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小軍被吊銷律師執照 文件曝中共迫害法輪功

人氣 2532

【大紀元2021年12月17日訊】(大紀元記者喬琦採訪報導)12月16日,北京知名律師梁小軍,被當局正式吊銷律師執業證書。司法局對梁的處罰文件成為中共迫害法輪功的一份證據。

旅美的中國人權律師吳紹平告訴大紀元,北京司法局吊銷梁小軍的律師執照的行為,是違法的。

聽新聞:

(聽更多請至「聽紀元」平台)

12月16日傍晚,梁小軍在推特中寫道:「靴子落地! 北京市司法局趕在下班之前把吊照的《行政處罰決定書》發到我郵箱。」

北京市司法局對梁小軍律師發出吊銷律師執照的《行政處罰決定書》。(梁小軍推特)
北京市司法局對梁小軍律師發出吊銷律師執照的《行政處罰決定書》。(梁小軍推特)
北京市司法局對梁小軍律師發出吊銷律師執照的《行政處罰決定書》。(梁小軍推特)

北京司法局定性「違法」

北京司法局在發出的正式吊照決定書中稱,梁小軍「你作為北京市道衡律師事務所主任、專職律師,多次公開發表否定『法輪功』X教性質,支持『法輪功』等危害國家安全的言論」。

上海維權律師吳紹平資料照。(施萍/大紀元)

旅美的中國人權律師吳紹平16日在接受大紀元採訪中表示,梁小軍被吊照一事,「再一次見證了中共的所謂法治,是毫無法治」;北京司法局對梁小軍的吊照行為,以及對法輪功的定性,都是違法的。

吳紹平說, 這是他首次在市級司法局這一層級的文件中看到所謂的對法輪功的定性,「現在不僅是公安部,還是國家一級的所有政府機關文件裡面,都沒有看到以公開文件的形式,將法輪功定性為X教組織。北京市司法局,憑什麼定性呢?」

中共對法輪功的打壓始於1999年7月。因恐懼法輪功學員人數超過中共黨員,以及法輪功「真、善、忍」修煉原則與中共理念不同,前中共黨魁江澤民不顧其他6個政治局常委的反對,一意孤行發起鎮壓。

雖然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持續22年至今,但是,到目前為止,中共國務院和公安部認定和明確的14種邪教中沒有法輪功。

吳紹平說,「法輪功是否為邪教,需要法律和事實來判斷。」並且,需要一個論證過程。

吳紹平在中國大陸代理過多例法輪功學員案件。他表示,法輪功是一個和平群體,「法輪功學員我們接觸過了,也很了解這個群體,(是)平和、理性(的)……是有信仰,有堅守的一個群體。法輪功學員無非是要講真相。其實他們(中共)最害怕的就是法輪功學員講真相。對他們來講,講了中共的真相就是有罪。」

他說,給法輪功貼邪教標籤,是欲加之罪。

「他們要給你按一個欲加之罪嘛,對不對?」

美國國務院曾批評中共將法輪功等團體貼上「邪教」標籤。

美國國務院在2017年度《國際宗教自由報告》中說, 「2017年,當局以『利用邪教破壞執法』為名義,至少逮捕、起訴50名(法輪功學員)。」

「(中共)刑法將被禁的團體定義為『邪教組織』,其成員可能被判終身監禁。」但是,「如何根據這一定義進行判斷,中共也沒有明文規定,也沒有審查過程。」這份報告說。

美國華盛頓DC的知名非政府機構「自由之家」表示,法輪功沒有邪教特徵,並引用學者的觀點表示,中共給法輪功貼「邪教」標籤,是為了誤導輿論。報告說,「研究中國宗教的著名學者David Ownby指出:『給法輪功貼上所謂邪教的標籤從一開始就是為了誤導,中共當局由此很狡猾地利用了這個說辭抹去法輪功的吸引力以及這個群體在中國之外的活動效力。』」

12月14日,在對梁小軍擬吊證一案舉行聽證會上,梁小軍的代理律師謝燕益在其辯護詞中指出,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是錯誤的。

謝燕益說,「對法輪功以刑法三百條來定罪處罰是錯用法條,違背了罪刑法定原則,違背了憲法所確立的信仰自由、言論自由以及人民主權、保障人權、依法治國等根本制度和基本原則。」

據明慧網不完全統計,2021年1至10月份獲知有101名法輪功學員被中共迫害、含冤離世;11月份獲悉,至少新增63名法輪功學員被中共非法判刑。

過去10年來,梁小軍律師曾代理多起法輪功等敏感案件。其中的典型案例包括:北京畫家、法輪功學員許那等11人被中共當局抓捕一案。

許那於2020年7月19日,在家中被捕,原因是向《大紀元時報》發送有關中共當局對北京實施COVID-19疫情限制措施的圖片等信息。

梁小軍律師代理許那一案後,曾多次在推特上發表看法。如:

2020年11月25日,梁小軍在推特上寫道:「2008年⋯⋯許娜(許那)和她的丈夫,當時民間知名的音樂人于宙先生一同被抓,羈押於北京通州看守所。 幾天後,于宙死於看守所。幾個月後,許那被判刑3年。 至今,她沒有看到丈夫的屍體,不能明確死因。」

許那的丈夫于宙是一位法輪功學員,因警察搜查搜到車上有一本法輪功書籍《轉法輪》,於2008年1月底、北京奧運會舉辦前夕,被中共抓捕。被非法關押11天後,于宙被中共迫害致死,年僅42歲。

「律師職責是維護當事人的合法權利 非黨棍」

對於北京司法局所在決定書中稱,律師應「擁護中國共產黨的領導」,吳紹平律師說,「這完全是強加在律師身上的政治鎖鏈。要忠於黨,就是要你擁護中共的體制和獨裁,這才是它的根本目的。所以,中共是要律師成為擁護中共的機器,並成為它的打手。」

「作為一個有良知的律師,特別是人權律師,都不會認同這樣的角色定位。律師是人,而不是黨棍。它(中共)就是想把律師塑造成中共的黨棍。」

他說,按照《律師法》,「律師的重要職責是維護當事人的合法權利;(律師是)利用專業技能為當事人提供法律服務的社會工作者。」

北京司法局還在對梁小軍的吊照決定書中稱,梁小軍「將馬克思主義稱為『馬毒』」,是危害國家安全的行為。

對此,吳紹平律師說,「他(梁小軍)講馬克思主義是『馬毒』,一點都沒有錯嘛,是非常正確的。只是中共堅持要把中國人帶向邪惡的道路上,是吧?

「凡是進入社會主義這種政體、這種國家,都發生巨大的人權災難。(事實)已經證明,馬克思主義是世界的一個毒劑。所以,東歐很多國家拋棄了馬列主義、拋棄了社會主義,走向了文明。」

梁小軍:感謝為之辯護過的人權捍衛者、民主人士和宗教信仰者

對於北京司法局吊銷梁小軍的律師證的背後原因,吳紹平律師認為,不僅僅因梁代理法輪功案件,也因其長期代理其它敏感維權案件,比如2019年12月發生的「廈門聚會案」。

法律學者許志永在此事件中被抓,梁小軍是他的辯護律師。梁小軍12月16日在推特上表示,「我遺憾不能再為許志永博士辯護了。上次會見許志永之前的那個中午,我收到北京市司法局擬吊照事先告知書。」

梁並表示,他曾打算受唐吉田親屬委託,幫助尋找唐吉田律師的下落。據中國人權律師滕彪透露,唐吉田準備參加12月10日在歐盟駐北京代表團舉辦的「世界人權日活動」,但在當天下午失聯。

12月14日,北京司法局曾在北京市法律服務中心,對梁小軍擬吊證一案舉行聽證。此次聽證,當局被指只是走過場。

聽證結束後,梁小軍發表推特表示,北京司法局「以斷章取義、牽強附會的言論來指控我危害國家安全,我也覺得挺無奈。但人生如戲,要演好自己的角色」。

12月15日,梁小軍在推特上表示,他搶時間、趕往看守所會見了北京畫家、法輪功學員許那。他說,這是一次為了告別的會見,「她關心我,總在問我的情況。」

「感恩那些我曾經在看守所會見過、在法庭上為之辯護過的人權捍衛者、民主人士和宗教信仰者。」這是梁小軍11月26日收到北京司法局擬吊照通知後,在推特上留下的心聲。

「回望我走過的路,我的內心充滿感恩之情。」他說。

責任編輯:高靜#

相關新聞
2020年法輪功十大新聞(上)
北京兩院阻許那案律師複製卷宗 被指違法
謝燕益:沒有私心就不會有恐懼——梁小軍律師吊照聽證代理詞
梁小軍律師吊照聽證 被指走過場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