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夢(111)

作者:老臏遜
Heaven
幾十年的事實已證明,在中共統治下,追求所謂共產主義的天堂,原來是一場惡夢。(製圖:大紀元)
font print 人氣: 51
【字號】    
   標籤: tags:

第四十一章 文革浩劫

文革浩劫驚天地鬼哭狼嚎冤魂泣

只為爭霸起風波利令智昏大躍進

餓死民眾萬萬千千人大會迫檢討

腥風血雨狗咬狗報仇雪恨殺戮起

由毛澤東發動以北京為樣板的打殺搶燒殺的文革運動,在北京如火如荼掀起。這時徐駿在四川郫縣的一次農民反共叛亂中不幸被俘,平叛後獲救,調到北京,在一個出版社當發行部主任。他長得一表人才,又有文化和地位,所以吸引了一些女青年的追逐。

這時會計室有個叫張靜華的上海人愛上了他,因為張靜華長得漂亮所以出版社社長華青早對她垂涎三尺。他認為憑他的地位,用封官許願等辦法勾引,一定能把張靜華輕易占為已有。但張靜華看不起華青的醜陋和老奸巨猾的為人,拒絕和他往來。因此華青把徐駿、張靜華二人談愛恨之入骨,恨不得一口把他們吃掉,以洩胸中怒火。

1951年中共在全國開展三反五反運動,華青想把他們倆雙雙打成大老虎,後因缺乏證據只好罷手。後來徐駿、張靜華結婚,生活美滿,生下一女。1954年中共號召向科學進軍,徐駿向領導要求複學讀完大學課程,華青求之不得,立即批准。

1955年中共又在各單位開展內部肅反運動,華青認為報仇的機會來到了,於是他命人事部門偽造二封群眾檢舉揭發信,誣陷徐駿在上饒集中營越獄逃到武夷山時,被國民黨逮捕加入特務組織,然後又派遣他回武夷山打游擊,是一個長期潛伏在共產黨內的特務分子。

據此華青把他從北大調回出版社鬥爭,逼迫他坦白交代。徐駿進行堅決駁斥,後來華青硬把他打成特務,並以態度惡劣抗拒運動為由,上報公安局、法院,又根據公安局定性將他判刑六年。華社長就抓緊這個機會脅迫利誘張靜華與徐駿離婚。張靜華在華青連續不斷的進攻下喪失意志,答應與徐駿離婚,最後由華青霸占為妻……

徐駿關在獄中,蒙冤六年受盡淩辱,刑滿釋放後,回到家中,他的妻子早已遠走高飛,他在空蕩蕩的房間裡踱來踱去,思緒萬千。他想著昔日和妻子在這個房間裡是何等恩愛,如今人去樓空孤燈伴影,好不淒涼。他長歎一聲道,悔不該跟了共產黨助紂為虐,罪孽深重,所以有此可悲結局,現在連飯都要吃不上了。

正在十分危難的時候,他得到新來的社長韋正義的同情,因為華青已成顧問沒有實權,所以韋正義給徐駿在出版社安排了一個臨時工。

這時發行部有個叫夏愛琴的女職工對徐駿發生好感,華青則百般進行破壞。他對夏愛琴說徐駿是個勞改釋放犯,沒有正式工作,找這種人做物件,妳要特別謹慎,要不我給妳介紹計畫科的青年庒成,他年輕有前途,比徐駿強多了。

夏愛琴卻說徐駿是個老革命,他能幹善良,勞改已是過去的事,改好了就是好人,選擇物件是我個人的事,謝謝你的關心。華青吃了一鼻子灰,他背後罵道,這個不識抬舉的小賤人,老子總有一天給苦頭妳吃。夏愛琴不聽華青的挑撥,堅決與徐駿結婚,生下一男一女,過了幾年的幸福安定生活,但不久又遇上了文革,出版社無故將徐駿辭退。

徐駿百思不得其解,他去問韋社長,這是不是華青搞的鬼?韋正義說你的辭退完全是根據中央的指示,與華青無關。這次文革運動來勢洶湧,已在北京大開殺戒,這是毛澤東運動群眾,做給黨內反對派看的,毛澤東到底要達到什麼目的,你是老同志,我們可以擦亮眼睛仔細觀望。

徐駿聽過韋社長的這番話很有啟發,雖然此時徐駿自己已失去飯碗,但他對光天化日下發生在北京的慘無人道的暴行十分震驚。他想弄清運動真相,於是他騎了自行車到南北四城兜圈,深入到出事地觀察。

他看到滿城都是不上學的紅衛兵在抄家、抓人、打人、焚燒和搶劫。只是毛澤東妄想通過文革,可以穩坐世界革命中心的領袖,所以他要把他的造反殺人放火不僅在國內點燃,他還計畫把火引到國外去。他先把英國在北京的大使館以反帝為由燒毀,然後命駐外使館,領導所在國的中國留學生,效仿國內文革運動,把火燒到國外去。蘇捷等國留學生首先回應,他們在校園內遊行,呼喊反帝反修口號,結果被當局逮捕遣送回國,毛澤東的夢想失敗。

徐駿怎麼也弄不清這是真的,因為北京或全國並沒有發生反革命暴亂,政府並沒有被推翻,國家還是在共產黨有效領導控制之下,那麼由人民養活的這麽多政府法院軍隊員警,他們為什麼不出來維護社會秩序,保護人民的生命和財產安全,制止和鎮壓殘害民眾、搶劫財物、焚燒文物古蹟的暴徒?

經他多日觀察,他明白了原來紅衛兵所幹的一切壞事,都是由毛澤東共產黨領導操縱控制,由公安機關派出所居委會提供名單和材料,是有領導、有計畫、有組織、有步驟的黨和政府行為。

但北京連日來發生的慘無人道的暴行,毛澤東還嫌烈度不夠,不足以震撼他的政敵,他要把火燒得更狂更猛,並燒遍全國,所以他要在全國搧風點火。於是他在66年8月18日在天安門第一次接見來自全國各地的紅衛兵,鼓勵他們打砸搶燒殺的革命造反精神。

以後他又連續接見和檢閱了七批1,100多萬來自全國各地的紅衛兵。在毛共號召鼓勵操縱指揮下,紅衛兵和造反派獸性大發,更加肆無忌憚在全國各個角落施暴。

徐駿看到一批批的紅衛兵,拿了派出所居委會提供的名單,竄進了有錢人、舊官員、名門、教授、專家、藝術家或社會名流的家中,以破四舊立四新為掩護,採用打土豪分田地的方式,任意到別人家翻箱倒櫃,還命他們一家人跪在院中,用銅頭皮帶抽打,女的剃陰陽頭等惡作劇,逼迫他們坦白交代藏在家裡的金銀財寶、古董、名畫和美金英鎊等財富。

他們甚至竄上房去翻開房上的瓦,敲破牆壁,撬開地板,挖地三尺尋找金銀財寶,把搶到的名貴古董書畫上交,專供毛澤東、江青、周恩來、康生、陳伯達、林彪等魔頭挑選收藏。其它的書畫(其中有些還是極為珍貴)在院中當場焚燒。房內陳設的紅木傢俱等全部搬到舊貨市場出售。然後把被鬥對象趕到一間破舊房間居住,留給他們的只有每人一雙筷子、一隻碗和一床被子(與昔日的鬥地主一模一樣)。

徐駿看到有個老太婆,紅衛兵說她是漏網地主,因逼不出錢財,一個紅衛兵猛揪她的頭髮,結果頭皮被撕下一大塊,鮮血直往衣領上淌,還押著她去遊街。遊街後,紅衛兵還用準備好的鹽水澆在她的傷口上,痛得她在地上打滾。這還不算,他們還押著她的子女、媳婦、孫兒打她,如若不肯,一倂遭到毒打。

一天下午,徐駿走到沙灘,看到一群女紅衛兵圍著一個老太太,說她是一貫道點壇師,此時已被打得血肉模糊,躺在地上奄奄一息。但這些女紅衛兵還輪著在她身上跳蹦,口中還唱著毛澤東的語錄歌,她已經被踩死,但紅衛兵還瘋狂地在她身上跳著。

66年8月25日傳出崇文門欄杆市有位姓李的房主用菜刀殺死了抄家行兇的紅衛兵,各校聞訊後,數千名手持兇器的紅衛兵在那裡血洗了七天,數不清的群眾遭到毒打,有不少人死於非命。

徐駿聞訊特地趕到現場觀看,他見到該胡同裡有一家人家院子裡擠滿了紅衛兵,他就擠了進去,只見有個老婦人跪在地上,紅衛兵又打又駡,逼她交出農村老家的地契、變天帳和儲藏起來的財富。那老太太哭著說,土改時產業已分光掃地出門,哪有地契、變天帳和儲存的財富,就是你們把我打死也交不出來。

紅衛兵們吼起來說這死老太婆活膩了,叫她嚐嚐無產階級專政的厲害。說著有個紅衛兵走到隔壁人家拎來一壺開水,從老婦人的頭頂慢慢往下澆,紅衛兵把一壺開水澆完,老婦人的肉都被燙熟了,於是紅衛兵把門一關,又到別處行兇去了。據說幾天以後左鄰右舍聞到一股惡臭,他們撬門進去見這老婦人躺在地上,身上爬滿了蛆。待續@*

責任編輯:蘇筱薏

點閱【天堂夢】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Heaven
    他們深怕吃了人肉,死者找來報仇,所以越想越噁心,越想胃裡越難過,一股腥味不斷地往嘴裡冒,結果嘔吐不止,吐到連胃裡的黃水也吐了出來。
  • Heaven
    難道你毛澤東派潘漢年去勾結日寇,達成共日聯合夾擊國軍的秘密協定,甘願當漢奸、做民族敗類的賣國賊,倒成了革命?真是黑白顛倒是非不分,這是秦劊的賣國邏輯。
  • Heaven
    紅旗大隊先是在室內把人打死,然後用板車拖到蘆葦蕩去埋葬。後來覺得很費事,所以就採取把還沒有處死的活人統統押到蘆葦蕩用繩索勒死,等不到他們斷氣就扔進蘆葦蕩埋土。
  • Heaven
    阿貴在大隊部的鬥爭會上被打死以後,被造反派扔下樓時,恰好被下面的一棵桂花樹的樹枝擋住他的身體後再落在地上,如同摔了一跤,所以阿貴身體沒有受到多大損害。
  • Heaven
    他怎麼也想不通,這樣一個在學校追求進步,熱愛自由民主,為共產黨奪政權犧牲的人,革命成功後卻會遭受幾十年的苦難?
  • Heaven
    但現實是人民天天在挨餓、死殍遍野,當官的騎在人民頭上,任意的欺壓宰割百姓。每當看到這些我們在陰間地府,為這批受苦受難的同胞哭泣難過。
  • Heaven
    他給各村農民修理可以欠帳,沒有錢只要給上一點山芋之類東西也可以。他一面給人修理,一面還給人講三國、水滸、西遊記一類故事,所以他一進村就會聚集不少民眾找些東西來給他修理,所以生意不錯。
  • Heaven
    當初你們騙我們,農村這樣好那樣好,你們這些人為什麼不肯帶頭去農村?為什麼一些不肯去農村的工人以後照樣安排在廠裡工作?為什麼在我們到農村去的幾年時間裡,廠裡陸續招了不少年輕人當工人?你們完全違背承諾,說話等於放屁。
  • Heaven
    搞大躍進瞎指揮,因而工農業生產遭破壞,物資嚴重短缺,沒有原料,沒有資金,很多工廠的建設項目下馬或停產半停產。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