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夢(187)

作者:老臏遜

幾十年的事實已證明,在中共統治下,追求所謂共產主義的天堂,原來是一場惡夢。(製圖:大紀元)

font print 人氣: 84
【字號】    
   標籤: tags:

(六)周恩來的治國理念

周恩來是一國總理,政府首腦,但他和毛澤東狼狽為奸,無原則執行毛澤東對內壓迫剝削掠奪殺戮人民,對外卑躬屈膝,他們為討好外國,幹盡了出賣國家民族利益,送錢送糧送領土給蘇聯、東歐共產黨各國,和越南、朝鮮、柬埔寨、高棉、印度、緬甸、尼泊爾、阿富汗、非洲等國,損失的祖國領土300多萬平方公里。所以周恩來和毛澤東賣國,是中國歷朝歷代的昏君和奸相所望塵莫及。

(七)周恩來在生活上揮霍浪費

共產黨把周恩來吹噓成共產黨內儉樸的典範,其實所有共產黨頭頭都一樣,不論士兵吃樹皮草根,人民被餓死(如長征大饑荒),但他們始終過著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鶯歌燕舞的腐朽生活。

周恩來在中南海的住所西花廳,是僅次於毛澤東的一處豪華皇宮建築。在周恩來的家中擁有中西二組廚師,周恩來在國內國外訪問出巡時都要帶著這二組廚師同行。他講究吃鮮嫩的,所以他要求菜餚要在3分鐘前入鍋。

他常年品嚐茅臺酒,是全軍的飲酒冠軍,許世友也甘拜下風。文革時有一次許世友不在家,紅衛兵抄家時在許世友家抄走茅臺酒幾十瓶,於是許世友電告周恩來,周恩來回電說,抄去的茅臺酒我賠你,然後周恩來用專機送去許世友的家裡。

除此之外,周恩來每患感冒鼻塞時,總是用燙熱的茅臺酒濯足,由此可見周恩來生活上是何等揮霍。

八)在女色上和毛澤東一樣淫亂

周恩來在表面上裝成仁人君子,做得十分隱蔽,因此別人很難發覺。據不完全的資料揭露,已知周恩來的男女關係有:

1. 在法國勤工儉學期間。在歌廷根奧德曼旅店居住時和一個叫露德爾的女僕相愛,生了一個叫庫諾的混血兒,庫諾又生下了一個叫威偉利的兒子,庫諾常在工廠對人說我的爸爸是周恩來。

2. 在抗戰期間。在重慶時與演電影《桃李劫》的女演員陳波兒暗戀,有一次被鄧穎超撞見,鄧穎超當周恩來的面打了陳波兒二個耳光。後來鄧穎超怕影響周恩來的聲譽,為掩人耳目,鄧穎超把陳波兒收為乾女兒,為周恩來創造便利,滿足周恩來的性欲需要。

3. 和乾女兒孫維世私通。1938年周恩來在武漢八路軍辦事處遇見一位來投奔八路軍的年輕女子,她父親孫炳文曾是周恩來在法國的同學,後被國民黨殺害。周恩來被她的美貌所吸引,因此將她收為乾女兒,住在周鄧家裡私通,這時鄧穎超也當作沒有看見,以後周恩來將孫維世送去蘇聯學習,回國後被毛澤東看上,被毛澤東在去蘇聯的列車上姦污。

4. 勾引女醫務人員。在抗美援朝戰爭的第二年,中共從全國各地抽調了一批醫務人員,組成醫療隊赴朝鮮戰場為志願軍傷病員服務。臨行前,周恩來在北京接見該團全體人員為他們送行,這時他發現在上海隊中有一個膚色白嫩、身材苗條、年輕美麗的姑娘,從此他朝思暮想要把她弄到手。

1954年醫療隊回國,周恩來特地單獨接見她。後來他在上海為她安置一套洋房,經常與她同居,並生了一個名叫艾蓓的女兒。文革不久,周恩來怕暴露馬腳,急速將她們送往美國。

後來艾蓓長大成人,追問母親自己的親生父親是誰?她母親含著眼淚把詳情如實告訴女兒。艾蓓根據母親的口述,在美國加州寫了一本《叫父親太沉重》的書轟動一時。

縱觀周恩來的一生,他和毛澤東一樣,是沒有道德人性良知,殺人如麻的魔鬼,是崇洋媚外出賣國家民族利益笑裡藏刀的賣國奸相。他根本不是中共宣傳機器吹棒的善良正直,兩袖清風,一塵不染的政治家。

周恩來自始至終參與叛亂,參與毛澤東的所有殺人搶劫、賣國、害國、害民的策劃、組織、指揮、執行等活動,所以他和毛澤東一樣是罪惡滔天的罪犯。

周恩來在世時和毛澤東一起的幾十年中,帶給國家人民的是哀鴻遍野、屍骨堆山、血流成河、滿目瘡痍的國土。周恩來偽善陰險狡詐冷酷卑鄙,為毛澤東共產黨耍盡渾身解數,至死他才悟出自己罪孽深重。他害怕後人清算, 鞭屍揚灰,所以把骨灰撒入大海。

但歷史是公正的,絕不會放過這個罪大惡極的劊子手。罰他跪在天安門前謝罪,遺臭萬年是他應得的下場。

大家聽了介紹,都說過去我等受共產黨欺騙宣傳的影響,對周恩來的道德為人都是蒙在鼓裡,現在才真相大白。

待續@*

責任編輯:蘇筱薏

點閱【天堂夢】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影片放映不久,我們隨著一些大野孩從後山爬牆跳到映院裡,或坐地上或爬窗台上,一邊看霸王戲,一邊和巡場查票的人員玩捉迷藏。
  • 我就是這樣被他們沒收了辛辛苦苦摘下來的一大把蔗葉,非常無奈、氣憤和不甘地回到老媽做工的毛巾廠,站在老媽織機旁嚎啕大哭了一場。那年我大概八歲吧?不確定,反正時時刻刻都在和燃料、糧食和肚皮爭一日之長短。
  • 家有「南風窗」的人家基本沒受影響,他們都能收到寄自港澳的救濟,或持「僑匯券」到華僑商店採購在數年前被視為理所當然的食品,又或擁有特強購買力的人在黑市上採購。
  • 計劃好了在某日由老師帶領到鄰近鄉村或山邊做野炊。這是我們這些學生最期待的事,可是那會給老媽帶來極大的壓力,那幾角錢的付出對我們家來說可是巨款,可是老媽還是默默地承受著。
  • 木爪樹上的木瓜太小了不能吃,全家餓著肚子睡覺。家裡米缸上貼的「揮春(春聯、福貼)」是「常滿」二字,但那對我家來說是最大的諷刺。
  • 老媽經常想方設法來滿足我們這三隻餓鬼,比如市面出售的那些人們拿來作為嫁娶送禮用的禮餅,最最便宜的是紅淩酥,買二個回家,配以番薯和糖,便成為糖水了。那口感和風味確是一絕!
  • 以前的那些桑基、魚塘、蔗田、米舖、大屋、肥豬等等統統都沒有了。他們被迫搬到小屋裡住,靠著剩下來的一點點土地僅夠餬口而已。
  • 可是那大鐵閘最終還是逃不過被賣掉的命運,因為家裡沒有錢啊!所以還是被老媽賣了。沒有大門就沒有吧!再說我們根本沒有值錢的東西被人偷,好東西早就被共產黨搶走了!
  • 那是我們不久前用的餐具,是很好的江西景德鎮製造的高級磁器,還有象牙筷子!不過如果我們現在用來進餐卻是最大的諷刺,因為碗裡經常裝的是令人難以下咽的清水煮木瓜!
  • 當然事情遠沒有那麼簡單,我們是不能搬回大屋去住了。整間巨宅變得死一樣的寂靜,有如鬼域一樣。我們在園內玩時總覺得有鬼魂在遊蕩,令人毛骨聳然。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