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色種子——法輪大法在台灣的故事》上篇 萌芽(12)

【金色種子】奔波求道十多年的姊妹淘

採訪、撰稿:曾祥富 ‧ 黃錦
金色種子
《金色種子》封面(博大出版社提供)
font print 人氣: 836
【字號】    
   標籤: tags: , , ,

【緣起】《金色種子——法輪大法在台灣的故事》這本書主要紀錄了法輪功在台灣發展的脈絡及一些感人的故事,而這些珍貴的歷程也是一部活的歷史。

1994年,一對台北夫妻在山東濟南的奇妙緣起,上海醫師的遠渡來台,貴州老翁的花蓮探親,捎來了大法的種子,串起了曠世難遇的修煉機緣。

2016年2月編輯小組逐步展開台灣北、中、南各地的專訪,歷經錄音檔聽打後再交互查詢比對,歷經三年,終能彙整集成冊。比原來預期的還要艱難。

欣逢5月13日世界法輪大法日,大紀元推出《金色種子》一書全文連載,期望這本書的刊登,讓法輪大法在台灣的發展足跡,能夠更完整的留下一個歷史見證。

接前文

一九七○年代初期,彰化一間紡織廠裡有一群正是十八年華的姊妹淘,她們不僅工作在一起,更是一群「志同道合」的好友——同在一個佛堂裡修行。在製鞋廠工作的林凰環也因此與這群姊妹淘相識,後來她們在員林買下一棟房子成立佛堂,作為修行的基地。林凰環說:「那時候,我們有十五個女生,大家都以姊妹相稱。」

這群好友在一起修行了十餘年。有一天沈麗霞偷偷地問林凰環:「我們這樣修行,妳覺得怎麼樣?」林凰環有點失落的回應:「我感覺自己好像不太能提升。」沈麗霞聽了之後,高興的說她最近打聽到一個法門似乎不錯,於是相約一起拜訪。拜訪過後不久,為了在修行上能夠真正的提高,她們五、六人毅然離開了這個自己二十年冤枉路潛心遵循了十幾年的法門。

然而,這個新發現的法門也未能讓她們駐留。之後,就開啟了她們十幾年的尋道歷程。過程中,也結識了同是求道中人的廖雪霞。

二十年冤枉路

訪師求道,誰發現了什麼就相互通知,沈麗霞說:「我們一下班就去找。」他們幾乎把中部地區都找遍了。有一天,原法門裡一位頗受敬重的前輩通知他們:一位來自花蓮的高人正在他家,這位高人能教大家如何修。

很快的,這群求道若渴的人就聚集在前輩家中,聆聽教誨。

林凰環回憶說,這位先生穿著不俗,有超脫的氣質,講起話來玄乎玄乎的,帶有神祕感,讓人很有想像空間;此外,他還能把脈治病;又基於對那位前輩的信任,沒多久,這群人就先後到了花蓮跟隨這位「高人」修行。

在花蓮,他們二十多人分住在三個地方,包括林凰環與沈麗霞在內,許多人都辭去工作,專心修行。另有少數人未定居花蓮而東西往返。

那位先生教他們修行的方式就是:走路。

他們一行人從天祥走到太魯閣的水濂洞裡,水濂洞頂的岩壁有強勁的山泉水從上往下傾洩。經冷冽泉水沖濺全身後,大家又開始步行下山。「走完全程,濕了的衣服都乾了。」六小時的步行,過程中有點狼狽,雖然有時不免有「這真的就是修煉嗎?」的念頭浮出,但強烈的求道之心讓大家都願意繼續嘗試看看。

一段時日後,大家陸續發現這位先生只是以「修行」為餌,獲取大家的信任,再以治病為手段,販賣高價的「藥」來達到他斂財的目的,更有甚者,還有騙色的事情傳出。多年後,林凰環回憶那段「修行」過程,差點笑出淚來,說:「那真是被當猴耍!」

遠離那人後,沈麗霞決定回到家鄉雲林。青春年華已然遠逝,走了近二十年的冤枉路,已屆中年的她,現在只想安穩的上班掙錢,「我不想再找了……」

而林凰環與多數人還是留在花蓮,跟隨在當地認識的另一位修行人修行。

這位修行人可以用左手流利地寫出佛經,更重要的是他能為大家解說難懂的佛經,大家因此似乎懂得怎麼修了。一段時間後,大家又發現這位修行人總是在罵人,對這現象,有些討論開始進行著:「這樣正常、對嗎?」對此,有人猜想:會不會是藉此「考驗」我們?

在大約兩年這樣的「修行」後,一天,這位師父在林凰環面前又嚴厲的批評著某人,這次林凰環忍不住說道:我們跟著你修行了這麼久,如果這人真像你說得這樣,那你沒有責任嗎?

她與這位師父當時就起了爭執。

而一直以來,這位「師父」總以要救人為名,讓大家捐錢給他,那時,他們一群人幾乎是沒有工作,專心跟著這位師父修行呢!

陸續的,大家也發現這又只是個在斂財的「師父」,大失所望下,大部分的人也無心留在花蓮,紛紛回到西部。而林凰環與少數人則在花蓮找了工作,定居下來。

每年聚會交換尋道訊息

雖然各分東西,多年的求道歷程,讓姊妹之情歷久彌堅。因此,每年年底,當林凰環回彰化探視雙親時,姊妹們一定聚首相會。

「大夥有說不完的話題,但我們不聊家人、不談情感,也鮮少聊工作,我們聊『修練』。」林凰環說。

一九九七年,這一年她們在鹿港郭家聚會。郭家姊妹錦治及錦娥也是多年的求道好友之一。

林凰環問道:「你們知道某某在修某一法門嗎?他的情況如何?」

「好像不是很滿意,他已經離開了。」郭家姊姊郭錦治說。

「那某某某呢……」林凰環接著又問。

每年的聚會裡,林凰環總還深懷期待能獲得真道的訊息……

像往常一樣大家講述著各自所知,這時郭錦娥突然說:「我想起一件事來了!」原來豐原的廖雪霞打了好幾次電話過來,說她已找到正法門了。「廖雪霞原本中秋節要去出家的,但現在不出家了。她要大家一起去學法輪功。」「她還說,法輪功還可以祛病健身。」郭錦娥這樣跟大家說著。

原來,郭家還有一位大哥郭明安也是求道之人。郭明安年輕時遭遇一場車禍傷及脊椎,後來導致僵直性脊椎炎,並在第四及第五節的部位長出纖維瘤,受病痛折磨的郭明安瘦得皮包骨,曾學過多年氣功,看遍中西名醫,嘗試各種民俗療法,都無效。廖雪霞曾多次來電邀請他去學功。

「你們去找她學了嗎?」林凰環迫不及待的想知道結果。

「會不會又是騙錢的?要花錢的話,就不要了。」在場的沈麗霞問道。

「廖雪霞有特別強調,煉法輪功完全免費。」郭錦娥回答。

「那我們去試試看啊,也許她這次真的找到了。」林凰環說。

於是,隔天沈麗霞開車,大夥到豐原一探究竟。

終於真的找到了!

一進門,只見廖雪霞氣色紅潤,一改以往的憔悴模樣,她興奮的講著自己近半年來的身心變化,並勸大家無論如何,一定要煉法輪功。接著她為大家演示五套功法,但因時間匆促,在場的幾人對煉功動作還是很模糊。廖雪霞又從書櫃裡取出一本《轉法輪》。「我這裡只有一本《轉法輪》,一張煉功音樂帶,凰環住花蓮比較遠,那先給她。」

「妳們一定要繼續煉下去!」目送林凰環一行人離開,廖雪霞一再叮囑。

但繼續煉下去的只有林凰環一人。「我拿了《轉法輪》回來,我看了書,我知道這就是我要找的,書裡將修煉解說得清清楚楚。」林凰環在家煉功,六個月後,她到張震宇成立的煉功點上煉功,並完整的上了一遍「九天班」。

「麗霞,妳有沒有繼續煉功啊?」電話裡,林凰環總不忘叮嚀。

「動作已經忘光了,書也沒看耶,也沒真正認識什麼是法輪功。」沈麗霞誠實的回答老友。她說,廖雪霞也是時常來電,督促她煉功、看書。不過,她一人獨自在雲林,不知該從何開始修煉法輪功。林凰環心想,其他人都沒完整的上過九天班,不會動作,也不知道法理,所以還不知道珍貴。「我心裡很焦急,很怕她們錯失這個機緣。」

林凰環努力說服大家來一趟花蓮。一九九八年夏天的四天假期裡,林凰環與張震宇夫婦陪同沈麗霞等三人一起看李老師的講法錄影帶,一起讀《轉法輪》,也一起煉功。

金色種子,法輪功
一九九八年夏天林凰環(前排中)努力說服姊妹淘去一趟花蓮,在張震宇家學法。(博大出版社提供)

「看了師父的九講講法帶,我感覺《轉法輪》裡面所講的,就是我們要的。」沈麗霞說,《轉法輪》清晰的講解了以往所不知道的天機,如:玄關、灌頂、周天等等,而且也透徹的道出修煉與修心的關係,並且能細膩的指導人修心性。

臨別前,張震宇鼓勵大家:「我舅舅年過七旬,腦部開過三次刀,煉了法輪功後,居然可以遠渡重洋,特地到花蓮將法輪功介紹給我們。妳們回去後,到外面去煉功,把這麼好的功法,也介紹給更多人。」聽張震宇說完後,沈麗霞抑不住內心的激動,「雲林沒有煉功點,我是不是也可以去成立一個煉功點?」只見張震宇開心的點點頭,拿出早已準備好的東西,「很好啊,這是煉功用的橫幅與錄音帶,你們帶回去!」

雲、彰煉功點的建立

回到雲林的隔日清晨,沈麗霞開著車到處找尋合適的場地,後來發現位於虎尾的雲林工專(雲林科技大學的前身),校園裡安靜又乾淨,於是,她在這兒建了雲林的第一個煉功點。

而郭錦治也參與了花蓮行。回到鹿港後的她,迫不及待告訴哥哥郭明安這趟旅程的體悟。

聽完後,郭明安心想:「我是不是錯過了一門好的功法了?」

之前由於脊椎彎曲成波浪狀,郭明安開始煉功時蹲、起、站立都困難,煉起功來十分吃力,曾向廖雪霞學功的郭明安因此漸漸的放棄了煉功。

郭明安又想起,一名練日本劍術多年的鄰居曾告訴他:「練劍術那麼多年,身體都沒感覺,只有煉法輪功才有感覺,有股熱流從脊椎湧上來。」當下,郭明安也下決心專修法輪功,並與妹妹們一起到鹿港鹿東國小設立了煉功點,這也是彰化的第一個煉功點。

在靜心煉功後,一天,郭明安明顯感到一股熱流從脊椎竄流而上,並且持續整日,沒多久,他脊椎部位的纖維瘤從硬變軟,又從黑變紅,最後神奇般的消失。原本駝背向前傾的身子也漸漸挺直。

看到郭明安身體巨大的變化,他的妻子、小孩以及舅舅與表妹也因此相繼煉功。

另一名友人則在回到台北後,加入了洪吉弘的煉功點。

透過她們,過去這群尋道的好友「有超過二十人來修大法!」

接下文)@

點閱【金色種子——法輪大法在台灣的故事】系列文章。

本文選自《金色種子——法輪大法在台灣的故事》/版權歸博大出版社http://broadpressinc.com/所有,歡迎傳閱和轉載,不得更改。

購書請洽:
博客來網路書店 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840719
金石堂網路書店 https://www.kingstone.com.tw/basic/2012710067523/

責任編輯:李昀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金色種子
    我常想,如果中共沒有壓制迫害法輪功,如果法輪功在中國能像在台灣一樣自由發展,那麼,中國可能將有數億遵從「真、善、忍」的好人,就不會有獨裁暴力、貪婪枉法,那會是一個多麼美好祥和的兩岸,多麼和平繁榮的世界!
  • 金色種子,法輪功
    博大出版社出版新書《金色種子》,詳述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大師傳授的佛家上乘修煉大法,在台灣如何開始?第一個修煉法輪功的台灣人有何機緣?誰是第一批萌芽的金色種子?法輪大法在台灣洪傳的故事神奇,讀來津津有味。
  • 不久前我畫了一幅圖,腦海不由地就隨線條流轉,那是行旅時搭火車從花蓮到台東的窗外所見-一大片一大片望似無垠的黃橙橙油麻菜田。後來在畫作空白處,我臨筆一揮,題上「陽光下的油麻菜田」。
  • 金色種子
    一九九二年五月十三日李洪志先生在長春開辦了第一場的法輪功學習班,法輪大法正式對外廣傳。在一九九四年十二月廣州舉辦的學習班,則是最後一場完整的講法傳功班,之後,李老師便只講法而不教功。這短短兩年多期間,台灣也有人參加了李老師的親自傳法教功班。目前所知,最早接觸到法輪大法的台灣人是一對夫婦:鄭文煌與妻子何來琴。
  • 金色種子
    從清晨到夜晚,事件落幕。報導說,萬人離開後,街道乾乾淨淨沒有留下一片紙屑。這一幕讓許多台灣民眾十分震撼,也對這未曾聽聞的「法輪功」產生了好奇心。
  • 金色種子
    一九九九年大陸發生的「四.二五」事件,雖然打破了學員們平靜的修煉生活,從單純的自己修煉,被迫必須面對外界、面對媒體,但也因此讓更多人認識了法輪功,對法輪功的弘傳起到促進的作用,同時也鍛鍊了學員們面對社會的能力。
  • 金色種子
    一九九九年時任海關副總的傅仁雄與總局長的司機聊天,得知對方修煉法輪功,他好奇的問:「法輪功是什麼?你煉看看。」只見這名司機隨地盤坐,緩慢的抬起雙手打起手印,這肅穆而祥和的畫面令傅仁雄印象深刻。
  • 金色種子
    最早認識法輪功的校園是台灣首屈一指的最高學府——國立台灣大學。它不僅是早期最多教授學煉法輪功的大學,也是最早成立學生法輪功社團的大學。而台灣法輪大法學會成立後,截至目前為止的兩任理事長均由台大教授擔任,對法輪功在台灣的弘傳有著重要的作用。
  • 金色種子
    過去,法輪功在台灣多數是個人學煉,進而帶動親朋好友一起學,而台視成為台灣第一個以團體學煉法輪功的單位。
  • 金色種子
    出版有益人群的書,是劉英富最初從事出版的初衷,書店也因此取名「益群」。經過大半輩子,出版過一千多種書的劉英富說:「《轉法輪》這本書,真的是寶!」「我一直想出版有益人群的書,現在真的在做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