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色種子——法輪大法在台灣的故事》下篇 綻放(24)

【金色種子】台灣景點星光爍爍 點醒神州遊客心

採訪、撰稿:曾祥富 ‧ 黃錦
金色種子
《金色種子》封面(博大出版社提供)
font print 人氣: 539
【字號】    

【緣起】《金色種子——法輪大法在台灣的故事》這本書主要紀錄了法輪功在台灣發展的脈絡及一些感人的故事,而這些珍貴的歷程也是一部活的歷史。

1994年,一對台北夫妻在山東濟南的奇妙緣起,上海醫師的遠渡來台,貴州老翁的花蓮探親,捎來了大法的種子,串起了曠世難遇的修煉機緣。

2016年2月編輯小組逐步展開台灣北、中、南各地的專訪,歷經錄音檔聽打後再交互查詢比對,歷經三年,終能彙整集成冊。比原來預期的還要艱難。

欣逢5月13日世界法輪大法日,大紀元推出《金色種子》一書全文連載,期望這本書的刊登,讓法輪大法在台灣的發展足跡,能夠更完整的留下一個歷史見證。

接前文

在國父紀念館街道路口,程曦戴著帽子、拿著麥克風,在一幅幅法輪功真相展板前,笑容可掬地招呼著紛至沓來的大陸遊客。時光飛逝,程曦從大陸嫁來台灣,轉瞬已過二十年。

金色種子,法輪功,程曦
程曦笑容可掬地站在法輪功真相展板前,迎接著遠道而來的大陸遊客。(博大出版社提供)

一九九三年,程曦新婚,先生是台灣人,為她在深圳買了樓房。一九九八年某天,她聽鄰居說住家附近圖書館有很多人在煉法輪功,便心生好奇,想過去看看。「我到那邊看到他們在那打坐,等他們睜開眼睛後,我問你們在幹嘛,他說我們在煉氣功,想煉嗎?我說好。其中一位輔導員借給我一本《轉法輪》,讓我帶回家看。」

程曦回去看了書,知道這是一本教人做好人的書,她將書還給輔導員,決定自己買一本來看。

一九九九年,程曦跟著先生來到台灣正式定居,除了重要家當之外,她沒有忘記把《轉法輪》也帶了過來。在台灣,除了先生與孩子外,程曦舉目無親,內心期盼著一種莫名的歸屬感。直到一年後在一輛客運上,無意間看到一位女士拿著熟悉的《轉法輪》在看,她心頭湧上一股他鄉遇故知的親切感,程曦驚喜地向前攀談:「我也有這本書啊,妳是煉法輪功的?」

在聯絡交談下,程曦得知台北國父紀念館魚池旁,就有同修晨煉。幾天後的清晨,程曦找到他們,就像找到親人般,開始學煉了起來。「當時我就是感覺煉功學法很舒服,後來才恍然明白我為什麼覺得舒服。」

她說:「之前在深圳工作時,同事跟我借了錢沒還,結果離職走了也沒有通知我。還有一個朋友說要和我合夥做生意,後來給了錢才發現這是一場騙局。我接連被朋友同事欺騙,心裡覺得很難過很鬱悶,覺得這世界為什麼是這樣的?後來我看了《轉法輪》第四講失與得,心裡一下子就釋懷了,我想搞不好我上輩子欠他的,如果沒有欠他,他還給了我德,原本糾結鬱悶的心因此放下了,覺得好舒服好舒坦!」

煉功不久,程曦也體驗到了法輪轉動的殊勝感受。「有天我坐在床上,突然感到腹部有東西在轉,我下意識去摸,停了,把書拿起來看他又轉了。我確認了好幾次,真真實實的,不是幻覺。可是我們之前在中國是什麼都不信的,家裡沒有任何信仰,覺得佛道神都是封建迷信,大陸從小就是這樣教育我們的。現在,我卻真實體驗到《轉法輪》說的一點都不玄。」

修煉後的美好殊勝,讓程曦時常在旭日東升、一天初始,帶著孩子開始到國父紀念館煉功,有時孩子和大人們一起盤腿打坐,有時坐不住了,就在旁邊騎著腳踏車玩。簡單平凡的生活,讓她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天地靜好。然而,這樣的幸福卻在幾個月後嘎然而止。

二○○一年一月二十三日除夕,在北京天安門廣場發生五人「自焚案」,中共媒體一反常態迅速報導,嫁禍誣陷法輪功,以此做為鎮壓的藉口。二○○一年八月十四日,「國際教育發展組織」在聯合國會議上以錄影分析表明,整個事件是「政府一手導演」,這場由中共自編自演的天安門「自焚案」震驚國際。

二○○二年一月九日,程曦因事返回深圳,看到當地電視台以自焚偽案欺騙百姓,煽動人民對法輪功的仇恨與誤解,於是自發性地在深圳大學發放真相光碟,而她卻因此「被消失」了四年。

回憶當時的情景,程曦心有餘悸道:「我真的不知道大陸對法輪功的鎮壓這麼嚴重!政保科說我這個事情已經上升到國家層面,是江澤民在管,你是搞台獨、破壞國家統一,我們得看上面的意思才能放。我心想自己不過是一個家庭主婦,什麼時候變成他們口中顛覆國家的分裂份子?」

被抓捕之後,家人和先生軟硬兼施讓程曦背棄信仰,簽下不修煉的「保證書」,就是希望中共可以答應承諾,寫了「保證」就放人,然而這一等卻將近一年。「我被關在一個監倉裡,裡面的人進進出出,經常是人滿為患。在裡面幾乎每天都要當勞工做看守所從外面接的訂單。每天吃的飯菜幾乎都是一樣的,一個塑料瓢,裡面盛著透著霉味的飯,覆著高麗菜葉與肥肉。那時候就想以後出來,再也不吃高麗菜了!」

沒有盡頭的盼望,讓程曦心力交瘁,她想著台灣的孩子和丈夫,心如刀割!她在看守所分分秒秒熬著等著,終於等到了開庭,但宣判的卻是個晴天霹靂的非法判決!「他們判我四年,我當時整個就接受不了了,我說我犯了哪一條你們判我四年,我在台灣、在全世界都可以發光碟,我們煉功哪裡有自焚,我說真話還被關嗎?!」

判決下來後,程曦很快被送到廣東女子監獄,「監區和監區之間就像隔了一個世界,我完全不知道外面的情況。他們在我身邊安排兩個幫教,無論吃飯睡覺上廁所都二十四小時跟著你,你無心說一句話都會被無限上綱,他們每天都要向上面彙報我今天說了什麼、在想什麼。所以我講話都特別小心,盡量不講話,任何犯人都不能跟我說話否則會被處罰。有時候幫教來長時間談話,我兩邊腮幫子會變得很痠澀,這時我才想到,喔,我已經好久沒有長時間說話了。」

禁錮的生活像是空氣都停滯住了,休息無法放鬆,喝水、上廁所都需要報告,甚至連腦袋想甚麼都無法藏匿,一思一念都要挖出來,按照中共的意志轉化。程曦回憶被關押的日子提到:「他們不斷給我看污衊法輪功的文宣內容,要我按他們的要求寫悔過,寫得不對要重寫,還要違心說假話。有一次天黑了,我還在寫檢查,所寫的內容要符合他們所規定的程度。那時我就想我《轉法輪》書第三遍都沒看完,還要被強迫灌輸污衊大法的內容,共產黨實在太恐怖了!」

在離開廣東女子監獄的時候,員警「溫言」恐嚇:「如果妳要煉,妳會連累到妳的家人,並且永遠回不來了。」

從二○○二年一月十八日被抓,到二○○五年十二月十七日釋放,一千三百七十九個被中共消失的日子,是程曦生命裡最黑暗的一段空白。回到久違的台灣,物是人非,最思念的孩子已不再是原來的模樣。

「我剛被抓時,孩子才上一年級,當時馬上要過年了,等我和他再相見,孩子已上小學五年級,變得又胖又高,我都快不認識他了。這四年來,有同學笑他沒有媽媽,有家長說坐牢就是不太好,許多謠言他聽在耳裡、積在心裡,解釋不清就和同學動手打架了。」

懷著愧疚與心酸,程曦用盡心力地彌補,但當先生與孩子都不在時,心底深處的疑問仍不斷湧出:「這四年來,難道法輪功都沒有營救我?法輪功真如中共說的那樣嗎?」

經過一段時日的思考與沉澱,程曦與同修有了聯絡。

程曦說:「同修告訴我當然有營救我啊,他們想要召開記者會,可是先生說這是他的家務事,如果做就要控告他們。先生後來也坦白告訴我,同修說要讓國際營救,但我人在中共手上他當然要跟中共配合,因為中共說事情鬧大就不給回來,搞大了他得想辦法滅火。」

程曦回憶中共當初點燃的那把天安門自焚偽火,是為鎮壓打擊異己,為暴虐鳴鑼開道,那麼這四年來被強制灌輸的謊言,自然是中共洗腦的邪惡伎倆,自己又怎能輕易聽之任之呢?於是,程曦向同修借來被關押後的大法經文,一次一次地看著,反覆思考著:大陸人民在中共顛倒是非下,完全不清楚真相,被洗腦還替暴行叫好,那麼自己為什麼不將事實揭露出來呢?最後她下定決心重新修煉,並和身邊的人講清真相。

從二○○八年台灣開放大陸旅客直接來台觀光開始,無論嚴寒酷暑,總有許多法輪功學員自發地犧牲休息時間,高舉展板和資料,面帶笑容地迎接他們:「歡迎你們來台灣,祝您旅途平安,聽過法輪功嗎?」在這些樸實的身影中,程曦就是風雨無阻的一位。

金色種子
來台灣觀光旅遊的大陸遊客,聚精會神的看著法輪功的真相展板,展板上的圖片及內容在中國大陸很難看見。(博大出版社提供)

程曦說:「現在他們好不容易出來旅遊,我又不能回大陸,我怎能眼睜睜看著共產黨繼續欺騙老百姓呢?有人認為我們是收了錢才站在這裡,我問他們給你多少錢願意站在這裡風吹日曬、還被人家罵,這不是一天兩天,已經十幾年了,給你多少錢你會願意做呢?」

她表示:「共產黨的組成是黨團隊,它做了那麼多傷天害理的事,你只要沒退出,它所做的壞事就有你一份。有人說我超齡了我早就退了,可當初入黨(團、隊)對著血旗發誓說『做共產主義接班人為黨奮鬥終生』『為黨獻出自己的生命』,你說我超齡了我就是退了,可是你的誓言中說了『為黨奮鬥終生』的,怎麼說退就退了呢?誓言是要兌現的!只有對上天表明心跡,你許的終身毒誓上天才能取消,是跟天表態不是到組織退,所以真名化名小名都可以,只要真心同意就可以,人心生一念、天地盡皆知。」

在人生的十字路口上,熙來攘往的臉孔儘管有的冷漠、有的鄙視、有的謾罵,但他們的心底深處都在期待真相。程曦知道自己在修煉中所得到的美好,遠不及自己對中國人所付出的辛勞,「就是一點一點的講,今天說一點,明天再說一點,不求什麼,只希望他們能認識中共邪黨暴政,能明白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

程曦的故事是世界各地法輪功學員的縮影,他們的付出,不為自己,而是為別人,他們的心願,無論晴雨,堅持如初。

你願意付我多少錢?

經過台北101大樓時,總會看見幾位法輪功學員在101大樓大門走道旁,靜靜的煉功,有幾位在展示看板,也有幾位手拿資料發送給過往遊客並講述真相。其中一位是六十多歲的牙醫師沈錕進,手扶展板佇立人群中,他說:「像這樣犧牲假日來參與這樣的活動,已經有許多年了。我覺得把法輪功介紹宣揚給大眾,是真正的大善。」

「未修煉之前,我曾經在某宗教慈善團體做義診工作,得法後,覺得做義診只是個小善,今天幫他治好病,說不定過十年半載他還要得病,這不是最終根本,俗話說『給他一條魚,不如給他釣竿』,由於我們全家都煉法輪功,還有許多法輪功朋友因為修煉,身體都得到改善、健康了。像我太太以前身體很不好,煉功之後,十幾年來幾乎沒用過健保卡,非常健康。」

沈醫師說他修煉後也改變很多,脾氣變好了,以前很大男人主義,現在比較會替妻子、家人著想,身體健康,心性也會變好,這是真正性命雙修的功法。「套句商業用語『好東西,要與好朋友分享』,所以才說,把法輪功介紹給大眾,是大善行為。」

問到為什麼要出來講真相?沈錕進說:「在中國很多訊息、新聞、法律,都是為中國共產黨一黨服務,不是為人民服務的,其新聞是利用來灌輸共產黨的思想,而真正的訊息卻被掩蓋。因此為了讓中國人民明白真相,另方面也是為突顯兩岸不同之處,這是我舉展板的目的。」

至於有人質疑「在景點發送法輪功資料的這些人是拿錢的」之說,沈醫師以自己為例:「如果你是老闆,你願意付我多少錢?我是位牙醫師,一天門診的收入,會比在這發資料賺的錢少嗎?還不用頂著烈日、寒風、下雨,多好!我是發自內心自願要來的,這裡每一個人都一樣,都是為了信仰而來,是為了大陸同胞能明白真相才來。」

盼陸客了解法輪大法的價值

在101景點,另有一位帶著六歲女兒,始終面容祥和、身子直挺、扶著多塊看板的法輪功學員謝冠園,她具有東京大學地球天文物理系專攻海洋磁場的尖端科學碩士學位,是全球最大鞋材與袋材垂直整合王國——南良集團總管理處的高階主管。

一九九八年,正值二十五歲的謝冠園赴日留學,謝冠園說:「我十八歲時出了一場大車禍,找遍中西名醫都無藥可治,折磨七年,我覺得快沒命了。在日本時,經由來自大陸河南的醫學系博士生介紹後,我開始修煉法輪功,神奇的事發生了:在第一次看了法輪功主要著作《轉法輪》及第一次煉功後,身體排出大量冰冷的汗水,像洗澡水一樣大量地一直流出,那時我非常疲倦,睡了兩小時起來後,長期胸口那個壓著讓我呼吸困難的東西,就不見了。」

「精神狀態更好後,做研究也有了重大突破。在地質事件定年上有個瓶頸,教授說是近四、五十年來突破不了的問題,但那次我們出船十天,就找到了一個很重要的關鍵證據,解決了這問題,教授說這是一個重大的突破。教授說我是個幸運兒,我說這完全是托法輪功之福,才能讓我保持最佳的身心狀態對團隊做出貢獻。」

謝冠園表示會主動到景點講真相是因為:「現在陸客來台旅遊日增,法輪大法教人真善忍,做好人,希望法輪大法的價值讓更多陸客能夠了解,以真實資料照片讓陸客知道,破除多年來中共對法輪功的造謠。同時希望大家能心存善念、積德行善,才能有美好的未來。」

金色種子
法輪功學員把迫害的真相以圖文方式展示在陸客會到訪的一些風景點。遊客在旅遊參觀之後,會聚精會神的觀看。(博大出版社提供)

點點星光匯成銀河

持續至今二十年,在中共打壓迫害政策下,要改變法輪功被污衊與構陷的現狀,要扭轉大陸民眾的認識,單靠少數人的力量是不夠的。所以台灣法輪功學員就各顯神通,互相配合,相輔相成。

當夜幕籠罩,仰望天空會發現星辰點點。有人在景點看了橫幅,看了展板,也許還不是很了解;在其他的地方,又接觸到不同的內容,法輪功學員所做的一切,就是這樣自然的交織、串連起來。

一通通打向大陸的真相電話、一張張遞給遊客的傳單、一篇文章、一段樂曲或是一聲宏亮的「法輪大法好」就是那一顆顆發亮的星點,而這些一點一點閃著亮光的行動,匯聚成星系,又再匯聚成銀河。

有朝一日迫害結束時,或許人們會發現,這道銀河星光已讓世界變得更加美好。

(全文完)@

點閱【金色種子——法輪大法在台灣的故事】系列文章。

本文原標題〈景點前的另一道風景〉,選自《金色種子——法輪大法在台灣的故事》/版權歸博大出版社http://broadpressinc.com/所有,歡迎傳閱和轉載,不得更改。

購書請洽:
博客來網路書店 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840719
金石堂網路書店 https://www.kingstone.com.tw/basic/2012710067523/

責任編輯:李昀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金色種子
    一九九二年五月十三日李洪志先生在長春開辦了第一場的法輪功學習班,法輪大法正式對外廣傳。在一九九四年十二月廣州舉辦的學習班,則是最後一場完整的講法傳功班,之後,李老師便只講法而不教功。這短短兩年多期間,台灣也有人參加了李老師的親自傳法教功班。目前所知,最早接觸到法輪大法的台灣人是一對夫婦:鄭文煌與妻子何來琴。
  • 金色種子
    一九九五年四月二十七日這天清晨六點半,何來琴與先生在花鐘附近掛上女兒手寫的「法輪大法好」橫幅,打開錄音機播放煉功音樂,開始煉功。台灣第一個法輪大法「煉功點」就這樣成立了。
  • 金色種子
    一九九六年四月二十四日,洪吉弘上了第一天的九天班,內心興奮莫名,他從此牢記這個日子,他說這天是他人生的轉捩點。「李老師講的法,就是我一輩子所追求、所要的東西。因為他的內涵很深。」他發現《轉法輪》書中把他以前想知道的武學「心法」完全展現出來。
  • 金色種子
    在一般人印象中,公園裡練功的大多是上了年紀的人,目的是健身。而祛病健身的奇效也的確是法輪功迅速在中國蔚為風潮的因素之一。不過,法輪功實為修煉,不僅止於鍛鍊身體,因此不少身強體健的年輕人,一旦認識了法輪功修煉的內涵,即使沒有祛病強身的需求,他們也紛紛走進了煉功人的行列。廖曉嵐與杜世雄就是其中的例子。
  • 金色種子
    一九九三年是聶淑文人生最大的轉捩點。那年春天,年過甲子的她與來自台灣的先生結婚;年底,參加了一場氣功博覽會後,又成為了法輪功學員——新婚姻、新家庭以及嶄新而陌生的修煉路。全新的人生道路於焉展開。
  • 金色種子
    之前劉紹東只按書裡講述的動作要領「模仿」了五套功法的動作,聶淑文糾正了他的煉功動作後,很快的,劉紹東就在三民公園建立了高雄第一個煉功點。之後,劉紹東與聶淑文又到處去尋找合適的地方建立煉功點。
  • 來自縉雲的清純美麗女子朱媛珠由於修煉法輪大法,遭受了中共七年關押和酷刑迫害,出獄後,山水依舊旖旎,美人容顏已毀。中共雖然摧毀了她的容顏,但是卻無法撼動她堅定修煉大法的信念。出獄後,她經歷了一場重大車禍,嚴重受傷,未經醫治,28天後奇蹟般地康復,
  • 朱媛珠是一位縉雲縣的奇女子,她曾姿容秀美,明眸皓齒,冰心玉潔,超凡脫俗。1999年7月20日,中共開始鎮壓迫害法輪功,她因修煉法輪大法,被關進了杭州女子監獄,在遭受了長達七年各種酷刑迫害後,她整個人面目皆非,中共雖然摧毁了她的容顏,但是却無法撼動她堅定修煉大法的信念。
  • 金色種子
    一九九九年「四.二五」事件將法輪功推向國際,一時間,國際社會開始好奇「法輪功」到底是什麼?國際媒體開始競逐報導,台灣媒體也爭相採訪,法輪功成了鎂光燈下的目標。此時的台灣法輪功學員也被動的面向媒體、面對大眾。
  • 劉慶在法輪功遭受迫害時,基於正義感為法輪功說公道話,隨後開始跟先生李旻一起煉法輪功。由於中共邪黨宣傳的無神論在她的思想中根深蒂固,使她一直不相信神佛的存在,無神論一直在阻礙著她真正的走入法輪功的修煉。在她命懸一線的關鍵時刻,是什麼原因使她徹底拋棄了無神論,真正走進大法修煉,而獲得新生的呢?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