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色種子——法輪大法在台灣的故事》中篇 扎根(13)

【金色種子】90年代台灣法輪功學員3次大陸交流行

採訪、撰稿:曾祥富 ‧ 黃錦
金色種子
《金色種子》封面(博大出版社提供)
font print 人氣: 1233
【字號】    
   標籤: tags: , , ,

【緣起】《金色種子——法輪大法在台灣的故事》這本書主要紀錄了法輪功在台灣發展的脈絡及一些感人的故事,而這些珍貴的歷程也是一部活的歷史。

1994年,一對台北夫妻在山東濟南的奇妙緣起,上海醫師的遠渡來台,貴州老翁的花蓮探親,捎來了大法的種子,串起了曠世難遇的修煉機緣。

2016年2月編輯小組逐步展開台灣北、中、南各地的專訪,歷經錄音檔聽打後再交互查詢比對,歷經三年,終能彙整集成冊。比原來預期的還要艱難。

欣逢5月13日世界法輪大法日,大紀元推出《金色種子》一書全文連載,期望這本書的刊登,讓法輪大法在台灣的發展足跡,能夠更完整的留下一個歷史見證。

接前文

一九九五年底,聶淑文與北部學員聯繫上後,她仿照(中國)大陸的形式,協助大家開辦了「九天學法煉功班」。由於台灣學煉法輪功的時間相對較晚,對修煉的認識與弘傳的經驗都相對不足,於是她積極勸說台灣學員前往大陸參加學法交流。

後來台灣學員先後三次到大陸交流。二十六位學員在一九九六年十月二十八日至十一月三日前赴北京,進行了第一次的交流;隔年二月又有五十人參與了為期十天的交流;第三次則在該年年底,五十四位台灣學員啟程參加北京交流會,這場交流會後又與其它國家學員前往長春交流,至一九九八年一月三日返台。在第一次交流會期間,李洪志老師還意外的來到現場,在餐廳為學員講法。此次的講法內容後來收錄在《法輪大法 各地講法一》的〈北京國際交流會講法〉。

見識精進之心

現任台北輔導站負責人廖曉嵐說,三次的大陸行是一個熔煉的過程,對當時剛踏上修煉之路的台灣學員來說,是一段很重要的經歷,「知道修煉人在一起的境界跟言行舉止是這樣的。」

猶如劉姥姥逛大觀園,什麼都是新鮮,「看到那麼多精進不已的同修,他們對法的認識、他們的言行談吐,各方面都是自己以前沒辦法想像的。」廖曉嵐說。

「我們就是去取經!」多年後,洪吉弘這樣詮釋著大陸的交流之旅。

三次都與會的台視職員陳馨琳,回憶起聶淑文第一次找她參加北京交流會時,她甚至連一遍《轉法輪》都還沒讀完。才得法兩個多月的她,那時以為法輪功主要以煉功為主,書只要看一遍就行了。「為什麼要去北京交流?」她心裡想著。興趣缺缺的她跟聶淑文說:冬天的北京太冷,我沒有禦寒的衣服。未料,聶淑文告訴她:我請大陸學員幫妳準備禦寒衣物,妳什麼都不用帶。之後,陳馨琳又找了諸多藉口,卻都讓聶淑文一一「解決」了。推託不過,陳馨琳只好轉念:就當作去旅遊吧。到北京後我一定要好好的逛逛、好好的玩!

抱著順便一遊心態的可不只陳馨琳一人,劉皇影與許多人等都是。但萬萬沒料到北京交流之旅的行程緊湊,一丁點兒遊玩的時間都沒有,卻充實無比。

金色種子,法輪功
陳馨琳(左二)參加北京交流會,當地學員在公園面對面教台灣學員煉功。 (博大出版社提供)

到了北京,大夥兒分組進行學法交流。當分組坐定後,熱情的台灣學員把台灣帶來的名產拆開,正打算把這些特產與大家分享時,只見大陸學員仍舊靜靜的盤坐,一名北京學員開口微笑著說:「對不起,請把東西收起來,學法是嚴肅的。」

於是台灣學員見識了大陸學員「正經八百」的學法態度:每位北京學員,頸正腰直,盤上雙腿,雙手捧著《轉法輪》閱讀,神色恭敬。尤其令台灣學員震撼的是,即便因長時間盤腿而痛得齜牙咧嘴,讀得聲音都變調了,北京學員還是堅持著。而且一學法就是一整個上午。

陳馨琳笑著回憶道,台灣學員不習慣長時間盤腿,一段時間之後,各種坐姿就出現了,千奇百怪,有人坐得身子東倒西歪,還有人站了起來,也有人開始打瞌睡……「我們真的差人家太多了!」劉皇影說。

後來交流的時候,台灣學員忍不住問道:「你們能盤腿多久時間?會不會痛啊?」在場的北京學員大多能盤腿三個小時,也有人一盤坐就是六小時,即便痛楚也盡力堅持著。為了能雙盤,他們有人用石頭壓腿,用繩子綁住雙腳,以防止自己在劇痛中忍受不住而扳下腿來。

雖然法輪功強調心性修煉,並不以打坐多久作為層次高低的判斷標準,但是北京學員因敬法而忍苦的種種情狀,聽得練武術數十年的洪吉弘也自嘆弗如,「他們精進的心,坦白講我們都跟不上!」

法輪功的法理要求學員要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但在聽著北京學員分享自己在單位裡、在家庭中與社會上如何面對屈辱與不公時,才讓台灣學員真正意識到「真修」的狀態。陳馨琳回憶著那些令人難忘的事例,佩服地說:「他們真的是很嚴格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我聽起來都覺得匪夷所思的事情,他們全部都可以面對。」

當然這種「真修」狀態並不是單純的逆來順受。交流中,劉皇影聽著北京學員的修煉經歷,就像聽故事一樣,聽得津津有味。他發現「他們時時刻刻注意自己的那一顆心,哪一顆執著心起來了,想起老師在法上是怎麼說的,悟到了,意識到是要去的執著心……又意識到那個執著還有,再去掉它……這是一個完整修心性的過程。」

台視財務部組長黃小銘也參加了這次交流會,讓他「嚇一跳」的是大陸學員交流時不用看書,就能清楚說出在第幾頁的書裡是怎麼說的,熟悉法理的程度,震撼了當時還不了解學法重要性的台灣學員。劉皇影也因此了解了什麼是「在法上交流」。同時,對一直鬧不懂的「向內找」——修煉提升很關鍵的因素——大家也在這些交流中明白了、體會到了。

煉功人的風範

在一場會議開始前,一位中年男學員正靜靜的準備著茶水。明澈的眼神,恬靜的氣質,默默無語的將茶水一一端給在座的人——他是王治文。少數台灣學員參加李老師在新加坡佛學會成立典禮的講法時,曾看見老師名片上面寫著:「聯絡人 王治文」。

「王治文是誰呢?」大家都禁不住好奇,不約而同地想著:能當李老師聯絡人,這可是非同凡響的身分啊!然而,那時大家都沒有意識到眼前這位低調準備著茶水的「普通人」,正是名片上那位「非同凡響」的聯絡人,也是當時「北京法輪大法研究會」負責人之一的王治文。

金色種子,法輪功
台灣學員與「北京法輪大法研究會」負責人之一的王治文(右二)合照。(博大出版社提供)

黃春梅記得,那時她有一個久思不得其解的問題想請教大陸學員,與會的一名美國學員告訴她:「妳去請教王治文,他法學得好。」

多年後,黃春梅已經忘了當初的問題,但她怎麼也忘不了王治文謙和的神態。黃春梅坦誠地說,由於層次相距懸殊,王治文的回答她根本聽不懂,而他仍耐心的與她交流了一、二十分鐘。當時,他柔軟的語氣與不慍不火的耐性,深深的印在她的腦海裡:「這麼一個善良、這麼和氣、和藹,那麼好的一個人。」

而為了這次北京行,讓日間上班,晚上還得協助許多法輪功同修的接洽與聯繫工作的廖曉嵐忙得不可開交。快負荷不了的他看見王治文就免不了抱怨一番。王治文靜靜聽完他的訴苦後,神情慈善的對他說:「你辛苦了!」

這大出廖曉嵐的意料。繁忙的王治文沒有與他「同病相憐」似的相濡以沫,也沒有以「過來人」的姿態指導他、承傳經驗。廖曉嵐覺得王治文在傾聽之中並沒有想到自己的處境與經驗,那一刻,他感覺到王治文是忘「我」,而只有對他人的理解與慈善。廖曉嵐說:「可以感覺到修煉人的慈悲。」

原本一心想玩的陳馨琳在這趟大陸交流行程中,真正體會到了什麼是法輪功修煉,什麼是修煉人的風範:「我才知道原來學法是要這樣學,對學員回答問題要這麼有耐心。又像是他們交流時會談到說,『這是我個人的心得,個人的認識』等等,我才明白什麼是對法的尊重與嚴謹。從他們的一言一行之中,我才知道什麼是修煉,什麼是修煉人的風範。」

李老師親臨講法

參加第一次北京行,學員的最大驚喜,莫過於親眼見到李老師。

一九九五年李洪志老師即結束大陸傳法,開始到國外講法。因此,當時參與北京交流會的學員都以為身在國外的李老師,不可能與會。

在即將離開北京的前一天,那晚,大家正在飯店裡吃飯,坐在後方的台灣學員聽到如雷的掌聲逐漸從前方蔓延開來,台灣學員們疑惑的你看著我,我看著你,不久就看到李老師高大的身影走了進來。第一次見到李老師的陳馨琳當時激動得說不出話出來:「我印象中李老師在美國,沒想到老師會來。」

金色種子,法輪功
北京國際交流會最後一天,李洪志老師帶著笑容親臨會場。(博大出版社提供)

李老師走過抹著眼淚的洪吉弘身旁,親切的對他說:「我就知道你來了。」這是洪吉弘第二次見到李老師。

另一位與會的台視職員吳佩霞回憶,當時李老師帶著笑容走了進來,慢慢的一個一個的環視在場的學員,當看到吳佩霞時收起了笑容,看了她的左膝蓋幾秒鐘,然後才把目光移開,又恢復笑容,繼續看著在場的每位學員。

當時的吳佩霞,並不知道這意味著什麼,「怎麼李老師看到我就不笑了?」但當她回到台灣打坐時,原本別說「雙盤」或是「單盤」,就連「散盤」都非常吃力的僵硬雙腳,卻發出「嘎啦、嘎啦」的聲響往下落──兩腿可以盤上了。吳佩霞這才意識到那時李老師是在幫她淨化身體。

因坐骨神經痛導致無法行走,煉功後惡疾全消的劉皇影見到李老師時,他不能自已的淚流滿面,心中升起的是無以言表的感恩之情:「師父啊,就是『亦師亦父』,像見到自己最親近的父親一樣,是最尊敬的,已經是難以言表的。」

當時台灣學員對法理的認識有限,「因為才修煉沒有多久,只知道,李老師那時候講得很高深。」陳馨琳說道。雖然對李老師當時所講的內容認識不深,但是台灣學員還是感到收穫豐碩。

「一直到北京國際交流會,李老師叮囑大家要多學法,再加上我們實際跟北京輔導員交流,才知道學法(反覆通讀指導修煉的《轉法輪》一書)其實是很重要的。」陳馨琳說。

長春之行開眼界

還有一個景象,也讓台灣學員難忘。

第三回到大陸交流,北京學員帶他們到李洪志老師的故鄉──長春。

劉皇影回憶,當他們一行人飛抵法輪功的發祥地長春市,搭上遊覽車前往飯店時,車行不久,看見一個大圓環,約有幾百人圍繞著圓環在煉功,前面還有人拉著橫幅。當時是下午四、五點。「這是你們特別安排來迎接我們的嗎?」台灣學員忍不住問。當地學員回答說這是他們的正常煉功時間,並非特意安排。沒多久,又看到幾百人的煉功點……一直到他們抵達飯店,沿途不只綠地、公園、廣場,連不是綠地的馬路邊上也都有法輪功學員的蹤跡。

第二天台灣學員也參與了清早五點開始的集體煉功。不過,當他們六點來到長春的人民廣場時,廣場上已站滿了人,台灣學員幾乎已找不到可以站立的地方,「從這頭看不到那一頭,我們估計長春市清晨煉功的就有上萬人。」洪吉弘說。

金色種子,法輪功,長春的人民廣場晨煉
台灣學員參加長春的人民廣場晨煉,結束後集體合影留念。(博大出版社提供)

長春如此浩大的集體晨煉場景,讓台灣學員直呼:「真的開眼界了!」而在零下十幾度下著雪的戶外煉功,也讓亞熱帶生長的台灣學員覺得很震撼。在冰寒的天氣裡打顫著煉完功後,眉毛上、甚至連睫毛、鬍子都結冰了。

金色種子,法輪功,
台灣學員在長春零下十幾度的天氣煉功,是身處亞熱帶台灣學員未曾經歷的神奇經驗。(博大出版社提供)

除了浩大的煉功場面,長春學員集體學法的情況,更是讓台灣學員咋舌不已。

當晚,他們到當地的一個集體學法點學法,那是一個長條形空屋,為了禮遇台灣學員,長春學員讓出屋裡中間有暖氣的地方,但由於擁擠,台灣學員只能一個個弓著身體坐在地板上,膝蓋碰著膝蓋的動彈不得。因為參與的人太多,靠牆處的學員只能像擠沙丁魚一般一個挨一個的站著,而擠不進來的人,就在屋外陽台站著一起學法。大陸東北的冬天非常寒冷,陽台上與距離暖氣遠的學員是冷得直打哆嗦,而坐在暖氣旁的學員則是熱得滿頭大汗。就這樣大家維持不動的狀態學法兩個小時。

參與集體學法的學員都背個小包包,將當時法輪功所有的七、八本書籍全帶在身上,誰也不會去問今天要讀什麼書。開始時,主持人拿著麥克風說:「我們今天來學《轉法輪》第一講,誰來背一背。」話聲甫落即刻就有四、五個人舉手說:「我來背。」背完,主持人說:「接下來?」話音一落,又有人舉起手高喊:「我來背。」背完,主持人又喊:「接下來!」「我背。」另外的學員舉手說。就這樣,一個接一個的搶著背《轉法輪》。

「只要慢十分之一秒,就沒有你背的份,只要稍微猶豫一下,就已經有人接上背起書來了。一個人背一段,一個字都沒有讀錯!」洪吉弘神情佩服地回憶道。

後來在其他的學法點裡,也有人看見長春學員以毛筆恭謹的抄寫法輪大法經書,並工整的裝訂起來。珍重之心令人感動。

經過這樣親身參與大陸學員的學法、煉功與修煉交流之後,台灣學員更明白法輪功不只是煉功,更是修煉。除了學法修心,也體認到集體煉功以及集體學法的重要,回台後他們開始增設煉功點及學法點,而「九天學法煉功班」、集體交流等事項也同時在台灣逐步拓展開來。

接下文)@

點閱【金色種子——法輪大法在台灣的故事】系列文章。

本文原標題〈三次大陸交流行〉,選自《金色種子——法輪大法在台灣的故事》/版權歸博大出版社http://broadpressinc.com/所有,歡迎傳閱和轉載,不得更改。

購書請洽:
博客來網路書店 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840719
金石堂網路書店 https://www.kingstone.com.tw/basic/2012710067523/

責任編輯:李昀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金色種子
    我常想,如果中共沒有壓制迫害法輪功,如果法輪功在中國能像在台灣一樣自由發展,那麼,中國可能將有數億遵從「真、善、忍」的好人,就不會有獨裁暴力、貪婪枉法,那會是一個多麼美好祥和的兩岸,多麼和平繁榮的世界!
  • 金色種子,法輪功
    博大出版社出版新書《金色種子》,詳述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大師傳授的佛家上乘修煉大法,在台灣如何開始?第一個修煉法輪功的台灣人有何機緣?誰是第一批萌芽的金色種子?法輪大法在台灣洪傳的故事神奇,讀來津津有味。
  • 不久前我畫了一幅圖,腦海不由地就隨線條流轉,那是行旅時搭火車從花蓮到台東的窗外所見-一大片一大片望似無垠的黃橙橙油麻菜田。後來在畫作空白處,我臨筆一揮,題上「陽光下的油麻菜田」。
  • 金色種子
    一九九二年五月十三日李洪志先生在長春開辦了第一場的法輪功學習班,法輪大法正式對外廣傳。在一九九四年十二月廣州舉辦的學習班,則是最後一場完整的講法傳功班,之後,李老師便只講法而不教功。這短短兩年多期間,台灣也有人參加了李老師的親自傳法教功班。目前所知,最早接觸到法輪大法的台灣人是一對夫婦:鄭文煌與妻子何來琴。
  • 金色種子
    一九九五年四月二十七日這天清晨六點半,何來琴與先生在花鐘附近掛上女兒手寫的「法輪大法好」橫幅,打開錄音機播放煉功音樂,開始煉功。台灣第一個法輪大法「煉功點」就這樣成立了。
  • 金色種子
    從清晨到夜晚,事件落幕。報導說,萬人離開後,街道乾乾淨淨沒有留下一片紙屑。這一幕讓許多台灣民眾十分震撼,也對這未曾聽聞的「法輪功」產生了好奇心。
  • 金色種子
    一九九九年大陸發生的「四.二五」事件,雖然打破了學員們平靜的修煉生活,從單純的自己修煉,被迫必須面對外界、面對媒體,但也因此讓更多人認識了法輪功,對法輪功的弘傳起到促進的作用,同時也鍛鍊了學員們面對社會的能力。
  • 金色種子
    一九九九年時任海關副總的傅仁雄與總局長的司機聊天,得知對方修煉法輪功,他好奇的問:「法輪功是什麼?你煉看看。」只見這名司機隨地盤坐,緩慢的抬起雙手打起手印,這肅穆而祥和的畫面令傅仁雄印象深刻。
  • 金色種子
    最早認識法輪功的校園是台灣首屈一指的最高學府——國立台灣大學。它不僅是早期最多教授學煉法輪功的大學,也是最早成立學生法輪功社團的大學。而台灣法輪大法學會成立後,截至目前為止的兩任理事長均由台大教授擔任,對法輪功在台灣的弘傳有著重要的作用。
  • 金色種子
    過去,法輪功在台灣多數是個人學煉,進而帶動親朋好友一起學,而台視成為台灣第一個以團體學煉法輪功的單位。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