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各地電荒內幕:監控成中國經濟增長新動能 (中)

撰文:蔣天明、財商經濟研究所

人氣 1473

【大紀元2021年03月02日訊】編者按:「監控」成為中國經濟增長新動能。2020年初中共病毒疫情爆發後,5G、人工智能、數據中心等「新型基礎設施建設」(簡稱:「新基建」)被中共高度重視,並直接被納入中共政府工作報告。「新基建」不僅幫助中共鋪下了一張監控的天羅地網,而且其用電量在快速地增加,和百姓搶電。2020年冬,處在中國能源大省內蒙古的「大數據」之城烏蘭察布率先表示電力不足,隨後湖南、浙江等各省也紛紛出現「電荒」。但中共卻將「電荒」解讀為經濟的強勁復甦,並宣稱中國是2020年世界上唯一一個錄得GDP正增長的主要經濟體。可是中共的GDP三成以上來自和「新基建」緊密相關的「數字經濟」,其快速增加並不代表經濟的復甦,反是監控的盛行。

內蒙古烏蘭察布:缺電的「大數據」之城

據大陸財新網報導,2020年11月,內蒙古自治區率先出現電力不足,11月25日,內蒙古烏蘭察布自曝面臨電力短缺。

但是,烏蘭察布所在省份內蒙古自治區是中國的能源富裕大省:不僅對外向10個省區輸送電量,而且也是中國主要煤炭生產基地之一,供應了中國超過四分之一的煤炭。

2020年前三季度內蒙古發電量約為409TWh(數字來自於北極星電力網),在中國各省中排名第一,高於第二位的山東省(發電量402TWh)。而內蒙古的用電量為286TWh(數據來自於wind),外送電量約占據全省發電量三分之一。

據北極星電力網2020年11月24日的報導,可以穩定供電的煤電(Coal-fired Power)為內蒙古的主要電源,煤電發電量占比高達84%,這得益於當地煤炭資源豐富。

據中共官方機構中共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National Development and Reform Commission,NDRC),2020年內蒙古煤炭產量10.01億噸,基本與2019年持平。2020年10月以來,內蒙古全區煤炭日產在320萬噸左右,比2020年前三季度日均增加近60萬噸,保障了全國煤炭市場的穩定供應。

近水樓台先得月,內蒙古的煤電廠大部分是坑口電廠,也就是靠近煤礦坑口的發電廠,應比起很多其它地區(例如湖南)的煤電廠更容易獲得煤炭。這使得內蒙古因為「缺煤」而導致煤電廠發電不足的可能性不大。

為何這個電力外送大省、煤炭大省竟然率先於中國其它省份在冬天表示電力不足呢?

從電力需求角度看,烏蘭察布市統計局公布,93.9%的全社會用電量是比較穩定的工業用電。根據2020年1~11月用電情況,居民用電量占全市會用電量的1.7%。雖然居民用電占比不大,但是居民用電高峰時產生的用電「增量」會增加電力系統負荷,可是這並不是唯一的原因。

陸媒新浪網曾於2020年9月發表一篇題為「烏蘭察布:一座被大數據包圍的『寂寞』之城」的文章,描述了烏蘭察布是如何依靠「科技」來發展的故事。這個只有287萬人口的內蒙古小城,「曾經的標籤是農牧區、大風和窮」,但是,自2013年華為決定在這個北方城市建立數據中心至今,烏蘭察布不僅成為國家大數據備災中心的北方基地,也已是匯集如阿里巴巴、快手等眾多公司的大數據中心。

據烏蘭察布市政府的公告,2019年全市的地區生產總值為808.4億元,其中一、二、三產業的增加值分別為128.7億元(同比增長2.4%)、316.4億元(同比增加11.1%)、363.5億元(同比增長3.6%);一、二、三產業增加值占GDP比重分別為15.9%、39.1%和45%。這表明第三產業占大頭,而包含「大數據、雲計算」等新技術的「信息傳輸/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就被核算在第三產業之中。

對比一下烏蘭察布市建立大數據中心的頭一年的經濟情況。據中共官方「中國統計信息網」,2013年,地區生產總值為833.75億元,其中一、二、三產業的增加值分別為133.66億元(同比增長5.2%)、437.11億元(同比增加11.4%)、262.98億元(同比增長6.8%);一、二、三產業增加值占GDP比重分別為15.6%、55%和29.4%。由此可見第三產業占GDP比重顯著增加,其中未嘗沒有「數據中心」所帶來的一份功勞(如圖3)。

圖3:烏蘭察布產業增加值占GDP比重(大紀元製圖)

「大數據產業」已經讓烏蘭察布這個林草覆蓋率達76.3%的城市的名片從之前的「農牧區、大風和窮」變成了「南貴北烏、草原雲谷」。這裡的「南貴」,指的中國國家數據中心的南方基地貴州,草原雲谷中的「雲」也一語雙關地指向了「雲計算」。

同時,烏蘭察布的「數字經濟」的用電量也在快速增加,2020年,包含「大數據、雲計算」等新技術的信息傳輸、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用電量比去年同期增長了24.9%。快速增加的用電需求,再疊加當地居民冬天的用電增量,烏蘭察布於是率先公告「電力不足」。中國民間質疑這些耗能巨大的「數據中心」搶了居民的「電」。

數據中心是「耗能巨頭」

一提起數據中心,人們的第一反應往往是一排排機箱,這看上去好像比起冒煙的鋼鐵廠來講,應該不怎麼耗電。其實不然,據華西證券的分析,相比於普通機房,數據中心對外界的要求非常高,對溫度、濕度、磁場干擾等條件要求非常苛刻。

這一個個服務器需要的不僅僅是不間斷的電源,還需要照明、散熱等大量的設備來輔助,比如空調、冷水機等等,而這些設備都非常的消耗能源。據艾瑞諮詢分析,電費占數據中心的運營成本的56.7%。

在2016年,這個不冒煙的耗能巨頭的用電量就超過三峽大壩發電量;到2017年,耗電量更超過三峽大壩、葛洲壩水電站當年的發電量總和;2018年,數據中心的耗電量又增加到一千六百多億千瓦時,比整個上海市全社會用電量還多。

此次率先進入電力「戰時狀態」的湖南省,在2020年年初時,省政府已經公布了86個省級大數據和區塊鏈產業發展重點項目,要求大力發展「大數據」。拉閘斷電的浙江省也建立了不少數據中心,單杭州一地在運營的數據中心就已經多達五十個。

幫助大量收集信息的5G基站,也被不少人稱為「電老虎」。據中國網易披露,如果在覆蓋同樣區域情況下,5G基站的耗電水平,是4G的9倍以上。

5G不僅最大功耗要比4G高出3~4倍,而且覆蓋面積比4G要小。目前大陸的幾家主要廠商的5G基站單系統功耗為:大唐4940W、華為3500W,中興為3255W,而在4G的時代,基站的單系統功耗僅為1300W。同時,5G基站的覆蓋面積半徑為300米至500米,在同等環境下,至少3座5G基站要才能覆蓋一個4G基站的面積。

2020年8月,中國聯通洛陽分公司就因電費成本高企而在夜間部分時段休眠一些5G基站,向外界傳達出了了⼀一個5G高耗電的信號。

據中共工信部副部長劉烈宏,中共已經在大陸建立了70萬個5G基站,連結超過1.8億個5G終端。而5G的建設步伐在快速增加,黨媒新華網指出,2021年中共預計將繼續建造100萬以上的5G基站。中國國家網能源研究院有限公司唐偉估計,到2025年,5G的用電量或是2020年的17倍之多。

5G、數字中心不僅耗電巨大,而且還在幫助中共構建一個「監控」無處不在的奧威爾式的社會。(待續)@#

責任編輯:陳玟綺

相關新聞
【財商天下】首超大陸 台灣GDP全球亮眼三原因
【財商天下】德勤遭舉報 中共嚴懲一箭雙鵰
【財商天下】政治局學量子技術 中共搶占先機?
【財商天下】污染王變身環保王 中共奪氣候霸權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中共轟6演練投彈 美挺台放大招
【新聞大家談】習李連喊別脫鉤 陸驚爆公派殺人
【橫河觀點】小心中餐館攝像頭 中共監控侵世界
【重播】美參院聽證聚焦兩大對抗中共法案
【微視頻】江蘇醫生堅稱:非法摘取器官是公派
【未解之謎】轟動世界的巴克斯特實驗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