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戰赤龍(17)戰友重逢

作者:戟楓
暗戰赤龍

中共在全球的滲透一點一點被揭露、一片一片被剝離,但是還有多少邪惡的伎倆還未揭開?(製圖:大紀元)

font print 人氣: 280
【字號】    
   標籤: tags:

第十七章 戰友重逢

吳偉光迎來了出走以來最高興的一天,一大早就站在峭壁上眺望。

和雷諾達成初步的合作協議,就是把老劉放出來。這點對於雷諾來說不是難事,有了吳偉光的合作,對於中情局了解中共在亞洲、美國情報網布局太有價值了。

上層很快同意了雷諾的提議,今天就是老劉到達模里西斯的日子,吳偉光興奮了一夜沒有睡好。這件事一直是吳偉光心中的塊壘,終於可以消解了。

在望遠鏡裡看到老劉消瘦、蒼白面容,有些孱弱的身軀站在快艇的首部,吳偉光心裡還是感到難過。

這一晃快五年了,老劉被關進關塔納監獄,音信全無,似乎被所有人忘記了。但吳偉光沒有忘記,有機會一定要解救老劉出來,沒有想到機會是這樣到來的。

快艇快到了,吳偉光快速從峭壁上下到底部的簡易碼頭。上岸後的雷諾微笑地和吳偉光握手,簡單交代幾句,就把一臉懵懂的老劉留在碼頭上,返回快艇,帶著部下駕艇離去。

老劉似乎想問什麼,還沒開口,就被吳偉光抱住,「老劉,終於見到你了。」

「組長,這是怎麼回事?」老劉還是把疑問說了出來。

「沒有什麼,現在你自由了。」放下老劉,吳偉光興奮地宣布。

「真的?」老劉似乎不太相信。

「真的!從今天開始,你想去哪裡就可以去哪裡了。」吳偉光肯定答覆。

老劉聽完,臉部生動起來,突然放聲大哭起來。吳偉光默默地扶住老劉的肩頭,沒有勸慰,知道老劉這五年來所受到的肉體、精神上的折磨,讓他釋放一下情緒。

哭了一陣,老劉有點不好意思地衝吳偉光笑笑:「組長,不好意思。」

「好了,我們回家!」吳偉光拉起老劉向岩壁上的旋梯走去。

走進別墅,裹著圍布的丹尼斯從廚房出來,滿臉憨笑地衝著老劉點頭:「Bonjour!」

「這是我的朋友丹尼斯,這是我的戰友老劉。」吳偉光分別向兩位介紹彼此的身分。老劉微笑地點頭,顯然不明白丹尼斯的意思。

吳偉光把老劉帶進浴室,安排老劉洗澡,換衣服;丹尼斯回到廚房安排菜餚。

洗漱完的老劉換上一身熱帶風格的襯衣、短褲,精神了很多。丹尼斯已經準備好菜餚,把能找到的海鮮上了滿滿一桌,金槍魚、虹鱒魚、螃蟹、大蝦;吳偉光也抽空做了紅燒肉、土豆燜雞一些中國菜餚,知道老劉這五年來,大概未吃過中餐了。

果然老劉吃得老淚縱橫,讓餐桌一時空氣沉鬱。

不管怎樣一頓飯吃得很盡興,老劉情緒也緩了過來。

吃完飯,吳偉光帶著老劉進了書房,兩人舒服地坐在藤椅上,斟上中國茶,開始正式的交流。

「組長,這是部裡的安全屋嗎?我們什麼時候回國?」老劉狠狠地抽了一口香菸問道。

吳偉光知道最艱難的談話要面對了,沉吟一會說道:「我回不去了,你是否要回去,看你的選擇,我來安排。」

頓時房間空氣沉重起來,「為啥呢?」老劉急切問道。

吳偉光也抽了一口煙,慢慢把自己這一個月的遭遇娓娓道來。

老劉驚愕地張大嘴:「組長,這麼說你已經背叛組織了。」

「可以這麼說吧!」吳偉光肯定地回答。

「這都是為什麼啊?」老劉滿臉疑惑不解地問道。

吳偉光打開桌上的電腦,點開一個文件夾,推到老劉面前說道:「這裡有一些資料,你先看完,然後我們再談。」吳偉光站起身來走了出去。老劉點點頭,低頭操作電腦翻看起那些資料。

時間緩緩地流失,吳偉光坐在陽台的藤椅上望著平靜的大海,默默想著心事:以他對老劉的了解,不指望老劉能留下來。不管怎樣,幫助老劉擺脫牢獄,也算解脫了他一件心事。

一夜無話,早上吳偉光到了書房,發現老劉已經起身。便走出別墅大門,看到老劉已經和丹尼斯在田間拔草。

一夜的休息讓老劉面容平和、從容很多,在遮陽帽下有點微紅掛著汗珠。

吳偉光走到他身邊,丹尼斯看出兩人有話要說,便走到一旁。

「組長,這裡風景真不錯,空氣清新,你是怎麼找到這個地方的?」老劉隨口問道,看得出來他非常愜意這樣的生活。

吳偉光便把和丹尼斯認識的經歷敘述了一遍。「這裡是不錯,可惜不是我們的故鄉。」吳偉光感嘆一句。

「有句話怎麼說的,心安之處即故鄉。」老劉站起身來,面對吳偉光臉色嚴肅說道:「組長,我決定不回去了,就在這裡安家。」

「哦?說說理由。」吳偉光好像不驚奇地問道。

「且不說我這樣無名無姓地回去,不知要接受多少調查,而且也會牽連到你。那些資料我看了,過去雖然我知道他們腐敗墮落,視人命為草芥,但是這樣公然研發生化武器,他們和日本鬼子有什麼區別。」老劉正色地說道。

「嗯!不過還是要考慮到很多後果,嫂子和孩子,我會安排人護送到這裡。你家裡還有其他人需要出來的嗎?」吳偉光細心地問道。

「父母已經過去,還有哥哥和妹妹兩家,估計也不願意出來,隨他們去吧。」老劉感激地向吳偉光解釋道。

「嗯,先把嫂子和孩子接出來。」吳偉光輕鬆說道。

「那你呢?伯母可是還在大陸。」老劉憂慮地望著吳偉光。

「沒事,暫時他們還不敢怎樣,正在想辦法接她出來。」吳偉光雖然輕鬆地向老劉解釋,但心裡還是很沉重,知道這個事情不簡單。

一個星期後,王淑華接到曼谷侄子的電話,說他母親因病去世,要求王淑華啟程到曼谷參加弔唁。王淑華心裡很悲痛,便向許青平提出了去曼谷的請求。

許青平很快把情況向部裡匯報,喬副部長傾向不予批准。

情況很快匯總到國家安全委員會,最後指示由中聯部的余副部長負責協調處理。

許青平飛往北京,參加這次協調會。一個封閉的會議廳裡,首先由昆明公安廳的宮副廳長介紹情況,安全部喬副部長、許青平參加,會議由余副部長主持。

從宮副廳長的介紹裡,得知王淑華姐姐的丈夫在當地是一個大家族,政商關係非常深厚,而且也是中共統戰對象。她姐姐的丈夫生前曾經多次來到北京,參加統戰部組織的聯誼活動,在當地是中國大使館主要的統戰團結對象。

宮副部長的意思是同意王淑華的請求,理由兩點:第一為了統戰的需要,不可能拒絕一直和我黨配合很好對象的請求。第二我國在泰國的警察、安全部門滲透很深,可以保證他們配合我們的工作。

但是喬副部長則不太同意,認為目前王淑華是我們牽制吳偉光的唯一砝碼,泰國畢竟不是中國,還是做不到萬無一失,一旦出現紕漏,我們將底牌盡失,無法再對吳偉光進行牽制。

余副部長坐在首座仔細地聽著兩位的話語,將頭轉向許青平:「小許,你談談你的意見。」

許青平沉默一會,謹慎開口說道:「宮副部長、喬部長的話都有道理,關鍵在於我們在曼谷是否能做到萬無一失。」

余副部長有點不滿意許青平的話語,開口說道:「我覺得你們安全部前期的工作過於保守,如果一直顧忌吳偉光的話,我黨的事業還要不要進行下去?」並嚴厲地看向喬副部長。

這讓喬副部長神色有點尷尬,心裡暗自琢磨:這土豹子,啥也不懂,根本不知道情報工作的險峻。但知道他是上峰的紅人,也只好隱忍不發,微微閉著眼睛。

「上次我和小許會面,交代給你們一個任務,就是要主動出擊,在適合的地點誘捕吳偉光,而不能像你們之前的行動,都是稀里糊塗出擊,得不償失。我看這次機會就不錯嘛!」余副部長又轉向許青平,示意許青平繼續他的話說下去。

「是的,這次是一個很好機會,剛才聽宮副部長的介紹,在曼谷我們占盡地利人和,但有一點就是吳偉光是否會自動上鈎呢?」不得已許青平順著余副部長的話把他的意思講了出來。

喬副部長不滿意許青平的話,但也知道她是不得已隨和;更不滿意的是余副部長對安全部的工作指手劃腳,隨意抹黑。

「嗯!以吳偉光的聰明,能輕易上鈎嗎?」喬副部長看似隨意的一問,拋出一個難題給余副部長。

「這就看你們的工作能力了,如何做到內緊外鬆,讓吳偉光認為是一個機會和他母親相見了。」余副部長咄咄逼人地指示道。

喬副部長默不作聲了。

「我看這樣吧,由小許牽頭,安全部曼谷方面人員由昆明公安廳外圍人員全面配合,一定藉助這次機會抓捕吳偉光。」余副部長當即做出命令來。

「不不,我認為還是喬副部長牽頭,我們打打下手,畢竟喬副部長經驗老道,深謀遠慮,各個方面協調起來方便。」許青平連連擺手。

沉思一會,余副部長轉向喬副部長,微笑開口說道:「嗯!喬副部長,那就有勞您多辛苦了,爭取這次一定成功。」

「嗯嗯!我盡力而為吧!」喬副部長勉強答應道。

待續@*

責任編輯:宋詩恩

點閱【暗戰赤龍】系列文章

作者戟楓郵箱:jifen6603@gmail.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這座海島經過一年多建設,早已經是一座規劃整齊的軍事基地了。一排排固定的軍營宿舍,一座座訓練場地井然有序地分布在海島的各個角落。
  • 多數單位為了向領導顯示自己能力,得到上級領導賞識,能夠得到提拔向上爬,所以大家都弄虛作假,虛報完成和超額完成上級數字和指標...
  • 這裡各個部門主管、海外間諜關係都和部裡的其他幾位副部長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表面對他很恭敬、順從,但執行任務就大打折扣。
  • 中共為了讓高價藥占領市場,在交易中讓回扣高的淘汰回扣低的廉價藥,迫使生產廉價藥的藥廠關門。而且鼓勵藥廠每年推出改頭換面的高價新藥上萬種,不顧人民死活地壓榨病人
  • 張素梅知道那些二奶都不老實,趁著大陸的官員、富豪不在,到外邊打野食,補充感情和慾望的缺失,但張素梅一次也沒有幹過,知道這裡風險很大,而且自己年歲增大,經不起風浪。
  • 民以食為天,全面地和美國冷戰、甚至局部的熱戰,都會使得國內經濟雪上加霜。
  • 由於共產黨搶走了農民的土地,拆掉了他們的住房,所以現在變得上無片瓦、下無葬身之地,在他們死後還得花1~2 萬元,甚至10~20萬元買塊1~2 平方米的墳地。
  • 這時節加州的陽光是強烈刺目的,蔚藍的海面上氤氳著水氣,一層層海浪怕打著細軟的沙灘,給這夏日帶來清涼...
  • 中共官員利用私有化大撈錢財,其貪腐程度遠比抗日勝利時期國民黨接收大員大撈勝利財要嚴重惡劣得多。
  • 吳偉光開心地望著海面翻滾的浪花,小黃在旁也樂得說道:「吳sir,你說這次中共會不會嚇怕了?」「不會,在他們眼裡這些走狗不值錢的,但走狗們會嚇怕的。」吳偉光樂呵呵地解釋道。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