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色种子——法轮大法在台湾的故事》下篇 绽放(24)

【金色种子】台湾景点星光烁烁 点醒神州游客心

采访、撰稿:曾祥富 ‧ 黄锦
金色种子
《金色种子》封面(博大出版社提供)
font print 人气: 543
【字号】    

【缘起】《金色种子——法轮大法在台湾的故事》这本书主要纪录了法轮功在台湾发展的脉络及一些感人的故事,而这些珍贵的历程也是一部活的历史。

1994年,一对台北夫妻在山东济南的奇妙缘起,上海医师的远渡来台,贵州老翁的花莲探亲,捎来了大法的种子,串起了旷世难遇的修炼机缘。

2016年2月编辑小组逐步展开台湾北、中、南各地的专访,历经录音档听打后再交互查询比对,历经三年,终能汇整集成册。比原来预期的还要艰难。

欣逢5月13日世界法轮大法日,大纪元推出《金色种子》一书全文连载,期望这本书的刊登,让法轮大法在台湾的发展足迹,能够更完整的留下一个历史见证。

接前文

在国父纪念馆街道路口,程曦戴着帽子、拿着麦克风,在一幅幅法轮功真相展板前,笑容可掬地招呼着纷至沓来的大陆游客。时光飞逝,程曦从大陆嫁来台湾,转瞬已过二十年。

金色种子,法轮功,程曦
程曦笑容可掬地站在法轮功真相展板前,迎接着远道而来的大陆游客。(博大出版社提供)

一九九三年,程曦新婚,先生是台湾人,为她在深圳买了楼房。一九九八年某天,她听邻居说住家附近图书馆有很多人在炼法轮功,便心生好奇,想过去看看。“我到那边看到他们在那打坐,等他们睁开眼睛后,我问你们在干嘛,他说我们在炼气功,想炼吗?我说好。其中一位辅导员借给我一本《转法轮》,让我带回家看。”

程曦回去看了书,知道这是一本教人做好人的书,她将书还给辅导员,决定自己买一本来看。

一九九九年,程曦跟着先生来到台湾正式定居,除了重要家当之外,她没有忘记把《转法轮》也带了过来。在台湾,除了先生与孩子外,程曦举目无亲,内心期盼着一种莫名的归属感。直到一年后在一辆客运上,无意间看到一位女士拿着熟悉的《转法轮》在看,她心头涌上一股他乡遇故知的亲切感,程曦惊喜地向前攀谈:“我也有这本书啊,你是炼法轮功的?”

在联络交谈下,程曦得知台北国父纪念馆鱼池旁,就有同修晨炼。几天后的清晨,程曦找到他们,就像找到亲人般,开始学炼了起来。“当时我就是感觉炼功学法很舒服,后来才恍然明白我为什么觉得舒服。”

她说:“之前在深圳工作时,同事跟我借了钱没还,结果离职走了也没有通知我。还有一个朋友说要和我合伙做生意,后来给了钱才发现这是一场骗局。我接连被朋友同事欺骗,心里觉得很难过很郁闷,觉得这世界为什么是这样的?后来我看了《转法轮》第四讲失与得,心里一下子就释怀了,我想搞不好我上辈子欠他的,如果没有欠他,他还给了我德,原本纠结郁闷的心因此放下了,觉得好舒服好舒坦!”

炼功不久,程曦也体验到了法轮转动的殊胜感受。“有天我坐在床上,突然感到腹部有东西在转,我下意识去摸,停了,把书拿起来看他又转了。我确认了好几次,真真实实的,不是幻觉。可是我们之前在中国是什么都不信的,家里没有任何信仰,觉得佛道神都是封建迷信,大陆从小就是这样教育我们的。现在,我却真实体验到《转法轮》说的一点都不玄。”

修炼后的美好殊胜,让程曦时常在旭日东升、一天初始,带着孩子开始到国父纪念馆炼功,有时孩子和大人们一起盘腿打坐,有时坐不住了,就在旁边骑着脚踏车玩。简单平凡的生活,让她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天地静好。然而,这样的幸福却在几个月后嘎然而止。

二○○一年一月二十三日除夕,在北京天安门广场发生五人“自焚案”,中共媒体一反常态迅速报导,嫁祸诬陷法轮功,以此做为镇压的借口。二○○一年八月十四日,“国际教育发展组织”在联合国会议上以录影分析表明,整个事件是“政府一手导演”,这场由中共自编自演的天安门“自焚案”震惊国际。

二○○二年一月九日,程曦因事返回深圳,看到当地电视台以自焚伪案欺骗百姓,煽动人民对法轮功的仇恨与误解,于是自发性地在深圳大学发放真相光碟,而她却因此“被消失”了四年。

回忆当时的情景,程曦心有余悸道:“我真的不知道大陆对法轮功的镇压这么严重!政保科说我这个事情已经上升到国家层面,是江泽民在管,你是搞台独、破坏国家统一,我们得看上面的意思才能放。我心想自己不过是一个家庭主妇,什么时候变成他们口中颠覆国家的分裂份子?”

被抓捕之后,家人和先生软硬兼施让程曦背弃信仰,签下不修炼的“保证书”,就是希望中共可以答应承诺,写了“保证”就放人,然而这一等却将近一年。“我被关在一个监仓里,里面的人进进出出,经常是人满为患。在里面几乎每天都要当劳工做看守所从外面接的订单。每天吃的饭菜几乎都是一样的,一个塑料瓢,里面盛着透着霉味的饭,覆着高丽菜叶与肥肉。那时候就想以后出来,再也不吃高丽菜了!”

没有尽头的盼望,让程曦心力交瘁,她想着台湾的孩子和丈夫,心如刀割!她在看守所分分秒秒熬着等着,终于等到了开庭,但宣判的却是个晴天霹雳的非法判决!“他们判我四年,我当时整个就接受不了了,我说我犯了哪一条你们判我四年,我在台湾、在全世界都可以发光碟,我们炼功哪里有自焚,我说真话还被关吗?!”

判决下来后,程曦很快被送到广东女子监狱,“监区和监区之间就像隔了一个世界,我完全不知道外面的情况。他们在我身边安排两个帮教,无论吃饭睡觉上厕所都二十四小时跟着你,你无心说一句话都会被无限上纲,他们每天都要向上面汇报我今天说了什么、在想什么。所以我讲话都特别小心,尽量不讲话,任何犯人都不能跟我说话否则会被处罚。有时候帮教来长时间谈话,我两边腮帮子会变得很酸涩,这时我才想到,喔,我已经好久没有长时间说话了。”

禁锢的生活像是空气都停滞住了,休息无法放松,喝水、上厕所都需要报告,甚至连脑袋想什么都无法藏匿,一思一念都要挖出来,按照中共的意志转化。程曦回忆被关押的日子提到:“他们不断给我看污蔑法轮功的文宣内容,要我按他们的要求写悔过,写得不对要重写,还要违心说假话。有一次天黑了,我还在写检查,所写的内容要符合他们所规定的程度。那时我就想我《转法轮》书第三遍都没看完,还要被强迫灌输污蔑大法的内容,共产党实在太恐怖了!”

在离开广东女子监狱的时候,员警“温言”恐吓:“如果你要炼,你会连累到你的家人,并且永远回不来了。”

从二○○二年一月十八日被抓,到二○○五年十二月十七日释放,一千三百七十九个被中共消失的日子,是程曦生命里最黑暗的一段空白。回到久违的台湾,物是人非,最思念的孩子已不再是原来的模样。

“我刚被抓时,孩子才上一年级,当时马上要过年了,等我和他再相见,孩子已上小学五年级,变得又胖又高,我都快不认识他了。这四年来,有同学笑他没有妈妈,有家长说坐牢就是不太好,许多谣言他听在耳里、积在心里,解释不清就和同学动手打架了。”

怀着愧疚与心酸,程曦用尽心力地弥补,但当先生与孩子都不在时,心底深处的疑问仍不断涌出:“这四年来,难道法轮功都没有营救我?法轮功真如中共说的那样吗?”

经过一段时日的思考与沉淀,程曦与同修有了联络。

程曦说:“同修告诉我当然有营救我啊,他们想要召开记者会,可是先生说这是他的家务事,如果做就要控告他们。先生后来也坦白告诉我,同修说要让国际营救,但我人在中共手上他当然要跟中共配合,因为中共说事情闹大就不给回来,搞大了他得想办法灭火。”

程曦回忆中共当初点燃的那把天安门自焚伪火,是为镇压打击异己,为暴虐鸣锣开道,那么这四年来被强制灌输的谎言,自然是中共洗脑的邪恶伎俩,自己又怎能轻易听之任之呢?于是,程曦向同修借来被关押后的大法经文,一次一次地看着,反复思考着:大陆人民在中共颠倒是非下,完全不清楚真相,被洗脑还替暴行叫好,那么自己为什么不将事实揭露出来呢?最后她下定决心重新修炼,并和身边的人讲清真相。

从二○○八年台湾开放大陆旅客直接来台观光开始,无论严寒酷暑,总有许多法轮功学员自发地牺牲休息时间,高举展板和资料,面带笑容地迎接他们:“欢迎你们来台湾,祝您旅途平安,听过法轮功吗?”在这些朴实的身影中,程曦就是风雨无阻的一位。

金色种子
来台湾观光旅游的大陆游客,聚精会神的看着法轮功的真相展板,展板上的图片及内容在中国大陆很难看见。(博大出版社提供)

程曦说:“现在他们好不容易出来旅游,我又不能回大陆,我怎能眼睁睁看着共产党继续欺骗老百姓呢?有人认为我们是收了钱才站在这里,我问他们给你多少钱愿意站在这里风吹日晒、还被人家骂,这不是一天两天,已经十几年了,给你多少钱你会愿意做呢?”

她表示:“共产党的组成是党团队,它做了那么多伤天害理的事,你只要没退出,它所做的坏事就有你一份。有人说我超龄了我早就退了,可当初入党(团、队)对着血旗发誓说‘做共产主义接班人为党奋斗终生’‘为党献出自己的生命’,你说我超龄了我就是退了,可是你的誓言中说了‘为党奋斗终生’的,怎么说退就退了呢?誓言是要兑现的!只有对上天表明心迹,你许的终身毒誓上天才能取消,是跟天表态不是到组织退,所以真名化名小名都可以,只要真心同意就可以,人心生一念、天地尽皆知。”

在人生的十字路口上,熙来攘往的脸孔尽管有的冷漠、有的鄙视、有的谩骂,但他们的心底深处都在期待真相。程曦知道自己在修炼中所得到的美好,远不及自己对中国人所付出的辛劳,“就是一点一点的讲,今天说一点,明天再说一点,不求什么,只希望他们能认识中共邪党暴政,能明白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

程曦的故事是世界各地法轮功学员的缩影,他们的付出,不为自己,而是为别人,他们的心愿,无论晴雨,坚持如初。

你愿意付我多少钱?

经过台北101大楼时,总会看见几位法轮功学员在101大楼大门走道旁,静静的炼功,有几位在展示看板,也有几位手拿资料发送给过往游客并讲述真相。其中一位是六十多岁的牙医师沈锟进,手扶展板伫立人群中,他说:“像这样牺牲假日来参与这样的活动,已经有许多年了。我觉得把法轮功介绍宣扬给大众,是真正的大善。”

“未修炼之前,我曾经在某宗教慈善团体做义诊工作,得法后,觉得做义诊只是个小善,今天帮他治好病,说不定过十年半载他还要得病,这不是最终根本,俗话说‘给他一条鱼,不如给他钓竿’,由于我们全家都炼法轮功,还有许多法轮功朋友因为修炼,身体都得到改善、健康了。像我太太以前身体很不好,炼功之后,十几年来几乎没用过健保卡,非常健康。”

沈医师说他修炼后也改变很多,脾气变好了,以前很大男人主义,现在比较会替妻子、家人着想,身体健康,心性也会变好,这是真正性命双修的功法。“套句商业用语‘好东西,要与好朋友分享’,所以才说,把法轮功介绍给大众,是大善行为。”

问到为什么要出来讲真相?沈锟进说:“在中国很多讯息、新闻、法律,都是为中国共产党一党服务,不是为人民服务的,其新闻是利用来灌输共产党的思想,而真正的讯息却被掩盖。因此为了让中国人民明白真相,另方面也是为突显两岸不同之处,这是我举展板的目的。”

至于有人质疑“在景点发送法轮功资料的这些人是拿钱的”之说,沈医师以自己为例:“如果你是老板,你愿意付我多少钱?我是位牙医师,一天门诊的收入,会比在这发资料赚的钱少吗?还不用顶着烈日、寒风、下雨,多好!我是发自内心自愿要来的,这里每一个人都一样,都是为了信仰而来,是为了大陆同胞能明白真相才来。”

盼陆客了解法轮大法的价值

在101景点,另有一位带着六岁女儿,始终面容祥和、身子直挺、扶着多块看板的法轮功学员谢冠园,她具有东京大学地球天文物理系专攻海洋磁场的尖端科学硕士学位,是全球最大鞋材与袋材垂直整合王国——南良集团总管理处的高阶主管。

一九九八年,正值二十五岁的谢冠园赴日留学,谢冠园说:“我十八岁时出了一场大车祸,找遍中西名医都无药可治,折磨七年,我觉得快没命了。在日本时,经由来自大陆河南的医学系博士生介绍后,我开始修炼法轮功,神奇的事发生了:在第一次看了法轮功主要著作《转法轮》及第一次炼功后,身体排出大量冰冷的汗水,像洗澡水一样大量地一直流出,那时我非常疲倦,睡了两小时起来后,长期胸口那个压着让我呼吸困难的东西,就不见了。”

“精神状态更好后,做研究也有了重大突破。在地质事件定年上有个瓶颈,教授说是近四、五十年来突破不了的问题,但那次我们出船十天,就找到了一个很重要的关键证据,解决了这问题,教授说这是一个重大的突破。教授说我是个幸运儿,我说这完全是托法轮功之福,才能让我保持最佳的身心状态对团队做出贡献。”

谢冠园表示会主动到景点讲真相是因为:“现在陆客来台旅游日增,法轮大法教人真善忍,做好人,希望法轮大法的价值让更多陆客能够了解,以真实资料照片让陆客知道,破除多年来中共对法轮功的造谣。同时希望大家能心存善念、积德行善,才能有美好的未来。”

金色种子
法轮功学员把迫害的真相以图文方式展示在陆客会到访的一些风景点。游客在旅游参观之后,会聚精会神的观看。(博大出版社提供)

点点星光汇成银河

持续至今二十年,在中共打压迫害政策下,要改变法轮功被污蔑与构陷的现状,要扭转大陆民众的认识,单靠少数人的力量是不够的。所以台湾法轮功学员就各显神通,互相配合,相辅相成。

当夜幕笼罩,仰望天空会发现星辰点点。有人在景点看了横幅,看了展板,也许还不是很了解;在其他的地方,又接触到不同的内容,法轮功学员所做的一切,就是这样自然的交织、串连起来。

一通通打向大陆的真相电话、一张张递给游客的传单、一篇文章、一段乐曲或是一声宏亮的“法轮大法好”就是那一颗颗发亮的星点,而这些一点一点闪着亮光的行动,汇聚成星系,又再汇聚成银河。

有朝一日迫害结束时,或许人们会发现,这道银河星光已让世界变得更加美好。

(全文完)@

点阅【金色种子——法轮大法在台湾的故事】系列文章。

本文原标题〈景点前的另一道风景〉,选自《金色种子——法轮大法在台湾的故事》/版权归博大出版社http://broadpressinc.com/所有,欢迎传阅和转载,不得更改。

购书请洽:
博客来网路书店 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840719
金石堂网路书店 https://www.kingstone.com.tw/basic/2012710067523/

责任编辑:李昀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金色种子
    一九九二年五月十三日李洪志先生在长春开办了第一场的法轮功学习班,法轮大法正式对外广传。在一九九四年十二月广州举办的学习班,则是最后一场完整的讲法传功班,之后,李老师便只讲法而不教功。这短短两年多期间,台湾也有人参加了李老师的亲自传法教功班。目前所知,最早接触到法轮大法的台湾人是一对夫妇:郑文煌与妻子何来琴。
  • 金色种子
    一九九五年四月二十七日这天清晨六点半,何来琴与先生在花钟附近挂上女儿手写的“法轮大法好”横幅,打开录音机播放炼功音乐,开始炼功。台湾第一个法轮大法“炼功点”就这样成立了。
  • 金色种子
    一九九六年四月二十四日,洪吉弘上了第一天的九天班,内心兴奋莫名,他从此牢记这个日子,他说这天是他人生的转捩点。“李老师讲的法,就是我一辈子所追求、所要的东西。因为他的内涵很深。”他发现《转法轮》书中把他以前想知道的武学“心法”完全展现出来。
  • 金色种子
    在一般人印象中,公园里练功的大多是上了年纪的人,目的是健身。而祛病健身的奇效也的确是法轮功迅速在中国蔚为风潮的因素之一。不过,法轮功实为修炼,不仅止于锻炼身体,因此不少身强体健的年轻人,一旦认识了法轮功修炼的内涵,即使没有祛病强身的需求,他们也纷纷走进了炼功人的行列。廖晓岚与杜世雄就是其中的例子。
  • 金色种子
    一九九三年是聂淑文人生最大的转捩点。那年春天,年过甲子的她与来自台湾的先生结婚;年底,参加了一场气功博览会后,又成为了法轮功学员——新婚姻、新家庭以及崭新而陌生的修炼路。全新的人生道路于焉展开。
  • 金色种子
    之前刘绍东只按书里讲述的动作要领“模仿”了五套功法的动作,聂淑文纠正了他的炼功动作后,很快的,刘绍东就在三民公园建立了高雄第一个炼功点。之后,刘绍东与聂淑文又到处去寻找合适的地方建立炼功点。
  • 来自缙云的清纯美丽女子朱媛珠由于修炼法轮大法,遭受了中共七年关押和酷刑迫害,出狱后,山水依旧旖旎,美人容颜已毁。中共虽然摧毁了她的容颜,但是却无法撼动她坚定修炼大法的信念。出狱后,她经历了一场重大车祸,严重受伤,未经医治,28天后奇迹般地康复,
  • 朱媛珠是一位缙云县的奇女子,她曾姿容秀美,明眸皓齿,冰心玉洁,超凡脱俗。1999年7月20日,中共开始镇压迫害法轮功,她因修炼法轮大法,被关进了杭州女子监狱,在遭受了长达七年各种酷刑迫害后,她整个人面目皆非,中共虽然摧毁了她的容颜,但是却无法撼动她坚定修炼大法的信念。
  • 金色种子
    一九九九年“四.二五”事件将法轮功推向国际,一时间,国际社会开始好奇“法轮功”到底是什么?国际媒体开始竞逐报导,台湾媒体也争相采访,法轮功成了镁光灯下的目标。此时的台湾法轮功学员也被动的面向媒体、面对大众。
  • 刘庆在法轮功遭受迫害时,基于正义感为法轮功说公道话,随后开始跟先生李旻一起炼法轮功。由于中共邪党宣传的无神论在她的思想中根深蒂固,使她一直不相信神佛的存在,无神论一直在阻碍着她真正的走入法轮功的修炼。在她命悬一线的关键时刻,是什么原因使她彻底抛弃了无神论,真正走进大法修炼,而获得新生的呢?
评论