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拜登執政危機:中伊協議

人氣 1233

【大紀元2021年04月09日訊】(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Thomas Del Beccaro撰文/孫洐源編譯)(本文是拜登四年執政危機的第二篇,第一篇在此:【名家專欄】拜登執政下危機重重的四年

就在拜登就職後,我曾警告說,在拜登當局的執政下,美國將來的四年是危險的。拜登政策的軟弱和他的個人弱點是有目共睹的。

隨後,全世界都看到了拜登的第一次新聞發布會。當美國的左流媒體出於黨派原因對拜登諂媚時,美國的主要對手中共和伊朗則出於重要的地緣政治原因也觀看了他的演講。他們知道拜登軟弱無能,他的手下想法不切實際,他們因此在上週(註:指3月底)做了一些事情。

而在美國,這是很多美國人可能不知道的新聞事件——同樣是出於黨派政治的原因。

首先值得回顧的是,自從杜魯門政府和投下結束二戰的核彈以來,各屆民主黨政府逐漸地避開外交政策,專注於國內政策。「要黃油,不要槍炮」是他們在越戰後倡導的論點。

直白地說,美國的民主黨總統及其支持者決心把美國變成他們心目中的歐洲民主社會主義版本,由社會主義或半社會主義的政策主導。這就是他們的主要關注點。

在這一過程中,民主黨政客讓世界相信,當他們執政時,美國對世界其它地區的警惕性會降低。 這是一種危險的動態局勢,因為軟弱會引來我們敵人的挑釁。

上週在美國鮮有報導的事件是,世界上兩個最危險的國家(中共和伊朗)之間達成了一個初步聯盟。

中共有統治世界的企圖,實際上也是這樣做的。如果你沒看過他們的公開計劃,問問他們就知道了。為了達到這個目的,中共需要經濟繼續增長,為了實現經濟增長,他們需要石油。

伊朗是世界上最主要的恐怖活動支持者,對中東地區的統治有所圖謀。德黑蘭政權對此也相當公開。要做到這一點,他們需要錢。為了得到錢,他們需要出售石油。

中伊之間日益增強的聯盟關係,包括伊朗向中共出售石油的承諾,更應該引起大家的關注。

雖然細節很少,但考慮到涉及到兩個專制政權,這並不出人意料,中共和伊朗「簽署了一項為期25年的戰略合作協議,解決經濟問題」。

《紐約時報》報導說,「作為協議的一部分,中方將向伊朗投資約4000億美元,以換取石油。兩國還將加強軍事合作,進行聯合訓練、研究和情報共享。」

簡而言之,中共得到了它迫切想要的石油供應,以助長其野心,而不必擔心西方國家對氣候變化(全球變暖)的痴迷。

至於伊朗,《以色列時報》(The Times of Israel)正確地指出,該協議有效地削弱了美國對伊朗的制裁。通過這項協議,伊朗獲得了追求其軍事野心所需的資金。

當然,我們從前民主黨總統奧巴馬簽訂《伊朗核協議》中知道,伊朗並沒有將獲得的資金用於國內慈善事業。即使是眼高手低的約翰·克里(John Kerry,奧巴馬時期的國務卿,現任氣候特使)也承認,伊朗從美國獲得的部分資金將用於支持恐怖主義。

而這筆(中伊)交易的標價為4000億美元,比奧巴馬《伊朗核協議》的金額高得多,該筆交易將使伊朗很可能在不到10年的時間裡走上獲得核武器的明確道路。然而,從短期來看,它讓伊朗有能力為其在中東的常規戰爭行動提供資金。我在2015年奧巴馬的《伊朗核協議》宣布時提到過這一點,「伊朗的另一個勝利,核協議也鞏固了該政權的常規戰爭成果。」

與此同時,世界甚至不知道在白宮裡誰才是真正的決策者。

沒有人能夠真的相信拜登精力充沛的形象。借用一句話,全世界都認識約翰·肯尼迪,但拜登絕不是約翰·肯尼迪(is no John F. Kennedy,註:政治詞彙,用來諷刺太過自以為是的政治家)。

拜登也不是羅納德·里根或唐納德·川普,他沒有能力顯示出必要的力量以通過展現實力的方式實現和平。

除此之外,拜登的外交政策成員致力於通過採取「綠色新政」(Green New Deal)政策來遏制美國的經濟實力,包括重返《巴黎氣候協議》,這正中中共的下懷。拜登和民主黨人通過在國內自殘經濟的方式,限制了美國在國際上的應對能力,特別是限制了美國應對中共對全世界自由的嚴重挑戰的能力。

我們還知道,拜登希望與伊朗達成一個奧巴馬式的協議,解除美國的制裁,讓伊朗出售所需的石油,以獲得實現其野心的資金。這是上個月的消息。現在伊朗有了一個新的恩人——中共政權。

對於這個極其危險的不斷增強的聯盟,拜登政府將如何應對?答案很可能是無所作為——這一切不僅會導致我們未來的四年內在拜登執政下的危險生活,而且威脅到了目力所及的世界穩定。

原文4 Years of Living Dangerously Under Joe Biden, Part 2: China, Iran Make Deal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

托馬斯·德爾·北卡羅(Thomas Del Beccaro)是著名的作家、演講家、福克斯新聞、福克斯商業新聞和《大紀元時報》實時評論作家,加州共和黨前主席。他的著作包括《分裂的時代》(The Divided Era)和《新保守主義典範》(The New Conservative Paradigm)。

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

責任編輯:高靜#◇

相關新聞
【名家專欄】拜登行政令治國 各州和法院抵制
【名家專欄】拜登政府玩弄法律 癱瘓移民局
【名家專欄】拜登對華政策是否足夠強硬?
【名家專欄】各州應如何對抗拜登政策?
最熱視頻
【新聞大家談】劉鶴舊文洩密 印度疫情驚恐
【新聞看點】中共敢攻台?美一大招北京真會慌
【直播】布林肯聯合國安理會發言
【遠見快評】巴西轟中共生物戰 布林肯王毅交鋒
【首播】新世紀力作《抉擇》5月7日網絡首映
專訪李南央:我的兩本書《母親》和《繼母》(3)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