義鐵拳痛毆的生活實在太辛苦了,這不是個人不努力向上,是整個中共體制的問題。

盼更多人能夠覺醒,看清中共、退出中共,拒玩這場現實生活中的魷魚遊戲,為自己而活。

大紀元首發

責任編輯:朱穎

相關新聞
現實版《魷魚遊戲》在中國上演
【秦鵬直播】中共演繹真實「魷魚遊戲」
曾錚:我經歷的現實版「魷魚遊戲」
《魷魚遊戲》引發外界再關注中共活摘器官
最熱視頻
【秦鵬直播】OPEC+大減產 美國祭出大招
【新聞看點】普京簽吞併法案 烏軍擴大戰果
【財商天下】北溪管道爆炸 北京受益最大
【思想領袖】美國法學院如何受覺醒主義影響?
【時事軍事】普京的手指離核按鈕還有多遠
【微視頻】蓬佩奧大格局令中共恐慌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