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梦(187)

作者:老膑逊

几十年的事实已证明,在中共统治下,追求所谓共产主义的天堂,原来是一场恶梦。(制图:大纪元)

font print 人气: 84
【字号】    
   标签: tags:

(六)周恩来的治国理念

周恩来是一国总理,政府首脑,但他和毛泽东狼狈为奸,无原则执行毛泽东对内压迫剥削掠夺杀戮人民,对外卑躬屈膝,他们为讨好外国,干尽了出卖国家民族利益,送钱送粮送领土给苏联、东欧共产党各国,和越南、朝鲜、柬埔寨、高棉、印度、缅甸、尼泊尔、阿富汗、非洲等国,损失的祖国领土300多万平方公里。所以周恩来和毛泽东卖国,是中国历朝历代的昏君和奸相所望尘莫及。

(七)周恩来在生活上挥霍浪费

共产党把周恩来吹嘘成共产党内俭朴的典范,其实所有共产党头头都一样,不论士兵吃树皮草根,人民被饿死(如长征大饥荒),但他们始终过着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莺歌燕舞的腐朽生活。

周恩来在中南海的住所西花厅,是仅次于毛泽东的一处豪华皇宫建筑。在周恩来的家中拥有中西二组厨师,周恩来在国内国外访问出巡时都要带着这二组厨师同行。他讲究吃鲜嫩的,所以他要求菜肴要在3分钟前入锅。

他常年品尝茅台酒,是全军的饮酒冠军,许世友也甘拜下风。文革时有一次许世友不在家,红卫兵抄家时在许世友家抄走茅台酒几十瓶,于是许世友电告周恩来,周恩来回电说,抄去的茅台酒我赔你,然后周恩来用专机送去许世友的家里。

除此之外,周恩来每患感冒鼻塞时,总是用烫热的茅台酒濯足,由此可见周恩来生活上是何等挥霍。

八)在女色上和毛泽东一样淫乱

周恩来在表面上装成仁人君子,做得十分隐蔽,因此别人很难发觉。据不完全的资料揭露,已知周恩来的男女关系有:

1. 在法国勤工俭学期间。在歌廷根奥德曼旅店居住时和一个叫露德尔的女仆相爱,生了一个叫库诺的混血儿,库诺又生下了一个叫威伟利的儿子,库诺常在工厂对人说我的爸爸是周恩来。

2. 在抗战期间。在重庆时与演电影《桃李劫》的女演员陈波儿暗恋,有一次被邓颖超撞见,邓颖超当周恩来的面打了陈波儿二个耳光。后来邓颖超怕影响周恩来的声誉,为掩人耳目,邓颖超把陈波儿收为干女儿,为周恩来创造便利,满足周恩来的性欲需要。

3. 和干女儿孙维世私通。1938年周恩来在武汉八路军办事处遇见一位来投奔八路军的年轻女子,她父亲孙炳文曾是周恩来在法国的同学,后被国民党杀害。周恩来被她的美貌所吸引,因此将她收为干女儿,住在周邓家里私通,这时邓颖超也当作没有看见,以后周恩来将孙维世送去苏联学习,回国后被毛泽东看上,被毛泽东在去苏联的列车上奸污。

4. 勾引女医务人员。在抗美援朝战争的第二年,中共从全国各地抽调了一批医务人员,组成医疗队赴朝鲜战场为志愿军伤病员服务。临行前,周恩来在北京接见该团全体人员为他们送行,这时他发现在上海队中有一个肤色白嫩、身材苗条、年轻美丽的姑娘,从此他朝思暮想要把她弄到手。

1954年医疗队回国,周恩来特地单独接见她。后来他在上海为她安置一套洋房,经常与她同居,并生了一个名叫艾蓓的女儿。文革不久,周恩来怕暴露马脚,急速将她们送往美国。

后来艾蓓长大成人,追问母亲自己的亲生父亲是谁?她母亲含着眼泪把详情如实告诉女儿。艾蓓根据母亲的口述,在美国加州写了一本《叫父亲太沉重》的书轰动一时。

纵观周恩来的一生,他和毛泽东一样,是没有道德人性良知,杀人如麻的魔鬼,是崇洋媚外出卖国家民族利益笑里藏刀的卖国奸相。他根本不是中共宣传机器吹棒的善良正直,两袖清风,一尘不染的政治家。

周恩来自始至终参与叛乱,参与毛泽东的所有杀人抢劫、卖国、害国、害民的策划、组织、指挥、执行等活动,所以他和毛泽东一样是罪恶滔天的罪犯。

周恩来在世时和毛泽东一起的几十年中,带给国家人民的是哀鸿遍野、尸骨堆山、血流成河、满目疮痍的国土。周恩来伪善阴险狡诈冷酷卑鄙,为毛泽东共产党耍尽浑身解数,至死他才悟出自己罪孽深重。他害怕后人清算, 鞭尸扬灰,所以把骨灰撒入大海。

但历史是公正的,绝不会放过这个罪大恶极的刽子手。罚他跪在天安门前谢罪,遗臭万年是他应得的下场。

大家听了介绍,都说过去我等受共产党欺骗宣传的影响,对周恩来的道德为人都是蒙在鼓里,现在才真相大白。

待续@*

责任编辑:苏筱薏

点阅【天堂梦】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家有“南风窗”的人家基本没受影响,他们都能收到寄自港澳的救济,或持“侨汇券”到华侨商店采购在数年前被视为理所当然的食品,又或拥有特强购买力的人在黑市上采购。
  • 计划好了在某日由老师带领到邻近乡村或山边做野炊。这是我们这些学生最期待的事,可是那会给老妈带来极大的压力,那几角钱的付出对我们家来说可是巨款,可是老妈还是默默地承受着。
  • 木爪树上的木瓜太小了不能吃,全家饿着肚子睡觉。家里米缸上贴的“挥春(春联、福贴)”是“常满”二字,但那对我家来说是最大的讽刺。
  • 老妈经常想方设法来满足我们这三只饿鬼,比如市面出售的那些人们拿来作为嫁娶送礼用的礼饼,最最便宜的是红凌酥,买二个回家,配以番薯和糖,便成为糖水了。那口感和风味确是一绝!
  • 可是那大铁闸最终还是逃不过被卖掉的命运,因为家里没有钱啊!所以还是被老妈卖了。没有大门就没有吧!再说我们根本没有值钱的东西被人偷,好东西早就被共产党抢走了!
  • 那是我们不久前用的餐具,是很好的江西景德镇制造的高级磁器,还有象牙筷子!不过如果我们现在用来进餐却是最大的讽刺,因为碗里经常装的是令人难以下咽的清水煮木瓜!
  • 当然事情远没有那么简单,我们是不能搬回大屋去住了。整间巨宅变得死一样的寂静,有如鬼域一样。我们在园内玩时总觉得有鬼魂在游荡,令人毛骨耸然。
  • 自从老爸被抓走后,基本上我们靠典当度日,进出当铺对我们来说已是家常便饭了。当铺门口的遮羞屏风对我们来说毫无意义
  • 有次他神神秘秘地从姑丈那里借来了收音机。为了不招人眼,天线架在大芒果树上,效果当然就强差人意了。捣鼓了大半个晚上,听到的只有吱吱的声音,或是一些断断续续不连贯的话声
  • 那些卖点心的大叔和大婶都在颈上挂一条布带,两头有钩子钩着一个有盖大蒸笼,一边穿梭行走于大堂过道之间,一边走一边叫卖:鸡球大包、干蒸烧卖、排骨……,点心林林种种,五花八门。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